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世界大战的重大战役(4)

e网 收藏 4 211
导读:日德兰海战 1916年1月,好斗的赖因哈德·舍尔海军上将被任命为德国公海舰队总司令。他长 期以来对于英国对德国的“饥饿封锁”感到发愁,当德皇在美国干预的威胁下减低潜艇 封锁的速度时,他的沮丧加剧了。尽管舍尔好斗,他却避免同较强的英国海军进行全面 战斗。他沿着英国沿海地区开始了一系列打了就跑的袭击,意欲吸引英舰追击,如果形 势对他有利的话,他就要向这些英舰进攻。 英国有三十七艘无畏战舰级的战列舰和战斗巡洋舰,对付德国的二十三艘主力舰, 在大炮威力方面甚至占更大优势——一百六十八

日德兰海战

1916年1月,好斗的赖因哈德·舍尔海军上将被任命为德国公海舰队总司令。他长

期以来对于英国对德国的“饥饿封锁”感到发愁,当德皇在美国干预的威胁下减低潜艇

封锁的速度时,他的沮丧加剧了。尽管舍尔好斗,他却避免同较强的英国海军进行全面

战斗。他沿着英国沿海地区开始了一系列打了就跑的袭击,意欲吸引英舰追击,如果形

势对他有利的话,他就要向这些英舰进攻。

英国有三十七艘无畏战舰级的战列舰和战斗巡洋舰,对付德国的二十三艘主力舰,

在大炮威力方面甚至占更大优势——一百六十八门十三英寸半和十五英寸口径的大炮和

一百零四门十二英寸口径大炮,对德国的一百七十六门十二英寸口径大炮。英国还有三

十四艘重、轻巡洋舰,对德国的十一艘巡洋舰,驱逐舰的对比是八十艘对六十三艘。

舍尔派出小批巡洋舰对付英国沿海城市,多雾的天气阻止了英海军的追击。5月30

日,他订出一个方案,想把皇家海军诱入圈套。他的诱饵是游弋在挪威海岸的弗兰茨·

冯·希佩尔海军上将指挥的由轻巡洋舰和驱逐舰组成的海军中队。他推论,英国人是不

会派出整个舰队来拦截一次有限的侵袭的。在五十英里之后跟踪着的,是舍尔指挥的公

海舰队的全部力量。如果英海军出击,希佩尔进行象征性的抵抗后就转舵,把追击者引

进舍尔的大舰队的射程内。

德国的出航计划在前一天就被英海军知道了,但舍尔的目的依然是个谜。威廉港的

无线电台,继续用舍尔的旗舰“腓特烈大帝号”的呼号广播,使英国海军部认为德国的

主力公海舰队仍在港内。将近5月底,英国海军译电员截获了突然出现的大量无线电通

讯,表明有异常的海军活动。在看到苏格兰海岸外有一队潜艇时,更增加了英海军的怀

疑。海军上将约翰·杰利科和海军中将戴维·贝蒂都感觉到有意外的行动,想出了实际

上是一样的方案。这个方案就是要诱使舍尔攻击表面上较弱的英国部队,经过短暂的互

相炮击后,英国部队将退向潜伏在地平线外的英国主力舰队。

5月31日破晓前,希佩尔的旗舰二万六千吨的“吕措夫号”,率领诱敌深入的海军

中队驶向丹麦海岸直到斯卡格拉克,这个北海伸出的八十英里宽的一条海峡,把丹麦和

挪威分割开来。舍尔所以选择这条路线,在于使沿海地区众多的英国间谍,得以报告德

国部队的所在。为了进一步表明他的方位,希佩尔的无线电发报机不停地发报。德国人

透露的东西确实比他们想透露的多。英国东海岸的无线电探向站,辨出二万八千吨的

“巴伐利亚号”是德国海军的主要无线电通讯部队。

5月30日夜,英国主力舰队循着岔开的路线向东行驶,在挪威海岸以西约五十英里

处再和贝蒂的舰群会合。贝蒂的诱敌深入舰队由四艘战列舰和六艘战斗巡洋舰组成,而

希佩尔的海军中队则包括五艘战斗巡洋舰。双方都有轻驱逐舰进行侦察。

一艘水上飞机母舰,即由丘纳德轮船公司的旧轮船改装的“坎帕尼亚号”,已经装

