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嘿咻的往事!

ywbo 收藏 112 404
导读:[B]正值夏末,色狼谷中这个时候,燥热略减,阳光却依然火热。蝉鸣声一长一短,像是没有气力再活下去一般。树荫里有静谧的味道,碎金般的阳光洒在这样的安静之中,斑驳了一地。 嘿咻躺在太师椅上,摇着蒲扇,在院子的树荫里等着午饭——今天轮到小宝做饭。虽说色狼谷也有大锅饭,但那是为门下弟子准备的.碍与身份,小宝.嘿咻.莽汉三个人便搭伙,每天轮流做饭!!莽汉半开玩笑道:“三个大男人住在一起倒也融洽得很,倒是折腾了这老胃!什么时候咱们该象铁鸡公那样寻个几女的来照料才是!”话说着小宝的菜已经端上来了,不讲究色香味的话,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正值夏末,色狼谷中这个时候,燥热略减,阳光却依然火热。蝉鸣声一长一短,像是没有气力再活下去一般。树荫里有静谧的味道,碎金般的阳光洒在这样的安静之中,斑驳了一地。

嘿咻躺在太师椅上,摇着蒲扇,在院子的树荫里等着午饭——今天轮到小宝做饭。虽说色狼谷也有大锅饭,但那是为门下弟子准备的.碍与身份,小宝.嘿咻.莽汉三个人便搭伙,每天轮流做饭!!莽汉半开玩笑道:“三个大男人住在一起倒也融洽得很,倒是折腾了这老胃!什么时候咱们该象铁鸡公那样寻个几女的来照料才是!”话说着小宝的菜已经端上来了,不讲究色香味的话,也能吃饱肚子了。

嘿咻放下蒲扇,叹气般地笑笑,筷子在桌子上跺齐,大口扒饭。嘿咻的右手缺了小指,改用左手,成了一个并不怎么正宗的左撇子。 “想不想听故事?”嘿咻一边嚼着白菜梗子,一边挤出一句话,白菜的汁液滴在桌上,他一甩袖子擦去了。很难想像这个毫不讲究、生活邋遢的人,过去曾经是铁血中叱咤风云的人物,当然,如今嘿咻的名号依然是有着不可动摇的威慑力。

莽汉停下筷子,笑道:“贱男有话就说罢,我看你最近几天很反常,上次搞个菜居然把糖当作盐放?”

嘿咻苦笑一声,伸出右手扣了扣桌面,“今天来说说我的一些往事。”嘿咻说着伸出右手,粗短白净的右手却缺了一根指头.“这根手指头,害了一家上下十八条人命,却换回我这一条小命……”嘿咻的声音带着少有的颤抖,他捂住胸口,眼神有些飘渺,陷入了往事的回忆中......

盛夏的铁血城分外地热闹,清茗堂里的说书老者就着一柄铁面折扇,一碗粗茶竟然一连讲了两场。内容却是让人听了极为振奋,丝毫不觉厌烦,一遍又一遍:赫赫有名的玄烨号航母这次又是将高丽棒子打个落花流水!话说这玄烨号航母,传言可是斗战胜佛转世,生得生猛威武,眼大如铃,声宏如钟,高头大马,威风凛凛,他只要一发威啊,这天地间都要让三分颜色!……闲话休提,且让我讲讲这激烈的战事经过…… 这样的描述确实过于夸张了些,但是光听 “玄烨号航母”这五个字,气焰便顿时矮了半截。民间对于骁勇善战打击高丽棒子的玄烨号航母有这样的描写,为的是表达对他的敬仰之情,绝无它意。

说到清茗堂,却不能不提离心。 清茗堂早些年就已经在铁血城里扎根落脚了,本来是一家茶馆,通宵达旦地开张着。也没什么出奇的,后来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位说书的老头,日复一日在清茗堂里说书。你要是想听,就进去花几文钱买上一碗粗茶,寻个地儿坐下,就可以从早上一直听到晚上。 这些都不是重点,最让人捉摸不透的,却是离心本人。街坊里的话总是越传越邪乎,譬如离心今年究竟有多大岁数,长什么模样这些,无人知晓。甚至铁血城中见过离心的人,只怕也没有几个。 不到两年功夫,清茗堂在铁血城开了不下十家分号,这茶馆每日只靠卖茶水、说书赚取微薄的利润,怎么可能发展得如此迅速? 除非是这个离心有其他的收入,但是却没有关于他经济来源的一点消息,这些迷雾重重的难题,都足以成为众人闲暇时间津津乐道的话题。

