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世界大战的重大战役(3)

e网 收藏 2 341
导读:凡尔登与索姆河会战 凡尔登之战 当1915年行将结束时,中欧强国指望未来的一年是有希望的一年。奥德部队同他们 的新盟国保加利亚一起,压倒了巴尔干的塞尔维亚军队,迫使其残部在希腊寻求庇护。 沙皇尼古拉的军队败北后仍然晕头转向,容许德军把将近五十万军队调往西线,现在德 国可以放手驱动它的力量来对付法国在防守上的战术据点,而不致危及另外地方的阵地 了。 德国参谋总长法尔肯海因将军于1915年圣诞节前夜,起草了一份致德皇的备忘录, 估计了军事上可供选择的办法。他选择英国作为主要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凡尔登与索姆河会战


凡尔登之战

当1915年行将结束时,中欧强国指望未来的一年是有希望的一年。奥德部队同他们

的新盟国保加利亚一起,压倒了巴尔干的塞尔维亚军队,迫使其残部在希腊寻求庇护。

沙皇尼古拉的军队败北后仍然晕头转向,容许德军把将近五十万军队调往西线,现在德

国可以放手驱动它的力量来对付法国在防守上的战术据点,而不致危及另外地方的阵地

了。

德国参谋总长法尔肯海因将军于1915年圣诞节前夜,起草了一份致德皇的备忘录,

估计了军事上可供选择的办法。他选择英国作为主要敌人,但是除了进行潜艇战外,入

侵是距离太远了。他断言,“英国在大陆上的主要武器是法国、俄国和意大利的军队。”

