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仓纪事 

田可欣 收藏 2 141
导读:新仓纪事  文 [淡舟] 之一 1 下雪了。你根本无法想象那些雪是怎样落进汪家大院的; 其实,也没什么,雪就只是从天上落进汪家大院。 雪将麻黄的台阶染白 雪将青黑的院砖染白 我兴奋、我激动 我想,这么多的炒米面啊 我得将我的嘴塞满 我得将我的兜塞满 我还得将外公书柜里的书全倒了 书光占地方不饱肚 我要让书柜里装满炒米面 对了,我还得偷些外婆烧菜的糖精片 我要让炒米面变成甜的 2 我在挑大粪,我用小粪桶挑大粪, 我得将大粪挑到班里学农田中, 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仓纪事

文 [淡舟]


之一


1


下雪了。你根本无法想象那些雪是怎样落进汪家大院的;

其实,也没什么,雪就只是从天上落进汪家大院。

雪将麻黄的台阶染白

雪将青黑的院砖染白

我兴奋、我激动

我想,这么多的炒米面啊

我得将我的嘴塞满

我得将我的兜塞满

我还得将外公书柜里的书全倒了

书光占地方不饱肚

我要让书柜里装满炒米面

对了,我还得偷些外婆烧菜的糖精片

我要让炒米面变成甜的


2


我在挑大粪,我用小粪桶挑大粪,

我得将大粪挑到班里学农田中,

油菜秧子长个了

它们样子翠翠的

它们急不可耐地想喝大粪

我不喜欢大粪,大粪很臭

我用砖块砸鲶鱼头家粪缸

粪溅我身上时,我一天都喝不下地瓜粥


但我必须挑大粪

我要争当劳动积极分子

我要争当三好学生

我要证明地主的后代一样会挑大粪


3


蝈蟒们绿绿的,它们跳来飞去,

它们在草间游戏,它们活泼的样子让我心动

但我无心捉它们

生产队的香瓜比它们可爱

香瓜们白白的、玉玉的

比张晴雯蹲田里撒尿时的小屁股白


我偷了很多很多香瓜

我书包里塞满香瓜

我汗衫里塞满香瓜

我兴奋地回汪家大院

我听到外公在骂小舅:

我们董家人不作贼骨头

小舅脚边有一大堆香瓜在抽泣


4


我去了硖石。我大粪挑得好

学校推荐我去硖石剧院看《闪闪的红星》

潘东子真勇敢,他敢杀人

我连杀羊都不敢看


电影散场,我见到了外公

外公带我去西山公园玩

他告诉我东山在西山公园对面

它们本来连一起的

秦世王一鞭将它们抽分了家


外公指着西山的高处告诉我

徐志摩的墓碑让红卫兵砸了

徐志摩是写诗的

我说我也会写诗

东风吹战鼓擂,这年头到底谁怕谁


之二


5


沈老师逃小日本时,是位有文化的娇小姐

后来,脸上爬满九月的瓜藤

五保户的她已教不动学生

她扎花圈卖。花圈很美,比她的脸美。

我帮她给花圈着色、绕花、编圈,

她每天给我一分钱买糖

糖很甜,我把半颗糖贴胸藏着

我要留给张晴雯。


6


五月的南塘湖港绿柳成荫

小舅油丝网的竹竿,在湖踏头象扁担一样挑起

那些柳条鱼在网中闪出分币的银色;

