鼹鼠出击 第八章 初到碧海 初到碧海3

江阑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0.html[/size][/URL] 雷鸣说:“还有一点需要想到。为了保证双方联络的可靠性,在这个事先约定的联络时频之外,双方还会约定一个备用频率,各自在备用频率上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守听对方。以便小客人能随时接收到大客人的指令,大客人也能随时接收到小客人发出的情报。但是有一点,除非有万分紧急的情况发生,小客人是不会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60.html


雷鸣说:“还有一点需要想到。为了保证双方联络的可靠性,在这个事先约定的联络时频之外,双方还会约定一个备用频率,各自在备用频率上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守听对方。以便小客人能随时接收到大客人的指令,大客人也能随时接收到小客人发出的情报。但是有一点,除非有万分紧急的情况发生,小客人是不会使用备用频率发报的,一般的情报传递都在大客人临时指定的频率上进行。”

刘永十分赞成,说:“完全正确,这一点非常重要。大客人可以规定一个频率,作为小客人随时向他传递情报的紧急备用频率,对这个频率进行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守听,以保证小客人能在紧急情况下随时向他传送情报,提出要求。这一点大客人是有必要做的,也能够做到。但这个频率小客人一般不用,没有紧急情况,小客人是不可能突然跟大客人联系的。他与大客人的联系通常要在其他的频率上进行。另外,小客人也会在约定的备用频率上随时守听大客人,接收大客人的指示。”

雷鸣说:“是的,有了这个备用频率,双方就可以随时接收对方的电报了。可小客人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机器前面守听大客人,他只有一个人,还要完成大客人交给的情报搜集任务。让他随时呆在机器旁守听大客人是不可能的。”

刘永说:“他平时可以把收发装置一直控守在大客人的备用频率上。即使小客人不在,也可以接收到大客人发给他的指示。”

雷鸣笑了笑说:“说得对。你说得是用收发装置随时守听,我说得是用人随时守听。用机器随时守听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这对小客人十分必要。在这一点上你比我先进了。现在的技术手段已经十分先进,小客人的收发装置一定十分小巧,可以随身携带。现在的收发装置都已经计算机化,只需在备用频率上待机接收,就可随时接收到对方发来的信息,并可离人控守。”

刘永说:“嗯,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在联络时间和频率上也不外乎上面谈到的这些。可这样就更难办了,本来小客人就极少用无线联络,现在连大客人的时间和频率都是没有规律的,小客人就更没有什么规律可言了。”

雷鸣说:“其实我们还算幸运。”

刘永问:“为什么?”

雷鸣说:“就目前监测到的情况来看,自从他们的通信试验完成之后,两座总台和五座小台里面只有当前的大客人和小客人是活动着的,其他的大小客人都还处于休眠状态,剩下的四个小客人还不知道潜在何处。”

刘永说:“没错,如果这么多客人一起拜访,那可真够我们忙活的。”

雷鸣说:“下一步,对大客人的控守和发现十分重要,对它的破译工作也十分关键。如果我们事先破译了大客人的讯号密码,就可能知道他们之间的许多秘密,甚至会得知小客人的一些具体情况。如果大客人为小客人临时指定频率的话,我们还可能提前知道小客人出联的频率,这就为我们定位小客人提供了可能。”

刘永说:“这一点您放心,我们的侦察力量完全可以做到及时发现大客人。只是需要在破译上加快速度,争取提前知道小客人的频率。”

雷鸣又说:“另外我还怀疑,大客人和小客人之间为了确保信息传递的有效性和隐蔽性,可能还有其他的联络方式,比如电话,电子邮件。电话的可能性不大,只能作为一个简易的手段,一般不用。可是网络就不一样了,它的隐蔽性极强,而且不容易被截获。大客人可以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向小客人发送指令,小客人也可以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传递情报。因此我们在网络上也应该加大侦察力度,争取有所收获。”

刘永说:“如果他们通过网络联系就更难发现了。目前我们对碧海的网络侦察还是空白,短时间内取得效果是不可能的。唉!如果我们能事先知道一些小客人的情况就可以了,哪怕一点蛛丝马迹也行。”

雷鸣说:“这几乎不可能,也不能指望有关方面做到这一点,我们尽力做我们的。”

刘永说:“现在没有别的办法,还是要按照既定的侦察方案执行,虽然慢一些,但是有把握。”

雷鸣深有感触地说:“那当然,做我们这一行一定要脚踏实地,不能幻想一口吃个胖子。耐不住寂寞,坐不了冷板凳的人是不可能从事好这项工作的。有的同志从事一个课题的研究,把一辈子的才华和心血都贡献在这上面了,可是一辈子都没有结果。但也不能认为他是失败的,是做了无用功。因为他的努力给其他的同志做了铺垫,使其他的同志找到了完成课题的方法。”

刘永说:“是啊,我们许多同志做得就是这样的铺垫工作,他们也为某项成果的取得做了很大的贡献,胜利的果实应该有他们一份。”

雷鸣说:“很多年前我的师傅就对我说过,一个成果的取得不是一个人能够办到的事情。它是一个集体共同完成的,是共同努力的结果。所以我们不能只想摘果子,不想栽果树。只要我们努力了,我们付出了,就一定会有果实等着我们。我们现在的工作虽然跟前面说的搞研究不一样,但这种精神是必须要有的。把基础工作做好吧,现在的情况不允许我们有任何闪失。”

刘永深表赞同,说:“对,现在不能急于求成,还应该象在基地那样做好监控和侦察工作。只要我们把网撒开,不给鱼儿留一丝缝隙,一旦大小鱼儿出现,都能够发现他,网住它。”

各个小组按照方案积极地开展着工作。王风的监听组负责监控“新五一二”总台和小台,王强的侦察组每天都要来到碧海市区绕来绕去,以期发现“新五一二”小台的踪迹,吕蒙的破译组也在加紧破译工作,力争能有实际性进展。网络组也开始了工作,以期能有所作为。一张无形的大网张开着,只等鱼儿出现。

可是,“新五一二”就象泥牛入海,没了踪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