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梦 第二卷 美国因素 第一二○节 第一次发布会(针锋相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2.html


第一二○节 第一次发布会(针锋相对)






十六天后,1907年6月初,美国华盛顿某宾馆,只见灯光闪闪,嘈杂声不绝于耳,又见记者对面挂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台湾外交事宜全权代表赵献赵外事发布会,下面有一行副题是《华盛顿邮报》赞助

原来这是赵献的第一次发布会上演了,一场针锋相对、唇枪舌剑看来在所难免

而那一行副题《华盛顿邮报》赞助完全是约翰、盖特硬要的

说到那一行副题《华盛顿邮报》赞助,我们得回顾到十六天前的那一餐饭,赵献以为这约翰第一次见面真的是那么热情,硬拉着他跟小李去吃饭,原来是有目的、有预谋的,那一餐吃到一半约翰就跟赵献提起了要赞助赵献发布会场地的事

赵献也没多想他是什么意思,就谢绝的说:“不用,就在他那住的宾馆就行,”

但约翰是死赖不依得要给赵献找个好的,说那个宾馆实在是不足以做记者发布会,赵献见约翰‘热情’到这个程度也就没拒绝,没诚想这个洋家伙挻有心机的连这上机会都不放过,在发布会上打起了广告,但心一转觉得这样的人才能更好的利用,也就顺水推舟的成全了他

想时迟那时快,一见这大厅上的灯光闪闪,不用主持人说就等于宣告发布会开始了

赵献用英语平和的说道:“欢迎大家的到来,本人是台湾外交事宜全权代表,现在我回答各大记者的问题,请各位大记者嘴下留情,如想提问的记者可举手以示要提问,举低了或慢了本人一概不负责”

赵献用不卑不亢的语气,并半开玩笑的说道

各位记者也在轻松笑声中‘唰,唰——’的几下举起了手,但这种声音还是被那拍照的闪光声掩盖

听赵献礼貌的说道:“请第一排的第一位记者提问”

见那记者站起来道:“我是《华盛顿邮报》的主编,请赵外事能否介绍一下台湾目前的形势,或交战双方的战争是否还会升级?”

不错,这个人正是约翰、盖特,两人配合的还是挺‘默契’的,当约翰说出是《华盛顿邮报》的主编时众大记者就‘哇,哦——’的表示抗议,因大家都看到了上面的横幅上就有《华盛顿邮报》赞助的字样,抗议他们这不是串通一气吗

赵献不理会他们以示抗议无效,并回答约翰的问题道:“我知道大家这段时间陆续都有派记者到台湾去了解情况,如今的形势如何我想不用我说都清楚吧,即我光复军现已围困了儿玉源太郎的日本侵略军于台南一带,不日我军将光复我台湾全岛”

赵献说话时底气十足

并继续回答道:“关于这位记者的第二个问题,我想说的是:我中华民族一向都是爱好和平的,是否升级那就要看日本方面的”

第二次提问的机会赵献把他给了德国记者

只听那记者问道:“请问你们台湾所谓的抗日起义军挑起这次战争,对最后的胜利有把握吗”

看来倭寇鬼子侵略台湾的事实在西方的眼里成了理所当然的了,也许这里还夹杂着德国民众对伊东祐亨这个留德学生的偏爱,但这些理由或借口都不是作为一个记者要客观报道事件本身的的职业操守,怪不得现今有些西方媒体人还本性难移的对我国进行恶意攻击

此时赵献那张严肃的脸看上去是不怒而威,

赵献驳斥他道:“这位记者先生,首先我要建议你去了解一下亚洲史,哦不,你去了解一下中国史就行了,虽然我对你的无知不感到意外,但你作为一个在德国第二大报业的《德国世界报》中任职的记者,你此时此刻的提问却不得不让人怀疑你的知识与视野”

看来赵献这段时间下了很大力气,了解各方面的情况,才这么清楚这《德国世界报》是德国第二大的报业

赵献眉头紧锁的环视了周围众记者,拉高声调的说:“我想在坐的大多记者都知道一点1895年的中日战争吧,我们称为‘甲午战争’,就是那时日本屠我平民窃我国土,此次我台湾民众奋勇起义抗日旨在光复我台湾固有的领土,属于合法的、正义的抗争,并非某个记者所说的我们挑起了战争”

