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看清中庸之道阴毒本性,坚决反对新儒学卷土重来

不曾走向自己 收藏 7 249
导读:改革开放以后,一股以复兴孔孟之道的新儒家的学派随着思想大解放的潮流而卷土重来,如果在上世纪后期由于中国人民正全面接触西方物质和经济文明还不显山露水,那么本世纪初起则因为社会矛盾激化受到力求稳定和和谐发展的现任政府支持而风生水起:官员支持的汉服跪拜大礼频见,以于丹等一批的文化学者企图改头换面散布儒学名著《论语》中错误论点来重新欺骗群众,各种各样的演讲儒学旧思想在电视台人文节目中和网络上大幅抬头,甚至孔子学院也漂洋过海到了世界各地,等等,大有一股儒学席卷全国全球的气势,可是腐朽的东西毕竟是没有生命力的,并且目前

改革开放以后,一股以复兴孔孟之道的新儒家的学派随着思想大解放的潮流而卷土重来,如果在上世纪后期由于中国人民正全面接触西方物质和经济文明还不显山露水,那么本世纪初起则因为社会矛盾激化受到力求稳定和和谐发展的现任政府支持而风生水起:官员支持的汉服跪拜大礼频见,以于丹等一批的文化学者企图改头换面散布儒学名著《论语》中错误论点来重新欺骗群众,各种各样的演讲儒学旧思想在电视台人文节目中和网络上大幅抬头,甚至孔子学院也漂洋过海到了世界各地,等等,大有一股儒学席卷全国全球的气势,可是腐朽的东西毕竟是没有生命力的,并且目前有识之士不在少数,遇到坚决抵制也将成为必然,不过令我奇怪的是作为影响中国历史几千年的奴化奴役中国人民世世代代的儒家文化在累次被仁人志士打倒和批判以及彻底定性后,如今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却依然想老调重弹继续毒害老百姓,阻扰国家的民主大业,看来,不使大家彻底看清儒家思想的社会危害和根本的思想反动性,以后他们说不定还会借尸还魂!


儒家学术对于所有中国人特别使知识分子多少都了解一些,但其思想的阴毒知道的人应该说很少。表面上孔子宣扬的仁很符合大多数老百姓的生活愿望,“民为本,社稷次之,君为轻”的善政理念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宽容情怀在当时也有进步民生意义,可是伪善家就是伪善家,他的“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等语录才暴露了他完全的反人民做王者专制哈巴狗的本质,他的儒学继承人的“存天理,灭人欲”更加反映了他们极力维护封建强权统治和等级管理而不顾老百姓活生生生命被愚弄与阉割得生气全无的本性,以上只是孔孟儒家的一些零散的执政代表观点,最阴毒的则是他的一套哲学思想--中庸之道,一旦被当局者采用利用,老百姓则如鱼在案板任由宰割,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则是无耻残暴的帝王将相,尽管这当中也有部分官僚阶层出于调和民族以及最高统治者与老百姓的矛盾需要,被主子们当做牺牲品抛弃,可他们比起来老百姓悲惨的命运根本无足轻重!


所谓中庸我可以引经据典:庸者-平凡,中庸者-不聪不痴、不平凡又不不平凡也;中庸之道者:不偏不倚、不离不弃、不轻不重、不温不火,于此事不藏而藏机,不露而露锋之为最佳。中庸之道,在于做事的方法上。万事采取中间策略不刚不柔,不多不少,不偏不正,不上不下。以至有刃有余,进退得当,能进能退,能上能下。而在我理解,讲中庸的人总是把自己设计或放置到两个利益方之间的第三方,这样找到一个支点,无论两个利益方怎么斗争圆滑的他都游刃有余,属于得利方,不会伤及自己,却善于拿别人当牺牲品,比如,一个家庭的父亲为了抢夺不惜以冠冕堂皇的理由号召自己家的儿子一起加入这场争夺战,如果成功了他独自享用别人家的财富,一旦形势不妙或失败了也不要紧,转过身来把自己的儿子都绑起来交予被侵犯者随便处置就可以了,用中庸之道去斗争在于巧妙地设计矛盾和利用矛盾使自己无时无刻不处于中心地位,墙头草两头靠,随时准备将两边的人甚至自己人当作牺牲品,丢卒保车去保全自己,以达到四两拨千斤,事半功倍以及一本万利的效果,汉景帝杀晁错以谢七王之乱和清王朝慈禧太后的利用义和拳打击洋人再反过来联合洋人扑灭义和拳的手段无不是“成功”运用中庸之道政治军事手腕的案例!


