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秦腔的关中汉子抗日名将张灵甫

苏政法 收藏 22 904
导读:唱秦腔的关中汉子抗日名将张灵甫   唱秦腔吟《满江红》的将军   张灵甫为人豪侠好义,在战场上骁勇善战,在乡里恭谨有礼。抗战时期,一个叫刘狮的画家流落重庆,身无分文,一次在街上偶遇张灵甫,他与张只在云南见过一面,并无深交。看到刘如此狼狈,张灵甫设法帮他了一个画展,以解燃眉。此后,两人成莫逆之交,数十年   来,刘狮无论去哪里,都珍藏着张灵甫的两封信。1942年张灵甫率部前往公安,途中忽接一朋友来信,称生计窘迫,张灵甫赶忙凑钱,并派左右急速送往这位故旧家中。   作为一名将领,张灵甫深知“师克在

唱秦腔的关中汉子抗日名将张灵甫

唱秦腔吟《满江红》的将军

张灵甫为人豪侠好义,在战场上骁勇善战,在乡里恭谨有礼。抗战时期,一个叫刘狮的画家流落重庆,身无分文,一次在街上偶遇张灵甫,他与张只在云南见过一面,并无深交。看到刘如此狼狈,张灵甫设法帮他了一个画展,以解燃眉。此后,两人成莫逆之交,数十年

来,刘狮无论去哪里,都珍藏着张灵甫的两封信。1942年张灵甫率部前往公安,途中忽接一朋友来信,称生计窘迫,张灵甫赶忙凑钱,并派左右急速送往这位故旧家中。

作为一名将领,张灵甫深知“师克在和不在众”,平时爱兵如子,每每自己得到奖赏,也都全部分给属下。他的老部下胡立文曾这样写道:“旅长在打仗军训时,是令官兵敬畏的将军,平时则是一位崇尚文化,慈爱有加的父母官,旅司令部驻长沙小晏门外,练兵之余,旅长有时也去各办公室看看,我当时任旅部办公室的文书,虽已17岁,但个子矮小,还像个孩子,一次,张旅长(来办公室)用手摸摸我的头,鼓励我好好工作,使我倍感亲切……”

作战间隙,张灵甫“平居好吟咏诗词,岳武穆之《满江红》、文文山之《正气歌》,辛稼轩陆放翁豪放篇什,尤激扬朗诵无虚夕,且恭书《正气歌》全文分赠袍泽。”除了酷爱书法,他还喜欢赏花、骑马。一次一匹马患肺炎,奄奄待毙,张灵甫抚之潸然。“马亦涕泪涔涔下”。

抗战后一年夏天,张灵甫回家探亲,一到家,看见发妻邢氏抱着儿子(张居礼),就走过来,邢氏说,你看咱们儿子长得多好,没想到张灵甫没有接话,而是说了一句:长得好有什么,你要教育他爱国!这句话至今都让张居礼感慨万千。他说父亲没有架子,尽管当上了团长、后来又是师长、中将,但回到东大村,他还是当年的张灵甫。

“父亲喜欢唱秦腔,没事的时候也唱《满江红》等一些古诗词。”张居礼回忆,那时张灵甫一到五星乡就让送他的汽车回去,然后步行十余里回村。因为祖父说了,一定不能因地位变迁而高人一等。

回家后,村上的好友就会来家里搞“自乐班”,唱秦腔、饮烧酒,一热闹就是好几天。至今村中老人说起张灵甫,无不有种亲切的感情。

抗战期间,张灵甫以军功不断擢升,从团长到旅长,从副师长到军长,几乎年年受到国民政府嘉奖。抗战后,74军接受整编,缩编为“整编第74师”,师长一职给了张灵甫。

在抗战后的短暂休整期间,张灵甫又结了第四次婚。之前,发妻邢氏一心在老家抚养子女,杀妻事件之后,张灵甫还曾娶了西安城里一位有名的大家闺秀。不过,由于这位妻子过于粗心,张灵甫与其生的两个孩子,都在行军途中发生了意外。张灵甫伤心已极,最终与之离了婚。第四任妻子王玉龄年仅17岁,据说是程潜介绍。婚后两人恩爱有加,但平稳的生活没过三年,张灵甫便在孟良崮战役中殒命。

“内战先锋”命丧孟良崮

1946年国共合作破裂。整编第74师作为“御林军”成为急先锋。当年7月,张灵甫率部从南京开拔苏北,两次涟水之战后,74师连连获胜进入山东。1947年5月,张灵甫部接令由孟良崮渡汶河,攻取坦埠,受纵队司令李天霞指挥及支援。而驻扎在汤头镇的张淦纵队,向界湖担任右翼策应,驻蒙阴的黄伯韬部北进桃墟担任左翼策应。

有一则轶事流传甚广。据说,张灵甫在黄埔念书时,陈毅当过他的老师。张进攻山东前,陈毅曾派人劝降张灵甫,却被张以政见不同一口回绝。而后张于行军途中忽听谣传称陈毅患病身亡,张灵甫感伤不已,还专门写了一则悼文悼念。由于陈毅将军仅在黄埔军校武汉分校任职,是否与张灵甫有师生之谊尚没有更多史实可以佐证,因而至今还是一个谜。