赵献得理不饶人的越说越激昂的继续道:“我台湾几百万民众在这十几年中来被日寇侵略者凌辱我想你们是无法体会的,我不期望你们对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台湾民众表示同感或同情,只希望你们保持一颗公正的心、人道的心去看问题,而不是混淆视听,更不要粉饰恶人,我想这样要求你们不过分吧”

赵献说到最后是铿锵有力,强硬中而不失柔情,软硬兼施,刚柔相济的批评一些还想恶意相向的不实记者

接下那些心虚的记者就老实多了,第三位赵献点名让一个来自沙俄的《沙皇帝国报》记者莫丽丝

记者莫丽丝道:“请问赵外事,伊东祐亨带领的日本舰队被台湾起义军击沉的消息我们是有收到,但到目前为止我们大家还没看台湾起义军击沉日本舰队的直接证据,请问赵外事你现是否能直接证实这一点”

1904-1905年间(清朝光绪三十年至三十一年),日本与沙皇俄国为了侵占中国东北和朝鲜,在中国东北的土地上进行了一场帝国主义战争,对作为记者的莫丽丝来说,这场战争她还记忆犹新,而已是沙俄输给了日本,所以他现在迫切的想知道能击败这不可一世的海军名将伊东祐亨的舰队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或者是什么战舰战胜了日本舰队,他看报道说是商船击沉,她可不信

赵献很得意有人问到了这个问题,脸上露出一点难得的微笑,但还是严肃的从一个纸袋里拿出了二十多张‘照片’

赵献拿在手里出示给众记者看,嘴里说道:“我想这些证据可以证明我光复军击沉并全歼日寇伊东祐亨舰队的事实吧”

听到这各路摄影师不失时机的按下他手中按钮,‘咔嚓——’声不断,从照片看上去好像有些照片好像是拍摄时‘抓拍’的

有一张是在水里双手举起像是在投降,有一张是一个日寇嘴里喷水,这个人显然是不会游泳,有一张很夸张的是一个日寇坐在战舰上的炮台处,看着慢慢下沉的吉野号

其他照片大多是战舰上的标志,现在各路记者才确信了他们的消息是真的,这就是官方的权威

话说赵献这些照片怎么来的呢,原来赵献安排在十六天后才开记者会,就是在等着这些‘证据’,这是陈羽让人‘快递’飘洋过海来到美国的

看着下来的各路记者一片的噪动,甚是有趣,没想到这些记者对这一爆炸性的照片是‘嗜图如命’

赵献这时有意让一个日本记者来提问,看看会问什么样问题,赵献看准了就点一个日本记者起来的提问

那个被赵献点到的女记者慢悠悠的站起来,杀气腾腾并用嗲声嗲气口吻问道:“赵先生,你在这里发布这样挑衅日本的记者会,难道你不怕遭到报复吗?”

下面各记者虽觉得这个女日本记者问了个‘不痒不痛的’话,但还是认同这个记者的观点的嘴里念道:“是啊——,不怕吗”,“是吗——,确实是有危险”,“得小心点”,原来大家都还是了解日本这个卑鄙岛国的

赵献听得出这个提问名为关心,实为赤裸裸的威胁

既已知他的意图了,赵献平静的答道:“多谢这们记者的关心,但我觉得这个顾虑是多余的,我想在这个不但被人称为‘民主典范’的国家,也是一个世界强国的美国,说这几句话不致于招来杀机吧,再说了,如我真被遇刺我想不但刺杀我的人有责任,美国方面也有责任吧”

这赵献真是太有才了,不得不佩服他的急智与外交手腕,几句话就把美国拉出来做挡箭牌,说得明确点是把美国拉下水

也就这一次发布会后,赵献充分的显示了他的外交才能,不但在后面成为美国第一任大使与中国大使第一人,更成为了后来的新中国的第二号人物,这是后话在此先不提

接下来赵献陆续回答了记者们的问题,就不一一作介绍

而要补充一点的是,赵献这次的发布会还导致了现任日本内阁的倒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