把俄国和意大利排除在外,他主张集中攻击法国,它“在军事上的努力差不多已经到了

尽头。如果能使它的人民清楚地懂得,就军事意义而论,他们已经再没有什么可以指望

的了,破裂点就会到来,英国手中最好的武器就会被打落了”。

法尔肯海因并不认为大规模突破是必要的。他打算选择一个在情感上被奉为神圣的

地区“使法国把血流尽”,“为了保持这个地区,法国将不得不投入他们所有的每一个

人”。贝耳福和凡尔登是符合他规定的两个地方,但他赞成后者。凡尔登是个约有一万

四千人口的沉沉欲睡的法国省属城镇,由一个凸入德国防线的大规模堡垒综合体保卫着。

如果法国选择这里发动攻势的话,凡尔登还令人不安地接近(十二英里)德国的主要铁路

系统。法尔肯海因还计算到,凡尔登是巴黎的西北入口,离巴黎一百三十五英里左右。

这个战役的代号是“处决地”行动计划,预定1916年2月21日开始。为了保证得到

德皇同意,法尔肯海因建议,派皇储指挥的第五集团军领先进攻,他自马恩河之战以来

就已经面向凡尔登了。法尔肯海因没有把备忘录原文给皇储或他的参谋长施密特·冯·

克诺贝尔斯多夫将军看。而给他们一份一般命令,要求“向凡尔登方向,进攻默兹地

区”。

皇储把这个命令认作为他的目标是攻占凡尔登,这却恰恰是法尔肯海因所不要的。

如果堡垒在猛攻之下陷落了,他的“使法国把血流尽”的伟大战略就不能实现了。

增援军从德国军队中久经沙场的部队抽调。三个军于1916年1月转给皇储指挥。在

休养营地作短暂休息后,勃兰登堡第三军开到了。到2月中,有十三个多师部署在阿尔

贡、香巴尼和洛林中间或周围的突出部,在一块二十平方英里左右的防区,集中了令人

惊愕的大量兵力。虽然皇储保持了名义上的指挥权,关键性的决定却是八十岁的陆军元

帅戈特利布·冯·黑泽勒和克诺贝尔斯多夫将军作出的。整个战役的中心战略,依然由

法尔肯海因将军制订。

德国为这个庞大攻势所作的准备,先是惊人地把大炮从俄国、巴尔干半岛和克虏伯

工厂等处集中起来。排列在进攻现场周围的,有五百四十二个掷雷器。连同翼侧的武器,

有一千四百多门大炮排列在不到八英里长的战线上!在这些大炮中间,有十三尊震天动

地的四百二十毫米的攻城榴弹炮。

特别凶恶的是掷雷器,它发射装有一百多磅高爆炸药和金属碎片的榴霰弹。可以看

到雷在一个高高的弓形物上一个连一个滚动着,但看到这种前兆往往为时已晚。爆炸摧

毁了整段整段的堑壕系统。另一种可怕武器是一百三十毫米的“小口径高速炮”,它以

步枪子弹的速度发射五点二英寸的榴霰弹,使法军来不及觉察到就丧了命。德军并不满

足于这些武器会实现其预期效果,还采用了喷火器。

围绕凡尔登所进行的精心准备并不是没有引起注意,但法国情报军官提供的攻势已

在眼前的警讯,被霞飞所忽视,他全神贯注于即将来到的索姆战役。在列日和那慕尔要

塞被大贝尔塔炮攻陷之后,霞飞认为凡尔登堡垒在军事目的上已无用处。有四千多门炮

撤离炮台,其中至少二千三百门是大口径火炮。迟至1916年1月,大炮还从炮塔上拆下

来,用于另外地方。法国指挥部不去支持凡尔登,使它成为法国最坚强的要塞,而是实

际上拆除了它的全部防卫措施。

由于对凡尔登是否不可战胜有相互矛盾的报告,政府于1915年7月派了一个陆军委

员会去现场调查。指挥凡尔登防区四周的东线集团军群的奥古斯特·迪巴伊将军,向议

会代表团断言,堡垒系统的防卫是充分的。另一位证人凡尔登军事长官库唐索将军,提

供了相反证明,他因此而被无礼地免职。

1915年底,南锡议员和卓越的军事分析家埃米尔·德里昂上校所写的一份报告,送

到了当时担任陆军部长的加利埃尼将军手中。报告强调迫切需要更多的炮、人力和补给,

甚至包括有刺铁丝网在内。陆军委员会的另一个代表团去访问凡尔登,进行调查研究。

一份给加利埃尼的肯定了的报告被送往霞飞那里,请他提出意见。霞飞以罕见的愤怒斥

责说,“在我统率下的军人,越级把有关执行我命令的怨言或抗议送到政府面前……蓄

意深切地扰乱陆军的纪律精神……”在保卫凡尔登的最初时刻,德里昂英勇殉职。

1916年2月21日清晨,天气奇寒。7时15分,沿着六英里前线,隐蔽的德国炮群以一

小时十万发的速度,把炮弹射进堡垒综合体。有两百多万发炮弹密密麻麻地落在以凡尔

