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达尔卡纳尔岛争夺战--第五节 血岭之战

e网 收藏 1 1639

第五节 血岭之战

(一)


由于东所罗门群岛海战的失利,日军无法组织大规模的增援,只好利用驱逐舰夜间高速通过“槽海”分批将援军送上瓜岛,然后在返航时顺路炮击瓜岛的亨德森机场,这种运输方式,日军称为“老鼠运输”,美军则戏称为“东京特快”。从8月24日至9月4日,日军就以这种方式将一木支队的余部和川口支队共6000人送上瓜岛。


在同一时间里,瓜岛美军除了“仙人掌”航空队增加到64架飞机外,唯一增援就是9月1日到达的海军修建大队,该大队是由海军部船坞局局长莫雷尔将军提议组建的,成员都是从土木工程部门中招收的熟练劳力,擅长修筑机场、船坞和公路。他们带着推土机和镐、铲、锤等工具上岛,却比手持武器的战士发挥了更重要的作用,保证亨德森机场的正常使用,对于瓜岛之战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他们的敌人就是日军炸弹、炮弹在机场上留下的弹坑,他们的工作就是尽快修复被日军炮火破坏的机场,使“仙人掌”航空队能随时出击。


美军在此时间里还有一个重大损失,那就是8月31日七时许,日军的“伊-28”号潜艇在瓜岛以南海域发现美军“萨拉托加”号航母,在驱逐舰警戒圈外3500米距离发射六条鱼雷,命中一条,“萨拉托加”号锅炉舱进水,发电机失灵,航速锐减,只得返回本土经过三个月的修理才重新参战。


9月3日,美军将所有在亨德森机场的海军陆战队航空兵、海军航空兵和陆军航空兵的64架各型飞机统一整编为海军陆战队航空兵第一联队,由罗伊暩歉裆俳嗡玖睢?/P>


9月4日,美军得到报告有一支日军登上萨沃岛,便派“利特尔”号和“格雷戈里”号驱逐舰运载一个突击营由图拉吉岛前往萨沃岛,结果在萨沃岛没有发现日军,就再乘这两艘驱逐舰赶到瓜岛。当所载的部队上岛后,按计划驱逐舰应返回图拉吉岛,但此时天气恶劣,能见度极差,无法看清航标,只好停留在瓜岛附近海域。当晚日军三艘驱逐舰运送部队上岛,返回时顺路炮击亨德森机场,美舰见到炮火闪光还以为是日军潜艇在炮击机场,就赶去迎战。此时一架美军侦察机正在上空,也以为是日军潜艇骚扰,就连投五颗照明弹,不料照明弹下方正是美舰,日舰随即发现了美舰,立即开火,两艘美舰猝不及防,连连中弹,很快全被击沉。日舰毫无损伤,直到美舰沉没才转舵离去。


9月7日,美军发现于夜间分批上岛的日军正集结于太午角附近,还修筑了一条接近机场的小路,准备发动进攻。范德格里夫特就从图拉吉岛调来两个营由埃德森上校指挥,分乘两艘驱逐舰和两艘巡逻艇,于8日拂晓在太午角以东登陆,此时正好另外有两艘美军运输船经过,川口以为美军发动大规模进攻,就率部向纵深撤退。埃德森所部登陆后在飞机掩护下,向西攻击前进,一直攻入日军在塔希姆波格的兵站,将日军储存的武器、弹药、粮食等物资尽数焚毁。然后于下午再乘运输船返回瓜岛。


美军发动太午角反击比较顺利的原因是日军正在准备对机场的总攻,日军主力已出发前往进攻机场,川口吸取一木失利的教训,决定不直接攻击机场,而是向南迂回,穿过茂密的热带丛林,先夺取机场南面能俯视机场的高地,再乘势占领机场。从纸面上看是一个不坏的计划,但川口大大低估了在热带丛林中行军的困难,日军在丛林中饱受热带昆虫的叮咬和疾病的折磨,加上担心暴露目标而不敢升火做饭,精疲力尽。经过三天的艰难行军,日军走出了丛林,9月10日来到泰纳鲁河边。次日川口亲自检查士兵的装备弹药,然后召集军官会议,要求明天务必突破美军防线,占领机场。


范德格里夫特通过潜伏侦察哨的报告,基本知道了日军的企图,在南面高地修筑工事,部署兵力火力,做好了防御准备。


9月12日晚九时,随着一发红色信号弹升起,日军迫击炮发射了大量照明弹将黑夜照得如同白昼,2500日军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狂呼大叫着向高地冲去,在日军疯狂冲击下,美军有些地段的阵地被突破了,但美军105毫米榴弹炮的凶猛炮火随即倾泻而下,日军在猛烈炮火下伤亡惨重,美军天亮后在飞机掩护下发动反击,又将阵地夺回。日军留下的尸体达六百余具,而美军阵亡仅四十人。