1947年2月,怀着9个月身孕的王玉龄前往前线探望丈夫,张灵甫并不知道,3个月后自己将要走到生命尽头。王玉龄回忆说:“在打仗的时候他还给我画了一个图样,讲我们家的那个院子里边的花要种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种什么花,他都写给我。他好像没把打仗当一回很了不起的事情”。

孟良崮一战,张灵甫没能继续成为“常胜将军”,而是和整编74师的三万多人一起,走向了死亡。

当时,华野部队在蒙阴东北集结,企图围攻国军右翼的第7军及整编第48师,并没有打算要围攻整编第74师。但是,5月11日晚,华野收到内线送来的国军作战计划,粟裕决定“万人从中取上将首级”,这才决心用二十万人围攻张灵甫。

从诸多史料看,张灵甫进入孟良崮有多种说法,一是说张灵甫欲以自己一部吸引解放军包围,然后大量援军再从外围包围歼灭;一种说是因国民党内官僚作风,致有问题的作战命令不能及时变更,而将张灵甫推上孟良崮。

据说,张灵甫率部行进在鲁南山路上的时候,由于道路崎岖,不仅步履艰难,甚至宿营、补给均极其困难。随军国民政府官员毛森后来回忆说,张灵甫当时曾发牢骚说:“我是重装备部队,如在平原作战,炮火能发挥威力,陈毅二三十万人都来打我,我也能应付;现在迫我进入山区作战,等于牵大水牛上石头山。有人跟我过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给他们看吧!”

果然,在解放军集中9个纵队二十多万的兵力围困固守在孟良崮的74师的时候,张灵甫一切都晚了。理应支援的部队指挥李天霞部,仅以少量部队佯为增援;张淦纵队主力因为太远,也策应不上;黄伯韬部本可以增援,但自蒙阴经北桃墟至垛庄的路,都是高山部队无法展开,致使张灵甫孤军作战,陷入汪洋大海一般的包围之中。

交战的惨烈难以想象。74师配备的大量水冷式重机枪因长时间发射导致枪管烧红,山上无水,就以人尿代替,后人尿也没有了,终于火力衰减。激战四昼夜之后,74师子弹火药、粮食和水全部都用光,弹尽粮绝之际,退守在孟良崮主峰的张灵甫决定“杀身成仁”。

5月16日晚7时,在给蒋介石发完最后一封电报,给妻子写好遗书后,张灵甫与副师长蔡仁杰、旅长卢醒等人自杀身亡。当解放军攻上主峰时,通往74师指挥部的山谷,尸体堆了近7米高,山岩被染红……

穿着解放军军服下葬

孟良崮战后,被俘的张灵甫部下一个少将旅长、八个上校要求最后看一眼他们的老师长。获准后,九名将校围成半月形,长跪于地放声大哭。

时任华野六纵副司令员的皮定均,下令厚葬张灵甫。由于张灵甫原军服破污不堪,下葬时穿着一身新的解放军军装。六纵政治部主任谢胜坤安排人花了1000万元北海币(根据地货币),购买了一口4寸厚的楸木棺材,用新白布裹尸,就地安葬于一村民的地瓜窖内,并筑起了大坟丘,墓碑上书“国军整编第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将军之墓”。

埋葬前,华野一些人员和部分张部被俘人员,还举行了简单的安葬仪式。华野六纵一负责同志还讲了话,称:“张灵甫在抗日战争时期打过日本,负过伤,立过战功,但后来跟着蒋介石进攻解放区,与共产党为敌,走错了路……”当时新华社还播发过张灵甫死亡及收尸的相关消息。

一代抗日名将就此沉落,不由使人想起吉鸿昌将军临死前的那句诗: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不同的是吉鸿昌因抗日被蒋介石杀害,而张灵甫却是被他的“校长”送上了内战战场。

岁月流逝,当年的坟丘、墓碑已不复存在,张灵甫埋葬的地点先是人民公社生产队的牛圈,后建起村庄,其墓穴又被村民圈入宅院内。

张灵甫阵亡后,王玉龄没有再嫁,而是带着儿子,先到台湾一度衣食无着,极其艰难,后赴美国,靠着艰难打拼,独立生活。1973年,王玉龄忽然接到时任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黄华的一封信,信中说“如果您没有改变初衷,我们愿意给您签证,邀请您回祖国探亲旅游”。接到信后,对国内情况毫不知情的王玉龄最终还是以签证困难为由,婉言谢绝了邀请。

同年秋天,一个偶然,在航空公司工作的王玉龄辗转来到了广州,接着又来到北京。这次回国,周恩来亲自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王玉龄。周总理对她说:“灵甫是一个很好的人,当时是我没有做好工作,没有把他争取过来”。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已是耄耋之年的张灵甫妻子王玉龄还在深深怀念着自己的丈夫。虽然相守只有三年,但“此情可待成追忆”,她一直没有再嫁。她的爱情生活,就像张灵甫曾寄给她的、在淮阴乡下拍摄的昙花照片一样,永远留在记忆深处。

五十多年后,王玉龄托人辗转寻回张灵甫遗骨,安葬于上海浦东玫瑰墓园。在遗骨装殓后,王玉龄写下了这样的诗句:“当年有幸识夫君,没世难忘恩爱情。四七硝烟伤永诀,凄凄往事怯重温。”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