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0与1 第一章 第一节

shxfq9011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13.html[/size][/URL] 一阵突如其来的大风,它强劲地吹刮过了屋顶。造成屋顶一角松动的木条,被大风吹落了下来。他骂骂裂裂地抖缩着身体,走出屋子。尽管如今只是初秋的季节,然而在这座大山之上,吹刮而来的大风里,已经捎带了冬季的寒意。他仰起了头,沮丧地看了看房顶。不论怎样,今天是修不了的啦!明天也不行!只有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13.html

一阵突如其来的大风,它强劲地吹刮过了屋顶。造成屋顶一角松动的木条,被大风吹落了下来。他骂骂裂裂地抖缩着身体,走出屋子。尽管如今只是初秋的季节,然而在这座大山之上,吹刮而来的大风里,已经捎带了冬季的寒意。他仰起了头,沮丧地看了看房顶。不论怎样,今天是修不了的啦!明天也不行!只有等到天晴了。而与此同时,他的内心里,暗暗地祈祷了起来。尽管,他早就得知到了,该地区里的天气预报。当然,有时的预报与实际的情况,是存在很大的误差,因为这样的情况让他见到过不少。而如今,他只是一个劲地企求,希望今天晚上别下大雨,不然的话,那就太糟糕了。

这阵吹刮而来的大风,吹向小木屋后面的一片大树林,风声萧萧。阴沉布满乌云的天空,被风吹开一个口子,露出满天星星。这时,一柱划过天际的闪电,夹杂一声沉闷雷声,空气在振荡。

在黑暗的树林里,有一个人十分艰难地朝小屋的方向走来,夜访者?猜测不成立。弯曲蜿蜒于通往山腰小木屋的路,是在相反方向。也许是个迷路人。该种猜想很快被排除。艰难涉步于林中颧木与荆棘中的人,身形敏捷地跳过一个小坑,来到树林边缘停住了行走的脚步。望视相距一百米之远的小木屋盯看一阵。在阴暗的星光下,此人狰狞地咧嘴笑了起来。

在一颗大树下蹲下身体,解开穿着的大风衣,打开斜挂于腰部的挎包,从里面拿出一台便携式手提电脑。风吹得大树梢不停地晃动,从树梢上掉下来几滴水珠,其中几滴正好滴砸在荧光屏上,此人立即将风衣当做简易的帐篷来使用。

过了半小时才合上电脑,显然从它的里面得到了想要的资料。现在,离开树林,往坡下隐居者的小木屋走去。在下坡时,选择草地行走,差一点在湿滑的草皮上给摔倒。

隐居小木屋里的人,是个五十多岁的人。他进到屋里后,将木门关紧。走到火炉边,往里面丢了几块木材。初秋已如寒冬,这一点早料到,只是没有想到今晚的气温会突然骤降。随后,离开火炉,来到称之为工作桌,仅用几根粗木拼在一起,将表面刨平的台子旁。台子上有两台手提电脑,分别连接上不同的手机作为终端联接器。他首先在靠近左手边的电脑上工作。此时此刻,右边那台电脑,发出嘀咕的报警声,立即引起了注意。

起初认为是连接电脑的手机,因通讯故障引起的。然而屏幕上显示出来的资料,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是有人破坏通讯。一个定点跟踪通讯的恶意程序找到了他,并在机器中发作起来。隐居者的嘴角升起了一丝爽朗的笑意,恶意攻击对他来说不是麻烦,引不起多大感兴趣。驾轻就熟地在键盘上敲打了几个键,等待电脑作出反应之际,扭头去观察另一台电脑,那台电脑倒没有出现异常情况。

现在扭回头,目光触及屏幕出现的内容,立即呆滞。荧屏光亮反照在脸上,呈现出一幅惊呆与惶恐的神态。手指开始颤抖。那是一个熟知的图案。一个如同龙卷风似的图案在旋转,敲击键盘的指令键值,竟然显示出键值符号,排成纵队往风眼里消失。如今不论如何敲击键盘,都没有反应,始终只是这一画面。风眼每吞食一个键值符,都会欢快地进行旋转。