川口不甘心失败,重新集结了残部于13日晚再次发动进攻,川口将部队分作六批,采取集团冲锋,一波接一波,猛攻不止,整个山岭爆发了惨烈的血战,虽然美军的防线在日军亡命攻击下被迫后移,但整个高地还控制在美军手中。天亮后,失去黑夜掩护的日军处境更为困难,美军飞机赶来助战,在猛烈准确的轰炸和扫射下,日军溃不成军,只得逃入丛林,美军接着出动坦克肃清了阵地前沿的残余日军,这一夜的激战,日军又付出了七百余人的伤亡,仍一无所得。从西面进攻机场的冈明大佐的部队也未能突破美军的防线,多次进攻白白损失了二百多人,而美军的伤亡小得令人吃惊,才四死三伤。尼米兹因此向范德格里夫特发出了嘉奖电:“收到你们在岛上的战斗捷报,使我们大家感到欢欣鼓舞,谨向前线的陆战队员及陆军部队表示衷心感谢。”


川口带领残部再次穿过丛林,准备与冈明部队会合,但热带丛林对于这支缺粮少药的部队,无异于绿色地狱。热带丛林的行军,使日军饱受饥饿、伤病的折磨,靠着草根野果,才勉强出了丛林,但已经毫无军容可言,伤兵尽数抛弃,活着的人也都没有人样,惨不忍睹。


双方激烈争夺的高地,茂密的丛林面目全非,只剩几株光秃秃的树干,地上血流成河,这个高地因此被美军称作“血岭”,到处是战死者的尸体,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臭气。而胜利之师的美军,战火的考验,疾病的折磨,使他们衣衫褴褛,疲惫不堪,毫无胜利者的风采。


(二)


经过这几次的失利,日军大本营才将南太平洋的作战重点从新几内亚转到瓜岛。9月17日,大本营将东印度群岛的第38师团,以及从中国战场、南方方面军和日本本土抽调下来的部队都加强给第17军。


9月18日,美军的援军上了瓜岛,范德格里夫特得到了海军陆战队第7团4000人、147辆汽车、1000吨食品、400桶航空汽油和被士兵们称为“长臂汤姆”的155毫米榴弹炮,岛上美军已增至1.9万人。但这次运输美军付出了巨大代价,为运输船队担任远程掩护的航母大队在9月15日遭到了日军“伊-19”号潜艇的攻击,“伊-19”号发射了六条鱼雷,三条命中“黄蜂”号航母,将其击沉,另两条鱼雷则分别击中了“北卡罗来纳”号战列舰和“奥布莱恩”号驱逐舰,将两舰击伤。“奥布莱恩”号在返航途中终因伤势太重而沉没。


尽管如此,美国海军总司令金上将和尼米兹都认为瓜岛之战已演变成一场消耗战,随着日军的损失越来越大,他们也越来越难得到补充,这样优势将逐步转向美军,而现在的关键是瓜岛上的海军陆战队能否坚持到从各地调集的援军到达,当《纽约时报》的随军记者向范德格里夫特提出这个问题时,范德格里夫特坚定地回答:“为什么不能?”


拉包尔的日军也在准备下一轮的作战,百武将丸山政男中将的第2师团调往肖特兰岛集结,该师团是日军的精锐部队,因在仙台地区组建而有“仙台”师团之称,百武计划用6艘驱逐舰将第2师团和配属的重炮在10月14日前运上瓜岛,然后于一周后发起进攻。但海军对于这一计划并不配合,不愿将宝贵的航母和战列舰置于美军岸基飞机活动半径之内。百武只得向陆军部求援,陆军部随即派来了协调高手矢政信大佐,9月24日矢政信大佐飞到特鲁克,向山本求情,当他看到旗舰“大和”号上的奢侈生活,不由激愤介绍了川口部队所经受的苦难,这一切感动了山本,山本向矢政信保证为陆军提供掩护,即使出动“大和”号也在所不辞!


9月底尼米兹乘坐水上飞机巡视南太平洋战区,先到努美阿与戈姆利讨论战局,9月29日乘坐B-17轰炸机到达瓜岛,为作战有功人员授勋,当晚他就住在瓜岛,和士兵一样吃着简单的食物,也尝到了潮湿的空气,蚊虫的叮咬。这大大鼓舞了瓜岛部队的士气。尼米兹了解到由于日军潜艇在瓜岛海域的积极活动,以及美军在夜间没有掌握制海权,无法向瓜岛实施增援和补给,陆战1师因为供应日益困难,夜间又频繁遭到日军舰艇部队的炮击,士气下降,军心不安,为扭转这一不利局面,尼米兹一回到努美阿后,就要求向瓜岛增派陆军第164步兵团,并由“大黄蜂”号航母特混编队护航。


为了确保运送援军的计划能顺利实现,日军开始大力争夺瓜岛制空权,9月27日,出动53架飞机袭击亨德森机场,结果被击落9架。9月28日,日军又出动62架,损失更大,被击落24架。至9月底,日军在空战中共损失飞机200架,而美军仅损失32架。取得这一辉煌战绩,一方面是飞行员的英勇奋战,涌现出了以福斯少校为代表的一大批王牌飞行员,另一方面是海军修建大队的出色工作,他们填补弹坑的速度甚至快过日军飞机、军舰制造弹坑的速度,有效保障了“仙人掌”航空队升空作战。至10月初,“仙人掌”航空队的实力已经达到90架飞机,其中包括8架B-17“飞行堡垒”轰炸机和12架TBF“复仇者”鱼雷机。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