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年前的战争(新) 第一章 第五十四节 襄平之战(三)

maxian1908 收藏 0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0.html


阳安,靠近辽水的一座小县城,这里本是辽东国的一个边界县,由于乌桓的连年侵扰,这座县城也被汉军放弃,因此这里也就成了乌桓游骑和南下的盗贼们活跃的地方,县城中的居民早已不堪忍受这种无法无天的日子,早已跑散得差不多了。可是随着公孙恭的两万大军突然到来,两万大军人喊马嘶,使平日里一片萧条的阳安城也突然热闹起来。

由于阳安城本来就是一个很小的县城,城墙低矮,再加上最近饱受乌桓游骑和盗贼的骚扰,黄土夯成的城墙早就破败不堪,公孙恭骑着马在侍从们的陪同下,围着破旧的城墙转了一圈,摇了摇头,这样破败的县城,已经完全没有驻守的价值,只好把自己的大军驻扎在城外。

入夜,公孙康的军营中,灯火通明,巡逻的哨兵也各司其位,看上去整个大营守卫森严,帅帐之中,公孙康正与军中诸将议事。

“各位将军。”瘦削的长脸,两只乱转的眼睛,再加上一顶看起来很不合体的头盔,这位就是两万大军的统帅,度辽将军公孙度的大公子公孙康,他威严地看了看帐中诸将,“周坚围攻襄平甚急,五天来周坚的大军日夜不停地攻城,襄平防守得非常艰难,家父不得已调动无虑的守军,委托我带领大军增援襄平,托大家的福,这一路上倒也顺利,现在大军离襄平不到四百里,周坚肯定也得到了消息,按道理他应该派兵阻止我们东援,可是奇怪的是周坚的大军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实在有些怪异,今晚我把诸位将军找来,就是想与大家商量一下,大家合计合计,周坚是不是有什么诡计。”

“大公子。”一个军司马站了起来,“周坚大军孤军深入,四面是敌,只有一举攻下襄平,才能解除这种强敌环伺的局面,所以我以为周坚现在恐怕是想倾全力在大公子和迁队、新昌等地援军到来之前一举攻下襄平,然后以襄平坚城,与各路援军对抗。”

“我也是这么想的。”公孙康看了看那个军司马,“周坚挟裹着三四万高句丽降兵,这些降兵一旦战事顺利,士气也许能维持,如果战事失利,那些降兵必然会军心动摇,甚至是反过头来反咬一口,周坚是不可能不防备的,以周坚之能,再有郭嘉的辅佐,他是不会不知道在这种孤军深入的情况下,四下分兵阻击援军乃是兵家大忌,所以他暂不理我等,而集中精力对付家父和襄平守军,这也是很有可能的。”

“既然如此,大公子,那我们还等什么,应该轻装急进,在襄平失守之前赶到襄平城下,会合襄平城中大军,一起将周坚击败不就行了。”左手一个性急的军司马站了起来。

公孙康很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你是猪脑子吗?这襄平城高池深,周坚短期内是很难攻下来的,再说现在周坚刚围城不久,士气正高,如果我们现在围上去,凭我们这两万步卒,如何是周坚几万狼骑的对手,现在最好的办法是依靠襄平城的城防,挫挫周坚的锐气,待他疲惫之时,我大军攻上,那周坚如何能抵挡得住。”

“大公子高,”几个军司马一退马屁,“这就是兵法上的‘避其锐气,击其惰气’,公子可真是深得孙武兵法的精髓啊。”

一时间喇叭齐鸣,马腿乱飞,军营中也是欢声一片。

夜幕降临,公孙康军中将领们也都吃饱喝足进入了梦乡,那些巡逻的士兵看到军中呼噜声四起,也一个个无精打采地打着哈欠应着景,更有些人趁夜深无人管束之机,三五成群喝点小酒,划上两拳,倒也逍遥自在。

突然间,东方的旷野中闪过一小片火光,很快,火光便像猛然点起的草垛一样从一小片,迅速漫延成一大片,然后就将无边无际的旷野照得火红火红的。

“杀!”伴随着火光的漫延,旷野中忽然响起如雷般的铁蹄声和喊杀声,如同巨浪一般席卷而来。

那些才还昏昏欲睡的公孙康军士兵一下子愣住了,很快,有反应过来的老兵就猛地叫了起来:“敌袭!敌袭!”其他人也反应过来,瞬间,公孙康军大营就乱了起来,人们四处乱窜,有的人揉着眼睛从帐中钻了出来,有的则边提裤子边问周围人发生什么事了……