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也就发生在铁血城的春末,毫无预兆地,却又很自然地。 春末的清早,晨曦微亮,四周都还是静谧的淡蓝笼沙色,一顶小轿孤伶伶就停在铁血城清茗堂的旗舰店门口,这顶小轿周身都沾上了露水,似乎是老早就在这里一般。 天色渐渐亮起来,清茗堂的门被一个哈欠连天的小孩推开了,他揉揉尚未睁开的眼,瞧见了这顶小轿,顿时瞪大眼,哈欠也忘记了打就转身向里屋跑去。轿中的人似乎有所察觉,便一掀门帘,下了轿,负手立在轿边。此时说书的老者迎出来, “这位客官,您若是要听书的话,现在还未到时辰,不如先歇息一会吧。”老者说着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负手而立的青年人“嗤”一声,望着老者,慢吞吞道:“在下此次前来,专程拜访离心,他应该在吧?”他的阴阳怪气的声音里还带着十分傲慢。

老者有些犹豫起来,吞吞吐吐道:“这个……离堂主他……”

“阗队长屈尊前来拜访,在下真是不敢当不敢当!”清茗堂里传出一句话来,平平地送到这里,声音未减一分。 那青年人一勾嘴角,看着清茗堂的门楣倒像是自言自语:“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李伯,请客人到后堂,沏壶好茶。”

后屋里没有窗,镂空的门外散落进几许淡蓝色的光亮,依稀能辨别方向。 青年人不由得一阵毛骨悚然,即便是艺高人胆大,也难以自制地有些胆寒。有关于离心的传说,到底是神话了这个人,还是鬼化了他,都是一种让人望而却步的伪装。

“阗队长此番前来,有何贵干?”青年人的身后响起离心的声音,他猛然转头,身后踱出来一个人,似乎是身着一件藏青色的绸缎长袍,一双老鼠眼发出犀利的光芒,看不清脸型,只觉得不寒而栗。

“离……堂主。”阗队长盯着他,手中的茶碗发出“哒”一声清脆的响声。

“掌灯。”离心的话音刚落,四周里一连串地亮起高烛,整个屋子亮堂起来,阗血赵下意识地环顾,后屋里摆设极为简陋,除了一张桌子和两把竹椅,还有四周一圈固定在壁上的石槽,石槽里点着间距相等的高烛,把灰色的墙面熏得发黑。

阗血赵露出一个很古怪的笑容,道:“果然名不虚传。”

离心没有说话,在他看来,像阗血赵这样的人,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他有必要给自己加上更厚的伪装,而沉默,无疑是最好的手段。

“离堂主,在下此番前来,为的是托你办些小事,这事儿若是办成了,奉上金币十万,足够上百个青茗堂一年的收入。”阗血赵将茶碗放下,依旧负手而立。

“哦?在下即便是再开上千个青茗堂,恐怕花上十年也赚不到这些钱。”离心淡淡地回答道。

“嘿嘿,这个不重要,若是事情办妥了,好处可远远不止这些”,阗血赵道,“离心堂主这个忙也是要帮的。”

“若是在下办不妥呢?”离心笑着反问道。

“那谁的日子都不好过。”阗血赵谨慎地不多透露半个字,他没有说这个“谁”又包括谁。

“如此重大的事情,离某恐怕是没有这个能耐了。”离心望着阗血赵,笑了一下。

“这个时候还请离堂主不必推诿,”阗血赵一翻手掌,递到离心面前,手心里乃是一个沾了血的香囊,“这样东西想必离心堂主一点也不陌生吧?”

离心皱了皱眉,这是他的香囊,他怎么不认得。

“在下只消将这上交给大队长-杜杀,水区发生的几件劫案,大概也就有眉目了。”阗血赵笑起来,笑声很奸诈。

离心的眼眸微微动了一下,装作漫不经心一般挑了眉:“看来在下的选择其实并不多?”

阗血赵声音一沉,道:“离堂主该是愿意帮在下这个小忙的是吧?”

离心没的选择,因为把柄在别人手上!权衡再三,离心望向阗血赵,道:“那么阗队长要托付于在下的究竟是什么事?”

阗血赵诡异地笑着:“离心堂主果然识时物!既然如此,那么在下就指一条明路。铁血城中的几大望族这个月内都将化为灰烬,城管队定然寻不到凶手,若是离堂主没有办法证明玄烨号航母是凶手的话,那么这香囊也就会成为破案的唯一线索,”他笑着用大拇指剔了剔其余的指甲,压低了声音道:“若是离堂主想要洗脱自己的罪名,那么,把真正的凶手——玄烨号航母,绳之以法。”

离心沉吟片刻,一下子了然于胸:阗血赵只怕是想借自己的手除去玄烨号航母。官场的明争暗斗他从来掺和,可为什么偏偏要挑中他离心呢?既然知道自己的行当,就等着自己给他卖命。自己除了点头之外,无路可走。

阗血赵在他点头之后,抿嘴笑了,用一种更加阴阳怪气的语调道:“那么,一个月为期,在下静候佳音。”他说着转身悄然离去。

独留离心站在屋子中央,屋里又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本文内容于 2008-12-15 14:51:13 被ywbo编辑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