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殇 正文 第十四章 失忆的战斗

那个石头 收藏 1 2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张晓虎是个很英俊的军人,在长相上一点也不像他的哥哥张飚那么粗旷,文质彬彬斯斯文文。今天才准备在下学后和几个同学去啜一顿的,教务处长急慌慌把他带上小车,一路吗不停蹄地奔这里来了。

他是知道这个地方是什么所在,只是不明白教务处长把他带过来干什么。

他哥张飚当了红军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相信这个建筑的主任也早就知道了。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叫他来的吧?要是的话他早就该被弄过来了。

说实在,他对政治不感兴趣,这个党啊那个派的,你打过来我打过没有意思,怎么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呢?大家都是自己人,没必要啊。

再说现在日本人已经在北边动手了,听说上海那边也很紧张的了。这个时候,还自己人打自己人,没求意思,有本事的打小日本人去!他立马就要毕业的了,毕业后的第一选择就是去上海,到那个地方去弄小鼻子!88师的任命书都下来了,就等过些天去报道!

在办公室外,教务处长给他交代了下,没有跟着他,自己车转身离开了。他整理下军容,这套仿德国的军服真是不错,穿上感觉特别舒服。

办公室里有两个人,两个他认识但从来就没有想见到的人。戴眼镜的那个是曾处长,另外一个戴主任。都是把脚跺跺南京 城里都要地震的重量级人物,两人直直看着他,让他背脊一阵阵发冷。

“报告戴主任、曾处长,学生张晓虎奉命前来,请训示。”敬个军礼。身体挺得直直的,他不想在细节上被人看扁了。

“恩,不错嘛。果然年轻潇洒,不愧是党国的精英啊!来来来,不要拘束,坐,坐下来谈。”戴主任语气很和蔼,但还是让人有些不自在。

“今天让你来呢,我和曾处长有个事情要给你交代!”戴主任把那纸电文递给曾处长,又转到他张晓虎的手上。

张晓虎看了遍电文,顿时呆住了。虽然他不太赞同哥哥去当红军,甚至还写过信去劝他回家,不要在那边干了。哥哥收到信件没有就不知道了。但他一直还是希望哥哥好好的,不管做什么,只要人没有事就好,但现在。。!

“这个是非常可靠的情报!”曾处长给他解释了一下“那边有我们的人,而且能接触到这些机密。”

“这个就是GCD啊,需要用你的时候,那你就是功臣,不需要了,那你就是叛徒就是特务!”曾处长继续阐述着自己的观点,“很多时候,他们的内部斗争的残酷程度甚至远远超过了和我们的斗争程度。”

他点上支烟,继续着,“对待敌人,他们讲放下武器,优待俘虏,对待自己的同志斗争时,那是要在精神上和肉体上消灭对方!他们的阶级斗争思想就注定了有这样事情发生。我可是认真地拜读过MKS的著作的哦!”

这个其实很容易理解,GMD的好多高层次的人物都是对MKS理论进行过专门的研究的,特别是那些中统,在这个方面的造诣不比普通GCD党员低!中国的老祖宗的“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这个是GCD知道,GMD也是知道的!

“我们今天叫你来,一来是告诉你你哥哥的消息,你呢,也要节哀顺便。事情呢,已经发生了,我们是这样想的,我们出面,追认你的哥哥张飚同志为党国的英雄,并进行大幅宣传。让他的名誉得到挽回。你看怎么样啊?”戴主任慢腾腾地语气还是让张晓虎感到了一些和蔼的成分,特别是如果能把哥哥追认为国家的英雄,那还是让人感动。

“二来呢,还有件事情,想让你来办,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啊?”怎么会不愿意,这个仇,张晓虎是一定要报的,他可是哥哥一手拉扯大的,连上学,都是哥哥想方设法,把他送到南京来的。张晓虎都在想要是有支队伍,他就拉过去和GCD拼命了。

“戴主任、曾处长,您们只管吩咐!有用得到学生的,学生我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张晓虎站身起身来,“谢谢长官对家兄的厚爱!”

“好,好,好!”戴主任不停地叫好“不愧是党国培养的英才!可均兄,我没有说错吧?!”

“好,好,不错!”曾处长拍拍张晓虎的肩膀,“那就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和戴主任的下属了,你将只接受我和戴主任的直接领导。其他任何人,都不会知道有你的存在!”

