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达尔卡纳尔岛争夺战——第二节 萨沃岛海战

第二节 萨沃岛海战


(一)




瓜岛是所罗门群岛第二大岛,十六世纪被寻找传说中所罗门王的黄金之国的西班牙探险家发现,地处赤道以南的低纬度,典型的热带气候炎热潮湿,岛上远非人们所想象的金色沙滩,长满棕榈树的热带风光。热带植物因为雨水充沛而生长极其茂盛,空气中始终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恶臭,这是千百年来自生自灭的植物腐烂而散发出的,热带昆虫又肥又壮,使得疟疾横行。


图拉吉岛没有像瓜岛那样茂密的热带丛林和沼泽,被英国殖民者认为是适合居住的岛屿,他们在岛上盖起房屋,建起了一个小镇,甚至还有英国殖民者所特有的板球场。


二战中美国在太平洋上第一次两栖作战的目标就是这两个岛屿。1942年7月31日,美军舰队从斐济起航。8月6日晚,美军登陆编队已到达距瓜岛约六十海里的海域,借助恶劣天气的掩护,一直未被日军发现。在登陆编队航渡的同时,驻埃法特岛和圣埃斯皮里图岛的美军航空部队出动B-17轰炸机对所罗门群岛的日军进行了压制空袭,从新几内亚岛起飞的美军飞机则密切监视俾斯麦群岛和新几内亚岛东北部的日军。


8月7日凌晨一时,登陆编队到达距瓜岛十海里的海域,一分为二,代号X射线的部队是由范德格里夫特指挥的第1、第5陆战团,经萨沃岛南水道进攻瓜岛,代号Y射线的部队是由副师长鲁普斯塔斯准将指挥的四个营取道萨沃岛北水道进攻图拉吉岛。另两个营作为预备队。


六时许,掩护编队的军舰开始炮击瓜岛日军阵地,随后从航母起飞的舰载机飞临瓜岛,进行猛烈的轰炸和扫射。在舰炮和航空火力支援下,第一波登陆部队于九时四十分开始上陆,第5陆战团团长亨特上校身先士卒第一个冲上滩头,部队紧跟在后冲上岸,逐步扩大滩头,向纵深发展。随后滩头控制组上岸,组织后续部队有序上岸。由于日军的情报机关根本没能预见到美军的登陆,因此岛上的日军毫无准备,而且岛上的日军虽说是工兵部队,其实是修建机场的朝鲜劳工,没带什么武器,少数警备部队看到美军大兵压境,不敢抵抗就逃入丛林,所以美军一枪未发就成功上岸,到日落时已有1.1万余人登上瓜岛。但没有准确的地图,上岸后就在丛林中摸索前进,直到第二天早晨才到达机场,日军慌忙扔下刚做好的早餐逃入丛林,美军轻而易举夺下机场,跑道已经有80%完工了,塔台、发电厂都已建成,还缴获了大批粮食、建筑设备、建筑材料,最受欢迎的战利品却是几百箱日本啤酒和一个完好的冷冻加工厂。尽管瓜岛登陆战非常成功,但这是在日军几乎没有防御情况下取得的,如果日军稍有准备,美军必将遭受严重失利。在登陆中暴露了不少问题,海岸控制组人手太少,不得不动用战斗部队进行物资卸载;又如有的人在海滩上忙得喘不过气来,有的人却闲来无事可作,在海滩上晒日光浴或到丛林中打鸟。虽然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美军总算顺利登上瓜岛。