此时,隆隆的铁蹄已经迅速卷至营寨,当先的骑手在马上直起身形,呼啸一起,抛出手中的飞索,套住营寨的鹿砦和栅栏,然后催马向斜刺里一个横切,顿时就将敌军的鹿砦、栅栏扯了个干干净净。

“杀——”八千乌桓狼骑像洪流一样涌进军营,“呼呼呼……”狼骑手中的火把全扔向了公孙恭军的营帐上,顿时就将军营点成了火海。火光中,许多公孙康军的士兵们惨叫着从帐篷中窜了出来,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直到被狼骑的弯刀砍死在地。一群群的狼骑们正挥动着手中的弯刀进行着疯狂的屠戮,弯刀闪处,带起一股纷飞的血箭和散乱的内脏,无头的尸体在马蹄下绊来绊去,目光所及之处,除了红色的火就是惺红的鲜血……

曲义率领八千狼骑杀入敌营,一时间势如破竹,所向披靡,所过之处,人头滚滚,血肉横飞。

“不要恋战,赶快直捣敌军中营,擒杀公孙康!”

“杀啊,杀了公孙康有重赏啊!”很快,狼骑以曲义为箭头,重重地刺向营寨中部。此时,养尊处优,未经历过大战的公孙康正傻愣愣地呆在帐中晕乎乎地问卫兵:“怎么了,出什么事,帐兵何事喧哗!”

“大公子,大事不好了,敌军杀来了,弟兄们抵挡不住,公子快走吧。”一个机灵的卫兵将公孙康一把拉出大帐,帐外已经有人拉来了公孙康的战马,那个卫兵也不管公孙康的形象,一把将他推上战马。

此时营寨中已经乱成一片,熊熊燃烧的火炎舔拭着夜空,惊天的喊杀声如滚雷般在营寨上空滚动,身边到处都是惊慌乱窜的公孙恭康军士兵。看到这场景,公孙恭早已手脚冰凉,连忙一夹马腹,忘了拿马鞭的右手使劲地拍打战马的脖子,意图催促坐骑快点逃命,然而惊惶间公孙恭也没看方向,一头扎向狼骑大队而来。

曲义正驱使着大队冲向中营,刚到中营,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色内衣,连袍甲也没披的衣衫不整的家伙正驱动坐骑向自己冲来,后面跟着几个士兵拼命追赶,大概是看到那人跑错了方向,想把他追回来吧。看这样子,这个衣衫不整的家伙必是公孙恭无疑,曲义心中暗道,手中长刀一磕马臀,战马长嘶一声,暴跳如雷,直取公孙恭。

那公孙康正低着头逃命,突然觉得一股杀气扑面而来,一抬头只见漫天烟火中一名黑甲战将一骑绝尘,手中朴刀寒光闪闪,正冲着自己而来。

“妈呀!”公孙康吓得惨叫一声,连忙猛拽缰绳,想掉转马头逃跑,可是很不幸,今天他的坐骑也是晕乎乎的,会错了意,立刻叫了一声,前蹄腾起,后腿一用力,向前窜去,公孙康惊慌间没夹住马腹,被战马一下子颠扔到了地上,此时曲义战马已经冲到,看到公孙恭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曲义大喝一声“去死吧!”,一哈腰,手中朴刀抹向公孙康恭脖颈,“呃……”惨叫声中,一颗斗大的头颅瞬间飞起,一腔热血冲天而起。

“公孙康已经,降者免死!”曲义一催战马,赶上前去,用刀尖挑起公孙康的头颅。

“公孙康已死,降者免死……”狼骑们一起大呼,滚滚的声浪顿时传遍了整个军营,霎那间,那些拼死抵抗的公孙康军士卒立时失去了抵抗的勇气,纷纷弃械投降……于是,天尚未明,阳安城外的战斗就已经彻底结束,两万敌军,死八千,降一万,其余则四散逃窜。

朦胧的晨曦中,一队队俘虏列队走过,庞大的营地还在熊熊燃烧,曲义傲然地扬了扬眉,大声道:“来从,速派特使,向中郎大人报喜:曲义大捷!”

“诺!”身后一名亲兵大声领命,一提战马,马蹄声疾,奔向远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