登、布拉邦特和奥尔内的村庄为界的十四英里左右的三角形地区中,把法军的前沿堑壕

都炸光了。经过十二小时轰击后,德国搜索部队在黑暗里匍匐前进,以试探法国的抵抗

力。

到2月23日夜间,德军没有什么新成就。尽管数量上的优势在火炮方面是七比一,

部队方面是三比一,他们只前进了两英里,俘获了不过三千名俘虏。第二天,他们攻破

了法国的主要防线,俘获了一万名俘虏,六十五门大炮和大量机枪。与此同时,大量的

德国火炮轮轮相接,在他们的步兵部队之前,射出连续不断的滚滚炮弹,夷平了堑壕,

炸毁了碉堡,并把森林炸成碎片。

由于进攻的猛烈和零下的气温,法军的士气麻木了。法国从阿尔及利亚征集的轻步

兵,即习惯于阿尔及利亚炎热气候的坚强的殖民地居民,在零下十五度时,变得脆弱不

堪。2月24日清晨,一营法国轻步兵冻僵到不省人事,当时指挥的少校也倒下了。于是

由一个上尉担任指挥,部队不理睬他,背转身来就逃。由于一小队机枪在他们背后开火,

士气才告“恢复”。

法国参谋总长诺埃尔·德卡斯特尔诺对这种越来越深的危机感到吃惊,直接和霞飞

加以干预,以任命亨利·贝当将军指挥凡尔登的保卫,来制止这个严重危险。贝当于2

月25日就新职,同天杜奥蒙被攻占。这座炮台的失陷,是使土气沮丧的一个打击;用贝

当的话来说,杜奥蒙是“整个凡尔登防御系统的希望之所寄”。至于其他炮台,霞飞把

守军减到不到二十四个中年炮手操纵一座炮塔,还有一个管理人。

在杜奥蒙炮台的斜甲板——围绕着二十四英尺宽的干壕河的陡斜坡——前掘壕固守

的一个轻步兵师,在连续的炮击下,已经溃散。勃兰登堡军的一支九人巡逻队,在风雪

交加和硝烟弥漫中,跋涉到已被放弃和放下来的吊桥处。其他士兵也跟进,直到有三百

个感到惊愕的德军在这座炮台的坑道里徘徊。未发一弹,就攻占了这座强大的杜奥蒙堡

垒——但是它却经受过十二万发德国炮弹。

德国政府号召用它掌握的所有夸张词汇,宣扬“靠强攻”占领了杜奥蒙炮台,这是

德皇亲自目睹的一个功勋。当一个搞错了的电话报告使德方误称沃炮台于3月9日陷落

(它直到6月7日才被攻占)时,事情变得更怪诞了。兴高采烈的德皇,把德意志帝国最高

勋章“功勋”章颁给用电话报告消息的师指挥官及其并未攻占沃炮台的部下。

没有补给,保卫是不可能的。除一条二十英尺宽,从凡尔登到西南约三十五英里的

巴勒杜克城的次要公路外,德国大炮把所有的路都切断了。沿这条公路有一条单向窄轨

铁路,为和平时期的守军运输补给,但现在是远远不够的了。公路旁开辟了采石场,几

千名本土军士兵和成群平民一起工作,用铁镐和铁锹拓宽和铺砌路面。

与此同时,贝当把前线分成若干防区,以分配重炮、枪弹和其他补给。每二十四小

时有六千辆卡车可以通过这条公路——平均每十四秒钟有一辆卡车,因此有“圣路”之

称。有五十多万部队和十七万头供拖曳之用的牲畜沿着圣路运往前线,这应该归功于贝

当在后勤工作上的革新。

经过几天的暂时平静后,德国第五集团军于3月5日在另一个地方,即在默兹河的西

(左)岸,重新进攻。贝当欢迎这一战术上的失策,因为那条防线是由他最新开到和补给

最好的部队防守的。现在陷入默兹河对岸翼侧大炮阵地的凶猛交叉炮火射击下的德军,

不得不沿着河的东岸延长他们的战线了。

在控制西岸,被称为“死人”的陡岸周围血战中,双方都遭受可怕的生命损失。密

集的高爆炮弹,使大地震撼,把人体、装备和瓦砾象谷壳那样飞掷到天空。爆炸的热浪

把积雪都熔化了,在弹穴里灌满了水,许多伤兵就淹死在里面。眼睛失明和血肉横糊的

人摸索着到洞穴里图个安全,就倒在他们的同伴身上,把他们淋得浑身是血。

一个法国炮手无意中击中了有四十五万多颗大口径炮弹的德国兵工厂,引起了这次

大战中最大的一次爆炸。这批为法军所不知的弹药,被隐藏在斯潘库尔森林里,但不小

心地装上了引信。到4月初,整个防区的德军的每一门十五英寸和十六点五英寸的大炮,

都被法国炮兵摧毁。法国军事分析家和历史家帕拉将军断定,在最后击败入侵者中,这

两件事情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贝当于5月1日离开凡尔登去指挥中央集团军群,由罗贝尔·尼韦尔将军接替,他在