隐居者面对这种情况开始惊慌了。手下意识地移到了颈部,紧紧地握住挂在脖子上的垂挂物。一个在市场上随便能够买到的存储器。反复将它掂量一番,果断地取下,插在有毛病电脑的USB接口上,很快,不想看到的图案消失了。

此时,尽是皱纹的额头上,淌下了紧张与不安的汗水。他感觉到了危险。立即置身于另一台电脑面前,焦急不安地敲击着键盘。当屏幕上出现进度程序表框的时候,无法克制地焦急出声:“快一点!快一点!”当进度表显示进程一完成,就再一次,急不可待地再次狂敲起键盘来。

屏幕在这时候,转换成了单颜色的界面,隐居者不去顾及出现的警告提示。这种情况如果是换在,以前的某个时候,现在的行为是不理智的行为。可是今非昔比,急不可待了。当示意接收资料过程一完成。他立即按下确定键,脱离与通讯卫星的连接,紧接着展开接收到的信息。只有从这个里面,才能够找出,对他生命构成危险的因素是什么。

隐居者调用出一个自编的程序,当这个程序运行之后,立即将一连串,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数字,进行了解码,随后呈现出一副图案来。他放大了一幅自认为是很重要的图像,然而在看清了,图片的内容之后。原来仍然残留在脸上的恐慌神色,立即被新的害怕神色所覆盖。瞬间里相似明白了什么,也知道该去干什么。手指颤抖无比,不停地在两台电脑上,按动着系列的键钮,进行紧张的操作。

也就在此时此刻里,小木屋的门经受不住有力的撞击,木门闩爆裂,门被掀开。一人随风而至。

来到小木屋的人,快速地将整个屋子扫视了一遍,然后朝隐居者置身的案台走去。

隐居者缓慢地转过身来,声音里充满了颤抖的音调,对着隔着案台,站在面前如同高塔一样的人说道:

“我还是让你找到了。”

“事实上不应该固持。”风衣大汉说:“藏匿起来根本不是你的希望。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找到你对我来说,仅仅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竟然用时长达二十二年。”隐居者讥讽地说

“这不能怪我,是出于技术跟不上的原因。”

“可是在这些年的时间里,要知道!在这段已经过去的时间里,我是赢家!”

“赢家!不!不!”这话显然激怒了对方,只是话语竟然让他,在房子里踱起了步来。“从技术上来讲,我承认你说得不错,我要接受这一过失,的确!在寻找你的踪迹上花了不少时间。可是,要相信一点。”他换上十分粗鲁的口气继续说道:“相对于最终的目标,我认为是值得花一点时间的。”

“自我安慰!”隐居者从话里,听出了难脱厄运的意思。想真正去弄懂此人,将采取什么样的对待步骤,来实现二十几年前拟定的计划。“你想怎么样?”

大汉啧啧出声,不停地摇晃着头。“害怕啦!”哈哈大笑,只是没等笑声消失,森严的语调响了起来。“别这样畏惧,别让话语夹带让人一听,就明白内心是多么的胆怯。这不符合你的个性,也不符合我对你的期望。的确让你说对了,刚才的话,或多或少带有一种自我安慰,毕竟坚持下来将你找到,不愧当初立下的誓言。你还有更好的建议吗?”

“别自信你一定会赢!”

