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壮的战争(末世幸存者前传) 相关资料 真实的丧尸历史?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2.html


公元 1901 年, LU SHAN, 台湾




根据 Bill Wakowski, 美海军亚洲舰队的一名水手的记述, 几名住在 Lu Shan 的农夫从他们的床上爬起并开始进攻村庄。由于 Lu Shan地处偏僻且缺有线通讯 (电话), 信息直到 7 天后才传到台北。




这些美国传教士, Aljired 牧师的同事, 他们认为这是上帝对那些拒绝追随 "他" 的中国人的惩罚。他们认为信仰, 还有天父会驱除他们身上的邪恶。 我们的船长要他们原地不动。 直到他集合不下并装备妥当以备护卫。 Alfred 牧师拒绝听从这个建议。当指挥官呼叫支援的时候, 他们就去跨过了河。。。我们的岸勤队和一个排的国民军在正午时分抵达了村落。。。尸体, 或是它们的碎片, 到处都是。 整个地面都是湿润的。 还有那气味, 全能的神啊, 那气味! 。。。当那些东西从雾里出现的时候, 令人厌恶的生物, 人形的魔鬼。 我们在距离他们不到一百码的地方交战了。没什么武器有用。 不管是我们的 Krag 步枪, 还是加特林机枪。Riley 在那一刻失去了理智, 我猜那是他。装上了他的刺刀并打算刺穿那些野兽。 结果差不多一打其他家伙围住了他。 快如闪电般地把我伙伴的四肢扯了下来。 他们直接把他的血肉从骨头上撕咬了下来! 那真是可怕之极的场面!。。。然后他来了, 小个子的秃头巫医或僧侣, 管你怎么称呼他。。。挥舞着一把看上去好像一端是扁平的铁铲, 而另一端是月牙形的武器。。。肯定至少有 10, 12 具尸体躺在他脚下。。。他跑了过去, 口里述说着无法理解的话语, 指了指他的头然后指了指它们的。 那老人, Lord knows 他能猜出那个中国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命令我们瞄准那些野兽的头颅。。。我们钻进了他们的空隙之间。。。穿过一地的尸体, 我们发现那中国人身边有几个白人, 我们的传教士。 我们中的一人注意到其中一个脊椎被子弹打断的怪物。它依旧活着, 拍打着他的手臂, 咬合着它那满是血污的牙齿, 嘴里发出着渎神的嚎叫! 指挥官认出那是 Alfred 牧师。 他一边念诵着主祷文, 一边瞄准着牧师的太阳穴开了枪。




Wakowski 将他的全部文档卖给了杂志廉价杂志 (Tales of the Macabre), 这次行为立刻给他带来了免职和关押。 在被释放后, Wakowski 拒绝了任何进一步的会见。至今, 美国海军坚决否认这个故事。





公元 1905 年, TABORA, 坦噶尼喀, 德属东非




审讯记录记叙有一个仅仅被叫做 "Simon" 的本地向导 , 因为他砍下了一个著名白人猎人, Karl Seekt 而被逮捕和控告。Simon 的辩护律师, 一个名叫 Guy Voorster 的荷兰种植园主, 说明他的委托人相信他只是在忠于一个英雄之举。 以下是 Voorster 的陈述:




Simon相信存在一种会夺去一个人的生命力量的疾病。 在某个阶段他会只剩下身体, 那死者依然活着, 但不再有自我意识留存, 只有嗜食同类的驱动力。。。此外, 这种不死怪物的牺牲者也会从他们自己的坟墓里爬起来去吞食更多的牺牲者。 这个循环将会重复, 一而再再而三, 直到世界上不剩一人除了但这些可怕的食肉怪物。。。我的委托人说这名被怀疑的受害人迟于预定计划两天才回到营地, 他变得神志不清且手臂上有无法解释的伤口。 那天刚过他就断气了。。。我的委托人接下来叙述了 Herr Seekt 从他临终所卧之床上起身并开始向他队伍里其他的人露出了他的牙齿。 我的委托人用他那土著刀砍下了 Herr Seekt 的头并且丢进营火里烧成了灰。




