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壮的战争(末世幸存者前传) 相关资料 真实的丧尸历史?七

林白羽 收藏 7 7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2.html[/size][/URL] 公元 1943 年, 法属北非 这份摘录来自 P。EC。 Anthony Marno 的任务报告, 他是一架美军 B-24 轰炸机的尾炮手。 在从一次对意大利的德军步兵的夜间袭击中返航时, 他们发现飞机已经在阿尔及利亚沙漠的上空迷失方向。 燃料不足时, 飞行员发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2.html


公元 1943 年, 法属北非




这份摘录来自 P。EC。 Anthony Marno 的任务报告, 他是一架美军 B-24 轰炸机的尾炮手。 在从一次对意大利的德军步兵的夜间袭击中返航时, 他们发现飞机已经在阿尔及利亚沙漠的上空迷失方向。 燃料不足时, 飞行员发现下方有一处看上去是人类殖民的地方, 于是命令他的机组成员跳伞。 他们发现的是 Louis Philippe 堡。




那看上去好像是某种小孩子的梦魇。。。我们打开了大门, 上面没有栅栏或别的什么东西。我们走进院子里, 而那里堆满了白骨。 山一样高, 不是玩笑! 就那样散落四处, 像电影里似的。我们的机长, 他摇了摇头然后说, "这里似乎是什么用来埋藏财宝的地方, 你懂我的意思吗?" 好在这些尸体没一具在井里。我们计划装满自己的水壶, 找点物资。那里没有食物, 但也没人想要就是了, 你懂我的意思吧?




Marno 和他的其他机组成员在距离堡垒 50 英里外被一支阿拉伯驼队营救。当他们询问这地方的相关时, 阿拉伯人置若罔闻。 当时, 美军既没有资源也没有兴趣, 去调查一处位于沙漠中心的被抛弃的废墟。之后没有任何调查队被派出。






公元 1947 年, JARVIE, 英属哥伦比亚




这一系列被分在五份报章中的文字叙述了一场发生在这个加拿大小镇的血腥事件, 以及联合起来的个人英雄主义。 对这起时间我们所知甚少。 历史学家最开始的携带者是 Mathew Morgan, 一位返回村子之时肩上带着一处奇怪咬伤的当地猎人。 在第二天的黎明, 21 个丧尸在 Jarvie 镇的街道上徘徊。




9 个人已经被吃的干干净净。 剩下的 9 个人类把自己封堵在治安官的房间里。由一个被包围的镇民射出的幸运一枪表明, 给大脑一发子弹是有效的。 但与此同时, 所有的窗子都已经堵满了丧尸, 所以没有谁能够瞄准自己的武器。他们计划让一人从地板的阴影里爬出去, 从而抵达电话-电报室, 以发信给维多利亚市的官员。 幸存者们成功到了中途, 但一个附近的丧尸注意到了他们并追了上来。 队伍中的一人, Regina Clark, 告诉其他人继续前进而自己去引开丧尸。Clark, 只装备了一挺美国 M1 卡宾枪, 把丧尸们引进了一条死胡同。 目击者证实 Clark 这样做是故意的, 令一群丧尸被限制在一处狭窄的地区, 这样她同时就最多只需要面对 4 个目标。凭着冷静的瞄准和令人惊骇的装弹速度, Clark 解决了全部不死者。 一些目击者叙述她在 12 秒内打空一个 15 发弹匣而没有一发错失。 而更令人惊骇的是她轰掉的头一个丧尸恰恰之前还是她的丈夫。 官方报告将事件描述为 "一次难以解释的公众暴力表现。" 报纸上的所有文章都基于 Jarvie 镇民的描述。 Regina Clark 拒绝了采访。 她的经历对他的家人而言依旧是一个被保守的秘密。






公元 1954 年, THAN HOA, 法属印度支那




这段文字来自 Jean Beart Lacoutour 写下的一封信件, 他是居住在这处前殖民地的一个法国商人。




游戏名字叫做 "魔鬼之舞。" 一个活人被和一个这种生物关在一个笼子里。 那人有的只有一把小刀, 可能最多也就 8 厘米长。。。他可疑在和那活尸体之间的华尔兹舞中幸存吗? Zfnot, 全过程会持续多久? 人们以这种或其他变数来赌博。。。我们维持着他们的数量, 这些散发着恶臭的角斗士。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来自一场失败战斗的受害者。 也有的是从街上带来的。。。我们给他们家人的报酬很不错。。。愿上帝宽恕我这不可思议的罪过。




这封信, 由于某种惊人的运气, 在印度支那为胡志明率领的部队解放后第三个月, 到达了 La Rochelle, 法国. Lacoutour 的 "魔鬼之舞" 的命运无人知晓。 在没有进一步的信息得以发现。 一年后, Lacoutour 的尸体被送到了法国, 严重腐烂, 脑子里有一颗子弹。 北越验尸官的死因判断是自杀。






公元 1957 年, 蒙巴萨岛, 肯尼亚




本段文字摘录自英军军官对俘虏的 Gikuyu 矛矛党人起义 (Mau Mau uprising) 者的审讯记录 (所有回答都来自一名翻译的转述):




Q: 你看到了多少?