上四十码的飞行甲板,预定随同贝蒂的舰群航行,但由于发生差错,母舰舰长直到贝蒂

离开以后九十分钟才接到他的命令。杰利科在午夜首先得知“坎帕尼亚号”不在,那时

它单独驶进黑暗中;到上午2时,他才知道它已经离开斯卡帕弗洛。杰利科注意到这艘

母舰是在没有护航的,潜艇很多的水域中航行,命令它返回港口。由此而造成的缺乏空

中侦察,对日德兰之战起了重大作用。

贝蒂海军上将的航线,大致与杰利科保持一致,但在再往南约七十英里。5月31日

下午2时后不久,贝蒂转而向北,于傍晚在斯卡格拉克和主力舰队会合。那时,希佩尔

的小舰队在以东三十五英里,按平行的航线向北行驶,同时舍尔的主力舰队以五十英里

的距离跟踪在后。这两位德国海军军官都不知道贝蒂就在眼前。

几分钟后,贝蒂的舰只转而向北,东侧翼的一艘轻巡洋舰“加拉蒂号”上的了望员,

看到远方的丹麦不定期货船“N·F·弗约尔号”喷出异常多的蒸汽。“加拉蒂号”离开

编队,前往查看。与此同时,希佩尔的掩护两侧翼的轻巡洋舰“埃尔平号”,看见了这

同一只船,转轮向它驶去。这两艘轻巡洋舰差不多同时候互相认出来了,火速向各自舰

队发出警讯,“敌人在望!”

要是航空母舰同贝蒂的中队一起航行,对德海军有利的这场遭遇战是可以避免的,

因为敌对双方很可能在再往北的地方遭遇,那就在杰利科的主力的射程之内了。“加拉

蒂号”和“埃尔平号”相向全速行进,于下午2时52分相互齐射后停止战斗。只有一发

哑弹落在英国船上,当一个水手拣起炮弹,扔向船外时,他的手被烫焦了。在夜幕降临

前,二百六十五艘战舰——英国一百四十九艘,德国一百十六艘——和十万名左右海军,

在四百多平方英里的洋面上,展开了一场大战。

贝蒂指挥所有舰只“处于全面待战状态”,然后急忙下了一道轻率的命令。他命令

他的六艘战斗巡洋舰以每小时二十五海里的最高速度走在前面,同时他的四艘较慢但更

有威力的战列舰则落在后面。贝蒂企图同包括希佩尔的“吕措夫号”在内的敌军五艘战

斗巡洋舰交战,而牺牲了他在数量上近乎两对一的优势。

希佩尔被英海军看到了,就遵照舍尔的计划,折向东南,向等在那里的主力公海舰

队驶去。贝蒂的中队尾随着,希佩尔在二万一千码处开炮。这位德国海军上将主要关心

的,是英国十三英寸半和十五英寸炮群对付他的十一英寸和十二英寸大炮,但在短暂的

互射中,德海军的射击技术大大胜过英海军。贝蒂的旗舰“狮号”和“虎号”一再被击

中。

几乎每次德国齐射都未中目标,或者夹叉射击得这样接近,以致爆炸使英国的船壳

钢板都变形了。下午4时,一弹洞穿“狮号”炮塔中部,爆炸了。只有炮塔指挥官、皇

家海军陆战队少校F·J·哈维在爆炸中幸存下来,他活命的时间足以拯救这条船。爆炸

炸开了炮塔的炮闩,使火药袋着了火。他的双腿炸掉了,垂死的哈维通过传声管下令向

弹药库放水。因为他的英勇,哈维少校死后被授予维多利亚十字勋章。

英海军由于损失了“玛丽女王号”,受到使人震惊的打击,这是一艘装有十三英寸

半大炮的二万六千三百五十吨的战斗巡洋舰。德海军穿甲炮弹的一次齐射,穿过了它的

九英寸厚的钢板,据一位目睹者说,引起了“一小阵看来象煤灰那样的尘雾……这就是

它被击中的地方,但此外再也没有什么了,直到几分钟以后,前面又冒出可怕的黄色火

焰和一大片浓密的黑烟,而‘玛丽王后号’本身则再也看不见了”。它的一千二百七十

五名船员中只有九名生还。

几分钟后,“不屈号”被从力量相等的二万一千吨的“冯·德·塔恩号”射出的两

枚射弹击中。三十秒钟后,看不到烟,也看不到火,这只船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连同

