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0与1 第一章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13.html


夜晚十点钟。国家信息安全测控局控制中心。

距离地面三百六十公里的高空上,一颗名为泛亚的通讯卫星,沿着设定的轨道运行。

地面测控站密切地观测运行状况。

时值夜晚十点三十分,零二十一秒。地面测控站突然受到不明干扰,跟踪与调试卫星的计算机好像遭到有意裂缝者的进攻。这一下子忙坏了所有工作人员。在主控屏幕上出现卫星失踪的时间显示,一秒,二秒,三秒……。随后,让人不可思议,一切全都又惊奇地恢复到原初状态。只是这种短暂性的变化,已经被负责观测的人员记录了下来。负责这方面事项的工作人员把获得的问题记录,在很短的时间里用书面材料的方式,报告控制站的主任。该主任在接到汇报材料,快速看过之后,立即上报信息安全部的主管。

“您是说不久以前出现过的情况再次发生?”信息部主管方田在电话里惊骇地问道。

“是的先生!”

主任不知道怎样去评价这种不明的状况。因为几个月之前,这种情况出现过多次。地面测控站的主任,一边看着技术人员送达而来的材料,一边回答信息安全部总管的问话。在他的脑海里,紧张考虑着该起事件的性质。其中有一部分的思考,滑进到另一方面的估计里。认为是设备引起的故障,这种可能性在以往的记载中,以确凿的事实而成立。不过,对于目前出现的短暂中断现象,他没有任何技术性把握。

“那么!侦测到的中断,持续了多长时间?”主管问及一个专业性的技术问题。

“从观察与测控上得到的时间只有十秒钟!”

十秒!这是一种区域定点计算范畴内的时间值。说的用语内容包含性十分专业。区域定点计算内容是指:在太空轨道上运行的卫星,当它行进到某一地域上空时候,对地面进行测绘用去多长时间的计算值。主管对这一情况的发生,开始明白起来。很想去知道一个究竟。只是,首先并不往可能是故障的方面去考虑,尽量往严重的方面去想。将事情想得严重,是这一行业的职业病。自然,也是特殊工作环境里养成的工作意识。如果不去联想的话,仅仅只是十秒的中断,从技术上来讲,它并不会引起多么高度性的重视。

“那么!请您把所有的技术数据传输过来吧!”

“是!我马上进行传输。”

国家信息安全部主管方田放下电话,面容深沉地环顾办公室。伫立的几位部下,从浮现的神态上,明显得知他们的认为。而且在他们的心里,思考着一个相同的内容。

时间虽然只有十秒!然而在这个十秒钟之前呢?一个不得不让人去加以重视的前提因素是:监控室发现了有意的裂缝者。很多道设置十分严密的防线,匀遭到击破。正当实施反逆法去查询的时候,竟然失去了裂缝者的踪迹。

“那么你们的看法呢?”

主管试着去问。他不想对此事件存在的可能性,去阐明出自己的推测性观点。让下属发表见解,自己再去合理地采用,这样的做法对于下属来说,它具有积极性的推动作用。

“我不能立即确定,还需要有更多的资料加以分析之后,才能够做出肯定。”站立在办公桌对面的下属回答道。

“那么,对此事项进行了布置分析,拟定出一个方案来了吗?”

“在我来的时候,已经吩咐了部下,让他们开始去干这项工作。”

国家信息安全部主管朝来人挥了挥手,几位下属相继告退,走了出去。

现在主管把送到面前的资料拿起来认真细看,很快心房由此忐忑不安了。甚至,在他离开宽大办公桌走到大窗前,走动仍然使他无法抵制因思考而引发起来的,众多不可言状的担忧。它们如同潮水一般地涌进脑袋里。他能够预感到,这是一种可能性的巨大灾难即将来临。想到这里,再次急忙回到办公桌边,拿起一个内部电话,朝下属进行吩咐。

“让所有信息部门里的专家们,务必在二小时之后全部来到局里。”

“这里面包括信息安全人员吗?”部下在电话那头请示道。

“是的,全部!把国家信息安全调查员柳鹞申也找来。”

“目前此人正在休假!”

“你可以对他说,假期结束了。”

“是!主管,我马上派人去将他唤来。”

柳鹞申此时此刻在床上翻了个身,内心里充满了激动的喜悦。他把头深深地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尽情地吸闻着由它散发出来的香味,那是带有她肉质性的味道。与此同时,他更是喜庆不已,因为这种亢奋的情绪来自于发现。他觉得今晚与她在一起所相处的几个小时,比得上相处二年在一起的工作时间还要深刻,现在更全面地了解她。大脑中逐步比较魏纹给大家的印象,在众人的眼里,她是一个文静与害羞兼备的姑娘。在工作中,总是那般温和与善解人意。用一种让人暗地里称赞不已的方式,来处理日常中出现的某种意想不到的意外之事,温和贤淑的印象深入大家的脑海。只是与此同时,一种阴险狡猾的神态浮现在他的脸上,并且为此默默地暗笑起来。原因是他又有了新的发现。

事实上仅仅只几小时,就让柳鹞申真正地知晓到,她其实是一个成熟得让人惊讶的女郎。不但有主见,而且处理任何事情都在小脑袋中,经过聪慧周全考虑之后才去做出决定。要不是与她今晚的幽会,恐怕无法改变对她这一面的真正认识。她是一个大胆、豪迈、狂热的姑娘。即更是将她与那些激情万丈的女郎相比较,她也不会有任何地方逊色。

