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态的智慧   




世界上盛传一句足以让中国人颇为受用的话:“天下的智慧装在中国人的脑子里,天下的财富装在犹太人的口袋里。”


有一项研究分别在中国和美国调查人们心目中最具智慧的人和事:结果发现中国人心目中最有智慧的人是诸葛亮,最具智慧的事是空城计和草船借箭;而美国人心目中最具智慧的人是爱因斯坦、牛顿、亚里士多德等科学家和思想家,最具智慧的事是科学家的发明创造。




这就是中国人和美国人对智慧不同的理解。


中国人不是没有智慧,而是太有“智慧”了!


比如,做人要真诚厚道;做生意要诚信不欺;做官要光明磊落……这些智慧约定俗成,简单明了,世界通行。但我们更多的人似乎并不尊崇这一信条,而是更倾注、更流行某些“权谋术”与“计略”等所谓的“智慧”。比如,一些人想升官,天天处心积虑的往往不是“政事”,或是搞欺上瞒下的“政绩工程”,或是见风使舵,极尽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之能事,甚至是投机钻营,搞金钱美女铺路的行贿,越是无耻越容易升得快爬得高。回顾几千年的官宦沉浮历史,处处潜藏玄机,时刻杀机四伏,让人眼花缭乱,惊心动魄。于是乎常见干正事没本事、玩权谋却有术的人春风得意!


一些人经商,工夫不是下在产品质量与服务水平上,而是喜好弄虚作假,以次充好,甚至到了“只要能赚钱,哪管他人死活”的境地。多年来食品药品安全事件屡屡发生,从“毒酒”、“毒大米”到“安徽华源事件”、“欣弗事件”,从“苏丹红一号”到“三聚氰胺”,从安徽阜阳“大头娃娃”事件到“三鹿奶粉事件”,每次事件背后都是一个“利”在作祟。一些人为了牟取利益,道德完全沦丧,法律被践踏脚下,玩弄起了强盗杀人般的“经营权谋术”。而奇怪的就是这种创新无能、造假有术、见利忘义之商人不仅头顶能罩上“著名企业家”的光环,而且能通过钻营当上政协委员、人大代表,跻身政界。


再如做人,某些人的价值评价标准已经完全嬗变,对朋友,对同事,对领导,有多少人会推心置腹地说真话?在一些大小机关和单位,一个个故作深沉状的“成熟者”们,个个圆滑得像技艺高超的演员,真可谓是八面玲珑,滴水不漏,说的多是令人作呕的面子话、恭维话、拍马屁的假话,就是不肯说一句实话、真话。尤其可悲的是,将人格卑劣自诩为成熟,在受宠时春风得意、沾沾自喜不说,动辄鄙视那些勇于干实事、敢于说真话的人。


说真话的人被耻笑,诚实的商人赚不到钱,光明磊落的官员无法升迁……在这种大“染缸”里,人生如戏场,商场如赌场,官场如战场。是非被颠倒,黑白被混淆。不少人既要挖空心思算计别人,又要谨小慎微防范别人攻击而保护自己,结果人人都累得筋疲力尽。目前,书市畅销如《厚黑学》之类的“做人术”、“经商术”和“做官术”等书籍,就是一些人为了快速增长“智慧”而“恶补”的明证。中国人脑子里的这些已经癌变的所谓“智慧”,扭曲了人的思想、心态和价值判断,让国人沦为思想病态的民族。


鲁迅曾说:“搞鬼有术,也有数,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从来无有。”诸葛亮是计谋的祖师爷,却难助蜀国消灭人多地广、势力强大的魏国。历史上如赵高、秦桧等阳奉阴违、善弄权术的阴谋家,难以纵横捭阖一个时代,而是往往身败名裂,最终被钉死在耻辱的十字架上。像“三鹿”这样精通各类“经营计谋术”的经商者,就是弄个政协委员人大代表头衔光环罩着,也无法铸就几家“百年企业”,倒是因为诚信的丧失而自掘坟墓,最终埋葬自己。那些在机关部门和小单位里会钻营会玩权术的小爬虫们,别说比诸葛亮如何,认为自己玩权术的本事能赶上陈良宇、陈希同吗?玩卑劣的权谋小计能得一时之小利,不可能干成大事;玩权术可得意一时,也不可能得意一世!


中国人富有智慧,但西方的坚船利炮轰开了中国的大门,使近代的中国沦为列强蹂躏的羔羊;至今,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科技经济与社会的发展无法与西方发达国家比肩;诺贝尔奖获得者榜单上,至今还未有一名真正来自中国大陆的人……中国人的智慧体现在哪?我看,中国很多人的智慧大多是殚精竭虑、纠缠内耗,用在你、我、他之间的勾心斗角、相互提防、相互攻讦上了。任何人玩弄这种智慧的结局殊路同归——都是损人不利己,贻误国家、民族的发展大业。


中国人不是没有智慧,还是多用点智慧干实事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