一千零十七名船员葬身海底。象“玛丽王后号”那样,弹药库爆炸了。附近友舰上的人

惊呆地看到,“各种东西都被炸到高空,一只五十英尺蒸汽推动的舰载水雷艇……被炸

到约二百英尺高”。

帽子漂亮地歪戴着的贝蒂,在“狮号”的舰桥上徐步,眺望海上的景色。被击中舰

只上的火焰直冲天空。炮弹飞入水中爆炸就象它们击中钢板那样,涌起百英尺高的喷泉。

死鱼在水面飘浮,远至目力所能及。在它们中间上下簸动的是挣扎着的人们,血肉模糊

的尸体和破船的碎片。他的两只船已被击沉,除“新西兰号”外,其余的船也都受伤。

贝蒂决心继续小规模战斗,深信四艘无畏级战舰不久就会和他会合。德国炮弹突然击中

“皇家公主号”,把它包围在烟雾和火焰之中。这位海军上将转过脸来,露出烦恼的神

色对他的海军将官评论说,“查特菲尔德,我们这些该死的船今天有点毛病。向左转动

两个罗经点”,这个方位其实是向着敌人开去。

不久,贝蒂就和海军上将埃文-托马斯的战列舰中队——“巴勒姆号”、“马来亚

号”、“勇敢号”和“战仇号”——会合。舍尔的伏击贝蒂的方案现在已被挫败。这位

德国海军上将不是去把英国中队诱人希佩尔的战斗巡洋舰和他的主力舰队之间的陷阱,

而是不得不伸出他的手来使希佩尔免于必然的毁灭了。

离“狮号”两英里远的一艘轻巡洋舰,在下午4时望见了舍尔的大舰队,立即通知

杰利科和贝蒂。贝蒂继续按原来方向航行,直到德国主力舰队隐隐呈现在地平线上为止,

然后一百八十度转弯,全速向北行进,以谋求杰利科的大炮的保护。埃文-托马斯没有

看见转向的旗号,他的战列舰成为敌舰炮火的目标,在避开德海军之前,遭受了损伤和

伤亡。“巴勒姆号”和“马来亚号”被数次击中,“战仇号”的操舵装置也暂时失灵了。

英海军也惩罚了敌人;“冯·德·塔恩号”的每一门炮都被扭曲成无用的残铁,“吕措

夫号”勉强靠自己的蒸汽继续航行。

下午5时30分,德国先遣驱逐舰看到几艘英国轻型舰只从东北向它们驶来。这些舰

只都是侦察舰,属于海军少将霍勒斯·胡德指挥的由三艘战斗巡洋舰组成的舰群,是杰

利科派来加强贝蒂的中队的。在短暂的交锋中,德国轻巡洋舰“威斯巴登号”连续遭到

猛击,和它的大部分船员沉没了。两艘驱逐舰,即德国的V-48和英国的“鲨鱼号”,也

同归于尽。

两艘陈旧的英国巡洋舰,一万四千六百吨的“防御号”和它的姊妹舰“勇士号”,

在六千码处和希佩尔的战斗巡洋舰交战。四分钟内,“防御号”被炸裂,它的九百零八

名船员牺牲了;第二天,“勇士号”在被拖进苏格兰港口时也沉没了。到此时为止,德

国的成绩是击沉对方三艘战列舰、两艘战斗巡洋舰和三艘驱逐舰,自己只损失了一艘轻

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

这两支大舰队现在正互相向对方冲去,但只有英海军知道这回事。杰利科不断和伦

敦海军部通讯,那里的破译专家——被缴获的德国海军密码簿放在他们面前——截住舍

尔、希佩尔和柏林海军部之间往返的电讯。依靠无线电探向器和德国海军的北海平方面

积海图,英国技术人员确定公海舰队正在变动中的方位。下午5时45分,杰利科接到通

知,知道敌人在一小时一刻钟之前在什么地方。

英国舰队以每四艘战列舰成一行、六行并列的队形向南航行前进。每行相距二千码,

每只船相隔五百码。这种队形是不合战斗需要的,因为只有少数炮能向前射击;只有各