隐居者在对方逼近之时,进行反击。挥动拳头直击过去的速度,单从片面上来说,还是至佳可赞。可是风衣大汉很敏捷,轻巧地用手臂,将击来的拳头架开。同时,紧随对方收拳之际,击去的有力直拳,正好击中对方脸面。顿时,隐居者的鼻子流出鲜血。接着拳头从上直劈下来,锁骨上挨了一击,这一击使他往后退去。只到桌子抵住才没有跌倒。

“哈哈!你大不如从前了。”

大汉满意目前得出的比较状况。只是从对方肩头边沿,看到备感实质性的东西。将隐居者用力推倒一边,跳将过去。双手撑在台子面上,弓身俯看手提电脑里显示出的内容。几秒钟,脸面顿时因气愤变了型。缓缓地身随头动,扭过身来面朝隐居者。

“相信我说的话了吧!你现在战不胜它了。”隐居者擦着流经脸面,往下滴掉的鲜血。对面前之人的窘态,他忘掉了如今的处境,内心由衷地高兴起来。

对方听闻之后,忧愤地将桌上的电脑扫落于地。风衣大汉的动作,让隐居者重新意识到实质性的可怕后果。在对方步步走近之时,恐惧地往后挪动身体。然而,不可屈服的傲气,由语言表达了出来。

“你战不胜它,现在你的对手已经不是一个,是成千上万个对手。”

“你没权力这么做!”

“可是我已经做了,对不!”

“是的!”对方将牙齿咬得格格直响。

“然而已经成为了事实,现在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去阻止。”

风衣大汉十分失望地点点头,抱以承认,“确定!”

“你成不了独裁者!”

“这是我喜欢的角色。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认定自己最适合这个角色。”

“而现在你的对手可能多得不计其数,从某种意义上计,那就是我的延续。”

对方稍微玩味此话之际,他接着说,“一种生命,俨然应当可以说是一种生命的形式体。它会大量地复制,会复制……。”

“这是你的认为,我一直就没有这样的想法。”

“别还是那般地虚伪,如果显露一点的话,似乎你还有一点真实性。”

“别意想天开,我有现实的决断权,这你知道,我现在就拥有这种力量。”

现在不再需要任何伪装。他凶相毕露地使隐居者知道,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已经不多。是抗争还是袖手待毙。当考虑这个生死问题时,发出的一种愤怒到极点的铿锵话语声,暂时使他分了一点神。鼓着一双大眼注视面前的人。

“这种不理智与极其愚蠢的行为,将更加加快你真正解脱的进程。”风衣人咆哮过后,用相当平和的口气说,平和的口气里,包含了万分的忿愤。“现在我的向你申明,如果将此事连成一个整体来看,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承受,可以说我犯了罪,一个罪犯!犯了掠夺,破坏,及即将完成谋害他人性命的罪犯。如果以刚才新的发现为分界的话,我就不是一个罪犯,仅仅是一个维持公益的正直公民,动用法律来判处这个犯下使他生命都无法抵消的事情,在世上将引起多大危机的罪犯性命,现在判处以定。”他用快得令人不能置信的速度,从口袋里掏出枪,对准接受审判的人,“根据我国宪法以及刑法,死刑是枪决。”

话音刚落,从装有消声器的枪管口,嘘!嘘!发出两声以及同时伴随惨叫声之外,还有一种大自然的声音,那是由敞开的门吹进屋里来的呼呼风声。

风衣人表情十分失落,沮丧。收起枪,转身来到案台旁。坐在台子边沿,脚仍落在地上,手托着下巴望着摔烂的电脑默默凝视。在一盏低瓦灯泡亮光的照射下,电脑烂壳闪烁着铝制光芒。他再一次手臂用力挥扫,最后一台电脑从案台上掉落。这台手提电脑有一点特别,因为它的USB接口上插有一个U盘,随着落地的震动,脱离插口。风衣大汉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小的东西,在地面上快速地跳跃几下,然后滚落到墙角的老鼠洞里。

突然间,他站起身来。愤概不已地将内心中某种难以按奈的忿愤,用嚎叫的方式发泄出来。只是经过短暂的几声嚎叫之后,快速理智地克制,很快恢复常态。在沉思一番之后,发出深沉、铿锵、好似自言自语地念道声:

我要战胜它!我要战胜一切!是的,我要这么去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