图拉吉岛却与瓜岛完全不同,登陆的美军经受了真正的战火考验。图拉吉岛是个天然的避风良港,岛的东侧有两个小岛:加武图岛和塔那姆勃戈岛,像两个哨兵保卫着图拉吉岛。英国殖民者战前曾在这两个小岛建有简易水上飞机机场,日军占领这里后,加以扩建完善,计划建设成为可以监视整个所罗门群岛的水上飞机机场。美军高估了图拉吉岛日军的实力,集中炮火进行猛烈轰击,日军急忙躲进掩体,美军在炮火掩护下成功上岸,但向纵深推进不久就遇到了日军顽强抵抗。而在两个小岛上,美军却低估了日军,由于岛屿太小,日军在海滩前沿组织防御,加上美军的炮火准备没能摧毁日军修筑在坚固山崖上的工事,而登陆艇下水又太早,从一万多米外开始冲击,使得日军有充足的时间进入前沿工事,当美军刚冲上岸立足未稳之际,就突然开火,美军指挥官重伤,士兵伤亡惨重,被密集的火力压在海滩上寸步难行,由于敌我距离太近,根本无法实施舰炮火力支援。直到几小时后,后续部队将81毫米迫击炮送上岸,并召唤飞机提供航空火力支援,这才逐步开始向纵深推进。但日军仍然凭借在山洞中的工事顽强抗击,美军只得组织爆破小组从日军火力死角冲上山顶,再居高临下将炸药和手雷扔进山洞,这才最终将其消灭。由于这三岛战斗非常激烈,为尽快解决战斗,范德格里夫特将预备队全部投入作战,黄昏时分日军残部退守山谷,当天夜里,美军接连组织四次攻击,将其大部歼灭。直到8日黄昏才肃清残敌占领这三岛。在两天的激战中,日军除了二十三人被俘外,全部战死,无一投降,初次让美军领教了武士道精神。美军阵亡约一百人。


(二)


图拉吉岛日军在遭到美军攻击后向拉包尔发出告急电报,这才让日军知道美军的行动,百武认为这不会是美军的正式反攻,最多是侦察骚扰性质的袭击,不难将其击退。只是瓜岛的机场被美军利用的话,对南太平洋的形势极为不利,决定迅速组织力量夺回瓜岛。但他不愿动用进攻莫尔兹比港部队,三川只好从驻拉包尔的海军陆战队中抽出519人分乘“明洋”号运输船和“宗谷”号供应舰,由1艘巡洋舰、1艘扫雷舰、1艘猎潜艇护航前往瓜岛。8日三川根据侦察机的报告,知道美军在瓜岛海域兵力雄厚,便命令其返航,在返航途中,“明洋”号被美军S-38号潜艇击沉,船上所载373名海军陆战队员随船葬身海底。


就在美军登陆的当天,三川派出拉包尔的日军第25航空队出动了51架飞机空袭瓜岛,但遭到了美军62架舰载战斗机的有力拦截,被击落19架,未取得什么战果。


次日即8月8日,第25航空队又出动41架飞机奔袭瓜岛,以损失16架的代价好不容易突破了美机的拦截,炸沉“埃里奥特”号运输船,炸伤“贾维斯”号驱逐舰。但空袭中日机只顾攻击美军的舰船,却没有去攻击防御薄弱但又是极其重要的棗海滩上堆积如山的物资,这是日军最大的失策。


日军第8舰队司令三川军一中将感到事态严重,立即决定发动反击,尽管此时他的军舰因执行各种任务而很分散,但他迅速集中附近的军舰,共5艘重巡洋舰、2艘轻巡洋舰、1艘驱逐舰于8月7日晚驶离拉包尔南下。


日军要想在光天化日下南下,是无法避开美军空中侦察的。事实上,早在8月7日的白天,负责监视日军的一架美军B-17轰炸机就发现了正奉命向拉包尔集结4艘日舰,由于距离战区太远,没能引起美军的充分注意。当晚三川的舰队刚出动,美军的S-28号潜艇就发现并报告了上级,此时日军舰队距瓜岛也还有五百余海里,同样没引起美军的注意。