A: 5 个。


Q: 描述一下他们。


A: 白人, 他们的皮肤灰暗破裂。 有些身上有伤口和咬痕。 全部的胸口都有枪眼。 他们脚步蹒跚, 哀嚎不止。他们的眼睛没有生气。 他们的牙齿沾满血垢。 他们笼罩着腐败的气味。 动物望风而逃.




战俘和 Mosai 翻译之间发生了争执。 战俘变得沉默。




Q: 发生了什么?


A: 他们向我们而来。我们拔出了 lalems (Mosai 吴起, 和弯刀很像) 并砍下了他们的头, 然后埋葬了他们。


Q: 你把头也一起埋了?


A: 是的。


Q: 为什么?


A: 因为用火的话会让我们暴露。


Q: 你没有受伤?


A: 那我就不会在这里了。


Q: 你不害怕?


A: 我们只惧怕活人.


Q: 这么说那儿有某种恶灵?




战俘吃吃地笑了。




Q: 你笑什么?


A: 恶灵是用来吓唬小孩的说法。 那些家伙是醒着的死人。




这名囚犯在之后的审讯里没有提供多少讯息。 当有人询问是否存在更多丧尸时, 他保持着沉默。 整份文档当年被一部英国小报刊登了出来。 却并未造成任何影响。





公元 1960 年, BYELGORANSK, 苏联




人们怀疑, 自二战结束以来, 攻入满洲国的苏军很可能抓获了大部分的日本科学家, 缴获了大部分的档案和测试记录 (丧尸) ——与黑龙的特殊计划有关的。 最新发现表明这些谣言恐怕属实。 苏联这一新计划的目的是制造一支由活死人组成的以应对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秘密军队。 "樱咲," 被重命名为 "鲟鱼" 在一处位于东西伯利亚地区的小村开始实行, 那里仅有的他用建筑是一座关押持不同政见者的监狱。 这一选址不仅保证了绝对的保密, 同时确保了实验材料的来源。 基于最新发现, 我们得以确定, 出于某些原因, 实验出错了, 继而导致一起数百丧尸规模的爆发。 只有少数科学家得以成功逃进监狱。 在高墙后得到安全后, 他们开始专心于一场据信救援会很快到来的围攻。 但事实并非如此。 一些历史学家相信由于村子地处偏僻 (没有道路, 补给全靠空运) 阻碍了及时的反应。 还有的则认为, 由于计划是由约瑟夫斯大林所发起, KGB (克格勃) 对于告之赫鲁晓夫总理实情很有顾虑。 第三重理论认为苏联高层知道这场灾祸, 并在周围部署部队以防突破, 然后冷静旁观围攻的结局。在监狱高墙里, 被困在一起的科学家, 军事人员, 还有囚犯们颇为舒服地幸存了下来。 温室建立了起来。水井挖掘了出来。供电则有风力与人力发电机保证来源。甚至无线电联系的维持也成了每日的功课。 幸存者们报告说, 根据他们的现状, 他们可以坚持到冬天, 到时候, 不死者们将有希望被冻硬。在第一场秋霜前三天, 一架苏联飞机在 Byelgoransk 投下了一枚粗糙的热核反应装置。 一兆吨级的爆炸抹去了村子, 监狱, 以及整个周边区域。




几十年来, 这起灾难被苏联政府解释为一次例行的核武器试验。 真相直到 1992 年信息被泄露到西方时才被揭开。爆发的谣言同时也在年长的西伯利亚人间传说, 由于俄罗斯首次的言论自由而接受采访。前苏联官员的记忆暗示着这次毁灭的真相。 他们中有些承认 Byelgoransk 村的确存在。 还有的确认那里既是一处政治监狱也是一座生物战中心。 有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承认了某种 "爆发," 尽管没有任何人有确切描述那里发生了什么。




最具决定性的证据来自 Artiom Zenoviev, 一名俄罗斯暴徒及前 KGB 档案保管员, 将所有政府官方报告的副本交给了一名匿名的西方人 (一次对对方慷慨回报的回应)。 报告里包括了无线电记录, 航空照片 (既有之前的也有之后的), 还有地面士兵和轰炸机机组的免职报告, 以及被标注的 "鲟鱼" 计划指挥者的供词。 和这些报告一起交出去的还有 643 页, 关于不死者的生理学和动作形式测试科目的实验室档案。 俄罗斯人将所有暴露的内容称为欺骗。 如果真是这样, 而 Zenoviev 也只不过是一个过渡富有创造性的投机主义者, 那为什么他的清单里会有那些顶级科学家可靠的事件官方报告, 军方命令, 以及在 Byelgoransk 被烧尽那天一个月后被 KGB 处死的政治局局员的资料?