他的部队中灌输坚决进攻的态度。后来,在敌人被止住在凡尔登后,尼韦尔的口号“他

们不得通过”,成了这个国家的战斗口号。德国继续取得轻微的但意义深长的胜利,直

到夏季为止,那时协约国的索姆攻势,使法尔肯海因改变他派遣人力和物资的方向。从

那时候起,既没有新到的师也没有大量弹药运往凡尔登。

法国于10月24日,用十七万部队、七百多门火炮和一百五十架飞机进行大规模反击,

夺回了杜奥蒙炮台。这是夏尔·芒让将军和尼韦尔将军的胜利。从那时起,德军不断地

被一码一码打回去。到12月18日,筋疲力尽的入侵者把凡尔登丢给法军。在十个月的残

杀中,双方军队发射了四千多万颗炮弹,加上难以数计的成百万子弹。在连续不断的炮

击、喷火器、毒气和白刃战的步兵冲锋不能撼动防守者时,德国工兵在法国阵地下面挖

洞,爆炸了威力很大的爆破地雷,炸成了许多有十层楼深的坑。

法国打死、负伤、被俘和失踪的伤亡人数,合计在五十五万人以上。德国在类似的

伤亡中,损失了四十五万人以上。到仲夏,德皇已很明白,法尔肯海因的战术,也是使

德国把血流尽。他于8月28日被迫辞职,毫无保全面子的托词。前一天,使德国大为惊

奇的是,罗马尼亚加入了协约国,因为法尔肯海因曾断言,这个国家在9月中收获庄稼

前是不会参战的。这是个难得的机会,把降级的法尔肯海因推到罗马尼亚战线的集团军

指挥官的职位上。兴登堡接替他担任参谋总长,以鲁登道夫为他的第一陆军军需兵司令,

这个职位相等于他的副手。


索姆河之战

索姆之战(1916年7月至11月),是霞飞发动的。他的目的在迫使德国从俄国战线撤

出部队,予德军以致命打击,并减轻对凡尔登的压力。由于索姆地区没有什么战略目标,

英国指挥官道格拉斯·黑格爵士在最初被告知这个战役时,宁愿选择更便于进攻的象佛

兰德这样的防区。虽然他并不属霞飞管辖,但他的方针是,如果他感觉不到什么灾祸临

头时,在法国以听从法国指挥官的意愿为宜。不久,黑格就完全被霞飞的计划争取过去

了,他忘记了选择索姆防区是缺乏战术考虑的,并宣告这条战线是通向胜利的门路。

1916年1月,英国的志愿应募制为征兵制所取代。从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

南非和印度进一步抽调援军。黑格提议推迟这个战役,直到这些后备军使协约国占巨大

的优势。他还等待更多的枪炮、弹药和一种新的秘密武器——为了保密,诨名叫做“坦

克”的机枪破坏器——的到达。但霞飞不听这些。黑格在他的5月26日日记上写道:

“我提到的时间是8月15日,霞飞马上很激动,大声说,‘如果到那时我们还无所作为,

法国军队就要消灭了。’”进攻日期定为7月1日。

霞飞的原来计划是提供两个法国集团军和一个英国集团军,在一条六十英里的战线

上进攻。但当法国军队在凡尔登被击溃时,参加索姆的法军锐减了。最后的阵容是,法

国部分在一条二十四英里的战线上收缩到八英里。霞飞开头答应分配的四十个师被减少

到十六个师,但在进攻那一天,只有五个师到场。从一开始,这个战役的担子就由英国

人挑起了。他们最初所占的份额,增加到一个集团军和一个军,共计二十一个师。八个

师的后备军,其中五个师是骑兵,都驻守在后方。

自1914年以来,索姆河是比较平静的。如果这一点促动了霞飞的话,他没有看到德

国在沿河的两个方向为加强阵地所作的准备。在坚实的白垩土中,他们精心构筑了分隔

开来的地下坑道网,深度有四十英尺。这些堡垒包括厨房、洗衣房、急救站等设施,和

庞大的弹药储备。电灯——那时在平民中是罕有的奢侈品——由柴油发电机提供电力。

即使最沉重的轰击,也不会打穿这个地下综合体。

对防守者来说,索姆防区提供了最好的有利条件。进出口都隐蔽在村庄住房和附近

树林中,而对面山腰上露天堑壕线的白垩土的轮廓十分分明。德军还可以在五千码的距

离内,对协约国一览无遗。防御堡垒逐个升高,迫使协约国的进攻者要冒着火力一级一

级地爬上来。德军在白垩土丘陵地带的据点,还有蜂窝状的钢筋混凝土重炮炮位,横断

交通壕和防御地堡。

英国派来的一个集团军,是为索姆攻势征召的平民,是没有实战经验的训练不足的

士兵,他们不能理解老兵的狡猾。这些青年人想象他们跃出战壕,冲向柏林。他们中间

很多人在第一天的冲锋中就死去了。

为进攻所作的精心准备,并没有逃过德军的注意。鲁普雷希特皇子在他的日记里,

记下了包括来自马德里和海牙的情报在内的许多证明材料,都是引证协约国武官轻率地

透露出来的议论。当法国部队向前沿阵地移动时,任何怀疑都消除了。德军差不多猜准

了进攻的日子,并迅速作好应战的准备。

6月24日开始,协约国对德国防线进行雷鸣般的炮兵弹幕射击。在六天炮击期间,

发射了比大战头十一个月在英国制造的炮弹还要多的炮弹——一百五十万发。这是惊人

的场面。许多协约国士兵在夏夜爬出他们的堑壕,就是要亲自看看在敌人阵地上象星星

那样闪亮的爆炸。

在索姆,有最好的人,也有最坏的人。在后来成为知名人士的那些人中间,有伯纳

德·蒙哥马利和阿奇博尔德·韦维尔;诗人埃德蒙·布伦登、罗伯特·格雷夫斯、约翰

·梅斯菲尔德和西格弗里德·萨松。在德国堑壕里怀着期待的心情等待着的,是下士阿

道夫·希特勒,“……我毫不羞愧地承认,我被热情所陶醉……并且承认,我跪了下来

衷心地感谢上苍,为了荣幸地允许我活在这样的时候。”

后来,梅斯菲尔德在他的《旧时战线》一书中,回忆那些时刻:“差不多在这条旧

时战线的每一部分,我们的士兵都得爬上山丘去进攻……敌人有了望哨,具有俯瞰法国

的良好视域和优越感。我们的士兵都在下面,除了就在上面的堡垒又堡垒外,什么也看

不到,堡垒每天都在加固。”