Voorster 先生立刻申明他并不接受 Simon 的证词, 同时只证实那男人是精神病而不应处死。 由于以神经错乱作为辩护只适用于白人而不包括非洲人, Simon 被判决绞刑。 这次审判的所有记录依然保存在 Dares Salaam, 坦桑尼亚, 虽然状况很糟。






公元 1911 年, VITRE, 路易斯安那州




这一典型的美国传奇, 在美国南部的酒吧间和学校更衣室流行不已, 其来源于有证明文件的的历史事实。万圣节夜, 几个年轻阿卡迪亚人参加了一个在一个小溪从午夜待到黎明的 "挑战"。 当地传言有来自一个种植园家庭的丧尸在沼泽地里徘徊, 攻击并转化任何撞上的人类。 在隔天的中午, 没一个年轻人从他们的挑战里返回。 一支搜救队被组建起来搜索沼泽地。他们遭到至少 30 个丧尸的袭击, 其中包括那些年轻人。搜索者们撤退了, 无意中将不死者引向了 Vitre。




正当居民们把自己封堵在家中时, 一个镇民, Henri De La Croix, 相信若是把不死者浸泡在蜂蜜里就可以引来成千上万的昆虫吧它们吞噬掉。 这个计划失败了, 而 De La Croix 差一点就丢了命。 随后不死者们第二次被泡了个透——用煤油, 同时被点燃了。 由于对他们的行动缺乏正确的结果预估, Vitre 的居民们恐惧地看着燃烧着的食尸鬼引燃任何触及之物。 一些受害人, 被困在堵死的建筑里, 在其他人逃进沼泽地的时候被活活烧死。 几天后, 志愿营救者清点的幸存者人数为 58 人 (镇子之前的人口为 114 人)。 Vitre 被彻底烧成了平地。由于伤亡统计对尸体辨识的困扰, Vitre 的伤亡人数被加上了丧尸的尸体数, 结果至少有 15 具尸体无法解释。 Baton Rouge 的政府提出的官方说明将袭击解释为一场 "黑人引起的骚乱行为" , 考虑到 Vitre 是个彻头彻尾的白人镇子, 这个解释实在引人疑窦。 所有从幸存者的私人信件及日记中透露的丧尸袭击的证据, 被他们的后代继续保存。






公元 1913 年, PARAMARTSO, 苏里南




Ibrahim Obeidallah 医生可能是扩展人类对丧尸的科学知识的第一人, 而他 (幸运的是) 并不是最后一人。 JanVanderhaven 医生, 当时已经因他对麻风病的研究而在欧洲受到尊敬, 前往南美洲殖民地对这种表征相似的奇异瘟疫进行研究。




这些感染者的病状和那些全球皆有的类似: 化脓的溃疡, 斑驳的皮肤, 肉体在外表上腐烂。 然而, 所有和通常疾病相似的症状也就仅此为止了。 这些可怜的家伙似乎变得彻底疯狂。。。他们并未表达出理性思考和对家人的辨识: 。。。他们既不睡眠也不饮水。 他们拒绝任何并非活物的食物。。。昨天有一个医院勤务员, 纯粹为了好玩和反抗我的指示, 把一只受伤的老鼠丢进了患者的隔离间。 他们中的一员迅速抓住了那只害虫然后把它整个吞了下去。。。感染者表现出近乎狂暴的敌意。。。他们会咬任何靠近的人, 像动物一样撕咬他们。。。一个病人的访问者。一个有权势而无视任何医院规章的女人, 之后被他那被感染的丈夫咬了。 尽管尝试了所有已知的治疗手段, 她很快便屈服于伤病, 当天后不久便故去。。。尸体被送回了她家的种植园。。。因为涉及到某种礼貌, 我对尸体解剖的请求被拒绝了。。。当晚那尸体报告被窃。。。实验通过酒精, 福尔马林, 以及加热组织到 90 摄氏度消除了细菌的痕迹。。。我因此判明传染源是一种活着的液体。。。命名为 "Solarium。"




