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从来不简单 历史何尝会温柔?

——2008世界危机之不负责胡扯


马前卒


听到经济危机的风声,抄起电话打探消息,全国各地的同学朋友反馈过来的信息都很不妙,中国哀鸿遍野。先说苏州,苏州一向是中国修路修的最疯狂的地区,总共8000多平方公里,内地两个县大小的地方,过去每年公路投资都以百亿计算。这还只是公路投资,更大头的市政路桥不在其内。我在苏州时,经常有市县Z^F^搞一个几百平方公里的开发区,征地后让设计单位进去打网格修路,一级公路间距修到4公里,你说要修多少路?我这样的设计员天天拼死拼活、加班画图也忙不完。如今再打电话给原来的同事,电话里一片乒乓球声,都在大厅里锻炼身体,说是3个月来只做了一个不知道能不能实施的项目方案。从邯郸来个同行,说是那边建筑设计院已经全部关门。上周去宝鸡,陕汽上半年每月8000辆卡车供不应求,如今一个月生产2000辆不到;就这样,比起已经被迫放假停工的上海大众、株洲机车厂还要好一些。更惨的是钢铁行业,半薪休假停产都做不到,直接大裁员。更多的企业连裁员的机会都没有,资金链断裂只能倒闭。甚至倒闭都算不得最惨。不少已经被供货商拆了的企业,在Z^F^统计中居然还是营业状态,看来好多老板在看到未来的当晚已经跑路,注销手续都不敢办。企业都这么惨,Z^F^还坚持说没有返乡民工潮。我是守法公民,不能打Z^F^的嘴巴,可我昨天在候车室里把钱包掉地上,低头捡钱包的时候发现:凳子底下全是白色染料桶——民工最喜欢用的旅行包代用品。惨白一片,和股民的脸一样,不知道温总可曾如此低头看过。朋友从杭州发来消息,萧山工业区一般小姐的收费跌了1/3,据说服务态度也大大提高,依我看是因为男人们没了私房钱,需求大跌;但如果你相信人民Z^F^,认定女工们确实没有返乡回家的话,这事也可以理解为供应过剩,这社会问题还真是复杂啊。对了,河北老家那边有几个同学刚凑钱买了车给铁矿跑运输,我借这里给他们道声节哀;陕西有几个朋友在钢材价格大跌前中了一个钢厂房的施工标(包料),我打算去吃他们一顿海鲜,分享一下他们的喜悦,结果.........老板宁赔定金也不盖新厂房了。


裁员风声四起,退休年龄要推后,不明真相的老百姓自然要捂紧自己的钱袋子,即便这样,钱袋子还是越来越瘪。过去房价高涨时买不起房,如今房价跌了,发现自己还是不敢买,猪肉的情况也是一样。“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古人真是有远见。据说商品房空置已经有2亿平方米,若是按100平方米一户人家算,起码可以解决2百万户、近千万人的住房问题。天天上班,我都要路过老城区,那里成千上万的市民还靠公用厕所与自来水站生活,边走边想这2亿平米的房子白白地在风雨中折旧,真是造孽。今年还有一个骇人的数字,上半年钢产量2.63亿吨,已经差不多等于欧洲、北美、前苏联地区之和,如果不经济危机的话,钢产量差点看6亿吨。过去总说赶英超美,这下可好了,欧洲、苏联、美国绑一起都不是对手,可我们还是没房子住。要知道,即便在8度设防烈度区,普通高层民用建筑每平方米用钢量也绝不会超过80公斤!一边是房子空置,钢铁产能压缩,求客户赊账买都没人要;另一方面企业减薪,工资不断下调,打工者们只能压缩房租开支,从小房子搬到更小的房子。在几个打工者集中地区,上半年房价已经停滞,大伙买涨不买跌,宁租不买,结果二手房租金倒有上涨,真是雪上加霜!穷人需要改善生活却买不起东西,富人有钱又有商品,可惜卖不动。所以,不用怀疑,经济危机真的来了。


