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秘闻!

ywbo 收藏 98 29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色狼谷"告戒谷中弟子初入江湖历练时,如果没有"九尾妖狐"那种如雪似电般的刀法也应该有"夺艳剑--铁鸡公"每剑必穿喉的剑法,否则,在行走江湖之时就万不得太过嚣张。

连续下了几天的细雨,今天终于放晴了。"五万"牵着新买的驴子独自走在水区河畔的柳林间。微风轻抚着柳条,柳条随风起舞。

春风如丝,丝如愁。

这已是"五万"出门历练的第三天了,五万骑着驴子一路走一路停的,枯燥得不能再枯燥了。感叹为什么当初"剑神--铁鸡公"横行江湖之时是那么的风光、那么的辉煌,而自己却这般狼狈?

一念至此,突听得一声狂笑。

“呔....哪里来的野丫头!竟敢如此肆无忌惮地从我‘老练的游击队员’的地盘上走过!好大的胆子!”

这一叱当真有如晴天霹雳般,吓得五万木立当地,不知所措。

正值此时,一条人影伴着狂笑声从天而降。此人生得巨壮,一头乌黑的头发杂草般的盖在头上,精赤着上身,一身的肌肤已被晒成古铜色。手握一柄雪白发亮的钢刀,急步朝五万走来。

五万牵着驴子连忙往后退,惶恐道:哥哥,正所谓不知者无罪,没必要这么认真吧?

听得此言,老练的游击队员停下脚步,正色道:姑娘今天若是和我拔刀相向,我或许会放你一马,但现在……嘿嘿……

他冽嘴笑着,笑得五万真个是手足无措。

片刻后,老练的游击队员笑声忽竭,厉声道:还不拔刀来!

一听此言,五万顿感怒气冲腔:TMD!你以为本姑娘怕你?!一语言毕,五万侧身反手拔出腰间的配剑,迎风将它抖得笔直。剑作龙吟,长啸不竭。

老练的游击队员脱口赞道:好剑!

五万愤怒了真的愤怒了,小宇宙暴发了,大声骂道:"什么!此时此刻你还敢骂我好贱!?

不等老练的游击队员解释,甩开一旁的驴子,冲上前去,斜刺出一剑直攻他右肩。老练的游击队员大惊,连忙平刀回胸,用刀锋平削剑尖。只听一声巨响,老练的游击队员手上的钢刀已被折断。顿时大惊,忙向后掠去。五万则趁胜追击,急追其后。

老练的游击队员忙道:姑娘,快快住手!

五万顿下身形,道:方才是你叫我拔刀,怎地现在又要让我饶过了么?

老练的游击队员苦笑道:在下岂敢。方才在下只是想让姑娘将腰间的配剑拔出让在下开开眼界而已。不料姑娘竟误会了。

五万顿了顿,放剑入鞘,重新牵着驴子,冷冷道:你我素不相识,你看我的剑作什么?

老练的游击队员迟疑着,象是不知该如何措词。额头上已隐约有汗珠可见。

忽听一人沉声道:老鬼,平时的你,并不是这么怕事的!

五万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和"老练的游击队员"一样打扮的人正朝这边掠来。他人还距二人很远,而声音却清晰似就在二人耳旁说话般。

只两个起落,那人便已到了二人跟前。

五万盯着他,沉声道:阁下是谁?

来人瞪着五万,厉声道:"在下水区小白龙--白的空间."

五万道:"小白龙???木听说过。"

白的空间吼道:"姑娘竟敢如此狂妄地对我说话!!"

五万笑了笑,道:"飘柔--就是这么自信!"

白的空间大吼一声,眼中已暴射出盛怒的精光,吼道:"好厉的一张嘴,且待老子来会会你这野丫头!"话音未落,他那钢铁般的两个拳头已急速的攻向了五万双肩!五万上身顺势向后仰去,待到"白的空间"招势用老,五万双手也在同一时间扣上了他双腕。"白的空间"大叱一声“破!”双臂同时使力,一股真气提上丹田,竟已纯厚的内力将"五万"的双手震开了,在"五万"的双手刚被震开的那一瞬,突然在原地一个翻身,一脚踢向"五万"的下腹。"五万"连忙伸手去挡,不料他此招只是虚招,借"五万"手中之力向半空翻去,突地又借下降之势打向"五万"的天灵盖!"五万"只得上身也急速向后仰去,以双手代双腿支撑身体,双脚却夹住"白的空间"的右手,双脚使力再借反弹之势,将"白的空间"向后摔去。"五万"虽将他摔了出去,却正是旧力已竭新力未生之时,而"白的空间"却在空中使出了一招借力打力,竟借"五万"之力回旋了过来持剑刺向"五万"的右肩!

“干材烈火剑法--今晚我想空一下”???“剑神”铁鸡公的成名绝技!这家伙是怎么学会的!?“干材烈火剑法”,色狼谷早已失传的绝技。除了铁鸡公,色狼谷也没人学会呀!

可是"白的空间"现在使出的这招确确实实是“干材烈火剑法”中的一招---色即是空,今晚我想空一下!

来不及多想,"五万"全身上下都被慑人的剑芒所笼罩。刺眼的刀光几乎让人睁不开双眼。

已是背水一战,无路可退了,五万耳畔浮响起的挚友水狩的话:“人即是剑,剑即是人,人至剑,方能无敌。”

一念至此,"五万"拔剑出鞘。挥剑直指,速度之快,宛如脱缰之野马,离弦之快箭。

只听得一声震耳欲聋的剧响,"五万"与"白的空间"双双被震退了约莫四丈的距离。"五万"握剑的右手已完全麻痹。再看"白的空间",他的长剑已被震断,虎口泌出了些许鲜血。"老练的游击队员"上前意欲搀扶,却被他推开。两人虎视耽耽地瞪着"五万"手中的长剑。看样子,似乎是想联手以多欺寡。

咳,咳。"五万"不是怕事的人。只是现在右手几乎已不能动弹。还是“不吃眼前亏”比较明智。于是"五万"只得转移话题,沉声道:“"铁鸡公"是你什么人。”

"白的空间"眼珠一转,道:“姑娘认识他。”

"白的空间"的不答反问虽然妙,但至少也说明了二人确是与"铁鸡公"有点关系。

"五万"笑道:“呵呵,认识,当然认识,我们都是色狼谷的?”

"白的空间"怒道:“那请姑娘带个话回去,要他赶快拿钱来赎剑谱!”

原来铁鸡公没有出名前,曾在二人开的青楼一夜风流后,却没钱买单,无奈之下只好拿"干材烈火剑法"抵押,后来和刀圣红尘秀及一战扬名后,自然顾及脸面不好前来赎回。

"五万"哈哈大笑暗付道:"铁鸡公啊,铁鸡公,你可隐藏的深啊,这等丑事定要好好敲诈你一番"

随及"五万"向二人正色道:"本姑娘一定将话带到,青山不改,绿水常流--后会有期!"言罢,牵着驴子飘然而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