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达尔卡纳尔岛争夺战--第六节 埃斯佩兰斯角海战

e网 收藏 0 639
导读:第六节 埃斯佩兰斯角海战 日军从9月下旬到10月中旬,多次组织“东京特快”共向瓜岛送上约一万人的部队,但驱逐舰运载人数有限,而且不能运送坦克、重炮等重装备,如果没有重装备,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根据陆海军达成的协议,日军组织了一支大规模运输队,由“日进”号、“千岁”号水上飞机母舰运载榴弹炮4门、野炮2门、高炮1门、牵引车4辆、弹药车14辆、固定式电台1套、官兵280人,另由4艘驱逐舰运载大批人员和给养,以2艘驱逐舰护航,于10月11日六时从肖特兰岛起航。为保障航渡中的安全,还出动了第6巡洋舰战队3艘巡洋舰和

第六节 埃斯佩兰斯角海战

日军从9月下旬到10月中旬,多次组织“东京特快”共向瓜岛送上约一万人的部队,但驱逐舰运载人数有限,而且不能运送坦克、重炮等重装备,如果没有重装备,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根据陆海军达成的协议,日军组织了一支大规模运输队,由“日进”号、“千岁”号水上飞机母舰运载榴弹炮4门、野炮2门、高炮1门、牵引车4辆、弹药车14辆、固定式电台1套、官兵280人,另由4艘驱逐舰运载大批人员和给养,以2艘驱逐舰护航,于10月11日六时从肖特兰岛起航。为保障航渡中的安全,还出动了第6巡洋舰战队3艘巡洋舰和2艘驱逐舰进行海上掩护。


根据尼米兹的命令,戈姆利组织了一支运输船队,以2艘运输船运载陆军第164团的3000官兵,由8艘驱逐舰护航,于10月9日从努美阿起航。为保障航渡安全,美军出动了三支编队进行掩护,一是以“大黄蜂”号航母为核心的航母特混编队,部署于瓜岛西南约180海里,二是以“华盛顿”号战列舰为核心的特混编队,部署于马莱塔岛以东约50海里,三是以巡洋舰、驱逐舰编成的第64特混编队,部署于瓜岛以北海域,负责掩护运输船队,并阻击日军的增援。


双方的增援部队都顺利上岛,但双方的掩护部队,日军的第6巡洋舰战队和美军的第64特混编队却在瓜岛的埃斯佩兰斯角附近海域遭遇,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海战。


日军运输船队于10月11日八时三十分被美军的侦察机发现,日军随即派出战斗机在船队上空掩护。而美军“仙人掌”航空队正忙于应付日军对亨德森机场的空袭,无力顾及。美军就指派正在瓜岛西南的第64特混编队前去截击,该编队由斯科特少将指挥,下辖4艘巡洋舰和5艘驱逐舰。斯科特接到命令后,立即率部向日军所在海域急进。


日军的第6巡洋舰战队由五藤存知少将指挥,于11日十二时从肖特兰岛出发,为避免受到空袭,日落前一直没进入美机活动半径棗距瓜岛200海里范围内,天黑后,侦察机报告没有任何敌情,便加速到30节,以3艘巡洋舰排成间距1200米的单纵列,以2艘驱逐舰在左右前方警戒,直扑瓜岛。二十时二十分,得到运输船队安全抵达的报告,五藤决定从萨沃岛南水道进入铁底湾,对亨德森机场实施炮击。


二十一时许,美舰绕过瓜岛西海岸,向萨沃岛方向航行,航行队形是三艘驱逐舰在前,四艘巡洋舰居中,两艘驱逐舰殿后,巡洋舰之间间距600码,驱逐舰之间间距500码,巡洋舰与驱逐舰之间间距为700码。二十一时三十分,斯科特命令四艘巡洋舰起飞各自舰载侦察机进行侦察,但“盐湖城”号的舰载机在起飞时发生故障而起火焚毁,“海伦纳”号则害怕舰载机在海战中被击中起火,在接到起飞命令前就已经将飞机抛入海中,这样就只有“旧金山”号和“波伊斯”号两舰派出了飞机。此时日舰队已到达美舰队的西北约50海里处,而且双方正相向而行,距离迅速缩短。很快日舰看到了美军“盐湖城”号飞机燃烧的火光,却认为是瓜岛日军发出的信号,还用灯光信号进行联络,因能见度很差,灯光信号强度又小,美军没有发现。


