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妈妈李先念

傅抱石 收藏 0 541
导读:婆婆妈妈李先念 因为担任过国家主席,大概在大多数人印象中,李先念是一位垂暮老人,实际上李先念在红军,新四军中,都是“少年得志”的青年将领。这是担任新四军五师师长时的李先念,时年二十八岁。 李先念,四方面军最年轻的军长,当年在军中那是人也英俊,士也精强,不过,我倒是听到说李先念有一点“婆婆妈妈”,这似乎就有点儿和名将应该“杀气腾腾”的风格不太符合了。其实,这个“婆婆妈妈”,讲的是李先念心细,而且和地方的关系搞得非常好。1946年10月,李先念部从宣化店中原突围以后撤退到河南山西交界的南石店,这一仗国民党

婆婆妈妈李先念

因为担任过国家主席,大概在大多数人印象中,李先念是一位垂暮老人,实际上李先念在红军,新四军中,都是“少年得志”的青年将领。这是担任新四军五师师长时的李先念,时年二十八岁。

李先念,四方面军最年轻的军长,当年在军中那是人也英俊,士也精强,不过,我倒是听到说李先念有一点“婆婆妈妈”,这似乎就有点儿和名将应该“杀气腾腾”的风格不太符合了。其实,这个“婆婆妈妈”,讲的是李先念心细,而且和地方的关系搞得非常好。1946年10月,李先念部从宣化店中原突围以后撤退到河南山西交界的南石店,这一仗国民党军没能吃掉李部,但七八倍的国军中杀进杀出不是玩的,李先念郑 位三亲率的中原局及中原军区直属部队,突围的时候一万六,到达南石店的只有七千了,损失一半多。于是,中央让他在此地整训,恢复元气。这段时间,李先念难 得的没有打仗。 李先念不打仗干吗了呢?

练兵,帮助当地搞文化教育,这都不离谱。可是李司令还有新鲜的,他召集当地工匠,烧石灰建长窑,制造“土水泥”,并试制玻璃。从军费中挤出四百块大洋,交给当地的村长李树生,指导他组织人建造小高炉,当月就炼出铁来。看到情况不错,李司令再挤出四百块,让李树生又修了第二座。造水泥,制玻璃,炼钢铁。您说他这是干嘛? 结合现在网上的情况看,这不是要写玄幻小说么?您看最近流行的现代人回到古代的玄幻小说,情节虽然五花八门,其实跑不了几件事 – 编一支现代的军队,开展些现代教育,最后,用现代科技大炼钢铁或者烧水泥,做玻璃。。。 搞炼铁高炉这种事情,大概解放军里面只有李先念干过。按照《明》或者《新宋》的思路,下面就该用这铁打造兵器,研制火炮了。。。

怎么回事?这可是李先念,不是《曲线救国》里面的李富贵阿,也没听说李先念司令有写小说的兴趣么。咱们用事实说话吧。李司令当然不是李富贵,日本兵都赶跑了,靠小高炉炼铁造兵器已经不适应时代。李先念做这些事并不是想改变历史,他帮当地搞的水泥窑,玻璃厂,钢铁高炉,都是感到这地方太贫困了,用这些方法支持地方政府挣钱的。 果然,当时战乱频仍,商业不通,物资非常短缺,这些“土”工业产品挣钱不少。 无奈,李村长等人看到钱以后太开心了,花起来不免有些大手大脚(用陈佩斯那句话 ---“我王老五一辈子。。。”),当然他们倒也不是乱花,就是对军属大方了点儿,慰劳来往的同志更有面子了一点儿。。。不成想,47年7月,李部恢复到 近两万精兵,准备开拔随刘邓挺进大别山了。这时候李树生才想起来李司令说过那八百块大洋是贷的不是白给阿。c部队马上要走,现在上哪儿弄这八百块大洋还账呢?李村长十分头疼。还好,碰上了李先念,一说这事,李先念就乐了,说,你着什么急?咱们当初不是说好了吗?贷款时间一年,这还没到期呢,你不用急着还钱啊。 李村长等人听了大为欣慰,心想李司令真好人啊,连连表示感谢 – 还是共产党好啊。没想到接着李司令就补充起来了 – 部队虽然开拔了,还有留守处在么,到时候你不要忘了把钱还给留守处阿,还有当初贷款的时候约定的利息。 嘿。。。李村长这才明白,原指望这部队开拔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找不到你,八百大洋就不用还了呢。。。 后面几个月,南石店人再不敢大手大脚了 – 得赶紧把还债的钱挣出来阿 – 还有利息。

开军队经商先河,难怪后来李先念能够做国家主席,的确不是个只会打仗的。当然那个时代的军队经商和八十年代以后的军队经商,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说李先念“婆婆妈妈”,不仅仅是在经济上,还有对女性问题上。

先念在南石店打过交道而且留下故事的女性,至少有三个。

第一个,就是他的老搭档,陈少敏。

陈少敏,山东寿光人,人称“陈大姐”,与邓颖超蔡畅齐名,是建立中原军区的核心人物之一,巾帼英雄,《报告文学》对她的描述如下:红军中有一女将,脚有一尺长,走路一阵风,日行千里,骑千里马,手使双枪,左右开弓。日本鬼子听说“陈大脚”来了,闻风丧胆。时任中原军区副司令,为人刚正不阿,文革中开除刘少奇党籍的时候,她是中央全会唯一不肯举手的代表。