“你的代号小江,任务是。。。。。。。。。”

当天张晓虎就在军事学校里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干什么去了。连88师来要人,教务处长也只是把肩头一耸,不知道就回复了。

几天后,一个隆重的为军统优秀成员和党国的英雄张飚同志被GCD残酷杀害,英勇牺牲而举行的追掉会在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进行,并广邀记者进行报道。同时还追认张飚同志为少校军衔。

。。。。。。。。。。。。。。

“他就这样受的伤?”崔干部反问到。他是组织部门的工作人员,今天是来找长娥了解刘小江的事。

“是的,那个时候我们都吓坏了,要不是小云给我一耳光,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长娥还心有余悸地捂这着胸口。

“天下着雨,那天,张副营长和他带着我和小营,在山里赶路。刚转过一个弯路,就从路边的树丛里跳了五个马匪出来,太快了。他们应该是早就埋伏在那里等着我们落网的。见我们有两个女的,那个刘小江还挎着盒子枪,他们一定认为他是个当官的,就想把我们一起活捉了。”长娥喘口气,继续回忆着。

老虎是在最后面,我和小云在中间,一个马匪一下就把刘江扑倒了,另外一个在边上帮忙,带着根绳子,就要来捆人。他们估计他是个大官,所以专门用两个人来对付。

两个马匪分开来,一人一个对付小云和长娥,小云的动作顶快,一下就串到路边的树林里去了,和那马匪在树丛中捉迷藏,一时半会居然那个马匪没有点办法抓得住她。气得嗷嗷的大声叫唤。

长娥在那个匪徒的手臂上很很地咬了两口,那个家伙火了把她压在身下,头摁到草丛里。她使劲挣扎,一点用处也没有,那个坏蛋力气太大了。

马匪是低估了老虎,老虎只一拳就把那个冲向他的家伙打晕了,那一拳很狠砸在那个家伙的太阳穴上。然后一枪托把骑在长娥身上的那个脑壳打爆了,飞散的脑浆撒了长娥一身。

刘江翻滚着挣脱了,手里掏出枪来就要对着马匪,那个拿绳子的马匪把绳子一扔,飞起一脚,踢到刘江的头上,刘江立马就被踢昏了,软软倒在地上。

“哦,是这样的啊,是啊,一脚踢到头上,那是够戗的!”崔干部感叹着。“那后来呢,是怎么脱险的?”

那是老虎干的,一个突刺撂翻了一个马匪,顺手一枪托,那个家伙也倒下了,剩下那个和小云找迷藏的见到情况不对,要闪,老虎一一枪就打爆了他的脑袋。怕有五十来步远,都没有见老虎瞄准,就顺手样的,打中了。

刘江一直昏迷着,没有办法,老虎只好和她们一起把他拖回了山里,想再找个山洞,躲着把刘江救助过来。

“哦,是啊,是应该好好的治疗一下,不过那个时候那么艰苦,又没有药品,你们是怎么过来的啊?”崔干部在记录纸上飞快地书写着,还有时间问问题。

那个刘小江,他是晕迷了不到半天时间就醒了,只是说自己的头痛得厉害,没有多大问题,应该是脑袋受到猛地冲击,被弄成了脑震荡。

“这个家伙,倒还抗击打,倒也不错,不过啊,也留下了后遗症,可惜啊可惜,以前的东西都记不得了。可惜!”崔干部晃了晃头自言自语地说着。

长娥被崔干部的话弄得一头雾水,那个刘小江失去记忆了?好象不像呢?他醒过来不是还把他们记得清清楚楚的!还对着长娥开玩笑地说:“放心,你刘大哥挂不了的,还要等着娶个妹子这样漂亮的婆娘呢!”自己真的很漂亮吗?和小云相比较,他会喜欢哪个呢?不过那个话太难听了,太别是当着有人在的时候说,让人好不好意思哦。

不过崔干部的话总是有道理的,他说刘小江失忆那就一定是失去记忆了。这事回头找小云问问看,是啥道理?

“哦,再你们找山洞的时候,就找到了那个马顺?”马顺就是那个麻风。

“是啊,我们几个人,小云坚持要找个地方,要好好看看刘小江大哥的伤势,商量了一会,刘大哥也同意,他说干掉了几个敌人,马匪会加强戒备,还是避避风头。所以就在山里,找到个山洞,也就拣到了马顺。”长娥也习惯用刘江说的拣到马顺这个话。

那个时候见到马顺,就好象要死硬了的人,脏忽忽的,衣服又脏又烂,比个乞丐还要蒌叟,小云坚持要救人,刘江也坚持,说救人一命胜过七级浮屠,还说人的生命在老天面前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也没有派别种族的区别等等一噶篓。老虎说不过,动手给那个乞丐灌酒,没有想到,居然灌下去,一会那马顺就活了回来。

“人的生命在老天面前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也没有派别种族的区别。恩,这个话讲得好啊,一语中的!”崔干部停了笔再次发起感叹来。

“崔干部,那 ,那七级浮屠是啥子东西啊?是不是嘿珍贵的嘛?”这个问题长娥也问过小云,她也不知道,只是说刘大哥讲的那是个佛教的用语,指的是那个菩萨。大哥这些东西都知道,难道大哥也信菩萨?!他会不会去烧香磕头啊,那可是迷信啊!红军里是不兴这些东西的啊!

“呵呵,这问题啊,原来这个话的意思是,救下一个人的性命 ,那他的功德无量 ,远远胜过了给寺庙里修七层佛塔,”崔干部很耐心地解释,“浮屠呢,就是如来佛。你们家乡信菩萨的应该都知道的。”

“今天就这样吧,我代表组织上谢谢你的配合。”崔干部完成了今天的“采访”任务了,“你们也要快重新分配了,有什么想法和要求啊?可以和组织上提出来。”

小云她们两个也要过关了,是个好消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