二十二时五十分,“旧金山”号的侦察机报告在瓜岛以北,距萨沃岛16海里处发现日军一艘大舰和两艘小舰。这是日军的增援群,美机报告的编成不对但位置是对的。斯科特认为这个编队规模较小不是指挥部所通报的,很可能在附近有日军的两支编队,他决定先去搜索通报的大编队,如果找不到再回头攻击这支小编队。


双方继续前进,距离缩短到仅数海里,由于夜深雾浓,擅长夜战的日军没发现美舰,美军也没发现日军。二十三时二十五分,装备新式SG雷达的“海伦纳”号在27000米距离上发现一批日舰,斯科特的旗舰“旧金山”号装备的是陈旧的SC雷达,性能较差,而且考虑到日军装备有能够接受这种雷达电波的接受机,所以没有使用,完全依靠飞机和友舰提供敌情。斯科特根据这一报告,知道在其左右各有一敌编队,决定转向封锁萨沃岛与埃斯佩兰斯角之间水域,这样既可切断被飞机发现的日舰退路,又能阻止被“海伦纳”号发现的日舰接近瓜岛,便命令各舰从左向后以230度航向鱼贯转向,这一转向使美军无意中占据了海战中绝对有利的T字横头阵位,并立即发现了右后方出现数艘军舰,斯科特还以为是前面的三艘驱逐舰因为转向时舵角较小,被甩到了外侧后从右后赶上来,所以没有下令开炮。而“海伦纳”号很清楚这是日舰,当接近到5000米距离时,“海伦纳”号舰长用报话机请求斯科特准许开火,但由于使用的暗语意思含糊,斯科特不能准确明白他的真实意思,再反复询问耽误了数分钟后才同意开火,“海伦纳”号首先开始射击,其他军舰也随着开火。


日舰也于几分钟前发现了美舰,但因能见度较差,无法分清敌我,五藤下令各就各位准备战斗,并准备缩短距离发出识别信号。突然,对方(美舰“海伦纳”号)打开探照灯,并开始射击,日舰还以为是运送增援部队的友舰,五藤命令旗舰“青叶”号连续发出“我是青叶,我是青叶”的灯光信号,表明身份,美舰炮火非常准确,一发炮弹正中舰桥,五藤身负重伤,不久死去,他至死还认为是友舰误击,嘴里一直骂个不停。“青叶”号接连中弹,二号、三号炮塔均被摧毁,通信设备也被击毁,只得施放烟幕,右转180度向西北规避。


在“青叶”号后面1500米的“古鹰”号也跟着转向,随即遭到美舰密集炮火射击,主炮和鱼雷发射管先后被击毁,甲板燃起大火,成为美舰集中射击的明显目标。


美军完全可以在日舰转向时对转向点的日舰逐一集中射击,使日军毫无还手之力,但斯科特无法辨别敌我,以为射击的目标是前卫驱逐舰,于二十三时四十七分下令停火,“海伦纳”号等几艘军舰仍在继续射击,斯科特一再重申,并亲自督促旗舰停火,这才停止了射击,他仍不放心,就用报话机询问驱逐舰大队的指挥官托宾上校:“巡洋舰是否射击过你?”托宾回答:“我不知道巡洋舰射击的是谁。”但斯科特还不放心,命令驱逐舰打开识别灯,见到灯光信号,他才彻底放心于二十三时五十一分下令恢复射击。但就在这几分钟里,日舰已经完成了转向,特别是“衣笠”号巡洋舰和“初雪”号驱逐舰没有机械地从右向后,而是从左向后转向,完全未遭攻击。


美舰恢复射击后,各自选择目标,猛烈开火。“邓肯”号驱逐舰冲上前去攻击日舰“古鹰”号,连射两条鱼雷,命中一条,“古鹰”号还先后被击中九十余发炮弹,于12日凌晨沉没。“邓肯”号随即转移火力,攻击日军“初雪”号,但“邓肯”号冲得太前,夹在敌我之间,遭到双方的射击,虽然打开了识别灯,仍被击中多处,锅炉舱被毁,失去战斗力,向东北退去,于12日十时许沉没。与此同时,美军“法伦荷尔特”号驱逐舰也在战斗中被友舰击伤。


“旧金山”号率领数艘美舰向西南航行,忽然发现1000米外有一艘军舰,航向与美舰基本平行,还未分清敌我,该舰打开红、白两色识别灯,未见美舰回答就向右转向规避,这一下再清楚不过了,棗是日舰,“旧金山”号立即打开探照灯,数艘美舰一起开火,当时就把日舰打得起火爆炸,不久沉没。这是日军的“吹雪”号驱逐舰。