舰依舷侧排成一行,容许每舰的船头炮群和船尾炮群同时瞄准,才能发挥最大限度的火

力。

要把战列舰部署成舷侧单行,需要四分钟,但这种动作的先决条件是要敌舰正好在

前面,并且已经知道它的准确距离。如果敌人迫近左侧翼或右侧翼,则用另一机动动作,

使舰队可以向进攻的兵力列成舷侧单行。杰利科不能决定他的机动动作,直到他知道舍

尔的航向和方位。

下午6时,杰利科的“铁公爵号”和贝蒂的“狮号”互相望见了。舰队总司令发信

号问道,“敌人的作战舰队在哪里?”但没有接到回答。贝蒂把舍尔的部队丢失了。十

分钟后。再一次提出这个问题,在贝蒂用闪光灯信号回答之前,四分钟过去了:“已经

望见敌人作战舰队的方位西南偏南。”敌舰正好向英国主力舰队的右侧翼行进。杰利科

稍为研究了一下罗盘,然后下令向左舷散开。几秒钟内,他的左纵队全速向前行进,其

他五个纵队顺利地鱼贯而行,直到二十四艘无畏级战舰排成一条一万五千码长的作战单

行,向东南行驶。

这一机动动作完成之前,舍尔并不知道英国主力舰队就在这个区域。当东北地平线

变成一片银白色和桔黄色闪光的全景,继之以一阵冰雹般的巨大爆炸炮弹时,他的轻型

侦察舰只几乎来不及向他发信号。杰利科正在做“T”字的战略机动动作,使舍尔的一

艘接着一艘的成行舰只,在发挥炮火威力方面大大受到阻碍,而英国主力舰队却能够用

所有大炮轰击它们。

皇家海军是在有利条件下射击的。除炮口发出的闪光外,杰利科的舰只被东方天空

的阴暗和德舰烟囱里吹向东方的浓密煤烟所遮蔽。十分钟内,舍尔的前沿舰只至少受到

十二次使丧失战斗力的命中。“柯尼格号”燃起大火,“吕措夫号”的船头几乎在水线

以下,它后来沉没了。“冯·德·塔恩号”的上层结构崩塌,大炮歪倒在躺满着已死和

垂死的人的甲板上。

舍尔没有浪费时间。下午6时36分,他发出了标准的海军命令“转向右舷作战”,

根据这项命令作战队形转向右舷,倒转航向,各舰一齐转了个一百八十度,然后在薄雾

中消失。在逃走之前,德海军进行了一次突击。虽然“德弗林格尔号”已被命中数次,

它向胡德的旗舰“无敌号”发射了临逃前的一次齐射。雷鸣般的爆炸把这艘一万七千二

百五十吨的船裂为两半。船首和船尾冲向天空一百英尺,然后这两半截连同全体船员一

千零二十六名都沉没了。

德国海军退却后,杰利科惟恐他的舰只遭到敌人丢在后面的水雷(德国海军一个水

雷都没有带)或驱逐舰发射的鱼雷的损害,命令他的舰队倒转航向。两个对手谁都望不

见谁了。在接着发生的短暂平静阶段,杰利科把他的舰队改编成六个纵队,并把航向改

为西南,意欲使他的舰只在公海舰队和德国之间成为一道障碍。航向的稍稍改变,又使

杰利科的舰队在舍尔和他的国内基地之间组成一个浅浅的新月状队形。时间在消逝,天

色在变暗,薄雾也浓起来了。

下午7时,又见德舰正从西面迫近。舍尔决定穿过英海军的后面向本土突进,但他

计算错误,又慌慌张张地撞进了杰利科的大舰队。这时他的“T”字形比以前更有威胁

性了。条件再一次于杰利科的舰队有利。舍尔的舰队在西方仍然光亮的天色下现出轮廓,

而在德国观测目标的人员看来,英国舰队却只有模糊的形状。

在发现德海军四分钟后,杰利科稍稍改变航向以便缩短射程,并在九千码外开炮。

此后的十五分钟,是大炮怒吼和炮弹爆炸的震耳欲聋的地狱景象。舰只象幽灵般地从薄