中庸之道的政治巧妙利用矛盾还在于善于设计矛盾,分化与瓦解金字塔下同一阵营中的有生力量,就像一架车有两匹马,车上人为了保持自己的位置平衡总是不惜让两匹马去做东西方向的拉扯,哪怕他自己知道这是一个无用功,车子不会移动半步,但他的险恶目的达到了,闹矛盾的相互牵制的两匹马比起来一心一意的两匹马要安全得多,他只要在矛盾的两方面适度添油加醋或适时稍微引导就可以轻易驾驭他们,保持自己中间人的地位永固,何况自己不是处于简单的三角形平面的中间,而是金字塔的立体三角形最高点?否则皇帝要同时对付来自亿万潜在敌人的进攻即使他有一万个脑袋也防不胜防,坐在金字塔权力顶端不懂得分化瓦解朝堂和民间的有生力量则如履薄冰般危险之极,事实上,中庸之道用于治国是一种守成之道,并且是在没有外部势力危险情况下比较完满的智慧之举,这和某些帝王希望伟业能够千秋万代的梦想--国富民强不国富民强倒在其次,延续专制的长期稳定才是他们最关心的结果不谋而合,所以汉朝以后统治阶级以儒家治国甚至独尊儒术罢黜诸子百家不是当时当局偶然的选择。


也许专制社会最高统治者也不满意儒家的腐臭味道,喋喋不休的说教,可儒家的中庸之道和基本思想却是一文一武一张一弛,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白脸,客观维护了自己的残暴统治,就像一户人家老子专制独裁,他太需要一个依附于自己的母亲的角色去调和自己的家庭成员了,儿子受到委屈挨了父亲的打一时想不开不吃不喝,老子总不能够再雪上加霜,继续鞭打儿子,逼得压迫者一死了之,这是该是母亲上场了,既为父亲的残暴百般开脱,也为儿子的委屈劝慰一番,释放挨打怨气,树立生活希望,如此长期以往家长制的统治还是依然故我,你说这样的“父亲”能够不和“母亲”始终处于一种默契之中,所以儒家和专制政治简直就是一对绝配的搭档和活宝,是残酷压迫老百姓的两条软硬兼施的铁链!


据说联合国每当举行会议,中国作为常任理事国总是执行一套自己的表决规则:遇到关于自己利益的事情投自己的票,和自己没有关系的则一律投弃权票,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事实,但这样的做事法则无疑却正合儒家的中庸之道精神,柏杨先生认为的国民劣根性中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大多能够从这里找到溯源。尤其是儒家的道德说教和专制强权的残暴形成一套互为表里的显规则与潜规则,逼良为娼,把所有人往虚伪处逼,从小就培养人说假话的习惯,人人说一套做一套,以达到容易控制他们的目的。并且使上等人永远处于道德的高地,使下等人永远处于道德的低洼,比如,警察抓小偷往往舆论将代表政府执法的警察神话为正义之神的化身,因公牺牲或伤残动不动就上升到道德高度--赋予一级英模和烈士的称号,殊不知警察抓小偷天经地义,是一种和清洁工打扫街道一样的职务行为,根本与个人道德水平无关,倒是小偷如果大多数都处于山穷水尽的绝境为了生存迫不得已才实施犯罪行为,更加应该追究导致他们身处绝境无人援救的社会的错,那些小偷的个人道德也谈不上低下。儒家灭绝人性的行为还在于道德杀人,鼓励人们轻视芸芸众生的宝贵生命去换取假大空的道德神话,比如妇女的饿死事小失节是大,等都说明儒教的说话角度大多数不在老百姓利益身上,而是基于维护专制长治久安的统治需要。


以儒家的思想施政行事只会时常处于消极防御和等待的安于现状的局面,实际上,列国诸强纷争的时代任何一国采纳儒学治国都比起其他国家早些灭亡,秦王朝的富国强兵和崛起正是商鞅的法家理论治国的结果,后来的李斯也嘲笑孔孟之道为守株待兔的傻帽之举,就儒家和法家理论相比,我认为后者比前者更加适合竞争激烈的国际形势下的我国上层借鉴, 因为法家只相信严刑峻法不相信道德说教有用是对的,人有趋利避祸的本能,这无关人之善恶,我们的法制管不了人们心里怎么想,只要所有人不作恶就行了,假如人真的有儒家所划定的绝对的善和恶,那么企图彻底改变人的本性,人间只有善那就是违背矛盾对立统一原则,是不科学的,也是可笑的,尽管法家一味地维护封建专制有其时代的局限性,可其原始法制立国强国的光辉意义值得肯定!


当前新儒学正裹夹着一股复古之风麻痹人们锐意改革的雄心,正转移着人们对现实腐败的注意力,特别是封闭我们睁开眼睛看世界地视野,阻扰社会民主法制进程,让一切有识之士都无法容忍。打着复古优秀传统文化地旗号复辟封建思想没有什么东西比这更无耻和卑鄙的了,儒学几千年来毒害中华民族还不够深吗?这个精神鸦片几乎扼杀了一个民族的生命力,想象力和青春活力,儒学的阴毒影响不除,国家就永远没有发展的希望,因此大家应该共同起来抵制这股歪风邪气,看清中庸之道的阴毒本性,坚决反对新儒学卷土重来,不要让新儒家的陈腐学说使我们国民产生惰性,埋葬了我们国家几十年来改革开放的伟大成果,而是抛除内斗的习性官民一起同心协力,两驾马车劲往一处使,让中华民族真正在本世纪崛起于世界民族之林!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