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与无所谓 转帖

此文系本人2003年的原创,03年11月份曾发表在绿林

我和我们排的战友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喜欢用无所谓这个词了;常随口而出,有意或是无意。我也常想军人能否与无所谓扯上联系呢?对什么都无所谓的军人却始终很所谓自己的使命与职责,所谓内心那片绿林里的橄榄树。使命是神圣的、职责是光荣的,八一军旗飞舞下的钢铁长城更是军人内心最真的情结。

兵是要当习惯的、习惯了的兵才更懂得如何去当兵,新兵是不习惯的、于是也就有了:“新兵想家流泪”、“新兵怕苦逃跑”、“新兵知道自己的同学已成为老板时失落的表情”、“新兵看到老兵在休息而自己在干活心里不平衡”、“新兵看到驻地姑娘时思想异常活跃等不习惯的现象”。新兵是很所谓这些的,觉得自己不能做沉默的羔羊、于是思想上便有了嘈杂。

而老兵则不同、老兵经历了太多,军装的颜色也几经变化,由很深渐渐变浅再变黄、最后泛白;老兵的心也和军装一起经受着风雨的洗礼、腰带的勒束、钢枪的贴身磨励、军功章的耀眼折光。笔挺的新军衣有着布料特有的味道,刚穿上军装的新兵也多少保留着当兵前的一些习性;军装经过一段时间与地面的亲密接触变得柔软了、 更贴身了,而这时的新兵也转变成了老兵。老兵是很习惯部队的、习惯的有点自然,就好似万里长城里的石块、看似不规则但又是那么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坚不可摧。 无所谓不是弱智的表现、只是士兵特有的一种态度;也就是地方社会中说的"傻"、"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恐怕也是由此而来吧。兵是凡人、也是食人间的烟火长大,兵也是社会中许多青年的同龄人,同样兵也会有同龄人会有的欲望期盼和情感的喧嚣。只是更多的时候兵选择了沉默、选择了寄哀思于满天的星光;俯望长空、照耀山河.

当你轻松安详地坐在教室里专心学习时、是否想到那手握钢枪挺拔在风雨中的兵;当你挽着恋人的手臂悠闲地逛着马路时,可曾知道在祖国的边防海角有多少的兵在巡逻中跋涉;当你在喜庆的节日里放松心情、休闲娱乐时,而兵却要比平时更加的绷紧神经,防范一切可能发生的意外;当你在商海中、鱼跃弄潮、飞黄腾达时、有没有想过是谁在为你的辉煌、为你的远征,保架护航。 你可能想不到、因为你想的东西太多了,且都是物质上的、物质上的东西想的太多是会堵塞住神经的。兵的心里是很清楚的、因为兵并不“傻”,傻的话 当不了兵。兵只是觉得自己 是人民子弟兵、就应视人民高于自己;是共和国的军人、就应视祖国的利益重于自己的生命;穿着军装、有着军人的称呼就要学会去无所谓。 无所谓别人用什么异样的眼光看你;无所谓百姓是否觉得你有存在的必要;无所谓身心的紧张疲惫和滑落的汗珠血泪;无所谓别人的收入是自己的几倍。真的是无所谓了、无所谓的有点与世无争了

母亲在信中问到:“儿呀、你在部队能吃饱吗?冬天有没有棉衣呀?”

兵回答道:“妈、你就放心吧、我已是个兵了。饿一点、冷一点都无所谓了、只是妈你要保重身体

父亲在信中回到:“孩子、晚上站岗困不困呀、怕不怕呢。” 兵笑着回答道:“无所谓了、年轻小伙子这一点算什么呀,伟大中国960多万平方公里的疆土总得有人去守吧。” `

恋人在信中深情地关问到:“每天的训练是不是要流很多汗、而且要忍受常人难以想象的苦累呀?”兵拍拍胸膛回答到:“无所谓了、人在年轻时不但要吃饭、吃甜、也还得要吃点苦,这样的人生也才算完美呀。”

同学在信中问到:“当初让你和我一起下海、你非要当兵,现在那些下海的同学个个都成为大老板了,而你却还是个穷当兵的;后悔了吧?”兵又笑了笑答道:“无所谓了、钱是挣不完的,金钱多了也容易使人的思想变得腐朽贪婪;后悔两个字在军人的脑海中是从来都不会出现的。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

无所谓、在兵的脑海中有太多的无所谓;无所谓付出与回报;无所谓苦累与甘甜;无所谓同龄人的许多所谓;无所谓自己当兵前的所谓。


当然无所谓也不是羸弱、在兵的内心里没有适合羸弱滋生的环境。无所谓是舍身取义、置己为民的一种崇高的产物。尤如琥珀般、历经世间风雨雪霜、沧海桑田,不但没有失去光泽反而更加的晶莹透亮。

兵在风雨来临时才会在老百姓的眼中露出锋芒。那些常流传于百姓口中的:“傻大兵”、“穷当兵的”、“和平年代要当兵的干什么”,等言语此时已被士兵无言的行动所湿润、湿润的不光是嘴唇还有眼框、更有内心的那份真。

洪峰来临时那大堤上扛着沙袋奔跑着的是兵、累倒的也是兵;火魔发威时与其近身肉博的是兵、头发烧焦的也是兵;地壳翻身时为其拉平被褥的是兵、伸出双臂争先献血是兵;SARS横行时、冲在第一线与其决一死战的更是我们的白衣士兵。兵的价值在此时体现的淋漓尽致。兵在此时也是那么的所谓、所谓人民、所谓国家、所谓一方安宁。这也是军人的本色、士兵的本色,也正像一首歌中唱到的那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