雾中钻出,齐射了一两次,然后又消失了。前沿的德舰都被集中的炮火所覆盖。除炮口

的闪光外,舍尔不能看到他的敌人。

为转移英国对他的主力舰队的注意,舍尔下令施放烟幕,以便德国驱逐舰发射鱼雷,

但所有鱼雷都没有中的。随后,舍尔指挥他的战斗巡洋舰“冲向敌人;直接冲去”。在

这个保护性的烟幕后面,公海舰队的其余舰只再一次倒转航向。当最后一批舰只赶快驶

离英海军后.巡洋舰也脱离战斗,和它们的舰队会会。损坏得很厉害的“吕措夫号”被

丢下来任其沉没,同时希佩尔换乘“毛奇号”。在他旁边的是他的参谋长埃里希·雷德

尔,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成为德国海军总司令。

希佩尔的已经遭到连续猛击的舰只,进一步受损。大量海水涌进裂口。他的所有战

斗巡洋舰都载着一千吨或更多的海水;“赛德利茨号”甲板下面虽有五千吨水危险地晃

动着,它还是继续航行。(这些船在三个月内都能修复,回去服役,它们设计师的技能

是值得称颂的。)在“德弗林格尔号”上,躺着五百多个死人,主炮塔成为一片废墟。

戴着防毒面具的幸存船员,踉踉跄跄地躲避下面的火焰发出的致命烟气。

杰利科担心鱼雷,转向与向西逃的德国人相反的方向。距离扩大着,直到下午8时,

那时英国海军上将感到已够安全,可以掉头跟踪德国人了,但黑暗使他剩下的胜利机会

消失了。下午8时25分,贝蒂的快速战斗巡洋舰开到向西航行的若干德国舰队的射程内,

并且开炮。德海军以若干次齐射回击,但不久双方都望不见对方了。

夜间,杰利科不愿恢复战斗。他的较长的大炮射程和数量上的优势,对付偷偷摸摸

地进入鱼雷射程的小船,占不到便宜。进一步的危险在于,在黑暗中的意外碰撞或互相

射击将危及他的舰只。他知道,舍尔返航的航线将是通过德国布雷区的三条水道中的一

条。他打算在舍尔和德国诲岸之间的几条途径巡逻到清晨,在白天结束战斗。

英国大舰队改编成三个平行的纵队,把驱逐舰部署在船尾九千码的地方,以防鱼雷。

任何被那支纵队看见的战舰,就要被认为是敌人。下午9时17分,这个编队向南巡航,

以贝蒂的中队为前卫。一只布雷艇驶到丹麦海岸外面去封锁合恩礁水道,这是舍尔三条

可能逃遁的途径之一。

在那天夜间早些时候,这两支敌对舰队按大致平行的航线航行,相距六英里,每方

都不知道对方。舍尔十分希望避免再一次战斗或更远离德国海岸。他决心必要时冲过英

国的前哨线,于9时10分向合恩礁水道行进。

这次战斗的最后一幕于11时30分开始,那时朝着合恩礁东驶的德国舰队的先头部队,

和英国的后卫驱逐舰遭遇。随之而来的是双方混乱的碰撞,在照明弹、探照灯和着火舰

只的眩目光辉下进行疯狂的战斗。午夜后几分钟,英国巡洋舰“黑太子号”向重型舰只

的模糊轮廓驶去,显然相信它们都是友舰。伯纳姆舰长发出信号,要求对方回答当天的

秘密口令。回答来得很快。强烈的光束笼照住了这艘巡洋舰,四艘敌人的战列舰从舷侧

开炮,使它变成一团巨大的火球。在震撼夜空的爆炸声中,“黑太子号”连同三十七名

军官和八百二十五名水手消失了。

一艘英国驱逐舰向陈旧的“波默恩号”射出鱼雷,这是德国在这次战斗中丧失的唯

一主力舰。希佩尔的轻巡洋舰“埃尔平号”在和战列舰“波森号”的一次意外相撞中沉

没。英国驱逐舰“喷火号”撞上了德国战列舰“纳绍号”。只有几个人侥幸生还。英国