想到这里,一种贯穿于心田里的,沉积的幻想,由它产生出轻松与愉快的感觉来。他被惬意舒服的情绪包围,油然间让他沉醉。如同空气里每一个分子都带上了欢乐的节拍,自然柔和地奏响美妙绝伦的音乐。他有一点忘乎所以,有一点踏实性的飘然。睁着一双把握十足的目光,环视起居室。不论从布置与装饰上,都让人感到很得体、舒适。各种装饰物色彩完美、柔和地协调搭配,简直挑不出那些地方还存在纰漏。

当一侧房门发出轻微响动时,他聚精会神。幻想在这个室内,即将上演一场最具富有激情与挑逗的演出。魏纹此时走了进来,随手将通往卫生间的门关上。她身着浴衣,敞开的浴衣让人看清了诱人的胴体。她带着那种让人充分明白成因,并且强调保持专心致志的要求神态走到床边来。柳鹞申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种,不与此事此景有半点关联的想法来。他往未知的领域里去设想,不知道今晚的激情,在热情激荡之后,如何在往后的工作中,怎样去处置好在她面前的态度与风范,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难题。

魏纹微笑地伫立于床边,并不急着上床来,而是有意识地站在原地磨蹭。柳鹞申表面上仍然努力地保持与她从酒吧,再到家里整个过程中的谦谦风度。当然,内心里是很急切的。可以说是在尽力地克制拥有她全部冲动的想法。不论怎样,知道是坚持不了多久。同时也感觉到,她同样在努力地做着,也许同他的想法一样,想经过这点小小的克制,以求达到渲染与升华激情交融时的狂热。

她摆动纤细结实的长腿,想用一个艺术体操的方式上床来。一个咕咕作响的声音,不识时务地充当了裁判的叫停声,激情的节拍不得不豁然而止。至少有几秒钟的时间里,脸面上掠过一丝不太明显的怨容,当又一次响起时,她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电话听筒,一只手的手指在宽实,不断起伏的胸脯上随意地指划着。

“喂--!喂--!”

能够听到温柔甜美的话音,即使再吝啬电话费用的人,也都会就此慷慨起来。她不停地点头,“好的!好的!他在!我马上让他接电话。”

柳鹞申握住递到手中来的电话,对电话来得不是时候是有许多的怨恨。但是他学着用她那平静的,随和的音调朝电话中问着。这种即学即用的方式,知道完全是出于她的感染。如此看来,他想到了以后,想到很远的将来,如果真的与她厢守在一起的时候,自己独特拥有的个性,还会不会存在?也许!但是他更相信这样的结果,那就是自己的个性,处于她的强大感染魅力,以及处事方式的影响作用下,其个性一定会荡然无存。

“现在出了紧急情况。”电话里的人简明扼要地说。

“是吗?”他从床上爬起身来,下床走到窗边往下面望去。在人行道的旁边,一名同事正斜身靠在汽车门上,用手机与他进行通话。“能够说得具体一点吗?”

“没时间,另一个原因是我暂时也不太清楚。你能够在五分钟之后下楼来吗?”

“好的!”他放下电话后,对女郎抱歉地耸了耸肩。面容表示出,也不想在中途打断这个美好的约会。但是一个不能拒绝的公事,在这种意外的情况之下,浓情的约会,只好寄托于往后的某个时候了。

柳鹞申开始急着去穿衣服,而她似乎在这个方面上很会理解人。并没有表示出一点遗憾来。这一点令他万分感激,他整顿装束。在离开公寓之时,有充分的理由去向她表示,男人应该有的果断。他一把将她抱住,给她一个热烈的亲吻,这是必要的做法。因为他十分地确信,这个方式一定会在她的心里造成一种绵绵不断的涟漪。

泛亚卫星在已经过去的一个小时里,也就是在十点三十分零二十一秒到三十四秒之间,突然与测控中心失去联系,虽然仅仅只是失去十秒的控制中断。这种中断包含的性质,从技术上讲,有可能是高空中的电流层,以及对电流层有影响的系列因素存在之外,还有就是卫星本身的机械故障原因,或许,可能是地面发射与接收等等设备上原因。从理论上讲,是不应该出现的现象。控制中心与它失去短暂联系,这毕竟是一个待查的问题。而在专家眼里,这个问题相当严重。

来到国家信息安全部,有关信息方面的专家都已经到齐了。他俩一路猛跑奔向会议室。从敞开大门的会议室,向外传出大嗓门信息安全部主管那焦急,如连珠炮弹般的发问声。方田粗鲁,直爽,脾气是出了名的暴躁。但是人人都将能够成为他手下一员而倍感自豪。因为他从不刚愎自用,很专注,很能体恤下属,如果是正当理由,在不能解决问题的情况下,他会去找上级,即使需要拍桌子的话,他也会干。

“先生们!”在沉重的喉音下,没有人去分心。因为他最讨厌别人不去注重说话的态度。“别认为区区的十秒钟,这里面包含了一个极大的问题。”主管甩了一下头,碰巧看到悄悄进来的两人。“请赶快到座位上去坐下,我说两位迟到的先生!好啦,先生们!我只能总结这一点,弄清是什么原因将是您们的任务。为什么会这样?很多人都想知道?国家安全局想知道这是出于何种原因。由那里已经派来了专员。先生们!离专员到达这里,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你们尽量去搜集可能性的数据,以便回答安全局专员们的提问。”他朝众位专家挥了挥手,“快到各自的岗位上去工作吧!”

众人在话音一落,立即从座位上站起,奔向各自管辖的部门。信息安全主管喜欢部下雷厉风行。不能容忍婆婆妈妈行动迟缓的人,以前有位还有背影的老兄,在一次行动中因自身素质达不到快速的要求,被他抵住来自各方的压力,硬是将此人调离到别的地方去了。他的格言是:敏捷的反应才是生存的标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