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



下一个是你吗?


水人去哪了?

“水哥!水哥?”

“你喊什么啊?”水人就在自己前面的播音台下面,蹲着身子,站起来了。

“水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舒梁有些紧张。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哪不舒服啊?”水人问道。

“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觉得有点儿乱。”舒梁皱着眉头。

“舒梁,这样!广告快结束了,一会儿你自己进入节目,我出去一下,如果节目结束之前我没有回来,你一定要把节目主持完,然后到办公室找我!”

“哎?我。。。。。。”没等舒梁说话呢,水人一溜烟儿似的跑出了直播间,舒梁有些担心,他有不祥的预感。

广告马上就结束了,直播节目可不是儿戏,舒梁急忙回到了座位上,手动切换了广告。

“对不起,朋友们,是我的不好,说实话,刚才讲到一半的时候,我自己都害怕了,声音有些变声了,不能让大家听我那样的声音,所以我就插播了广告了。好了!这里是874娱乐在线的零点鬼话,现在也的确过了零点了,让我们继续我们的恐怖之旅吧。”

。。。。。。

“一路上,他没有下过车,连厕所都没有上过,小欣去过两次高速路边上的休息区,她很奇怪他为什么能坚持这么久不去方便一下。但是他的谈笑风生使得自己能够明确的感受到,他就是和自己夜夜网聊的那个人,也是自己默默爱上了的那个人,所以这些奇怪很快的就转变为自己心里的好奇,也不好意思直接问,就干脆不问了。”

“快入夜了,车已经进了北京,对于小欣来说,第一次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是十分兴奋的,想着自己要在这座城市上大学,关键是和他在同一片蓝天下,小欣心里就有着说不出的满足感。小欣要住的地方,是他昨晚为小欣预订的一家规模不大但是很干净的一家酒店,车驶入了那家酒店的停车场,小欣在想,他今晚不会不走吧,自己还没有想好这方面的事啊。他下车前说:“我就不下去了,明天早上我来接你,去你的那所大学看看,带你转转北京,熟悉一下地形,房间我早上出来的时候已经开好了,钥匙放在前台了,你就报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小欣既出乎意料也在意料之内,她从心底里挺感谢他的,这是一种无明的尊重,小欣谢过之后,拿上自己的东西,下了车,他向小欣挥手告别。小欣看着车离开了停车场,自己走进了酒店的正门,一个旋转门,没有人的情况下,它也在匀速的旋转着,小欣走进了旋转门,在迈进第一步的时候,小欣身后的停车场上,赫然站着一个人,就是他,站在停车场,看着步步迈进的小欣,眼角中闪过一道恐怖的暗光。”

“酒店的前台不大,只有一个男孩在忙着什么,小欣走过去,报了他的名字,服务员把房卡交给了小欣,小欣转身离去,走向电梯。那个服务员从小欣转身离去时起,目光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小欣的背影,直到小欣拐弯,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空荡荡的大厅。”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小欣仍然没有什么察觉,看着房卡上的房间号,按下了相应的楼层,五层,505房间。电梯里三面是镜子,小欣习惯性的照着镜子随便弄了几下自己的头发,三面镜子里一下子出现了无数个弄头发的小欣,她看着周围的自己,做了几个鬼脸,转过身面对门,准备等待电梯门的打开。三面环绕的镜子里似乎有许多双眼睛在注视着转过身去的小欣,回应给小欣的是一张张的鬼脸。”

“小欣到了走廊,她发现了一件怪事,走廊两边的房间很奇怪,每间房的房门上除了房间号码以外,都悬挂着一个画框,有的画框里裱的是风景油画,有的则是一个人物半身的油画,都是东方人的面孔,一个个端坐在画框里,看着走廊里走过的小欣。小欣觉得有些异样,因为她觉得画框里的人都在紧紧的盯着她,她不知道自己的505房间门上是什么,她加快了步伐,到了505房间门口。”

“画框里人物在小欣走过自己之后,眼睛几乎都是用同样的速度在跟随着小欣的背影,极力的想看到小欣的背影,怎奈被画在画上的人身体是动不了的,只有让眼球尽力的斜着。505房间门上也悬挂了一副油画,是一副风景画,田园风光的油画,这让小欣稍微感到平静了一些,说实话,小欣从看到一幅幅挂在门上的油画之后,开始害怕了,一种打破人们常规思维的装饰方式带给她的恐惧感。”

“房间门被打开了,小欣快速走进去,插上取电卡,马上关上房门,并且反锁上,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熟练,对于一个高中刚毕业的女孩子来说,第一次外出住在酒店里,她应该是比较陌生的,可是她似乎知道这里的一切,她又有一些奇怪了。屋子还是比较宽敞和干净的,取电卡插上之后,屋子里的台灯和地灯亮了,床头灯没有亮,这是一间两张床的标准间,床单是淡黄色的,看上去给人一种比较新颖的感觉,家具很简单,就像一般的酒店里一样。小欣放下自己的东西,打开了卫生间的门,里面感觉比房间里明亮了许多。”