我想吃鱼。

不,卖了它!你剃头要一角铜钿,

小舅说话时,鱼们哭了,

那些泪,飞啊、飞的,飞到了太阳上,

我想,在浙西的某个地方

我母亲的心房在落太阳雨


7


往年我喜欢的蝉鸣,在这个六月让我心烦

外公在红卫饭店门前站在骨排凳上

脖上挂一块“臭老九”的牌。

我躲在利群肉店铺板后,

目光穿过红星药店、前进医院的墙

看外婆在一口井边发呆。



8


黄麻花开了。我带着柳叶帽

我短库斜插麻杆

我双手挥舞皮枪

我是双枪李向阳

我在黄麻林里打游击

我要消灭鲶鱼头这小日本

我纸叠的子弹准确落在鲶鱼头后脑

鲶鱼头叫了

张晴雯笑了

她笑得真美

秫米牙莹着玉色

忽闪忽闪地让我想咬它


9


沈老师走时

张晴雯哭了

我没哭

我用沈老师教的花圈手艺为她扎花圈

我用珍藏的糖纸扎出许多美丽的小花

我用回忆扎出童年里似懂非懂的灵魂

沈老师苍凉而平静的脸可真美呵

比花圈上所有的花都美


一只蝴蝶

扇动翅膀

向她的故乡北方飞去


之三


10


南瓜花黄黄的。就有织布娘的欢叫。

公的是我,母的是你;张晴雯摇头——

她说:我是就你、你是也我,我俩不分开。

我反对,可嘴里被张晴雯塞满秫米。

她妈妈烧的猪肝面真香,她总偷半碗给我吃。


11


打雷的时候,张晴雯她爸——张胜利

一个造反派头头踢开汪家大院的门,

我烧了他家的鸡笼。

谁让他骂我外婆“毒头”。

张胜利汹汹地,小舅舅昂昂地,

我怯怯地,张晴雯尴尴地,这时

就有五月桃落地了——银茸茸的身子,顶间吐着鲜红。

从春节到五月,我和张晴雯忙了三个月。

毛桃的鲜甜,让我和张晴雯大胆地挡在大人中间。

雷又响了。张胜利在跟外公敬酒。

张晴雯用小嘴咬我耳垂。

深夜的南塘湖港,有银鱼飞入我的胆囊。


12


红心茶馆的广播在播放“最高指示”

中途有人唱起评弹“孟姜女哭长城”

我磕下一粒瓜子,我大声叫好,

我挨了外公的毛栗子。

疼痛中,我知道:

“孟姜女”是四旧——不能叫好。


13


阿德叔靠剃头混饭吃

阿德叔只会剃马桶盖

阿德叔剃头收一角铜钿

阿德叔的剃头挑里有很多小人书

沙家浜林海雪原海霞半夜鸡叫

我眼花缭乱

阿德叔的手剪,剪破我的后颈

阿德叔叫我莫嚷

阿德叔说:你舅舅会不付钱的,我送你看小人书!

我摸着后颈的血,看海霞果然是红的。


14


蚕起了,白白的,在稻草龙间蠕动。

我采来桑叶,我要照看这些宝贝们。

张晴雯给我的头麦面饼让我扔了喂鸡,谁让

她大咧咧的话语吓了蚕宝宝。

她委屈落泪时,蚕宝宝们吐丝了。

蛹化时,我看见一对蛾蝶从茧中飞出,

一只穿我的小背心、一只穿张晴雯的花短裤。



之四


15


我在鲶鱼头的唆使下学会了逃学

我们在运河岸沙堆旁打沙仗

我们冲运河里撒尿

我们比着谁撒得远。

闷雷响时,我们往回跑

转身时听到运河里嗵地一响

我好象看见有人落水

我告诉鲶鱼头

鲶鱼头说我眼花


第二天,小舅舅说

一个十九岁的女知青跳河死了

她肚里怀着胎儿

还有,公社革委会主任被抓了


16


葡萄熟时,仲夏的夜晚香气弥漫

我躺在竹塌上听外公讲故事

他给我讲三国水浒杨家将

外公的河南口音让我别扭

我让他说海宁话

他说乡音难改,你不懂

我说我的额角头有些痛

我说我偷糖精拌稀饭吃,你用手毛栗子啄的

我说的时候,外公眼里有雾水升起


17


七月的天亮得早,五点钟

我握着三角钱

我踩着露水

我一路小跑

我要去利群肉店帮外婆买肉


我喘吁吁地跑到肉店

我发现排队的人已到了红星药店门口

我跟着人群往前蠕动,六点半

我蠕到了肉铺前,我说

称半斤肉

营业员问我要肉票

我哭了,我把肉票忘八仙桌上了


18


大舅挑着一担番薯回来了,大舅说

知青点分的口粮,今年收成好。

外婆说够吃两个月了。

我说地瓜粥吃厌了,

我喜欢象赵晴雯一样吃猪肝面。

外婆说,过年吃吧。

我突然放了个地瓜屁,

屁真臭,

屁把外婆眼泪熏出来。


19


过年了。过年真好。

我穿外婆手纺布做的新衣

我吃上了猪肝面

我的碗里放着鸡腿

谁让这鸡不下蛋


我握着五分灿新的铅角子

这是外公给的压岁钱

我要拿它去买洋卵泡(气球泡)

