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之殇 正文 第十三章 被人算计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那天刘江把那个骑兵用马刀劈掉后,他带着她们两个回去了一趟,在那个骑兵的家里搜刮了一番,把能带走的吃的东西都带走了,面啊、红薯、干肉啊、还有盐啊之类见啥拿啥,还把他家里的被褥给抢了几床驮在马上。那个骑兵的女人和孩子吓得抖成一团缩在房间一角,那乞求的眼光看着刘江在他们家里翻腾。刘江把那支破枪端在手上,凶神恶杀的,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刘江认为这样才能把他们吓得住。

在那里还找到了刘江梦寐以求的东西----枪,有子弹可以使用的枪!一把盒子枪,子弹刘江有几十发。然后趁更多的敌人没有到来之前带着小云和长娥进了深山。然后找到个山洞,猫起来了。一路上,用那马拖着把树枝条痕迹扫掉,末了,把马牵到山口,屁股上一刀,让它自己找活路去。

刘江可没有想过骑马逃跑,一来,自己腿上的伤让他没有法子骑马,二来他也不会骑,再说就算会他呀也不愿意把那两娘子军扔下不管。见到特多的惨状了,女人嘛,是要好好保护起来才对。

他这个决定非常正确,他还不知道他干掉的居然是个马家军的副团长,那个杂皮是带着战利品顺路回家的。没有想到碰到了刘江这样的倒霉蛋,阴差阳错地给挂掉了。他的那些卫兵们在一个镇上吃饱玩爽后去家接他,才发现不对劲。一个通报,立马从团里抽了三百骑兵,专门找刘江报仇来了。副团长太太说了,谁把那个男的逮住了,他就跟谁过!

这个时候,通往山里山外的大路小路都严密封锁了,百多号骑兵分成几股,在山里像梳头发样的把山梳理了几遍。没有发现刘江他们躲藏的山洞,不甘心又封锁了几天,才去了别处。

刘江这一闹,其实让好多的东归的散兵吃了亏。有的被发现了牺牲了,有的没有办法只好改道东归。

这一躲,就是十二天。没有事做,在那个能藏个百把号人的山洞里,吃了睡,睡了吃的,顺便再逗逗小姑娘耍,吹吹牛,讲点笑话啊、故事之类的,日子倒也逍遥。美中不足就是那两娘子军,不太爱搭理刘江,而且屁大个地还总是行影不离的,好象生怕刘江要使坏样的!特别而是晚上,两个人缩在洞子最里面,还把那破步枪放到身边。

原因嘛,是后来小云告诉他的,说刘江看她们的眼神是色咪咪的那种,让她们感觉到像是自己没有穿衣服一样。这个是冤枉人嘛,刘江那是在欣赏美丽的风景!

这天天下着雨,早春的雨下来,有些冷,山里的风更好似刮的人脸疼。估计兵也撤得差不多了,是没有危险了,再说腿上的伤用盐水洗洗,再加上两个医务人员的细心照料,好了很多了,再不用拖着走了。刘江决定出动,出去探探风声。如果可能的话还是早点回根据地,老这样呆着也不是办法。小云和长娥非要跟着一块,好象怕刘江这一去就拜拜了样的。

带着两个累赘,她们两还真是累赘,一步三跌的,时不时刘江还得伸手拉拉。不过她们两发明的皮靴还不错---把皮子在双脚上一包,再弄条带子一拴,就是皮靴了,比光着脚舒服多了!

过了一个小山坡,刘江发现了有情况,赶忙挥挥手让两女的躲藏好。自己也趴在一块石头后面,把枪掏了出来。

在一个坝子里两个人站着、对视着,看那样子是在比试工夫。一个的穿戴不用说是马匪,标准的马家军装束,另外一个像是个乞丐,胡子拉杂的,一头的乱发快要到肩膀了,衣服都是一丝一丝在风中飘舞。不过乞丐是不会去招惹马家军的。

旁边还躺着三姓马的,看那样是死的多活的少了,五匹大马就栓在坝子边上的小树子上,一边四一边一匹分得很清楚。

刘江悄悄地摸过去,从马匪背后摸过去。这个忙得帮,看那红军战士(不是红军还有谁啊?)好象还受了伤的,肩膀上血一股股往下淌。

离得很近很近了,场地上的两个武林高手还没有动手的迹象,刘江可不管了,抬手就射,连打了5枪,还好打中了两枪,阴差阳错一枪中在头上。那狗日的盒子枪的连发功能还很强劲的,要不是拿不稳了,刘江怕是要把子弹一口气全打光罢。

那个红军就是老虎。在马家军那里抢了匹马他一口气赶了几百里的路,还是被那追兵给截住了。专门追他一个人的----三十来号追兵,一路上和和他打打追追,全被他放翻了,剩下的几个都躺在那个坝子里了。当然最后一个是给刘江帮他料理了的。

大家见面互相介绍了一番,跟着两女的也跳了出来,又哭又笑的。弄得刘江很是烦躁。咯了个当官的当然不舒服了哦,刘小江才是个排长,那老虎大多了,是个副营长,那以后不是要听老虎的指挥?要是他乱指挥那咋弄啊?