8月8日八时许,一架澳大利亚的侦察机第三次发现了三川舰队,但飞行员出于无线电沉默的考虑,没及时报告。下午返回基地后又不以为然,用过点心后才向上级报告,足足耽误了六小时,使得美军来不及再派出飞机侦察核实。更要命的是他还把这支舰队的编成错报为2艘水上飞机母舰、3艘巡洋舰、3艘驱逐舰。使登陆编队司令特纳错误判断为这样的舰队不可能是来实施海战的,很可能是在所罗门群岛某处港湾建立水上飞机基地来弥补失去的图拉吉岛水上飞机基地。而美军最主要的情报来源棗密码破译小组一方面由于日军刚开始使用新的密码,需要一段时间来破译,另一方面三川舰队在航行中采取了严格的无线电静默,所以无法提供准确情报。特纳深知他的登陆编队是日军首要目标,而从拉包尔到瓜岛必经之路是所罗门群岛两串岛链之间的狭窄水道,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槽海”,他于8月8日曾特别加派一架侦察机沿槽海侦察,但因为天气不好,这架飞机未能按命令飞完全程就返航了,而且飞行员也没将报告这一情况。因此,特纳对即将到来的海战一无所知。


三川是智勇兼备的战将,为做到知己知彼,8日四时三川就命令5艘重巡洋舰各弹射起飞一架舰载侦察机,对瓜岛进行全面侦察,了解了美军舰队的兵力组成和所在位置,当他知道美军在瓜岛海域有多艘航母,掌握着制空权,而且兵力占优势,便决定以己之长攻其之短,实施夜战。十六时许又派两架侦察机进行侦察,以进一步查明情况。三川一进入瓜岛和图拉吉岛之间水域,(后来因为在这片水域,日美双方有好多军舰战沉,而被形象称为“铁底湾”)第三次派出两架侦察机核实美舰的夜间停泊位置,并在夜战时投掷照明弹。正是由于三川进行了反复的侦察,对美军的情况已经完全掌握,他决定从萨沃岛以南进入铁底湾,先消灭美军的巡洋舰,再消灭运输船,最后从萨沃岛以北撤出。随即通过旗舰“鸟海”号重巡洋舰的灯光信号将作战计划通知各舰。十八时,日舰将甲板上的所有易燃物扔进海中,对弹药进行最后检查整备。二十二时三十分,天色完全黑了,日军以“鸟海”号为首排成间距1200米的单纵列,在桅杆上升起白色识别旗,加速到28节,杀气腾腾闯入瓜岛海域!


而与此同时美军担任海空掩护的航母编队司令弗莱彻,借口舰载机损失和油料不足,报告戈姆利请求撤走,黄昏时分未获批准就擅自率航母编队撤出瓜岛海域,二十时已远离了瓜岛。特纳只好紧急召集掩护编队司令克拉奇利和范德格里夫特开会,通报了这一情况,并宣布由于失去了空中掩护他的舰只将在第二天撤走,尽管登陆部队的补给物资卸载量还不到四分之一。范德格里夫特对此表示了强烈抗议,但特纳认为他别无选择,只能连夜尽可能多卸下一些物资。会议气氛十分紧张,开了数小时仍是不欢而散。


就在会议结束,克拉奇利乘汽艇赶回旗舰半路上,战斗打响了。美军在铁底湾部署是:分为三个巡逻区,以瓜岛和图拉吉岛之间的萨沃岛中心点125度延伸线划分南北两个巡逻区,佛罗里达岛西侧子午线以东为东巡逻区。南区由第一大队3艘巡洋舰、2艘驱逐舰负责警戒,北区由第二大队3艘巡洋舰、2艘驱逐舰负责警戒,东区由第三大队2艘巡洋舰、2艘驱逐舰负责警戒,另以2艘驱逐舰在萨沃岛以西巡逻,作为雷达警戒哨。克拉奇利去开会前只是指定“芝加哥”号巡洋舰舰长代理指挥南区巡逻,既没有具体指示,也没作战预案。