我要买一个比鲶鱼头的洋卵泡还大的洋卵泡


我右手举一个鲜红的洋卵泡

我左手牵张晴雯

我脸上的笑意比运河的水还明亮

后来,我的脸变成了阴沟

我的洋卵泡爆了,它让茶馆门口的竹竿挂破了

伟伟,你别哭

张晴雯用她新花袄的袖口为我擦鼻涕



之五


20


收芦苇了。供销社的芦苇堆满新仓中学的操场。

我跟张晴雯、鲶鱼头在芦苇堆里过家家。

我们从中间开花

我们翻来捣去

我们用一捆捆的芦杆搭小屋。

我跟鲶鱼头剪刀石头布

赢的跟张晴雯做夫妻

输的去瓜地里偷番薯。

五局三胜的结果,我输了

我去田里偷地瓜,

当然,张晴雯跟我屁股后


21


大舅醉了,外婆哭了。

大舅工农兵大学指标让人占了。

麻子队长说大舅不入槛

可大舅醉话“我送不起礼”

外公在给学生批作业

外公眨下眉

洋油灯就哧一声爆亮

外公眼眶溢出的液体

模糊我的童年



22


起台风了,几十几号台风来了。

我高兴地看大人们忙进忙出

我高兴地看大块大块乌云飘过汪家大院

我躲在桑树林防空洞里

我啃着秫米

我含糊地问张晴雯

潮水会淹了新仓么

张晴雯撸着小花辫

张晴雯满脸笑无忧

张晴雯最后告诉我

不会不会,就不会

潮水淹来吾俩做夫妻


23


阿德叔吃醉了,阿德叔的剃头挑让纠察队砸了。

阿德叔搞投机倒把,阿德叔边剃头边卖小零碎,

纠察队边打阿德叔,边骂“你个地主小牌位”。

阿德叔吃一片猪头肉喝一口酒

阿德叔喝一口酒就长叹一口气

我爷爷是地主、我爸爸是地主

可我不是地主,我没有剥削人

再说我爷爷、爸爸能成为地主

是他们聪明、他们比农民能干

他酒气醺天问大舅

真的是越穷越光荣

什么马尾巴的功能


24


我系上了红领巾

我是光荣红小兵

我爱北京天安门

我学草原小姐妹


我唱歌

我唱批林批孔

我唱歌

我唱海港海霞

我唱歌

我唱大海航行靠舵手


外公问义勇军进行曲会唱不

我说不会

我回学校问杨老师

杨老师说毋可瞎问

小孩家的毋懂事体



之六


25


下雪了,我跟张晴雯堆雪人。

我俩堆呀堆

我俩满脸通红

我俩小手通红

我俩头冒热气

我俩堆了个比我俩还大的雪人

我俩用煤核为雪人镶眼睛

我俩用竹叶给雪人贴眉毛

我俩用红纸替雪人系红领巾。

雪人笑时

红卫兵又抄了外公的家

红卫兵左臂的红袖章

比雪人脖上红领巾更红


26


我采香椿头。香椿炒鸡蛋好吃。

我从汪家大院采到利民家

我从利民家采到建文家

我从建文家采到雪兵家

我从雪兵家采到卫国家

我脸带刮痕我手有擦伤

我屁颠颠提一竹篮香椿头回汪家大院

我冲外婆嚷嚷要吃香椿炒鸡蛋

外婆跑朱医师家借鸡蛋


27


我在搭积木。我用汪淑敏阿姨送的小木块搭积木。

汪淑敏阿姨给木器雕花

她给八仙桌雕花边

她给大罩床雕花棱

她没给房檐雕画角

她说现在没人造得起房


我用她送的小木块搭火车汽车轮船

我用她送的小木块搭坦克军舰飞机

我没敢给外公外婆搭小洋楼

我怕他们住了楼房会挨批斗


28


老京爷爷来了,老京爷爷是小京叔叔他爸爸,

老京爷爷在上海工作。

老京爷爷送我奶糖吃

老京爷爷踢一脚好毽子

老京爷爷说上海很繁华

老京爷爷说上海男人抹头油


我没头油,我家连猪油都该不起

我逼张晴雯从她家偷猪油

我用猪油梳头

我对同学说上海小开都这样

同学骂我是瘪三,还要汇报杨老师

我失望我伤心我害怕

我把剩下的猪油

抹在从破解放鞋露出的脚后跟

谁让我脚后跟生冻疮