危机肆虐全球,席卷中国,该怨谁呢?从中国人的角度看,70%的外贸依存度,出口完蛋了,经济肯定要跨。可出口为什么完蛋呢?归根结底是美国人买不起。美国人为啥买不起?又要追溯到次贷危机,个人破产了,贷款都还不起了,如何买你的东西?投资公司都破产了,如何给企业拿钱雇人?于是矛头指向没良心的金融界,玩包装游戏,把一堆垃圾贷款包装成大有潜力的金融产品,最后拉上整个世界买单。可反过来一想,就算没有黑心金融家又如何?那群美国佬早就要靠贷款买你的东西了,如果没贷款的话,岂非头几年就没购买力了?如此看来,黑心金融家固然不是好东西,可问题归根结底还不在他们,在于美国老百姓没钱。美国是第一强国,老百姓为啥没购买力?其实这是个很自然的结果,从80年代开始,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后,美国工人的收入其实一直在下降,几十年降下来,老百姓买不起东西了。当然,美国有钱人的收入越来越高,拉着平均收入一起往上走,可穷人赚1块要花1块,富人赚1亿也就花1000万。平均收入增加不能解决购买力不足的问题。但退一步讲,中国自己造的出6亿吨钢,美国人不买了,难道不能给我们的老百姓盖房子、造汽车吗?显然不能,盖好的房子还有2亿平方米卖不掉呢?新盖谁买?看来问题也不能全怪美国人,自己也要检讨检讨。


中国和美国都出了一样的毛病,就该去找找共性了。话说这几年有人说中美是邪恶轴心,一起高增长,一起扩军,一起排挤其他国家。其实中国和美国矛盾不少,远谈不上联合轴心的程度,但共同特征还是有的,就是走彻底的市场经济道路,和欧洲、独联体那些老惦记福利社会的国家划清界限。市场经济讲利润,利润是怎么来的?单对一个企业而言,利润=商品售价-工资-其他成本(如果从整个产业链来看,其实“其他成本”一项可以省掉),利润+其他成本=商品售价-工资。只要大多数企业盈利,指望自己企业的工资买下全部商品断无可能。如果大多数企业或至少一半的企业亏损呢(利润为负)?人家老板又不傻,不会赚钱还不会关门吗?当然,鞋厂工人不会拿全部工资买鞋,建筑工人不会拿全部收入买房子,但由于这个等式适用于所有企业,最终工资之和是买不掉全部商品的,必须指望全部利润加入购买才行。可惜还是前面说那个道理,穷人赚1块要花1块,富人赚1亿也就花1000万,老板们的消费倾向永远低于穷人,于是就有了经济危机。


怎么办?首先我们可以指望老板花光他的利润,这样等式就平衡了。可惜这样的老板只会让同行窃喜。你花光利润,我用利润扩大再生产,你消费上档次,我用利润搞开发,不吃掉你的市场份额才怪。于是乎,以奢侈浪费为增加购买力大业做共享的老板成了败家子,正式加入高消费倾向群体——穷光蛋的行列。好在投资也是需求,老板拿出利润建工厂,搞技术升级,归根结底钱还是用来雇人,自己不雇,供应商也要雇。老板们不当败家子,当大老板还是喜欢的。于是眼前的需求不足被投资所弥补。可投资本质上是扩大生产能力,而且一样要靠利润来支持。投资带来的生产能力增量部分归于资本,结果不仅商品总价-工资的差额上了一个台阶,商品总价/工资的比值也上了一个台阶。在新的台阶上,工资买不完商品的问题依旧,比例更加可怕,只能寄希望于下一轮投资提供需求。一轮轮的循环下去,需求缺口一次次被投资弥补,系统的风险也越来越大。一旦稍有风吹草动,比如某个投资主体在新一轮的缺口前稍有犹豫,立刻就是滔天大祸,而且比经济过热来的还迅速。下山比上山容易,经济的事也一样,开一个厂子需要征地、买机器、调试、培训......那一步都要时间。关一个厂子可利索的多,万一资不抵债,跑路只需要买张机票的时间,或者直接算算楼的高度就用自由落体定律了。一个购买力小缺口必然会造成更多的商品无法形成利润、更多的投资被削减,几个下坡循环下来,经济雪崩就形成了。崩到什么时候?天知道。下坡循环是自身的催化剂,没有市场以外的东西来托住的话,生产能力的高山恐怕要崩成小沙堆,小到大伙在大萧条中藏下的那一点可怜的家底能盖住沙堆为止。


当然,我们还有Z^F^,Z^F^可以在利润中收一部分税,然后转化为购买力,Z^F^可以向富人收税转移支付给穷人,减缓这个危机。最不济,大雪崩的时候也可以出来印钞票,把灭顶之灾变成淹脖子的小问题。可问题是这个地球没有世界Z^F^,经济上行时你从利润里分钱,强迫提高工资,企业肯定要受影响。你多收税,多转移支付,别的国家不一定搞啊;你有劳动法,有工会,世界上有地方没有啊。人家的企业能榨出最大利润来投入下一轮竞争,你的企业就得死,不想死就把企业往没劳动法的地方搬。搬来搬去,那些搞原教旨资本主义的国家也就成了邪恶轴心。Z^F^收税多了,如果不配上高关税的话,白白为他国提供购买力。关税提的太高,人家有报复,形成贸易战,购买力还是完蛋,结果是大家一起死。不打贸易战也行,希特勒就有办法,过剩生产力全用来造大炮,造大炮的欠账可以让战败国来还,当然,大家都知道,希特勒最后输了。

