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持神志





卢麒元




世界陷入了疯狂。


各国疯狂的印刷货币,并将之投入市场。大家在比赛,看看谁更狡猾,最终能够以邻为壑。可怕的通货膨胀已经无法避免,全球性经济危机即将到来。精明的人们准备好了救生筏。他们就要毁坝决堤了。就要洪水滔天了!中国在做些什麽呢?


他们在喃喃地絮叨着。世界在巨变,他们却仍然在梦中。


表面的问题是货币,真正的问题仍然在财政。


2009年,中国财政收入将急剧减少,而财政支出将急剧增加。财政赤字会如猛兽般出笼。财政赤字意味着什麽?这是国库亏空!亏空也不怕,如果是变成粮食衣服,如果变成“诺亚方舟”,如果能安然等待洪水退去,这是有意义的。但是,我们在搞钢铁水泥。看到4万亿的刺激经济计划,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让我想起了1958年大炼钢铁,梦中人不知道后面会有三年“自然灾害”。在洪水泛滥之际,13亿人,每人平均数百斤钢铁,用来做什麽呢?奇怪的是,竟然有人将之溢美为“积极的财政政策”!


他们在浅薄轻浮的赞美声中,喃喃地絮叨着。中国将发生巨变,他们却仍然沉浸在甜美的梦中。


邓小平说对了:问题出在教育。当然远远不止于教育。一代人被系统地催眠了。一个民族的神志被劫持了。


神志,是觉知变化并作出系统反应的能力。没有了这种能力,人会在潜意识中行走。他们甚至会接受某种暗示,荒唐、滑稽、无聊地盲动。


神志的被“劫持”,是一种系统的屏蔽安排。让灵魂出窍,有效进行隔离,让身体变成一具会动的躯壳。


劫持人质是风险极高的敲诈过程。但是,劫持神志就不同了。他敲诈的不再是人,而是更为脆弱的人性。


美国人进化的非常快。他们知道殖民的最高境界不再是土地和人民。他们很快就完成了殖民方式的转型。他们深刻认识到了资本的力量。他们以此结束了痛苦的冷战。他们放肆地开始了全新的殖民行动。


有人在毁灭我们的神。有人在消磨我们的志。


他们已经踩在我们民族的脊梁上了。他们在践踏我们的良知和理想。


中国的思想家以及他们的思想被系统性地屏蔽了。


移民,这是一个褒意词吗?流浪,这很浪漫吗?尤其是让一个民族的灵魂抛弃它的母体,孤独地去流浪!


老辈的话难道是真的吗?鬼迷心窍!


一个如此伟大的民族,一个在铁蹄之下决不屈服的民族,一个誓言崛起的民族,为什麽要养晦呢?讳莫如深之处,必然有鬼魅横行。我们需要的是浩然正气啊!


抱怨有什麽用呢?我们可以期待吗?我们每年用超过万亿元供养的教育、学术、传媒系统,在危机面前,他们竟然集体脑瘫了。他们以焰火和进行曲的方式,不停地在描述过去,遮蔽了国人的视线,国人根本注意不到狼烟四起,根本不知道即将到来的风暴是多麽的可怕。信心,从来不是源于迷信。必须要有坚实的物质准备。而物质准备的焦点在于第一产业,全世界的价值重心将急速地向第一产业转移,而我们正在为第一产业做些什麽呢?我们正在放弃高粱地,向钢筋水泥的炮楼转移。看到他们在梦游,还能说些什麽呢?


没有必要等待。等待也不会有结果。不能再让他们喃喃地絮叨了。我们需要采取行动。


中国的思想家们,要学习义和,更要学习义勇。


反劫持,需要专业人士。


劫持是为了敲诈,敲诈的当然是我们的财富。我们还有时间建立起金融防线,进行最后的价值保卫战。


请关注我们的底线。坚守我们的底线。那就是粮食。那就是农业。那就是农民兄弟。


散落的士兵们,不必等待集结号了。等够了,狼烟就是命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