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值班?受罪!——天灾人祸

十多年前的夏天,我们单位辞掉了委托的物业管理公司,接管了自己开发的公寓和写字楼,干起了物业管理行当。从那时候起,我们这20多人就套上了值班的枷锁。因为女同志仅被安排在休息日值白班,所以男同胞就顺理成章地包揽了所有的黑夜。由于人手少,一个月下来我们每个人都至少要轮上两次值班。

我们的办公室占用了公寓楼里的几套单元房,办公环境相当理想。但由于交接仓促,值班室没有另找房间,而是沿用了原物业公司值班的地方。

那个值班室面积不大,也就十平米出头的样子,没有安空调,只是摆了一台电风扇。这种条件下,我们值班可就受老了罪了。女同志白天值班还可以把值班室的门敞开着,屋里有穿堂风能稍微凉快些。可我们值夜班,无论多热的天也得关上门,要不然就得喂蚊子。再者说,大夏天的,晚上睡觉不但穿的少,盖的也少,开着门也有伤风化不是。由于受值班室的环境限制,电风扇不得不摆的离床很近。那东西如果直接对着人吹,一宿挨下来会非常的难受。大家只得把电风扇对着墙吹,可这样的话,即便把风量调到最大反弹回来的风也少的可怜,对降温所起的作用微乎其微。没办法,两害相较取其轻吧。因此,我们值一次夜班就跟蒸个桑拿差不了多少,第二天早上,整个人就跟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枕巾、床单也都给汗湿透了。大家都尽量的晚睡早起,基本上早晨六点左右值班室就空岗了,原因是晚上值班的一大早都裹着一身的臭汗窜回办公室沐浴更衣去了。后来,在劳苦大众的怨声载道下,值班室装上了空调,大家才免了寒暑之苦。

值班的时候最叫我担心的是出工程方面的问题。因为我不是搞工程的,对那些东西不在行儿,一旦发生了情况,根本不可能迅速做出妥善的处理。尽管下属各物业管理处的工程部一天24小时都有值班人员,出现了工程上的问题都是由他们出马排忧解难,而我们作为公司机关带班领导,需要的仅仅是动动嘴,必要的时候出出现场就可以了。但由于咱是外行,就算是光说不练恐怕也是瞎指挥,更何况有的时候就是想瞎指挥都不知道从哪儿瞎起。记得有一年的汛期,在轮到我值班之前,雨已经沥沥拉拉持续下了两三天,我值班的当晚更是暴雨如注。临下班时,我还曾跟同事开玩笑说:“我今儿命不错,这么大的雨,正好我值班,你们还得往家奔。”晚上,当我叼着烟卷美滋滋地委在值班室的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桌上的值班电话突然爆豆般响了起来,我抓起来一听就毛了,电话是写字楼地下车库打来的报警电话,报告地下二层车库严重渗水。我放下电话一核计;“这可是大事,我得去一趟。”待我跑到现场一看,当时就懵了,只见雨水顺着大约四分之一面的西墙哗哗地往里灌。靠!这哪里是渗水啊,分明就是他妈的瀑布啊!有两个工程值班人员已经先我一步赶到了现场,其中一个见我来了,马上跟我反映:光他们俩人不成,得赶紧叫人。我急忙打电话给保安队长,叫他带着所有的保安火速赶到地库。我这时候已经乱了方寸,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刚才那个叫我找人的工程值班人员看见保安赶到了,吩咐他们赶紧去搬沙袋。我一听,嗯!这是个明白人,这种情况必须得内行挂帅才行。于是,我在扔给他一句“你在这里盯着”之后,自己就身先士卒带领着众保安对渗进来的雨水展开了围堵疏导。忙活了一个小时,搞的我是一身水两腿泥,但场面终于得到了控制。在事后不久的一次工作会上,领导对我亲自出马战斗在防汛第一线给予了高度评价,听的我当时脸上火辣辣的。

有一段时间由于写字楼市场供大于求,单位为了经济利益,把写字楼的一层出租给了一家歌厅。在那些日子里,我们晚上值班就没有睡过囫囵觉,没有人没被在凌晨叫醒过,《值班记录》上篇篇都记载着汽车刮蹭事故。我估计,除了天生就不能喝的,可能去歌厅消费的人里面没有人不喝酒。但那些开车来歌厅快活的大爷们也忒不自觉,曲终人散后,除非喝的找不着北,车都是照开不误。事发后,最理想的解决方式是肇事者能够停下,再由我们找到被撞的车主,由双方当场解决,但这种情况罕见。其次是因为当时联系不到被撞的车主,而由肇事者留下有效联系方式、身份证明复印件和对事故的书面认可,留待日后解决,此种情况居多。最差劲的就是有些极个别的肇事者不顾保安人员的阻拦驾车逃逸。我就“有幸”碰到过第三种情况,那是冬天的一个晚上,大概凌晨两点多钟,我在睡梦中被保安打来的电话吵醒。待我披挂整齐来到院里,当值保安汇报说人已经开车跑了,他已经打了110,并且还反映虽然肇事者跑了,但是他的朋友在送走他之后又返回了歌厅。我一听他报了警,而且肇事者的同伙儿还在,心想:“过一会儿警察肯定得来,算了,也甭回去了,就在院里冻着吧。”我这样做,一来是等警察,二来也是怕肇事者的同伙儿再溜了。约摸冻了五分钟左右,一辆警车开进了院里。出任务的两个警察了解了一下情况,由于我们不能提供返回歌厅的人具体进了哪个包间,他们觉得如果去歌厅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查,有些不太合适。于是,我们这几个人继续在天寒地冻中蹲守。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出了那两位大爷,但是人家一看这架势,矢口否认跟肇事者认识,警察看了看二人的身份证,也拿人家没办法,只得放行。这俩人到也乖巧,看见有警察在场,没有去开自己的车,而是到路边拦了辆出租。我先是在酣睡中被叫醒,然后又在寒风中冻了个把小时,回到值班室后已经睡意全无,当晚一直熬到天亮。

伟人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可对照单位值班时的遭遇的种种不幸,我不但压根儿就没感觉出来它的乐趣何在,反倒是深切体会到了受罪的滋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