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风云 六十二 流血冲突 六十二 流血冲突

叶风沙粒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size][/URL] 62. 徐东升被释放了,看到那辆熟悉的黑色轿车停在在监外,父亲站在旁边,他想一定是他们和政府交涉成功,不免心里大喜。当他一坐上车就赶紧问:“爹,都释放了吗?” 徐祖泰没有做声,只是直直的盯着前方,徐则赶紧说:“少爷,您能放出来老爷花了不少心思的。” “难道不是国货维持会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


62.

徐东升被释放了,看到那辆熟悉的黑色轿车停在在监外,父亲站在旁边,他想一定是他们和政府交涉成功,不免心里大喜。当他一坐上车就赶紧问:“爹,都释放了吗?”

徐祖泰没有做声,只是直直的盯着前方,徐则赶紧说:“少爷,您能放出来老爷花了不少心思的。”

“难道不是国货维持会出面和政府交涉的?”徐东升问,他一会就明白了他怎么出来的了,只是不知道父亲拿什么与他们交换的,想到这里心里不知是啥滋味,要是这样他倒希望还关押在县衙和玉卿在一起,但父亲的这番好意怎么去拒绝?

当他匆匆回家见过母亲就往工人夜校走去,他知道李泽年一定在等他的消息。他一进门,目光都齐刷刷地看着他,李泽年赶紧走过去一把握住他的手说:“你终于能平安出来了,大家刚还在商量着办法呢!”

“对不起了,没有把玉卿她们带出来。”徐东升尴尬地说。

“你能出来就好,我们再想其它办法救她们出来。”李泽年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赶紧接过话茬说。

“对!这还要靠你跟你父亲做工作呢,国货维持会还要多靠他,决不能同政府妥协,我们要趁机加紧更大的斗争活动。”云飞也赶紧说,然后李泽年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徐东升觉得早就该这样了,认为他们的斗争顾虑还是太多了,于是每个人都表示了破釜沉舟的决心。

“我去和 其它县联系一下,然后联合各校向吴佩孚请愿,因为他早就对张敬尧独掌湖南军政大权不满了,这样他可以做个顺水人情的。”徐东升满有把握地说。

经过短期的酝酿,组织了一个代表团,分派到各县,一方面伸张民气,扩大宣传,另一方面利用北军内部矛盾和湘军急于收复失地,从军事上压迫政府,同时,安排人负责联络省里的驱张运动。

第二天,全县开始了示威游行活动,李泽年、云飞、徐东升毫不畏惧地站在队伍的 最前面,领着千余工人拿着芦苇杆小旗,举着白布横幅标语在城东集合后,浩浩荡荡地列队出发,沿途口号声此起彼落,声势之大,前所未有,这次罢工是一次有领导、有组织的斗争,显示了工人团结的巨大力量。一下子,全县陷入了瘫痪状态,日本纱厂更是着急,因为工人罢工一天,只是少拿几个铜板,可他们的损失就是数万元,罢工越久,损失越大,这个帐他们可不敢去算了。

此时,各界代表群起抗议,要求释放玉卿等进步人士,而且要求政府对县城里的查出的日货全部焚烧。

李泽年捋起衣袖,伸出拳头高高举起来,大声呐喊着,脸上青筋暴突,神情激愤,后面的 工人跟着怒喊着:“不达目的,我们绝不复工!”

政府赶紧派出大批军警进行制止,李泽年和云飞领这工人们向县衙冲去,军警开始抽出警棍在人群里肆意驱赶,工人毫不退缩,与军警扭打在一起,场面一下失去控制,军警被工人的气势逼得一步步后退。这个时候,之间从街道的另一头又围过来一批日本宪兵,手里端着枪杆冲了过来对着人群扫射,一下子,几个工人扑到在地,这激起工人的更大愤怒,大声高呼着:“打倒帝国主义!”

军警和日本宪兵对着手无寸铁的工人群众射出了罪恶的子弹,一时间,子弹横飞,刀棍乱舞,血流成河。

街道刹时混乱起来,请愿群众纷纷后撤,在刽子手的机枪、步枪、大刀、棍棒的掠杀下,好几个人丧生,几十人受伤了,街上到处流淌着鲜血。

李泽年不得不领着一部分工人向街巷一侧退去。

向后多撤一秒,就减少一分死亡的危险,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李泽年却停了下来了,他不是因为中弹受伤不能继续跑才停下脚步的,只见他毅然转过身去,迎着弹雨,勇敢的向前冲去,子弹在耳边呼啸着“嗖嗖”飞过,李泽年不顾生死地继续向前跑,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刽子手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他们的手开始颤抖起来。

李泽年临危不惧地跑到云飞身边蹲下来,用左手托起云飞的脑袋,右手准备把他抱起来带他离开。

原来。云飞双腿中弹无法行走,李泽年在撤离中看见倒下去的云飞,就不顾一切地转身去救他。

云飞痛苦地对奋不顾身来救他的李泽年说:“你快点走吧!不要管我了!”

李泽年摇了摇头,抱起他返身欲往后退,这时,罪恶的枪声又响了起来,李泽年抱着云飞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踉跄着继续往前跑。

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候,金贵看到了这个情景,毫不犹豫地扑了过去,把他们拉到一张被掀翻的摊板后掩护起来。金贵这时看见鲜血从李泽年的 左肩胛和右大腿汩汩冒出来,云飞也是中弹数处,因为流血太多而脸色苍白。

那些军警渐渐地靠拢过来,金贵想,还不快走就危险了,可自己一个人实在无法搀扶两个人,可现在容不得他多考虑了,横了一下心,先把李泽年带出去再说,谁知,李泽年大声喊道:“他伤得很重,赶紧带他出去!”

金贵还在迟疑,泽年见状,呵斥着:“还愣着干嘛?快点走啊!”

金贵一咬牙拖着云飞就往街巷里撤,李泽年咬紧牙关艰难地跟在后面,残忍的刽子手见了,又举起了枪,朝着他们扫了 过去,李泽年觉得好像被人猛力推了一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过了一些时候,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大声喊:“金贵,找到他了!他在这里!”李泽年看见了金贵模糊的身影朝他跑来。

等他再醒过来,发现自己已躺在床上了。

“他醒来了!”是苦李头的声音,金贵赶紧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激动地说:“你终于醒过来了,你没事了!”眼里闪这泪花。

“我还活着?”李泽年吃力地看着金贵,金贵点这头,哽咽起来。

“怎么啦?告诉我,金贵,你怎么也成娘们了?”李泽年感觉气氛不妙,急切地问。

“周海给你挡了拿一枪。”

“周海呢?他在哪里?没事吧?”

“他离开时紧紧抱着你的身体,你才没被击中要害。”

“周海兄弟——”李泽年痛苦地哭喊着。

继军警暴行之后,全城的激进群众被通缉,军警们在县城进行大肆搜捕,这时,李泽年和云飞他们的处境越来越危急,金贵在工人的帮组下把受伤的他们迅速转移到安全处,并由云珊照料,金贵继续地下联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