("感染性的活液体" 在拉丁语的 "病毒" 被使用前是一种常见的术语。) 这些摘录来自一本 200 页, 历时整整一年的由 Vanderhaven 医生对这次新发现里的记录。 在这次研究里, 文档记录了丧尸对疼痛的耐受性, 明显的对呼吸的不依赖, 缓慢的腐烂速度, 速度的缺乏, 有限的敏捷, 以及自我治愈的匮乏。由于他的学科受到的粗暴干涉以及医院方面不可避免的恐惧, Vanderhaven 从未真正被允许完成一次尸体解剖。由于这个原因, 他对活死人的研究也就只能到这个程度了。 在 1914 年, 他回到荷兰并发表了他的发现。 讽刺的是, 这既没给他带来科学界的赞美, 也并没导致奚落。他的故事, 和当时其他很多人的一样, 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而黯然失色。 他工作的副本被遗忘在阿姆斯特丹。Vanderhaven 作为医学工作者回到了荷属东印度群岛 (印度尼西亚), 他在那里后因疟疾而去世。 Vanderhaven 的主要突破在于发现了导致丧尸的产生的源病毒, 以及他是, 特别的, 第一个为病毒赋名 "Solanum" 的人。他为何选择这个词无人知晓。 尽管他的成果并未在欧洲同代人中闻名, 却在今日在全世界广为人知。不幸的是, 这个好医生的发现, 被以破坏性的方式加以应用。 (参阅 "1942-45 A.D., 哈尔滨")






公元 1923 年, 科伦坡, 锡兰




这篇文档来自 (The Oriental), 一份为生活在印度洋地区的英国人提供的被驱逐国外的报纸。 Christopher Wells, 英国皇家航空公司的一名副驾驶员, 在落海 14 天后在一救生筏上获救。 Before dying of exposure, Wells 解释他本来是在运送一具由一支在埃佛勒斯峰 (喜马拉雅山主峰之一,中国称珠穆朗玛峰) 的英国探险队发现的尸体。 那尸体曾经是一个欧洲人, 他的衣物是一个世纪前的风格, 没有任何可供辨识的文件。由于他被冻得很结实, 探险队队长决定将他运回科伦坡作进一步研究。




在途中时, 尸体解冻了, 醒了过来, 并开始攻击机组成员。三个试图干掉袭击者的人用灭火器敲击它的头颅 (尽管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正在对付什么玩意, 这一举动恰恰能达到使丧尸行动不能的效果)。 虽然即时的危机解除了, 他们现在必须处理一架损坏的飞机。 飞行员发出了遇难讯号却来不及发出位置报告。 三人用降落伞下落到海里, 而机长并没意识到他身上的咬伤将在之后带来可怕的结果。 一天之后, 他断气了, 在几小时后丧尸化, 并立即开始攻击另外二人。 正当飞行员开始跟不死者袭击者摔跤时, Wells, 在惊恐中, 把他们俩一起提下了海。在称述——一部分应称为忏悔——他的故事给官员后, Wells 陷入意识不清并在第二天死去。他的故事被当作中暑引起的癫狂和胡言乱语。 后来的调查也没能为飞机, 机组成员, 或所谓的丧尸提供什么证据。






公元 1942 年, 太平洋中央




在日军初期的进军期间, 一个排的帝国海军陆战队被派遣驻防 Atuk, Caroline 群岛诸岛之一。 在登陆几天后, 这个排遭到一群从岛上丛林里出现的丧尸的袭击。 因为没有任何有关他们的袭击者的特征信息以及有效地消灭手段, 一开始的人员伤亡颇高。 海军陆战队员们于是转移到岛屿最北端的一处山丘上强化防御。 讽刺的是, 由于伤者们被任其死亡, 幸存的海军陆战队员们避免了被他们的同志感染的危险。 整个排在他们那山顶的堡垒里依旧束手无策了数天, 缺乏食物, 饮水匮乏, 而且和外界隔绝。 由始至终, 食尸鬼们都包围着他们的位置, 虽然无法爬上悬崖却也阻止了任何逃脱的可能。 在两个星期的囚困后, Ashi Nakamura, 排里的狙击手, 发现爆头对丧尸是致命的。 这项知识令日军士兵们终于得以与这些袭击者一战。在以步枪火力清光包围他们的丧尸后, 他们深入森林以完成彻底的清扫。 目击者记录显示部队指挥官, Hiroshi Tomonaga 上尉, 只用他的武士军刀就砍掉了 11 个丧尸的头颅 (关于这件武器的运用充斥着争执)。 一次战后的检查与对记录的对照显示 Atuk 岛还有可能正是 Francis Drake 爵士称为 "该死的岛" 的那座岛屿。 据 Tomonaga 自己在战后提供给美军官员的的证词, 其中提到当与东京的无线电通讯被修复后, 日军指挥部高层特别指示捕获, 而非杀死, 任何剩下的丧尸。待这件事得以完成 (有 4 个丧尸被成功束缚并封口), 帝国海军潜艇伊-58 被派遣运回这些不死者俘虏。Tomonaga 坦陈他对这四个丧尸的去向一概不知。 他和他的手下被命令不许讨论他们的经历, 否则处罚即是死亡。