公元 1962 年, UNIDENTIFIED TOWN, 内华达州




这起爆发的详细资料粗略得令人惊讶, 让人怀疑它究竟是不是在 20 世纪后半发生于这个行星上一个确切的地方。 根据二手的目击者档案的碎片, 发黄的新闻用纸的残片, 以及一份值得怀疑又含混不清的警方报告, 一起小规模的丧尸袭击爆发包围了 Hank Davis, 一名当地农民, 以及三个雇工被困在谷仓里五天五夜。当当地警员前来解决食尸鬼并进入谷仓时, 他们发现所有居住者都死了 后来的调查查明这四个人是自相残杀而死的。 更确切地说, 三个人被另一个人杀掉, 然后第四个人自尽了。 这起事件没有发现具体的原因。 谷仓在袭击里不仅足够安全, 而且里面少许的食水储备仅仅消耗了一半。 最新的理论认为原因在于丧尸不间断的嚎叫, 再加上对彻底的隔绝和孤立的感受, 导致了彻底的心理崩溃。 对于爆发没有官方解释。 整起事件 "仍在调查中。"






公元 1968 年, 老挝东部




这故事是由 Peter Stavros 讲述, 他既是一个药物依赖症患者也是一名前特种部队狙击手。 1989 年, 当他在在洛杉矶的一个 V。A。医院接受心理评估时 , 他向他的主治精神病医师叙述了这个故事。 Stawos 讲到他的队伍正在越南边界执行一次例行的 "搜索与摧毁" 任务。 他们的指定目标是一处被怀疑为 Pathet Lao (共产党游击队) 集结地的村落。 他们进入村落之时, 他们发现村落居民正在各自的房屋里抵御几打活死人的围攻。 由于不明的原因, 队长下令撤退, 然后呼叫了一次空中打击。 空中袭击者用凝固汽油弹覆盖了整个区域, 将活死人和人类幸存者一起送进了火海。 Stavros 的故事得不到任何文字档案证据的证明。 他的队伍的其他成员都已经去世, 在任务中失踪, 在美国国内去向不明, 或者仅仅是拒绝了访问。






公元 1971 年, NONG'ONA VALLEY, 卢旺达




Jane Massey, (The Living Earth)的野生生物摄影师, 被她的杂志派去记录濒临灭绝的银背大猩猩的生活。 这段摘录相当于无数有关这些奇怪的灵长类的传闻中的一段轶事:




正当我们穿过一处陡峭的峡谷时, 我注意到树叶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活动。我们的向导也注意到了, 并要求我们停住脚步。 与此同时我听到了某种在世界这个部分相当罕见的状况: 彻底的寂静。没有鸟鸣, 没有动物, 甚至连昆虫的响动都没有, 而我们正携带着一些相当吵闹的昆虫。 我询问 Kengeri, 而他告诉我保持安静。 从峡谷深处, 我可以听到那低沉的嚎叫声。 Kevin (探险队的摄影师) 脸色变得平时还苍白而且不停嘟囔着那一定是风声。 现在, 我已经听过沙捞越, 斯里兰卡, 亚马逊, 甚至还有尼泊尔的风, 而那绝对不是风声!




Kengeriput 将一只手握住弯刀并让我们停止交谈。 我告诉他我想要进入峡谷一探究竟。他拒绝了. 作为补充, 他说, "死人在那里走动" 然后沉默不语




Massey 再没能去探索峡谷或发现嚎叫声的源头。 向导的故事可能只是当地的迷信。 嚎叫声可能也仅仅是风声。 然而, 峡谷的地图显示它各个方向都为悬崖峭壁所包围, 从而使食尸鬼不可能从中逃脱。理论上, 这个峡谷可能是供一个部落专门用来困住而非消灭丧尸。






公元 1975 年, AL-MARQ, 埃及




这次爆发的信息有多种不同的来源:




根据对村子居民的目击者, 以及 9 名被免职的低级埃及军队人员的会见, 还有 Gassim Farouk (一个现已转移到美国的前埃及空军情报局) 的记录, 还有数名要求保密其身份的国际新闻记者。 所有这些信息证实了一次来源不明的, 攻击并陷落了一个埃及小村落的爆发。 对援助的呼叫没有得到答复, 不论是其他村镇的警力, 还是埃及第二装甲师位于仅仅 35 英里外的 Gabal Garib 的指挥部。




由于某种诡异而扭曲的命运, Gabal Garib 的话务员同时也是一名 以色列 Mossad 特工, 他将收到的信息发送给位于 Tel Aviv 的 IDF 总部。 Mossad 和以色列总参谋部都将这一信息视为玩笑并很快将其遗忘, 除了 Jacob Korsunsky 上校, Golda Meir 总理的一名副手。 一位美籍犹太人以及 Late David Shore 的前同事, Korsunsky 对丧尸的存在和其在不受阻碍时能造成的威胁相当了解。 令人惊讶的是, Korsunse convinced Meir 发起一次侦查行动以调查 Al-Marq. 到了此时, 整起爆发已经持续了 14 天。 9 名幸存者把自己封堵在了村子的清真寺里, 只有少量水而没有食物。 由 Korsunsky 率领的一排伞兵降落在 Al-Marq 的中央, 然后, after 在一场 12 小时的战斗后, 清除了全部丧尸。各种各样的猜想在事后被提出。 有人相信埃及军队包围了 Al-Marq, 抓住了以色列人, 并准备当场处死。 只是在幸存者们的恳求, 以及他们向士兵展示了丧尸后, 埃及人才让以色列人平安返家。 其他人则进一步扩展可能性, 相信这是埃以局势缓和的原因之一. 没有什么牢固的证据能证明这一故事. Korsunsky 死于 1991 年。他的自传, 个人档案, 军队通讯, 后来的新闻文章, 甚至还有据称被一名 Mossad 摄影师拍下来的战斗画面, 都被封存在以色列政府内。 如果这故事是真实的, 它还留下了一个有趣而可信的令人费解的问题。 埃及人如何能意识到丧尸的存在, 仅仅依靠目击者记录以及表面上只是人类的尸体? 难道会没有一个完整的, 仍在活动的样本 (或数个样本) 能够证实这个难以置信的事件? 如果真有的话, 现在那些样本在哪里?






公元 1979 年, SPERRY, 阿拉巴马州




在本地的邮递员 Chuck Bernard 履行他的日常事务的时候, 他停在了 Henrichs 农庄前, 检查前一天发抵, 却还未被收走的邮件。 由于这种事以前从没发生过, Bernard 打算亲自把邮件送进屋。 在距离前门五十英里的地方, 他听见了似乎是枪声, 疼痛的惨叫, 以及求助声的的声响。 Bernard 逃了出去, 驾车到 10英里以外以拨打最近的一座投币式公用电话, 然后呼叫了警察。 当两名警官和一队医护人员抵达时, 他们发现 Henrichs family 遭到了残酷的屠杀。仅有的生还者, Freda Henrichs, 则表现出明显的重度感染的征兆。 她在警官得以制止住她之前攻击了两名医护人员。 第三同时也是最后抵达的译名警官出于恐慌, 用佩枪击中了她的头。 两名被咬伤者被立刻送到了郡医院接受治疗, 但不久便去世。 3 小时后, 他们在尸体检查期间爬了起来, 袭击了验尸官和他的助手, 然后冲上了街道。 于是整个镇子便在午夜陷入了恐慌。很快就有至少 22 个之多的丧尸在路上徘徊, 还有 15 个人被彻底吃掉了。 一些幸存者把自己家当作了避难所。 其他人则试图逃出城市。3 名学生打算爬上水塔。 尽管被包围 (几个食尸鬼打算爬上去但被踢回了地上), 这几个孩子保证了自己在救援抵达前的安全。 一个男人, Harland Lee, 离开自己家并武装着一把改进过的乌兹冲锋枪, 一把锯短枪管的双管霰弹枪, 还有两把 。44 马格南手枪 (一把是左轮枪, 另一把则是半自动)。 目击者报告说他们看见 Lee 攻击一群 12 个丧尸, 先用乌兹枪攻击然后再换另一把武器。 Lee 每次都瞄准丧尸的躯干, 造成严重的伤害但却无法致死。 缺乏弹药, 而且退路被一堆撞毁的汽车堵死, Lee 开始尝试用手枪逐个爆头。 由于他的手颤抖的太剧烈, Lee 什么也没能打中。这个自封的城镇拯救者很快就被吃掉了。 到了早晨, 来自邻镇的代表, 随同州警和仓促集合的义务警员, 集合在了 Sperry。 武装着带瞄准镜的猎步枪和爆头致死的关键知识 (一个当地的猎人学到了这点并守住了自己家), 他们很快就清除掉了威胁。 官方的解释 (由农业局所发布 [我的嘴角不争气的上扬了……] ) 是 "当地供水管线里的杀虫剂污染引起的大规模癔病。" 所有尸体被疾病控制中心销毁——抢在民间验尸之前。大部分的无线电录音, 新闻胶片, 以及私人摄像照片被立即没收。各类幸存者提出了总数 175 起的诉讼请求。 其中 92 起达成了庭外和解, 58 起依然未决, 而剩下的则神秘撤诉了。 一起诉讼最近申请使用被没收的媒体胶片。 而法庭决议恐怕要在数年之后了。






