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上部第二卷:八王之乱(上) 第15集、任睿献计杀李特 陶侃乘胜灭张昌2

垂钓桃花岛 收藏 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URL] 原来,李流、李荡已合力杀退常深、药绅,得知北营正危,立即赶回,直冲官军之后。官军大乱。何冲大败而走。苻成、隗伯畏罪,也急带了数十党羽出寨,跟随而去。 李荡大怒,纵马持矛就追。李流恐他有失,喊道:“莫追!”李荡不听。追过一山,不见了苻成、隗伯,正待回时,山后转出二人:隗伯舞刀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原来,李流、李荡已合力杀退常深、药绅,得知北营正危,立即赶回,直冲官军之后。官军大乱。何冲大败而走。苻成、隗伯畏罪,也急带了数十党羽出寨,跟随而去。

李荡大怒,纵马持矛就追。李流恐他有失,喊道:“莫追!”李荡不听。追过一山,不见了苻成、隗伯,正待回时,山后转出二人:隗伯舞刀来劈,苻成挺枪便刺。山窄路狭,可怜李荡一身武艺无法施展,只十数合,被苻成一矛刺入腰肋,倒死马下。二人正待下马割取首级,后面人喊马厮,李流率众赶来。苻成、隗伯不及下手,只得弃了李荡,急投成都罗尚去了。

李流抢得李荡尸首回营,痛哭不已,来不及为李荡发丧,又忽见德阳太守任藏败回,身后兵卒皆带伤痕。任藏道:“孙阜已到,军马极盛,势不可挡!”李流大惧,想到李特、李荡皆死,官军压迫,遂与李含商议投降。

李雄得知,切谏道:“官军视我等为乱民,只剿不抚,必要除之而后快,今日一旦束手投降,便将成为鱼肉。唯有同心协力,袭击孙阜,才能夺取富贵!”

李流叱道:“汝小儿岂识天时?”不从李雄,便将己子李世及李含之子李胡送往孙阜军中为人质。

当时,李胡之兄李离正驻守在梓潼,得知其事,即从郡中赶回赤祖来阻,不料李世、李胡已被送入孙阜营中了。李离劝谏不及,遂与李雄谋袭孙阜。

李雄道:“为今之计,正当如此;无奈二翁不从,如之奈何?”

李离道:“事情如能成功,擅行又有何妨?”

李雄大喜,于是不禀李流,尽率北营兵去袭孙阜。孙阜因李流已经送质求和,不再防备,不料李雄率军突然杀到,直捣营垒,四面放火。孙阜急切抵敌不住,大败溃散,粮食、辎重都被烧毁。收集败军,欲待再战,又闻宗岱老死于垫江,遂率败军退回荆州去了。

李雄救出李世、李胡,大胜回营,这才来向李流报捷。

李流又是惭愧又是欣慰,由是惊奇李雄之才,赞道:“兴吾家者,必此人也!”从此,将军事交由李雄指挥。暂且按下不表。

却说晋廷因孙阜大败,蜀乱未平,再下诏书发往荆州,征调荆楚丁壮,发往益州征讨李流。诏书督遣严急,所经地界若停留耽搁超过五日,该地二千石的官员就得免职。因此荆州各郡县官员都亲自督办,催逼征夫上路。征夫害怕远征,都不愿出行,辗转行军不远,则开小差逃走,又怕官府追捕,于是互相聚集,占山为盗。

当时有个义阳蛮张昌,原本是平氏县的一个县吏,武力过人,知道晋室将衰,于是萌生异志,趁机诳惑百姓道:“天下将乱,当有圣人出为民主。”就在安陆县石岩山上招募百姓,荆民、征夫多去投靠,即得徒众数千人,攻取江夏。又招得一个名叫丘沈的山都县吏,将其名改为刘尼,诈说是汉朝室皇之后,宣告其众道:“此即圣人也。”盛车迎入,奉为天子。张昌于是自封为相国,使人在石岩山峰顶之上,用竹片编成鸟形架子,外面套上五色彩服,周身洒满肉食。群鸟见了,都来上面汇集啄食,宛如一只巨大的凤凰。张昌于是诈称是凤凰祥瑞降临,建年号为“神凤”;设置百官,郊祀礼仪、服色装饰都依照汉朝时的程式。

又使人散布流言道:“江、淮以南都已反了,官军四面出动,将要灭绝我们,若不趁时奋起,必遭涂炭了!”互相扇动,人情汹涌。长江、沔水之间,所在起兵响应,一月之间聚众至三万,各戴绛红色帽,以马尾作须髯,挑刀走戟,锋不可当。

新野王司马歆大怒,便要督兵出战。

部将谏道:“张昌等小小贼寇,遣一偏裨足矣,何须大王亲冒矢石?”