不过,陈少敏的身体一直不好,而她本人十分倔强,坚持不搞特殊。怎么能让陈大姐住个好一点儿的房子呢?李先念比较头疼,但居然被他想出了办法。

原来,当地为部队高级指挥员动员了几处住房,但李,郑,陈分别住在哪里还没有定下来。其中最好的属当地绅士王焕新的房子,向阳,清静而且面积大,适合养病。李先念听到有人说王绅士派了人来,一心想请“最大的干部”去住,就有了主意。于是,他告诉警卫战士见到陈少敏一定要叫“司令员”,多叫几次。陈少敏本来就是副司令员,听到这样叫法虽然觉得大家今天表现有点儿奇怪,也不觉太离谱。然而,李先念这个正司令员出出入入,官兵们就只叫他“师长”。这倒不是李先念嘱咐,而是因为他长期担任新四军五师师长,大家叫习惯了。 听在王新焕派来的人耳朵里,部队谁是最大的干部,当地人不太搞得清楚,可司令肯定比师长大多喽。于是就非常热情的邀陈少敏住到他那里。

军民鱼水情,陈少敏也不好推却。 多年以后,陈少敏还感叹南石店的人真热情。 不过,陈大姐肯定没注意,当地有个不起眼的妇女干部,忙着给部队准备军鞋的,叫聂元梓,在文革中,可成了风云人物。。。

第二个和李司令打过交道的女性人物,就是李先念的房东章竹生家的儿媳妇,名字已经不可考。房东的儿子叫章小富,娶了个媳妇非常剽悍,经常把老公打出门去,有警卫战士看不过要去助拳,李先念告诉他们人家夫妻自己的事情,千万不要参与。果然,每天两口子都要打架,打完感情一样很好。兵们都感叹这没结婚的实在搞不明白其中道道。

不过,有一天,李司令办公忙了一天之后,却没听到两口子打架,不免有些奇怪,在门前见到小富,便问他你媳妇今天不在家么?小富苦笑一声,讲哪里,昨天出去到地头上,让狼给咬了。原来如此。李先念回去后,马上让军医去帮助治疗,还派出了一小队战士去打狼。

小富的媳妇救过来了,打狼的战士收获出乎意料,不但打到十几头大狼,还打到了野猪和猴子,很好的改善了伙食。原来这里在抗战期间被日军残酷扫荡过,一度成为“无人区”,野生动物乘机繁衍起来。山西有猴,若不是李先念这次去打猎,大概很多人都不知道,还有生物学上的价值呢。

兵们还有一个看法,说是小富镇不住媳妇,李司令又不管,所以玉皇大帝派个天狼星来帮他了。

第三位就是救治小富女人的那位军医,叫做李秀云,是中原军区的一位年轻女军医,跟随大部队顺利突出重围的少数女性之一。

她医术高明,在军民中都很有威望,几位高级将领对李秀云也非常佩服。郑位三在南石店曾病情一度恶化,幸亏李诊断正确,请一位老乡跑了一百四十里,从国统区陵川县城买回药来,才得救治。看到郑位三得救,李先念说“李秀云是活菩萨”。

不幸的是1947年因为在当地帮老百姓治病,李秀云染上了天花,由于治疗条件不好,终于英年早逝。李先念对这位同族的女军医的死非常痛惜,不顾传染的危险亲自抬棺送她出殡。八十年代,他的老部下,民政部副部长潘友珂去当地视察,李先念还特意嘱咐他去看一看李秀云的坟墓。

其实还有一位,则是某村民的新娘,也是没有留下姓名。

李先念早年的照片中可以看到,这位年轻的司令官颇为帅气,加上同样精神的警卫员,走在哪儿都很受瞩目。他出门经常带两个警卫员,军容整齐,三匹快马风驰电掣,少不了有大姑娘小媳妇于路口专门来看“李师长骑马”。

这也不奇怪,那时纪律严格,老百姓也单纯,应该是一种纯粹的欣赏,并没有什么桃色内容在里面。但李先念心细,一来二去,就看见有一对儿村民常常来看,还常常有其他女人们对那个男人说说笑笑,有点儿拿他开心的意思,还有什么“大洋马”的说话。那个男人就直摇头,好像有些懊恼。 李先念记起来这个男人他认识,这个农民给部队带过路的。

有一天,他就叫警卫员悄悄的找到那个农民的家,打听是怎么回事。一问才知道,那女的是他的未婚妻,本来早就应该结婚了。谁知道李先念进驻以后,这婚事就拖下来了。

原来,他的未婚妻看到李先念快马飞驰的风姿,心里十分羡慕,就给这农民加了一道彩礼的要求 – “骑李司令那样的大洋马来迎亲”,否则不过门。

这下子可难为人了。这农民家里比较贫穷,自然没有钱买马。而兵荒马乱中,村里连个驴都没有,又哪里找这样的高头大马? 李先念听了这事略一沉吟,说包在我身上吧,都是因为我们来,弄得你不能早成亲么。

结果是李先念把自己的马借给了这位农民迎亲,另外调了警卫班,骑了八匹高头骏马做护卫,这婚礼办的风风光光。新娘子得意万分。

忽然想到,今天奔驰开道,坐卡迪拉克迎亲的车队,大体也要的是一样的风光吧。

这几件事,是我的一个朋友随潘友珂部长去南石店采得的,并不适合发表,就只在朋友中说说,不觉成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