在弹幕射击的最后几天,下雨使堑壕成为泥沼。德国炮火使英军不得不蹲在胸墙下

面,加剧了他们的不适。1916年7月且日上午7时30分,军官们吹起口哨,部队开始离开

他们的堑壕。灼热的太阳晒干了士兵,把他们的军服和装备都粘上了泥块。他们一开头

就很苦恼。每个士兵有六十六磅的负担,包括两个沙囊、二百二十发弹药、一支步枪、

两颗炸弹和其他东西,这个重量比全副武装行军时负荷的重量还重。许多人还装载着额

外的工具,如野战电话设备、铁镐、铁锹和装有通信鸽的箱子。毫不奇怪,他们很少人

能够准确地射击。

黑格保存着连续的记事录。进攻半小时后,口哨响了,他高兴地记下,所有报告都

是“……最令人满意的。我们部队处处都越过了敌人的正面堑壕”。实际上,在德军火

力下,在到达正面堑壕线之前,他的部队成千上万地倒下来了。德军根据地图上的座标

线,把枪炮火力准确地对准无人地带的每一平方码发射,到日落时,无人地带遍布着六

万多死伤的英军。在过去历史上的战役中,没有在一天之内有这种惊人损失的记录。马

里·法约尔将军的法国部队,比英国人的遭遇好些。他们的炮兵进攻是节奏均匀的,但

数量上太少,不能在德国防线上打出一条通道来。

尽管遭受重大损失,英军还是掘壕固守,并因澳新军和加拿大军的到来而得到加强。

个人的英雄主义业绩是不少的,有些很杰出。9月初,加拿大下士利奥·克拉克正在肃

清康布雷公路以南攻占的五百码德国堑壕系统的一部分。他的大部分同伴非死即伤。在

堑壕里面,克拉克遇到两个军官率领的一队二十个士兵的德军。下士在两次把他的左轮

手枪子弹打光以后,用两支被丢弃的毛瑟步枪的子弹射击,打死了一个把刺刀刺进克拉

克腿部的军官。在其余德军逃走之前,至少又有十六个德国人被打死或打伤。这个加拿

大人向残存的五个德国兵射击,打死了四个。这第五个人和唯一的幸存者,也被俘了。

克拉克获得了维多利亚十字勋章,但在把这个消息告知他之前,他已经阵亡了。


第一次使用坦克

初期战役中德国自动火力引起的高度伤亡率,推动协约国研制了“机枪破坏器”,

它能越过堑壕,并夷平有刺铁丝网障碍物。1916年9月15日,英军采用了他们的秘密武

器——坦克。这是这次大战中最革命的武器,比攻城榴弹炮或毒气意义要大得多。主要

创始人是欧内斯特·斯温顿上校,这位作家在战前写的文章,就想象一架自动推进的机

器,类似美国的履带拖拉机那样,能在一条连续的带子上前进。

但英国陆军大臣基切纳勋爵拒绝接受坦克,认为它是“一个美妙的机械化玩具,但

价值非常有限”。要不是丘吉尔干预,这个计划也许永远不会离开制图板。在他倡导之

下,那时担任海军大臣的丘吉尔,非法为海军建筑总监筹集资金,生产一个操作模型。

为了蒙蔽间谍,这个象运水车的车辆,被称为坦克。

到1916年8月,制造出来的四十九辆坦克,仍处于试验阶段,坦克的驾驶人员也大

都未经训练,那时黑格不顾参加设计和制造的斯温顿和其他人的意见,命令它们参加战

斗。即使是首相阿斯奎斯和现任陆军大臣劳合-乔治的辩解,也劝阻不了他。四十九辆

坦克中,只有十八辆到达战场。其中拨给加拿大军的六辆,在战斗前或战斗中都毁坏了。

约有十辆坦克隆隆地向吓慌了的德军驶去。一辆坦克的驾驶人员攻占了一个村庄。另一

辆坦克夺取了一条堑壕和俘获了三百多名俘虏。

丘吉尔报告说,黑格的决定“以这样小的规模把这一巨大秘密暴露给敌人……使他

震惊”。在坦克在机械上还不完善,数量上还不充分和还没有适当训练的驾驶员的情况

下,就过早使用它们,用英国历史家B·H·利德尔-哈特的话来说,黑格“……不仅危

及坦克的未来的有效使用,还坐失了在敌人还没有准备任何对策之前突然袭击的机会。

其后果是延长战争的苦难和损失”。

在坦克到达前不久,劳合-乔治访问了黑格和霞飞。看到了几千匹军马促使他说,

对密集的自动炮火进行骑兵冲锋是屠杀,可是指挥官们恳切地告诉他说,文官对军事问

题的知识,充其量也是无足轻重的。但黑格还有些理解能力。9月16日,他把五个骑兵

师中的三个师调往后方,即调到阿尔贝尔城的后面。其他两个师留在前方——以防万一。

索姆的战斗,是打了一系列仗最后退化为局部性的残酷袭击。到1916年11月,双方

都衰弱得无以为继了。单是英国的损失——打死、负伤、被俘和失踪——就达四十二万

人。法国类似的伤亡是二十万零四千人,德军则共达六十七万人。鲁登道夫在他的回忆

录中承认,“军队已经战斗到停顿不前,现在完全筋疲力尽了。”

协约国的所得和所付代价相比是微不足道的——只有六英里宽的一条三十英里长的

狭长地带,而缺乏能进攻战略目标的任何有价值的阵地。霞飞的军事经历随着索姆而告

终。在政府大改组中,新总理阿里斯蒂德·白里安决定霞飞并不是不可缺少的。黑格不

但经受住了政治大风暴,甚至还升为陆军元帅。可是,作为索姆攻势的间接结果,劳合

-乔治取代赫伯特·阿斯奎斯而担任首相。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