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仁屯兵遗址探幽

水师军品2 收藏 2 411
导读:初秋时节,因贪鹿峰山之秀景,并欲探“李宗仁得天地之灵气连升三级”之奥秘,约几位好友,踏着晨雾,向李宗仁屯兵遗址爬去。   我们爬石级、穿竹林、越石门、过小桥,七拐八弯,气喘吁吁,才上到屯兵遗址处。屯兵遗址由一大一小两个山谷组成,大的叫姜姐寨,小的叫和气山肚。两座山谷中隔芙蓉峰,都在半山腰上。   位于回音峰下的和气山肚是个小山谷,除前后两堵石墙拦截,设一门通入外,没什么太多的军事色彩,而姜姐寨地势较高,到此细看,才令人叹服李宗仁当年选此屯兵的高明。   整个姜姐寨谷地平坦,宽约20来

初秋时节,因贪鹿峰山之秀景,并欲探“李宗仁得天地之灵气连升三级”之奥秘,约几位好友,踏着晨雾,向李宗仁屯兵遗址爬去。


我们爬石级、穿竹林、越石门、过小桥,七拐八弯,气喘吁吁,才上到屯兵遗址处。屯兵遗址由一大一小两个山谷组成,大的叫姜姐寨,小的叫和气山肚。两座山谷中隔芙蓉峰,都在半山腰上。


位于回音峰下的和气山肚是个小山谷,除前后两堵石墙拦截,设一门通入外,没什么太多的军事色彩,而姜姐寨地势较高,到此细看,才令人叹服李宗仁当年选此屯兵的高明。


整个姜姐寨谷地平坦,宽约20来亩,四周被芙蓉峰、莲花峰、仙人峰和金秀峰四座山峰包围着,如铁桶一般。四座山峰之间有四处隘口,但实际通到山外的出口只有西、北两个隘口,皆设哨卡、碉堡。南边隘口用石墙围堵,只设碉堡;东边莲花峰和芙蓉峰之间隘口较高,并不设碉堡,只有一条可通一人经过的石级小道与东边的和气山肚相通。从残存的石墙可以看出几个隘口的石墙和碉堡皆用石头和三合土垒成。西隘口哨卡的门口和城墙还在,墙上用于射击的枪眼犹存。在山寨北隘口哨卡附近,有一眼山泉曰龙泉池,水清见底,四季不涸,是山中人饮用之水。站在这些隘口古堡的断墙看一看外边,让人油然而生一种险峻的恐惧。因为石墙外多是深崖绝壁,尤其是在北隘谷口处,碉堡下是绝壁深渊,要上这个隘口必需经过一条共有120多级石级的古栈道,实为险绝的“一线天”。并且从下向上爬“一线天”又必需先经一个需要弯腰才能通过一人的天然石门,真是“自古华山一条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山寨内满是甜竹、紫荆花、杂树芒荒等。竹树掩映间露出石头垒成的断墙残壁,一间间排列整齐划一,明显可辨,一看便知是当年的兵营。在山寨东边有几间用竹木茅草泥巴垒成的草房,显然是景区管理处为启发游客想象当年兵营模样而于旧石墙基上建成的。在山寨南边有一块高不足2米,宽却有2米见方的大石,曰点将台,是当年李宗仁点将阅兵站立之石。站在“点将台”,仿佛看到当年的李宗仁,正在这里指挥若定,操兵谴将。


初秋的清晨,虽不是孤身一人,但站在这空荡荡的山谷里看着那些薄雾随风飘荡,残墙断壁在雾中隐现,听着偶尔几声鸟叫和蛤蚧的怪鸣,在想象当年驻满将士时热闹和喧嚣的同时,也会让人油然而生一种神秘和悚然。


登上姜姐寨背后莲花顶主峰,任凭天风鼓衣,放眼四眺,只见东边和南边延绵的六万大山林海茫茫,松涛阵阵;西边和北边村镇错落,高楼厂房林立,公路纵横。虽然山谷中已无人嘶马叫,炮轰角鸣,但山下公路上的车水马龙,村镇里的鸡鸣狗吠,以及工厂烟囱吐出的袅袅白烟,给人却是另一番热闹兴旺的景象。我想,呈现于眼前的这一幅安定祥和欣欣向荣的山水画面,也应是当年李宗仁屯兵于此企图东山再起所追求的境界吧?


李宗仁屯兵遗址之所以又称为姜姐寨,是因为李宗仁到来之前此山为一名叫姜姐的女匪首占据,筑寨称雄多年,李宗仁兵将其打败,并据此屯兵休整。由于李宗仁官兵剿匪有功,军纪严明,维护了地方安宁,因此深得地方富绅和百姓欢迎,他也是靠地方富绅接济才渡过了因粤桂战争兵败的难关,并在此扩充势力,为后来的发展打下了基础。当时李宗仁虽驻兵山中,但为便于指挥部队和与地方接触筹集军饷,在山上和山下的城隍大西村梁氏宗祠皆设指挥部。民国九年(1920年)正月初一,李宗仁在梁氏宗祠指挥部里与将士迎新年,当地士绅则带了酒、肉、爆竹到梁氏宗祠向他拜年劳军。梁氏宗祠屋宇高大,四合园的天井还盖着遮阳天棚。拜年的商民在天井里放爆竹,一不小心,火花忽然把天棚烧着了,众人迅速抢救,结果虽未成灾却把天棚中间烧了一个大圆洞。阳光下照,院落反显得更明朗了。当时许多人都认为这是不祥之兆,唯独军中深研阴阳怪异之说的老军医李庆廷向李宗仁道贺,李宗仁问这是何故,李军医答,据他几十年的经验,这事是一件难逢的好兆头,天棚上烧了一个大洞,如果火烧成灾,当然不好,起火而无灾,正是上通宵汉,光照万里,大吉大利,且又发生在大年初一,所以要道贺。“连升三级”的故事发生在玉林城,当时李宗仁驻扎城隍,却要常到玉林向上级报告公事。一天他到玉林公干之后与几位高级军官逛街,大家一起去找一位姓崔的星相家看相。同行的六七人都看过了,唯独李宗仁不看,而姓崔的却对他频频注目,并且说要替他看一看,李宗仁因向来不信星相,并且在这帮同行中自己官阶最低,故再三推辞,然而看相的说不收钱,加之同行们又极力怂恿,李宗仁只好让他看了。看过之后,姓崔的说,你的相比与你同来的朋友们都好。李宗仁说,这不可能,在这里我是官阶最低的。看相的人说,这没关系,按相上来说,你明年要连升三级。旁边有人问,连升三级又怎样呢?答曰:“鹏程万里,前途无疆。”事过后,李宗仁并不放在心上,谁知翌年粤桂战争又起,李宗仁由营长升帮统,接着升统领,最后升边防军司令。一年之内,恰恰连升三级。


尽管这两件事有着很大迷信色彩,但在当时的社会并无什么惊异,反因与李宗仁后来的官运进展确有偶合,故在民间一直流传。事实上,李宗仁两次驻扎城隍,尤其是最后一次,在他决定自己一生命运的关键时刻,得到兴业士坤的指点、谋划和军饷接济,渡过了难关,奠下了根基,从某种角度来说,兴业便成了新桂系发源地,说李宗仁在城隍“得天地之灵气连升三级”一点也不为过。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