老虎饿的很厉害,在刘江他们呆的山洞里一次吃了怕有刘江三天的口粮才说吃饱。他说已经饿了三天了。太强悍了点吧?!

他说要不是没有子弹了,那几个家伙早被他弄翻,哪里还用刘江出手的,而且刘江哪个出手让他很没有面子----刚才他们是讲好了的,不动家伙,拳脚上分胜负。况且刘江那枪法实在是给红军丢脸!居然查点连他一起打了,要不是闪得快,说不定也摆那个坝子里了。

还好,老虎这个人很有义气,他说他是客,刘江是主,客不压主,一切照旧还是刘江说了算。这才让刘江安下心,他可不愿意让个人指挥着去糊里糊涂的送死!

在山洞里,老虎养了几天伤,大家一起商量,才继续向东走。自从有个老虎的加入,那一路上就越来越热闹了。动静也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多,最多的时候他们居然有五十多人,清一色的骑兵呢!刘江自封了个东归支队长,老虎是那副支队长。还弄出了一些大阵仗呢,有一次还把马家军的一个小型弹药库给弄掉了。

。。。。

刘江一个人傻傻地坐在河边,看着那河水缓缓地流动,他刚才是在回忆和老虎相见的场面。几天过去了,老虎还是没有出现。问教员,教员说是去参加政治学习去了。不过刘江还是很担心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啊。

今天那个汪参谋过来了,他是来问刘江对工作分配的想法和要求。告诉刘江,他的调查基本上算是结束了。这个消息对刘江来讲是个大好消息,本来想去找小云她们,让她们也开心开心的,结果转了一圈,一个人都没有找到,据说还在学习。

往后就好办了,刘江只要老老实实的,别惹事,干什么都行。他也是这样回复汪参谋的:“保证服从组织上的安排!不论干什么工作都是GM服务嘛!”

汪参谋非常满意这个答案,一回去就给周局长作了汇报。

“不错,是个GM者,这样,你给红军大学打个招呼,看他们那边现在还需要人不。如果他们现在不好安排,就暂时安排给那个总指挥,给他做个机要。他也需要一个贴心的人啊!”周局长想想那个老婆被人弄死了、几年来一直坚持独身一人的总指挥,他还是很佩服那份痴情的。

“对了,还有事情,那个在西安没收的啊把枪就派人拿去还给他嘛,毕竟是私人赠送的物品,组织上也不能没有一点人情味哈!”

这个时候进来个秘书,把一分电文交到了他手中,电文里的一段文字让他看着很不开心:经内线证实,代号断刀之军统特务,已进入延安。另我方一重要情报落入敌手,望及时查清!!

“断刀!断刀!我要叫你变成死刀钝刀!”周局长很很一拳砸在桌上,“给我叫一下陈干事过来一趟,还有啊,把这个电文转抄给高司令和谭参谋长。让他们配合一下行动。”

。。。。。。

这个晚上,对于延安的普通人来说,只是街面上多了些来来往往的兵和保卫局的黑皮保卫。但是对于那些从那边过来的人来说,是个胆战心惊的晚上。一些人从被窝里被弄出来,绳子一帮,押走了。至于他们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只知道第二天组织上通报某某是特务,已经被清洗。

也不知道这次的清洗到底彻底不?反正这些事情和刘江没有关系,他的审查已经通过了,可以安心的休息,等待分配就是了。

要是去给徐大元帅当机要的话,倒也是个不错的工作哦!

远在南京的那位军统的戴先生,这个时候也在看电文,三份,一份是有关昨天晚上延安大搜捕,断刀无恙的电文。他轻请瞟了眼就丢一边去了。

还有的两份居然都是跟刘江有的关了,其中一份很简单,上面就短短的几个字:刘小江,G党党员,已过审核。

另外一份就要详细得多了:

刘小江,中GG党党员。原红30军特连排长。于二十六年二月和部队失散,七月七日返回延安。其携带重要情报已转交G党中央保卫局,内容不详。刘曾担任G匪匪首张GT之警卫班长,且受其青睐。原因查询中。

另:同其返回之悍匪张飚已G党肃反,其三第张晓虎现就读中央军事学院,望查。

戴先生看完了电文,拿起笔来,在“重要情报”、 “受其青睐”、 “张晓虎”这些字下面划个横杠。“有趣,越来越有趣了!这个游戏怎么玩下去才更刺激呢?”

拿起电话,“给我接中央军事学院,教务处。”

在电话还没有接通的等待时间里,他按响了秘书的铃:“让曾处长过来一下。就说有重要的事情有请。”

他在搞什么鬼啊,在算计刘江什么啊?还有那个断刀到底是谁?石头把手一摊,这个谜底现在还不能揭开,还早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