公元 1942-45 年, 哈尔滨, 日傀儡满洲国 (满洲)




在他 1951 年出版的书 (The Sun Rose on Hell),前美军情报部官员, David Shore 详细描述了一系列战时由日军一支被称为 "黑龙" 的军事单位实行的生物实验。" 实验之一, 代号 "樱咲 (Cherry Blossom)" 旨在繁殖并训练丧尸成为一支军队。




根据书中内容, 当日军于 1941-42 年间侵入荷属东印度群岛时, Jan Vanderhaven 的工作记录的一份副本在 Surabaya 被发现。这份记录被送抵黑龙部队位于哈尔滨的总部进行进一步研究。 尽管有了理论上的计划, 却没有 Solanum 的样本可以找到 (表明远古反丧尸 "生命兄弟会" 履行其职责过分有效)。 但这一状况在 6 个月后发生在 Atuk 岛上的事件改变了。 4 个捆缚好的丧尸被送到了哈尔滨。




四中之三被用于实验, 而剩下的一个则用来增加丧尸的数目。人的来源是日本的 "持不同政见者" (任何不认同当局统治的人) 都被作为白老鼠。 在一个 "排" 的 40 个丧尸完成转化后, 黑龙开始试图将它们训练成工蜂一般服从的卒子。结果令人沮丧: 撕咬将 16 名教官中的 10 人变成了丧尸。 在两年的无果尝试后, 他们决定将全部 50 只丧尸放出去以攻击敌军——不论处于怎样的状况。 10 个食尸鬼以降落伞投送进了进入缅甸的英军中。 但运输机在抵达目的地之前就被防空炮火击毁, 爆炸摧毁了它那不死者货仓中的一切。 第二计划是用潜水艇运送 10 个丧尸前往美军控制的巴拿马运河区 (他们试图借此制造混乱以中断大西洋制造的战舰驰援太平洋战区)。 但潜艇在途中被击沉了。 第三次尝试则是 (还是用潜艇实行) 在美国西海岸释放 20 个丧尸。在穿越北太平洋的中途, 潜艇艇长在无线电中回报丧尸们挣脱了束缚并正在攻击艇员, 而他别无选择只有凿沉潜艇。随着战争渐近束, 第四次也是最后的尝试, 是将剩下的丧尸用降落伞投进云南省的游击队活动区。丧尸中的九名为中国军队狙击手爆头射杀。这些射手并没意识到他们的射击的重要性。 他们总是头部优先。 最后的丧尸则被抓住, 束缚, 并被带至毛泽东的总部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当苏联军队在 1945 年攻入满洲国时, "樱咲" 计划的全部记录和证物都不见了。




本书的资料主要来自黑龙部队两名成员的目击报告记录, 在他们于战争结束之时为美军在南韩所俘虏时, 作者亲自听取了报告。 一开始 Shore 为他的书找到了一个出版商, 一个小的, 独立的公司名为 Green Brothers Press。 在这本书上架以前, 政府下令将所有副本没收。 Green Brothers Press 立即被议员 Joseph McCarthy 以出版 "obscene and subversive material" 的罪名起诉。" 由于承受的法律费用, 该公司申请了破产。 David Shore 则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获判无期徒刑, 于堪萨斯 Leavenworth 堡服刑。 他在 1961 年被释放 ,但在获释后 2 个月因心脏病发作去世。 他留下的的寡妇, Sara Shore, 直到 1984 年去世之前都秘密违法保存的丈夫的手稿副本。 他们的女儿, Hannah, 不久前才胜诉了争取出版该书权力的诉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