29


芦花雪白时,就有鹰飞云天。

群群大雁成人字飞过汪家大院。

我也要飞

我疯癫地肩披床单

我诖赖(调皮)地从木楼梯上跳下

我重重地摔在地上

我的床单不是大雁的翅膀

我飞不到浙西的巨化

妈妈,你在烂柯山看到的雁群

眼睛红红那只——肯定是我



之七


30


汪家大院的水井飞了

拖着银白的身子

它带着院内的枇杷树和李树

从汪家大院花白带斑的院墙飞过

一路急急地向大尖山飞去


它说,它听到大尖山松树们在哭

大尖山采石场的爆炸

让松树们的姊妹兄弟叔婶父母死于非命

它说,它要浇灭那些该死的火药


我刚想让水井也带上我

那只骚骚的大公鸡就打鸣了。

被褥湿湿的

我尿了床


31


八月十八,我跟外公在大缺口看海宁潮

老远就听到潮水发出一万条老牛的低吼

汹汹地逼近。

我扒在芦苇堤上,我腿肚发软,我要尿尿。

我看见一道高高的水墙匹练似压向海塘

在半里处,水墙齐齐往后退

跟着又齐齐压向海塘

压过第一个塘垛、第二个塘垛、第三个塘垛、第四个塘垛……

朝杭州弯,一路风雷呼啸而去


我心悸未平,就有人嚷嚷第九生产队李志高让潮水卷走了。

又有人说,我看见他是自己跳下去的,

他想不开,他老婆跟麻子队长搞上了。


外公说,明晚他的尸体会回大缺口的,死人也恋家。

我决定后天叫上张晴雯、鲶鱼头去烧麻子队长家鸡笼。


32


小舅跟人打相当(打架)了。

起因是我烧了麻子队长家鸡笼。

麻子队长不干了,他手屋锄头

一路凶凶地冲进汪家大院

麻子队长朝外公骂,你们家的小畜生比东洋人还坏。

麻子队长抡起巴掌要扇我

我窜毛桃树上向他撒尿


麻子队长用石块扔我

小舅就火起了。

小舅年轻

小舅跟我爸学过武

小舅劈手一掌

麻子队长就翻了

只会搞破鞋的麻子队长

哪敌得过小舅三脚猫功夫


外公训斥我时

小舅在一旁说

伟伟,下次再烧麻子家鸡笼记得叫上我。



之八


33


我手握棉线

在阁楼临窗钓风。

张晴雯笑我傻

我想起外公讲的姜子牙

我用心来钓风

我知道,风可以感觉十岁孩童的真诚


慢慢地,风来了

闪着淡蓝的光

我看不清它们的模样。

一些水仙花在飘

它们吻我的眼、鼻,还有嘴唇

它们的嘴很香,跟张晴雯的嘴一样香

可张晴雯看不见它们

我有一双童男的天眼


我请风捎话

路过浙西

就告诉烂柯山顶那憔悴的妇女

妈妈,您瘦了


34


夜深了。南塘湖港泛起鳞波。

大舅跟小和尚他们吃傍东(打平伙,AA制的聚餐)

大舅负责偷公社的鱼。


我紧张地趴在塘边

我警惕地注意四周

我要为大舅望好风


我看到对面有人晃动

我提醒大舅快逃

那人却掉进湖里


大舅救起那人

大舅说,马营长介晚还潲浴(游泳)

马营长指指身旁网袋说,鱼侬统统拿起,勿好声张

大舅说晓得,马营长明早还要带民兵捉贼骨头

抓投机倒把呢


35


鲶鱼头闯祸了

鲶鱼头拿毛主席头像的报纸揩屁股

同学汇报革委会

革委会要开批斗会


鲶鱼头心里悸杀了

鲶鱼头冲茅坑背革命语录

鲶鱼头说自己出生贫农

鲶鱼头发誓自己忠于毛主席

鲶鱼头说是毛主席让自己有地瓜粥吃、有老咸菜啃

鲶鱼头指着满是补丁破衣裳说是毛主席让自己不挨冻

鲶鱼头说是毛主席让自己有书读、还能在会上斗老师

鲶鱼头背课本上的《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鲶鱼头被批斗了三天

鲶鱼头每天回家

背上就有同学写的纸条:

打倒反革命



之九


36


我把头埋进装满水的脸盆

我在学游泳。


小舅说学会闭气就学会游泳

我说我喜欢飞

小舅说学会做人就会飞


我学会了闷头游泳

没学会做人


37


麻子队长让老婆揍了

麻子队长老婆身板象门板

麻子队长老婆脚板象砧板

麻子队长老婆手板象铁板


麻子队长老婆说他轧姘头

轧了李素珍轧王淑珍

轧了王淑珍轧伊珍美


老婆的脚踩住麻子的胸口

老婆的手揪住麻子的下阴

老婆的口吐出杀气:

不用我?干脆大家都别用


麻子哼哼歪歪说

轻点、轻点、快轻点

掐碎了卵蛋全没用


38


黄雪英死了

外婆包了两元白喜钱

外婆要去吃豆腐饭


我叫外婆别去

我说她总批斗你

她还骂你地主婆

骂我地主狗崽子


外婆说:

雪英跟我好姐妹

她不斗我她斗谁

难道让她去挨斗

她是镇委会委员



之十


39


冰棍儿甜、冰棍儿凉

凉爽爽冰棍儿两分钱


我望着同学吮吸冰棍

我强忍喉头燥热升起

背着书包往家跑

家里棉絮包有半茶缸碎冰棍等着我

那是卖冰棍小舅留的底脚货

那是他对会念书外甥的奖赏


我浑身是汗

我嘴里冒烟

我猎狗般窜进汪家大院

我一气喝了那些冰水冰渣

又一气喝了两瓢凉水

我太渴了——

我跑太快了

我太想早点吃到碎冰棍了

所以我又喝下第三瓢凉水


40


我在阁楼用麦杆吹肥皂泡

它们一串串地飘在廊檐下

它们悠悠地攀到毛桃树上

调皮地在枇杷叶间捉迷藏


它们在阳光折射下变幻

它们可真美啊

美得足以让我的童年不会一穷二白


它们透明的模样

让我想起父亲的眼镜片

可我看不清镜片后的眼睛


41


我在公社麦田里拾麦穗

麦田很大

大得可以让掉落的麦穗装满小竹蓝


我从第四大队麦田拾到第七大队

又从第七大队麦田拾到第三大队

我狗似地在旮旯垄麦茬间嗅摸着

我要让外婆把麦穗儿磨成麦面儿

我闻到头茬新麦面油煎饼的香味


太阳落山了,我走在回家路上

我路过学校,我遇到了张校长

张校长抢先拿过竹蓝

张校长帮我细擦汗泥

还让同学学习我:

捡到公物要上交

热爱集体好少年

学农积极有行动

人民公社接班人

毛主席的红小兵


我饿着肚子哭回汪家大院

我冲外婆嚷嚷:

我不喜欢当学农积极分子

我肚子饿我嘴巴馋

我要吃头茬新麦面



之十一


42


张大拿在蹲茅坑

张大拿蹲茅坑上舒服地哼哼

他写意拉屎的神情比草纸美


张大拿是我外公的学生

他曾经带人批斗我外公

还偷走我家马桶上草纸


我要复仇

我不能让他继续在茅坑上神仙


我发动张晴雯、鲶鱼头

我们用镜子照太阳

我们让强烈的反光

穿过茅坑的破席

狠狠射中张大拿屁股

让他的屁股在阳光下烧焦


一分钟后

我们照屁股战术宣告胜利

张大拿捂着屁股猛然跳起

他扑通就掉落茅坑

他救命的嚎叫比喊口号难听


43


杨老师是我班主任

杨老师是我妈姐妹

杨老师名叫杨水仙

杨老师爸教委书记

小学未毕业的杨老师很早开始当老师


杨老师告诉我们苏联同志喝牛奶

杨老师告诉我们美国人民在罢工

杨老师说台湾一定会解放

杨老师说斗私批修根子红

杨老师啃着地瓜说不忘阶级苦


杨老师教会我算术加减乘除

杨老师教会我语文拼音写字

杨老师用海宁普通话上课

她让我永远把:学文化

说成:活蚊花


44


小和尚在红卫茶馆门前摆修鞋摊,

小和尚补鞋手艺非常好,

补一双破鞋五分钱。


布鞋让他贴鞋底,

起码可以穿两年;

球鞋让他缝前顶,

起码一年不露趾。


堂客都喜欢小和尚,

小和尚肚里故事多,

逗她们哈哈还补她们破了的鞋。

大姑娘也喜欢小和尚,

小和尚有趣却单身汉。


外婆带我去补鞋,

李家堂客悄声说:

小和尚让人抓去了,

他跟王主任堂客轧姘头,

王主任补双破皮鞋,

他楞收主任五分钱。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