[原创]嘿咻的往事!(续1)

ywbo 收藏 118 2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离心对于玄烨号航母并不陌生,在铁血只怕没有人会对他陌生。玄烨号航母,铁血城的骄傲,民间抗击高丽的民族英雄,自然无能的官府,是容不下的,想尽办法除去。

在清茗堂里闷了几天,离心终于下定了决心,自己没有这么伟大为了保住谁而自己去死,自己不想死,那么有人就一定要死!能活一日就是一日,我离心本就个卑微的小人,想要禀然大义那是不可能的!

这时正是日暮乡关,炊烟连天的时候。鸭绿江边一带的帐篷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宁静来,毕竟是几经生死的人,所以更明白太平的来之不易。这样的傍晚,依傍着同故乡一样的血染落日,干裂的嘴唇便能被抹平所有的褶皱,扬起一种享受祥和的笑。

玄烨号航母支着头,一身的铁甲依旧,像是随时准备出发的局势。他没有说书人讲得那样夸张,刚刚过而立之年,生得不似北方人一般粗犷,倒有些江南小生的韵味。即便如此,他的眉宇间透着的却是不容侵犯的威严。 此刻他紧锁着眉,将手中的家书看了又看:媳妇病危,吾儿速归。潦草的字迹,十万火急地送达,他恨不得马上急奔回去。

一个汉子掀开帘子进来,深吸一口气,道:“大哥,嫂嫂有恙理当归去,莫要犹豫,这里万事有兄弟顶住。况且一时半会也无法将高丽棒子杀光的。”

玄烨号航母手里捏紧了薄薄的纸。犹豫良久,终于凝重地点一下头,道:“我速去速回,请弟兄们保重。”

这一日在驿站,玄烨号航母却遇上了一个难缠的人。

这个人自称是个搞走私的商人,他不停地劝说玄烨号航母买几只上好的琥珀钗带回去给自己的妻子,玄烨号航母被他缠得烦耐,伸手取过琥珀钗,对着光瞧瞧,眉头一皱,犹豫了一下,还是掏出几个金币递给那小贩,把钗子收入怀中。 却不想这个小贩得了便宜卖乖,讨笑着问去路。头被他吵得发疼,

玄烨号航母只得敷衍道:“回铁血。”

“呀!竟然和在下同路!咋们一同走如何?路上也好有一个说话的伴啊!”小贩的脸上挂着谄媚的笑意。

“实在不巧,在下有要事在身,时间紧迫,怕是不能与阁下一同赶路了。”玄烨号航母摇摇头,皱着眉欲离开,却被小贩一把拉住,死活要和他一起走,玄烨号航母无奈之下只好与之结伴同行。这样一来又在途中磨蹭了好些天。行程一而再,再而三得被耽误,等到两人真正进了铁血城水区,分道扬镳之时,已经比玄烨号航母预计的时间晚了有足足三日之久。 玄烨号航母在小贩离去之时才恨恨地叹一口气,坐船穿过水区。来到车水马龙的商道,目光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流连。一年多未见面,如今回来,铁血城却似乎容颜未变,依稀和离去的时候一样,热闹繁华,歌舞升平。 是了,就快要到家了,前面的大街左拐,走过美女街头的茶楼,便到家了。玄烨号航母一扫风尘仆仆的疲惫,打起精神来。

然而只迈出了一步,就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这些人用手链脚链挡住他,用不带一丝感情的语调说:“得罪了,请随在下到城管队走一趟。”

玄烨号航母的脚下一个踉跄,想辩解,但是终究没有说出来,疲惫地垂下头,由他们把自己拖着走。

“来啊!带人犯玄烨号航母!”惊堂木一拍,幽森的刑房里泛起一阵鸡皮疙瘩般的回声,面色铁青的城管听令拖进来一个人,压住他的肩膀让他跪下。

“本官知道你的名声,但是发生这么大的案子,依然要公事公办!”堂上的人义正言辞,惊堂木重重一拍,

堂下的人抬起眼睛扫了一下,又倦倦地垂下去,有气无力道:“原来是阗队长!久仰,久仰!”

“休得无礼!”惊堂木再次发出清脆的响声,“本官问你,前天到今天这几天时间里你在何处?”

“在……回家的路上。”堂下的人跪得吃力,整个身体塌下来,半趴在地上。

“哼!突然回家作甚?”堂上的人质问一声比一声郑重。

“妻子病危,理应回家照看。”堂下的人抬手揉揉几夜未眠已经红肿的眼,皱起眉,“家还没回,连亲人还未见着,就被阗大人请来了,真是客气!”

“休得放肆!”惊堂木啪啪啪地捶打案几,堂上的人怒道:“本官没有耐心再听你满口胡言!再问你一遍,城中夏员外家发生的灭门案是否你所为?”

“阗队长,虽说在下与那夏员外不和,但不代表他被灭门就是在下做的呀!”玄烨号航母急躁起来,声音不由提高几分。

“那好,本官问你!这是什么?”说着举起一支琥珀钗,城管队员接过来递到玄烨号航母面前。

“这是从一个小贩子手中买的钗子,打算送给夫人的。”玄烨号航母抬起眼睛,毫不畏惧。

“看仔细了!这钗上有夏府千金的名刺,如何会由你买来?”阗血赵的声音陡然升高,“再看看清楚!这钗上还有血迹,难道你要把这样的钗子送给你的夫人?”

“不可能的!”玄烨号航母挣扎着要站起来看,但是两个城管一左一右压住他的肩膀,他无力挣脱。依然是跪在堂下。

“好吧,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本官要你心服口服!”惊堂木一拍,“来啊,将犯人拖到后堂听审,堵上他的嘴!”

阗血赵觉得似乎漏掉了一句,又道:“堵严实点儿,免得他咬舌自尽!”明明是个幌子,却也能说得如此正大光明。

玄烨号航母站在后堂,脸贴在窗上,能够很清晰地看到堂上的一切。

“啪!”惊堂木的声音再次充斥着整个大堂。“带张氏!”

一个中年的妇人被带至堂上。

“堂下之人可是玄烨号航母之母张氏?”阗血赵带着一丝趾高气昂的笑容,却是站在他背后的玄烨号航母所看不见的。

“正是民妇。”张氏点头。

“那好,本官问你,近些天来你可曾给你儿写过信让其回家,或是叫人代写?”阗血赵的身后,玄烨号航母皱着眉头,眼神炯炯盯着堂下。他久别未见的母亲,正跪在堂下,落入奸人的陷阱之中。

“回大人的话,没有。”

“那么这张,”阗血赵扬起手中的一张纸,“你认得笔迹吗?”

张氏接过城管递来的纸,上面的几个字已经模糊不清了,“媳妇病危,吾儿速归?”张氏摇摇头,“儿媳健在,如何会写这样的家书?”

“很好!”堂上的阗血赵颇为满意地点点头,“你可以回去了。”

张氏跨出城管队的大门依旧没有弄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心里隐隐觉察到有些许不妥.

“玄烨号航母,你还不从实招来”阗血赵指着书记官记的笔录,“我倒要看你如何辩解!”

玄烨号航母一直绷着脸,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过后朗声道:“算了,我知道这是白费口舌,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哼!丧心病狂的害死这么多无辜!还如此放肆!来人啊...将其打入牢笼,听候发落”阗血赵尖声尖气地音调叫人听了浑身难受。

两个城管一左一右架着玄烨号航母,将其带了下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