8月9日一时,日舰驶抵萨沃岛西北,日军了望兵夜战素质较高,先发现了两艘巡逻的美军驱逐舰,而装备新型雷达的美军驱逐舰却未能发现日舰,三川率舰队实施了巧妙的机动从这两艘美舰之间进入铁底湾,美舰还毫无察觉。三川考虑到自己编队长达8000余米,作战海域狭窄,又是夜间,编队作战多有不便,于是下令各舰按照作战计划自行战斗。一时三十三分,三川下达总攻击令。直到十分钟后,美军“帕特森”号驱逐舰才发现日舰,刚用无线电发出警报:“注意!不明身份军舰正在进港!”日军的水上飞机就投下了照明弹,将南区的美舰照得清清楚楚,日军的炮弹和鱼雷接踵而来,澳大利亚海军“堪培拉”号巡洋舰右舷连中两条鱼雷,又先后被24发炮弹击中,不到五分钟就失去了战斗力,天亮后被美军自己击沉。“芝加哥”号接到报警,舰长下令发射照明弹,但几发照明弹都没点着火,就在这时舰长发现有数条鱼雷射来,立即转舵规避,为时已晚,舰首被一条鱼雷击中,桅杆也被一发203毫米炮弹击中,“芝加哥”号连连开炮还击,由于日舰速度很快,只来得及向日军队列最后的“夕风”号驱逐舰发射了25发炮弹就失去了目标,便向西退出战斗。最先发现日舰的“帕特森”号驱逐舰与日舰展开炮战,舰长下令发射鱼雷,鱼雷长未听到命令而没执行,该舰被日军击中一弹,两门舰炮被毁。“巴格雷”号驱逐舰占领了发射阵位,舰长下令发射鱼雷,但鱼雷射击诸元还没装定,眼睁睁看着日舰离去,等到鱼雷发射,早已追不上远去的日舰了。


三川仅用六分钟就重创南区美舰,随即全速向北区杀去。由于“芝加哥”号未将作战情况通知北区和东区,加上电闪雷鸣掩盖了南区的炮声和火光,北区美军全然不知日军已经杀来。“文森斯”号巡洋舰的舰长利弗科上校比较警觉在一时四十五分时,感到舰身在微微震动,还看到南区有炮火闪光,但他误以为是友邻在射击敌机,根本没想到是在进行海战,反而下令做好对空战斗准备。日舰接近到8000米距离,先打开探照灯,随后就以所有炮火开始齐射,利弗科以为是南区美舰,用报话机要求对方关掉探照灯,停止射击,还命令升起军旗,以表明自己身份,棗日军则还以更猛烈的炮火。利弗科这才明白过来,下令开炮还击,但不久舰载水上飞机被击中起火,成为明显的目标,日军关闭了探照灯集中炮火猛轰,“文森斯”号连连中弹,不得不左转撤离,这时日军的鱼雷又蜂拥而来,左舷连中三条鱼雷,机舱爆炸,舰身严重左倾而沉没。


“阿斯托里亚”号巡洋舰遭到攻击后,枪炮长下令还击,舰长认为是在打自己人,命令停止射击,日军却毫不客气弹如雨下,经枪炮长一再恳求,舰长才命令恢复射击,但日军已经校准了目标,炮弹一发接一发命中,“阿斯托里亚”号燃起大火,上层建筑几乎全毁,只得向萨沃岛东南撤退,于中午时分沉没。


日军接着又用探照灯照住“昆西”号巡洋舰,此时“昆西”号的大炮还没转过来,日舰发射的炮弹已经在旁边掀起高高的水柱,“昆西”号用主炮向亮着探照灯的“鸟海”号猛轰,命中二发,其中一发炮弹正中舰桥,可惜偏了5米没击中三川所在的指挥室,击中了旁边的海图室,里面34名参谋军官全被炸死。可惜才进行了两次齐射,舰长就以为是误击友舰,下令停止射击,错过了大好战机。而日舰乘机分为两列,对其进行两面夹击,“昆西”号中弹多发,二时许,日舰发射的一条鱼雷命中左舷,机舱爆炸,燃起熊熊大火,不久沉没。