司马歆道:“一日纵敌,数世为患。我身为朝廷宗王,受命镇守一方,岂容奸凶滋蔓,祸衅不测?”亲出樊城来战张昌,却被张昌打得大败。司马歆奔逃不及,被张昌擒获,斩首示众。张昌部众越发兴盛,就遣大将石冰进犯扬州,大败刺史陈徽,攻陷扬州数郡,随后又破江州。临淮人封云也即起兵于徐州,与张昌相呼应。于是,荆、江、扬、豫、徐五州之境,多为张昌所据。

晋廷大震,火速降诏,以宁塑将军刘弘为镇南大将军、都督荆州诸军事,屯兵宛城,讨伐张昌。

张昌大怒,不等刘弘出兵来讨,率众数万,直犯宛城。刘弘更不示弱,出城列阵毕,即令大将赵骧出阵。对面阵上也即冲出一将,身高八尺,形貌凶悍,手舞铁棍,飞马而出。——此人乃石冰帐下大将羌毒。赵骧舞刀相迎,不五合,被羌毒一棍打在肩上,败下阵来。羌毒从后追来,平南将军羊伊出马来挡,交马只一合,被羌毒一棍打碎天灵盖,死于马下。刘弘大惊,鸣金急退,早被张昌摇动令旗,三军齐进,夺了宛城。刘弘大败,收拾余众退屯梁县。张昌率军追到,刘弘又败,正在奔逃,正南又是一彪人马杀到,刘弘大骇,正不知如何是好,就听为首那将喊道:“刘都督勿惊,是陶侃救援来到!”

原来陶侃(东晋大诗人陶渊明便是他的曾孙),字士行,本是鄱阳人,西晋平吴之后,迁居到了庐江郡的浔阳县。出身庶人,自幼丧父,家境贫寒,其母湛氏仅以纺织得些微薄小钱来供他读书交友,长大后,任浔阳县吏,管理渔梁,处事廉明。一年严冬,鄱阳孝廉范逵过访其家。时因雨雪纷飞,马无草料,湛氏就将一张新草席铡碎喂马;又截发卖钱,换来酒肴款待范逵。范逵得知,感激不已,遂荐陶侃于庐江太守张夔,召为督邮,兼任枞阳令。因有能名,升为主簿,随后又被举为孝廉,入朝为郎中。郎中令杨晫见之,称道:“《易》称:‘贞固足以干事’,陶士行是也。”常与他同乘一车。有京城士人讥道:“怎么与小人共坐?”杨晫道:“此人非凡器也。”并向顾荣举荐,从此知名。刘弘见陶侃广额阔面,虎背熊腰,也极为喜爱,将要讨伐张昌,遂表陶侃为大都护,令其与都战帅皮初去镇襄阳。

陶侃到了襄阳,忽闻刘弘与张昌大战,即来相助,等赶到宛城时,宛城已失,得知刘弘败走梁县,即留一半军与皮初,嘱以密计而去,到了梁县,正遇刘弘又败,即率其部奋勇入阵。只见陶侃手舞大刀,纵横驰骤,如入无人之境。羌毒大怒,舞棍来战,斗三十合,被陶侃照头一刀劈下,羌毒避之不及,急将头一低,刀光闪处,盔缨飞落。羌毒魂飞魄散,抱头而逃。刘弘大喜,回军又战。张昌反胜为败,逃回宛城,正要叫门,城上矢下如雨。原来皮初已趁虚夺了宛城。张昌入城不得,后面刘弘、陶侃追至,遂向竟陵(今湖北钟祥县)奔逃。

陶侃道:“贼势已虚,莫使养成锐气,当乘胜穷追。”刘弘以为然,率军进驻襄阳,即以陶侃为前锋,皮初、蒯恒为副将,乘胜来取竟陵;一面又令豫州刺史刘乔率军入江夏。

陶侃到了竟陵,与张昌大小十数战,张昌屡败,斩俘数万级,闭城不敢出。陶侃直来城下攻城,衔刀缘梯,飞身而上。守兵来阻,立被陶侃砍翻十数人,追至城下,砍开城门,放入大军。城内大乱,张昌急带亲信百十骑开南门而出,石冰则与羌毒投东而去。

陶侃直奔张昌来追,及至下俊山,已将张昌追上,四面围住,张昌死命冲突不出,拔剑自刎而亡。其余乞降。陶侃遂取张昌首级,回向刘弘复命。

刘弘亲出城廓相迎,欢颜与语道:“我从前为羊公作参军时,羊公说我日后必能与他比肩。今日观卿,日后也必能继老夫之志了!”不数日,又有探马来报,说刘乔率军直入江夏,也已诛了刘尼,毁其巢穴。——荆州于是平定。陶侃因功,升为江夏太守,封爵为东乡侯。

再说石冰逃出东门,径去徐州投奔封云,沿途扬、江二州党徒争来奔赴,众至数万,其势又盛。到了临淮,忽然金鼓震地,红旗蔽天,迎面杀出数路人马。为首那将,身高八尺,面方耳阔,浓眉大眼,一身戎装,十分威武。此人乃周处之子,议郎周圯。周圯,字宣佩,强毅沉断有父风,士友皆望风敬惮,名重一方。时因石冰作乱,周圯即传檄州郡,杀石冰所署将吏。于是前侍御史贺循起兵于会稽,庐江内史华谭及丹阳人葛洪、甘卓也都起兵响应,各率部众来剿石冰。

石冰见周圯拦路,便令羌毒出战。周圯亲出迎敌。大战三十合,难分胜负。周圯诈败回阵,羌毒来追,被周圯反身一个“回马枪”,刺死马下,将枪向后一招,贺循、华谭、葛洪、甘卓数路齐进,大败石冰,斩首逾万。

石冰狼狈逃往寿春。正奔命间,忽然又一支人马杀到,旗帜鲜明,精甲耀日,几乎将石冰唬下马来。

不知后事如何,请看下集分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