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第一监狱之穿越提篮桥 第一章 劫后余生(1)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8.html


过了两天,第二次庭审开始,张楠再次被带到法庭。

“传证人蓝丁。”法官说道。

蓝丁走上证人席。

“蓝先生,请向法庭说明你的身份。”检控官开始问话。

“本人在国民政府调查科上海站任职。”蓝丁答道。

“请你明确说明的工作职责。”

“主要是负责追缴赤色分子。”

“你为什么会带队出现在海滩?”

“因为得到情报,赤色分子重要人物刘峰和张楠将乘船出逃。”

“情报是谁提供的?”

“赵新民,调查科上海站秘密特工。”

“被告,你有什么向法庭陈述的?”法官问张楠。

“法官大人,我到海滩根本不是与刘峰出逃,而是去拿协助刘峰越狱的报酬。但事情发展出乎我的预料,刚才站在证人席上的蓝先生突然带人出现。”张楠答道。

“你说到海滩去拿报酬?向谁?”检控官走到张楠面前厉声问道。

“赵新民。”

“赵新民?”

“自从刘峰被判入狱后,赵新民频频与我接触,并许诺,如果协助刘峰越狱成功,我将获得十万英镑的回报。”

检控官显然没有想到张楠会将矛头指向赵新民,心里没有丝毫的准备。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况且赵新民已经死去,你所言无法得到证实。”检控官呆愣片刻之后说道。

张楠微微一笑说:“有一点可以得到证实,赵新民是国民政府的人。”

“这与本案有什么关系?”

“法官大人,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赵新民为国民政府做事。我是受赵新民的蛊惑教唆才协助刘峰越狱,我现在有理由怀疑,指使我协助刘峰越狱的幕后主使是国民政府。”张楠的目光由检控官转移到法官身上。

旁听席上一阵骚动,冷江不满地看了蓝丁一眼,蓝丁尴尬地低下头。

“法官大人,租界法庭已经答应将刘峰引渡给国民政府,国民政府怎么可能主使被告协助刘峰越狱?天下有如此滑稽的事情吗?”检控官对法官说道。

“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因为赵新民与其同伙不希望看到刘峰被成功引渡。”张楠继续说着。

“这又是为什么?“法官不解地问道。

“为了不让抓捕刘峰的功劳旁落到他人之手。“

“反对,这是被告的妄加猜测。“检控官向法官抗议。

“被告,法庭再次提醒你,妄加推测之言法庭不会记录在案。“法官警告张楠。

“法官大人,我请求询问证人蓝丁,证实我说言的真实性。“张楠说道。

“反对。“检控官大声的说。

“反对无效。“法官说道。

“蓝先生,你说是得到赵新民的密报才带人出现在海滩?“张楠开始问蓝丁。

“对。“蓝丁回答。

“这么说,你认识赵新民。“

“对。”

“并且你们都为国民政府做事。”

“对。”蓝丁被问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你为什么下令开枪打死赵新民?”张楠突然加快语速。

“我……”蓝丁无以为答。

“唯一解释是赵新民破坏了你们的引渡计划,你怀恨在心,所以下令开枪打死他。”

蓝丁彻底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楠的问话。

“证人,你是否曾下令开枪?你必须回答。”法官严厉的说道。

“我是下令开枪,但绝对不是……”蓝丁急得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蓝丁说不下去了,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检控官。

冷江此时眉头紧锁,沉思片刻,而后掏出纸迅速地写着,然后将纸条传递给检控官。

检控官看到纸条,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被告,法庭第一次聆讯时,法官问你,除了刘峰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监狱犯人或是其

他什么人与你共同密谋越狱?你的回答是没有。那为何现在又将与本案无关赵新民牵扯进来?你的用意很清楚,就是要混淆视听。“检控官冷冷的说道。

“检控官先生,恐怕混淆视听的是你。我没有与赵新民共同密谋越狱,而是在赵新民的蛊惑教唆下才协助刘峰越狱。检控官先生,共同密谋与蛊惑教唆之间恐怕不能划等号吧。”张楠微微一笑问答。

张楠的话让检控官像个泄气的皮球,重新坐到椅子上,冷江也没有想到张楠会这样反驳,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检控官,你还有新的证据提交本庭吗?”法官问道。

“法官大人,我这里有证明张楠是赤色分子新材料。”检控官缓缓站起说道。

然后,检控官将一份卷宗交给法官:“法官大人,这是被告在担任巡捕期间工作记录。根据记录,被告至少五次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将赤色疑犯放走,并且被告对此供认不讳,这足以说明,被告本人就是赤色分子。”

“被告,你如何解释?”法官举起文件问张楠。

“法官大人,五次释放赤色疑犯并非没有理由,但涉及到巡捕房绝密计划,请求我的上司史密斯先生出庭为我作证。”张楠回答。

“同意。”法官说道。

“法官大人,史密斯副总警监因为健康原因不能到庭,委托我将证明文件交与法庭。”金武走上证人席。

法警将文件接过,交与法官。

“五次释放赤色疑犯都经过史密斯副总警监口头批准,在原任警长张楠也就是被告的带领下,通过秘密监控赤色疑犯,捣毁多处赤色分子藏身之所,收缴武器十余只,赤色分子活动经费数万元,沉重地打击了赤色分子的嚣张气焰,维护了租界的治安秩序。为了报复,赤色分子曾经暗杀过被告。以上事实说明,被告是赤色分子克星,根本不可能是赤色分子。”金武有理有据的说着。

“抗议,法官大人,抗议证人诱导性的言论。”检控官向法官说道。

“证人,法庭没有询问,不能擅做陈述,否则按照扰乱法庭秩序对你进行严惩。”法官说道。

“是。”金武答道。

此时,在旁听席上,冷江露出焦急的神色。

“被告,你还有什么要向本庭陈述?”法官问张楠。

“我承认在金钱的诱惑之下协助刘峰越狱,但我不是共产党。请法官大人明察。”张楠说道。

“鉴于本案又有新的疑点,法庭决议再议再审。”法官站了起来,“退庭。”

离开法庭,冷江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里非常气愤,满脸阴沉。

“主任,从庭审的情况看,租界法庭很有可能拒绝当庭引渡张楠。”蓝丁端过一杯茶说。

冷江瞧了蓝丁一眼,自嘲地摇摇头。

“主任,下一步怎么办?”蓝丁试探性的问道。

“下一步……”冷江琢磨着,“你过来。”

蓝丁把耳朵凑到冷江嘴边:“主任,有何吩咐。”

“安排几个兄弟,明天到法庭的路上做掉张楠。”冷江说道。

“那可是租界……”蓝丁的脸上露出紧张的神色。

“所以你要办得不露任何痕迹。”

“那个姓金的巡捕不是说,赤色分子曾经暗杀过张楠吗?”

“把‘罪名’安在共产党身上,好主意!蓝站长,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还请主任多多栽培。”

“一定要确保成功。“冷江再一次强调。

“我会精心安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