由于日舰集中攻击美军的巡洋舰,美军2艘驱逐舰幸运躲过一劫。


此时,如果三川掉头攻击海滩附近的运输船只,是垂手可得,但他不知道美军的航母编队已经离开瓜岛,担心天亮后遭到美军舰载机的攻击,为避免不必要的损失,于二时二十分下令返航。撤至萨沃岛附近又与担任雷达哨戒的美军“塔尔波特”号驱逐舰遭遇,美舰寡不敌众,被击伤起火,勉强驶往图拉吉岛。三川舰队随后沿“槽海”返回拉包尔。


这次海战,美军称为萨沃岛海战,日军则称为第一次所罗门海战,美军被击沉巡洋舰4艘,击伤巡洋舰1艘,驱逐舰2艘,伤亡1732人。日军仅“鸟海”号海图室被毁,“青叶”号鱼雷发射管被击破,亡35人,伤51人。令美军聊以自慰的是S-44潜艇击沉了返航途中的日军“加古”号巡洋舰。


这是日美两军为争夺瓜岛而进行的第一次海战,日军凭借其出色的夜战素养,周密的临战侦察,准确的舰炮鱼雷攻击,取得了一边倒的全胜,但三川没有把美军的运输船只看作主要攻击目标,未予攻击,给以后的争夺战带来了很不利的影响。为此遭到了山本的批评。美军在此次海战中可以说漏洞百出,首先作战部署非常成问题,将实力颇强的掩护编队分为三部分,划区巡逻,既无全盘考虑,又无完善的联络协同,被敌所乘各个击破。其次对敌情判断失误,因而没有临战准备,加上广大官兵缺乏警惕性,战斗意志薄弱,友邻协同不够积极主动,通讯联络迟缓,侦察不力等原因导致了战斗失利。但美军从中吸取教训,总结经验,在以后作战中不断改进,不失为亡羊补牢。


三川舰队撤离后,特纳判断日军在9日白天不会再来,就一面救助落水士兵,一面组织未受打击的运输船只继续卸载,直至黄昏才带着未卸完的一多半物资、陆战1师约1000人的后备队和大多数的重装备撤离瓜岛。总共卸下四个基数的弹药和可供岛上部队使用三十七天的给养。这完全归功于美军有“战斗装载”的标准,也就是运输船装载物资根据战斗需要先后次序装载,最先使用的物资放在最上面,能够最先卸下来。这就保证了美军在瓜岛作战的基本物质需要,这是美军战争前就根据多次演习中所暴露出的问题而特别制定的,这时显示出威力了,如果没有这一标准,陆战1师根本无法凭借一天一夜所卸载的物资来作战。


望着远去的运输船和掩护舰只,美军就只剩下瓜岛的一万人,图拉吉岛的六千人,只有为数极少的大炮。范德格里夫特很清楚,瓜岛之战的胜利取决于瓜岛的制海权,而制海权又取决于制空权,在美军航母仍处于劣势的情况下,瓜岛的机场就是成败的关键,因此他特别要求将修建机场所需的设备、机械优先卸下,以便能尽快建成机场,并极其明智地以机场为核心建立防御体系。使美军从一开始就占据了有利地位。


日军则每天派出几架飞机前来进行骚扰性质的空袭,令人不解的是日军似乎对海滩上堆积如山的物资没有兴趣,从不“浪费”一颗炸弹,美军又要建机场,又要修筑防御工事,搬运物资的人手严重不足,花了整整两星期才把这些物资从海滩上搬走,日军只要扔下几颗炸弹就可将这些物资全部摧毁,这样就能让美军陷入无粮无弹的困境,可惜,日军总有一种通病,对后勤非常轻视,这就注定要让日军在以后的作战中饱尝苦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