公元 1980 年 10 月, MARICELA, 巴西




这起爆发的新闻最初来自 Green Mother, 一个试图让公众注意到, 当地印第安人面临自己土地被没收和破坏的处境的环境团体。 而另一面的畜牧业牛仔, 则试图用暴力达成他们的目的, 便武装好自己后前往印第安聚落。 在他们抵达雨林深处后, 他们被另一个更为恐怖的敌人所攻击: 一个数量超过 30 个的丧尸群。 所有牛仔不是被吃掉就是变成了活死人。 两名幸存者试图逃到邻村 Santerem。他们的警告被无视了, 而官方将这次战斗报告成一起印第安人发起的暴动。 3 个战斗旅开拔前往 Maricela。由于没有发现不死者的踪迹, 他们随即进入了印第安村落。 之后发生的状况被巴西政府完全予以否认, 就像任何活死人导致的事件一样。 目击者记录描述了一场大屠杀, 具体地说就是政府士兵摧毁任何走动的存在, 不管丧尸还是活人。 讽刺的是, Green Mother 的成员同样否认这个故事, 并将其视为巴西政府捏造的一个丧尸骗局以作为对屠杀印第安人的辩护。 一个有趣的证据来自一名 巴西军队军备局的退役少校。他叙述到, 在战斗发生的那天之前, 几乎全国每一把火焰喷射器都被征用了。 而在战斗后, 所有送回的武器都是空的。








公元1980 年 12 月, JURUTI, 巴西




这个位于 Maricela 下游 300 多英里边远村落, 在数星期后成为数次袭击的发生地。 从水里钻出来的丧尸攻击小船上的渔民, 或是从河滩上各处爬上岸。 这三次袭击的结果——丧尸数目, 民众反应, 人员伤亡——依然不明。






1984 A.D., CABRIO, 亚利桑那州



这起爆发, 卷入的人和范围相当之小, 几乎仅仅勉强可算作等级 1。 然而, 但其衍生表现使其成为对 Solanum 的研究中最为重要的一起事件。一座小学发生的火灾造成了 47 名孩童的死亡, 全部由吸入烟尘导致。 唯一的幸存者, Ellen Aims, 9岁, 通过跳出损坏的窗户逃脱却又陷入深度裂伤和重度失血的危境。 只有尽快输血能够拯救她的生命。 一个半小时内, 开始陷入 Solanum 感染的症状。 而这件事并不为医护组所了解, 他们怀疑血液是被别的疾病所污染。 当测试开始之时, 那孩子死了。在医护组, 她父母和其他目击者众目睽睽之下, 她 "醒" 了过来并咬伤了主治护士。Ellen 被拘束起来, 护士被隔离, 而医生将这起事件的详情通报给了他在菲尼克斯市的同事。 两个小时后, 来自疾病控制中心的医生抵达了, 护送着他们的是当地的警务人员和 "难以分辨的联邦特工。" Ellen 和被感染的护士被送往了一处未对外透露的地点进行 "进一步的治疗。" 医院的全部记录和所有储备血都被没收。 Aims 一家不被允许陪伴他们的孩子。 毫无消息的日子持续了一整个星期, 他们被通知他们的女儿已经 "去世" 而其遗体由于 "健康原因" 已被予以焚化。 这一事件是首例证明 Solanum 可以通过储藏血液传播的事件。同时它又带来一个问题: 谁是那血液的供体, 他的血液如何在没有被察觉已被感染的情况下采集, 还有为何这名感染供体从未被人提起? 此外, CDC 如何得知 Aims 的状况如此之快 (那名菲尼克斯市的医生拒绝了采访), 还有为何响应手段执行如此迅速? 不必说, 阴谋论主导着这起事件。 Ellen 的父母向 CDC 提起了诉讼, 目的在于揭露背后的真相。 在作者研究该起个案之时, 他们的陈述正在进行。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