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可断辫子不可剪 清朝留学生剪辫=偷了情

鬼子六 收藏 0 218

自从清朝入关日起,一道剃发令改变了占全国人口一半以上的全体男性的传统发式。将原来明朝时的蓄全发束于头顶并挽髻的发式,一夜之间改为剃发梳辫下垂的发式。一直到清朝末期,剪辫子才成了全国范围从下到上又从上到下的革命运动,辫子被视为落后、愚昧的象征。



不过,1902年,在日本留学的清朝留学生,依然还是不能随便剪辫子,孙郁先生在《日本新华侨报》著文说:“凡被剪辫者,或被疑为偷了人家的女人,是奸夫,或被看作‘里通外国’,视之为‘汉奸’”,如此说来,岂非辫子不在,便是偷了情。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结论?


几年间我搜集陈独秀的照片、信札,翻阅相关的史料,被其风采所吸引。他是个硬朗的汉子,一生做的都是奇事,言行举止,非儒学化,有点离经叛道。别人不敢做的事,他往往敢做。有一段故事,大概可看出陈独秀的个性。



1902年秋,陈独秀第二次赴日时,和留日学子黄兴、陈天华、邹容等人有过诸多交往。那时鲁迅也来到了东京,正在学习日语。不过鲁迅与人交往不多,像个静静的看客,没有什么过激之举。陈独秀和邹容却已显出个性,不久就演出了一场恶作剧。大概是1903年春,因为陆军学生监督姚昱恶气扰人,陈独秀遂与友人伺机报复。



有一天夜里,陈独秀与邹容等偷袭姚昱的住所。他们把对方抱住,陈独秀拿出剪刀,将姚昱的辫子剪了下来。此举在留学生中传出,一片喝彩。但陈独秀却因此不得不回国了,因为惹怒了官方。



这一故事后来成了留学生久传的段子。那时的留学生,大多留着辫子,凡被剪辫者,或被疑为偷了人家的女人,是奸夫,或被看作“里通外国”,视之为“汉奸”。姚昱的被戏弄,其实是对该人的惩罚。



鲁迅对“姚昱事件”的过程,应当是清楚的。他的同学许寿裳,当时就跑到留学生会馆看过热闹。现在推断,鲁迅与陈独秀在东京碰面的概率很高,只不过没有材料证实,不好妄断。其实即使见面,也难有什么非常的印象,因为那时候他们还都没有什么名气。(文/孙郁)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