斯科特见日舰向西北撤退,便于二十三时五十五分下令右转,与日舰保持平行,以便发扬火力。五分钟后,斯科特认为在追击之前有必要整理一下队形,就命令各舰打开识别灯,除受伤的“邓肯”号和“法伦荷尔特”号未到外,其余各舰排成单纵队,向西北追击。不久,“波伊斯”号雷达发现右后方有艘军舰,用探照灯照射后,认定是日舰,就开炮射击,遭到射击的正是日军“青叶”号,“青叶”号随即还击,炮火对射中,“波伊斯”号被击中四发203毫米炮弹。接着日军“衣笠”号也向“波伊斯”号射击,又命中两发203毫米炮弹。这时在“波伊斯”后面的“盐湖城”号向右转舵,插到“波伊斯”号与日舰之间,用炮火压制日舰,掩护“波伊斯”号撤出战斗。“盐湖城”号与“衣笠”号进行了激烈炮战,互有损伤。“旧金山”号在火控雷达指引下,以猛烈炮火向日舰射击,迫使日舰后撤。


次日零时二十八分,斯科特惟恐后面美舰将为首的“旧金山”号当作日舰,下令停止射击,并第三次要求各舰打开识别灯,整顿队形。等美军整理好队形,日舰已经远去,斯科特便不再追击,转向西南撤出战斗。


天亮后,“仙人掌”航空队出动飞机攻击了撤退的日舰,但未有战果。12日上午,“青叶”、“衣笠”和“初雪”三艘日舰回到肖特兰岛。


此战,日军巡洋舰、驱逐舰各一艘被击沉,巡洋舰两艘被击伤,其中的“青叶”号被击中四十余弹,不得不进船坞大修,参战的五艘军舰只有一艘完好无损。而美军仅一艘驱逐舰被击沉,两艘巡洋舰和一艘驱逐舰被击伤。日军的失利完全是轻敌麻痹的恶果,日军自恃夜战优势,认为美军不敢与之夜战,第8舰队未组织有效的飞机侦察,第6巡洋舰战队也未进行临战侦察,甚至在增援编队的计划外航线上出现不明目标,也不及时采取应战措施,在美军突然而猛烈攻击下,一败涂地。日军大本营感到脸上无光,连战报都未发。日本海军擅长夜战的自信心开始动摇,士气也大受挫伤。


而美军的夜战水平与萨沃岛海战时相比,已有了长足的进步,这一进步,来之不易,美军在萨沃岛海战后,针对夜战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一系列的分析研究与强化训练,制定了夜间组织协同和战术动作要领,并多次组织舰艇部队有意识选择雷雨天气进行夜战演练,大大提高了部队的夜战能力。在此次海战中,美军的炮火命中率很高,击中“古鹰”号九十余发,“青叶”号四十余发,“吹雪”号十余发。而且战术合理,行动协同,一战雪耻,振奋了士气,增强了胜利的信心。但美中不足的是,战斗中,两次停火,错失了有利的战机,挫伤了锐气,还给了日军喘息之机,增加了自己不必要的伤亡;三次打开识别灯整理队形,也不符合实战要求。


日军的运输船队则乘海战之机顺利在瓜岛卸载,返航途中得知第6巡洋舰战队遭到失利,“古鹰”号受重创,失去航行能力,便派“白云”号和“丛云”号两艘驱逐舰去支援。不久又接到第8舰队的命令,加派“朝云”号和“夏云”号驱逐舰前去。山本获悉战况后,也派出岸基飞机搜索敌舰。


12日晨,日军侦察机在萨沃岛附近发现美军的两艘巡洋舰,其中一艘已经负伤,无法航行。日军立即从拉包尔出动27架攻击机、14架轰炸机和21架战斗机前去攻击,后因天气恶劣,中途返航。美军也不断派出飞机搜索攻击,六时许,“仙人掌”航空队的11架轰炸机攻击了前去救援“古鹰”号的“白云”、“丛云”两舰,但没有取得战果。八时许,从美军航母上起飞的20架舰载轰炸机又攻击了这两舰,“丛云”号被击中,丧失航行能力。十四时,“丛云”号受到了第三次空袭,被击中起火,只得由“白云”号接下舰员。日落后,“白云”见“丛云”仍在燃烧并不断爆炸,无法拖带,只好发射鱼雷将其击沉。


“朝云”、“夏云”知道“丛云”号受伤,也赶来救援,中途遭到美军11架舰载轰炸机的攻击,“夏云”号中弹,舰体炸裂,大量进水,于十四时二十分沉没。日军运输船队的其余船只于当晚返回了肖特兰岛,他们对第6巡洋舰战队的救援,不但没有任何成效,反而损失两艘驱逐舰。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