驱逐舰“蒂珀雷里号”——后来沉没——的舰长温图尔匍匐下来;一颗敌弹飕的一声窜

过他的头顶,打掉他的帽子,在他头皮上留下一条浅槽。

舍尔的舰队脱身出来,继续向合恩礁驶去,在上午3时30分到达。两艘英国战列舰

在不到三英里距离的地方监视着,但没有通知杰利科。英国海军部发来的电报通知他,

公海舰队可能向合恩礁航行,但细节则模糊不清。伦敦还忘了通知他,舍尔要求派飞机

侦察合恩礁——他的计划的明确证明。拂晓时,杰利科恢复他对脱离主队舰只的搜索,

但一无所得。4时15分,海军部报告说,舍尔将要安全到达合恩礁。最后把英国的幸存

者都打捞完毕后,失望的杰利科向斯卡帕弗洛驶去。

日德兰之战结束了,每方对于双方的自称胜利展开激烈的争论。从有形的标准来看,

德海军所受的损害较小,伤亡也较少。英海军共计损失三艘战斗巡洋舰,三艘轻巡洋舰

和八艘驱逐舰,六艘其他舰只受到重创,伤亡人数六千九百四十五人;德海军损失一艘

过时的战列舰,一艘战斗巡洋舰,四艘轻巡洋舰和五艘驱逐舰。四艘其他舰只受到重创,

伤亡人数三千零五十八人。在实际吨位上,英海军损失十一万五千零二十五吨,德海军

损失六万一千一百八十吨。

德国在技术上的熟练显然胜过英国人;他们装有定时信管的穿甲弹穿过英国船壳爆

炸,具有很大的破坏作用。英国炮弹不能穿过敌舰钢板,往往碰上就炸。德国船的上甲

板在长射程的炮战中提供了较好的防护,鱼雷在它们加固了的舷侧爆炸,造成的损伤也

较小。而且,德国在信号技术、测距和夜战设备方面,也都超过英国主力舰队。

在至关重要的防火系统方面,德海军更是优越得多。炮弹在德国炮塔里爆炸,不会

引起进一步的损害;防护得很好的垂直通道,防止火势下窜到弹药库。至少三艘英国战

斗巡洋舰的炸裂,是由于炮弹在炮塔里爆炸时,引起了下至火药甲板的一系列炸药的爆

炸。没有一艘德国船因这类缺陷而丧失。英国海军设计师集中注意力于速度和大口径大

炮,而忽视了其他必要的改进,在这次战斗中是很明显的。

舍尔在他给德皇的报告中说,德意志帝国海军能“予敌以巨创,但……即使在公海

上取得最有利的战果,也不能迫使英国和解……我们的地理位置与岛国相比的不利之

处……不能靠我们舰队来补偿……”。他最后说。无限制潜艇战是必不可少的,“那怕

冒同美国作战的风险也罢”。同英国人自称的相反,德国公海舰队并没有被围困在港内。

1916年8月和10月,以及1918年4月,舍尔领导了三次突围,出击协约国的航运。英国海

军无力摧毁德国海军,从而粉碎了把波罗的海向俄国开放的一切希望,这也许加速了沙

皇政府的垮台。

象贝蒂这种身份的人,就吐露过对皇家海军的缺陷感到惊恐,这种缺陷他在日德兰

之战前早就应该知道了。在他于1916年11月接替杰利科的一个月前,贝蒂就忧郁地承认,

如果德国进攻丹麦,英国主力舰队不能提供什么援助。1918年初,贝蒂在海军部的一次

会议上说,“现在必须认为,德国的战斗巡洋舰中队的确比我们的优越。”他还说,日

德兰之战后订购的新穿甲弹,在夏季之前,还不能供英国主力舰队使用。

谈到海军力量的有效使用时,这位海军上将断言,“英国主力舰队的正确战略,不

再是不惜任何代价力求使敌舰出战,而是使它留在基地,直到……形势变得对我们更为

有利。”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