“小欣照了照镜子,回头去看浴缸和喷淋头,她想先试试水温。就在小欣转过身的一瞬间,卫生间的镜子里幻化出了和真实的世界完全不同的景象,是一片狼藉的景象,断壁残垣的,小欣都没有看到,那只是一瞬间而已。”

“小欣回到屋子里,检查了一下窗帘和窗户,都已经关闭并拉严实了,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灯,她把自己的东西放在了靠窗户的那张床上,自己掀开了靠墙的这张床的床罩。打开了电视,随便的选择了几个台,没有什么太有意思的节目,小欣决定先去洗澡了。小欣走进卫生间,屋子里只有电视的声音,画面停留在电影频道,正在讲述围棋大师徐清源的一生,是一种很舒缓的音乐,两个人正在下棋,很安静的节目。卫生间里很快就传出了喷淋的声音。”

“窗帘在这时候忽然慢慢的飘动了起来,似乎是什么东西在摇动着窗帘,因为窗户一直是紧闭着的,屋子里的台灯和地灯忽明忽暗的闪烁着,也就半分钟之后,窗帘不动了,地灯灭了,台灯也灭了,只留下小欣刚才打开的床头灯了。屋子里有一种跳动的感觉,使人不安,虽然这时候屋子里根本就没有人。”

“小欣洗完澡了,走出了卫生间,她发现台灯和地灯灭了,也没有太在意,因为本身也是要关上的。梳好了头发,小欣觉得应该发个信息给他,表示感谢,于是拿出了手机,输入了信息,发送了出去,等了好几分钟,没有回复。”

“小欣半靠在床上,拿起了遥控器,还没有按下按键,画面就关闭了,屏幕上漆黑一片,床头灯也随之一起熄灭了,小欣惊叫了一声,她认为是停电了,或者是取电卡有问题。小欣跳下床,摸着黑,想去门口,看看取电卡是否插好了。伸出双臂,一步步向门口的方向走去,光着脚踩在地毯上,还比较舒服,忽然脚下冰凉了,应该是快到门口了,大理石的地面了。”

“屋子里黑洞洞的,小欣在向前走着,很慢,怕磕碰到什么。小欣的身后,也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和小欣差不多高的样子,在一步步的和小欣同样节奏的运行着,似乎也有一双手臂伸出来,不,不是一双,是很多双,从小欣的身后,从墙壁上,从小欣走过去的地面上,伸出了一双双手臂,在抓着什么,很迫切的样子。”

“小欣走到了取电卡的位置,她伸手去摸索着,应该是这个位置了,小欣再一次惊叫了起来,原来她摸到的不是墙壁,她感觉到了,那是一只手,不是自己的手,抓住了小欣的双手。就是这一刹那,小欣挣脱开了那只手,一下子后背就撞到了后面的墙上,小欣身后的墙面也变得柔软了不少,因为那种感觉就像撞入了什么人的怀抱,冰冷的怀抱。小欣的叫声响彻了整个房间,她无助的呼喊着,她完全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逻辑的世界,没有灯光的逻辑。小欣的双脚也离开了地面,很多人把她抱了起来,这群人的背后,有一个孤独的身影,一直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就是他,小欣的他。”

“小欣无法抵抗,就像她的呼喊没有人听到一样,整个酒店里似乎只有她自己一样,依然是漆黑的四周,却使得小欣能真切的感受到恐惧来自于四周和自己心底里。算了吧,不抵抗了,没用的。”

“天知道,这个酒店里有没有其他人在。小欣静静的躺在床上,屋子里安静极了,连小欣也安静极了。周围是一片狼藉,就像卫生间镜子里的那一刹那的景象。他在小欣的上空,俯视着下面的小欣。他在笑,他离解脱似乎更进了一步。”

“他死于五年前的一场火灾,就发生在这家酒店里,小欣来的时候看到的房间门上悬挂的油画,每一个人物都是死在那间房间里的客人,他的画像也悬挂在其中的一间房间里,只不过小欣没有看到而已。这座酒店其实也早已不是酒店了,现在改成了一个农产品批发市场了,就在北京的西南郊。他的冤魂不能离开这里,不能去重新拥有生命,所以他要找到许多替死的冤鬼,小欣就是其中一个,但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他又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寻找着目标,就在你的QQ里,也许就会有这样的冤魂存在,谁是下一个呢?下一个该谁了?”

。。。。。。


舒梁一口气讲述完毕,他忘记了原本要插播广告的时间,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他甚至觉得自己身后就站着那么一个人,不由得舒梁回过头去看了一下。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