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驻美武官”突然“消失”引发软然大波

每年有数百名台湾军人在美国的军事院校和基地接受训练,台军高级代表团访美已经司空见惯,而这些的背后,都是台美“武官体制”在起作用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获稻 记者李童发自北京 一场意外出现的“武官降编”风波,让长期低调运作的台美“武官体制”浮出水面。


这场风波,缘起于台“国防部副部长”张良任日前的访美。


据台湾媒体12月7日报道,张良任此次在美国,听到台湾驻美军事代表团里的三军上校都自称“秘书”,不由大感奇怪,问道:“武官哪儿去了?秘书是什么?”而军事代表团对此质疑却顾左右而言他。


“武官”降编为“秘书”


遵循外交惯例,“武官”的军职身份具有主权象征,若不是邦交国,一般不可能允许对方派驻。但1979年美国与台湾“断交”后,台湾仍在美国驻有军事代表团,团员有陆、海、空军各一名上校“武官”,只不过中文名称改为“小组长”,但英文仍为“武官”,故而一直被视为台美特殊关系的象征。


那么,延续近30年、代表着台美特殊关系的台湾驻美“武官”,究竟哪儿去了呢?真相很快就查明,并让众人大跌眼镜。


原来,“武官”降编为“秘书”,系台湾驻美军事代表团主动建议并获台“国防部”采纳。代表团认为现行的组织编制太过庞杂,有团长、副团长,还有三军“武官”,遂提出将三军“武官”改制为“秘书”,协助团长对外联系,不再直接面对美国国防部官员和其他国家驻美武官。


台湾驻美“武官”擅自降编一事,在岛内引发轩然大波。12月7日,“立法院国防委员会”召集人林郁方痛斥,“决策的人难道不知道‘武官’的主权象征意义有多大吗?”他还要求召回军事代表团并到“立法院”报告,“这种荒唐离谱的事一定要有人负责”。岛内媒体也评论说,当局为保留驻美“武官”不知花费了多大力气,却一朝毁于军方之手,未来再想恢复,恐已失去正当性。


美国亦有现役军人驻台


与台湾在美国派驻军事代表团“对等”,美国在台湾也设有“军事外交机构”。形同“美国驻台使馆”的“美国在台协会”(AIT)台北办事处内,有两个神秘的小组——“技术联络事务组”和“技术组”。


这两个小组在AIT网站上没有任何介绍,因为它们直接隶属于美国国防部,专门负责情报、军售等事务。根据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和一系列备忘录,“技术联络事务组”和“技术组”的任职人员,都必须是非正式的“约聘人员”,如由美国现职官员或现役军官任职,必须先办理退休、退役或辞职手续。


但自2005年7月起,美国悍然违背约定,时隔26年后首次向台湾派出现役陆军上校,任AIT台北办事处“技术联络事务组”组长。尽管五角大楼发言人解释说“并不意味着任何对台政策的改变,也不是政策将要变化的信号”,派驻的武官也不允许穿军装,但这些说法只是掩耳盗铃而已。此事被台湾媒体大肆炒作,认为是“台美军事关系正常化的象征”。


“武官”曾是关键角色





的确,美国与台湾虽然在1979年就已“断交”,但一直维持着特殊关系,军事领域的交往更是密切。台湾和美国,甚至被一些美国人定位为“准军事同盟”。而台湾驻美军事代表团和AIT台北办事处“技术联络事务组”与“技术组”,就是负责双方军事交流合作的重要管道,即所谓的“武官体制”。


台湾驻美军事代表团虽然编制在“驻美代表处”,但其实是独立运作,直接对“国防部”负责,办公地点也和“驻美代表处”分开。据悉,军事代表团下设军事协调组和军事采购组,军协组由情报次长室指挥,团长直接督导,原设有三军上校“武官”各一名;军购组则是“军备局”主管,设参谋若干人,由副团长督导。代表团同时还设有一名监察官,由“政战局”派人出任。


AIT台北办事处主管军事合作的两个小组中,“技术联络事务组”负责美台军事情报交换、共享工作,直接对美国国防部国防情报局局长负责。近年来,该小组在台到处活动,表现极为活跃,不论是美台合建的对大陆监听基地,还是台湾“军情局”办公大楼,都曾出现过该小组成员的身影。“技术组”则由主管美国军售的美国国防部国防安全合作署领导,是双方军购合作的纽带。


近年来,美国官员参加甚至主导台湾每年一度的“汉光”军演,而台湾军方也开始观摩美军演习。每年有数百名台湾军人在美国的军事院校和基地接受训练,台军高级代表团访美已经司空见惯,而这些的背后,都是台美“武官体制”在起作用。


降编影响台美军事交流


那么,“武官降编”风波对原有的台美“武官体制”是否有影响呢?事发后,台湾“国防部”表示这只是“称谓”问题,并不影响实际运作。然而,从目前变更后的台湾驻美军事代表团组织结构图上看,“上校”军衔的三军“武官”已经变成军事协调组中的秘书,而“少将”军衔的台湾驻美代表团团长、副团长行使原来的“武官”职责。


据知情人士告诉《国际先驱导报》,“‘武官’的降编,让团长和副团长将走上‘对外交往’的第一线。原本处于中间层级的上校‘武官’,在‘对外交往中’所能起到的缓冲作用已经没有了。”


一位台湾资深媒体人也对本报分析说,“这远远不是称谓问题这么简单。‘武官’的凭空消失,意味着军事交流上门当户对原则的丧失。秘书本是负责协助‘武官’的,如今‘武官’自己倒成了秘书。一个秘书怎么去谈事?”


“本来台湾驻美武官在公开场合都不避讳,使用正式官衔,负责对美国国防部与各军总部间的协调联系与双边合作事项。他能够谈论议题的广度、深度与远度,实非一个秘书所能取代。”台湾《联合报》分析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