说来说去,越说越觉得自己象邪教祭司。一样喜欢说灾难,一样喜欢说灾难躲不开,一样喜欢说灾难去了还要回来。1999年之前也有那么一拨人,絮絮叨叨地说大灾难。最后1999年除了大使馆被炸就没大事,那些神棍就消停了很多。我呢?在瞎子也能看到经济危机的时候出来,当事后诸葛亮,貌似也差不多。不过1999年还有个沃勒斯坦,他这么说“看看最近30年,我们看到了什么?1、世界体系的两极化显著扩大,2、发达国家内部两极化显著扩大,那些干得不错的从来没这么得意过,这是事实,但贫困地区的贫困也在升级。”最后,他还有一句乌鸦嘴的话:“这张清单留给你去算”。经济危机就是清算的时候。


拉了名人当后盾,似乎我能多点底气,但好象还是不对。按这个逻辑,这个世界岂非离不开经济危机了?而且一来就是灭顶之灾,怎么大伙是头一回见呢?不光大伙没见过,大伙的爹娘也没见过。一次萧条就上纲上线地批判整个市场经济,肯定是老马这个极左分子又再忽悠人,想趁经济危机拉几个同党。还是一事一议好,把黑心金融家,或是阿拉伯腐败的石油亲王拉出来,诛了这些球贼,萧条立止,天下必安。领导和专家不早有教诲吗?:“改革的问题只能通过深化改革来解决”、“现阶段最大的隐患是有人借经济危机的机会反对市场经济”。


小孩没娘,说来话长。这经济危机的历史可比各位的爹娘长多了。早在1825年,第一次工业革命还没收尾,世界就容不下这些新式企业的过剩商品了,经济危机在英国爆发,10多年后又来了一场更大的。从这以后,危机十来年一次。哪次危机都伴随着10%或更多的经济收缩,然后再配上或大或小的几场战争。各位可能觉得也没什么,不就是生产停滞几年吗?有啥子可怕的,你老说什么灭顶之灾,英国、德国、美国今天不是好好的吗?我们中国高速发展这么多年了,停几年有什么大不了的?恢复增长再赶上去就是了。这让我想起来一个家乡的老笑话,说是一个懒媳妇,到婆家不想干活,偏生那公婆还特勤勉,以身作则,媳妇无从偷懒。媳妇只得天天暗自祈祷“多少来点病.......千万别要命”。看起来经济危机就象是这常来但不要命的小病。犯不上为它操太大的心。


从懒媳妇的角度看,小病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从整个家的角度来看,壮劳力下地干活回来没人做饭就是大麻烦。视角不同,对问题的评价也不同。如果你从英国的视角看,经济危机没什么大不了,无非是不列颠需要稍微扩张一下市场空间。比如1836年那次经济危机对于英国来说是小小停滞,海军得去东方弄点购买力,对中国可就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开端——鸦片战争!购买力和生产能力的差异是对封闭的资本主义社会而言的,如果外部购买力能弥补这个缺口,那你本国差异再大也不要紧。所以,只要工业资本主义体系之外还有其他的文明,那么,一切危机都可以通过扩大殖民范围,增强对殖民地的经济入侵来解决。至于卖鸦片还是卖布料,那是小问题。当然,如果外部购买力补不上窟窿,那就坏了,内忧外患一起来,哪个强国也撑不住。1895年,英国有90万吨战舰,差不多是法国的2倍,美国的3倍,俄国的4倍,直属领地包括世界1/5的土地,1/4的人口,经济附庸国也不止10个。光罗德斯一个人在非洲抢到的领土就相当于本土3倍。可罗德斯回国一看,这扩张还远远不够哇!“我昨天在伦敦东头(工人区)参加了一个失业工人的集会.我在那里听到了一片狂叫'面包,面包!'的喊声.在回家的路上,我反复思考着看到的情景,结果我比以前更相信帝国主义的重要了”。“为了使联合王国400万居民免遭流血的内战,我们这些殖民主义政治家应当占领新的土地,来安置过剩的人口,为工厂和矿山生产的商品找到新的销售地区.我常常说:帝国就是吃饭问题.要是你不希望发生内战,你就应当成为帝国主义者。”英国尚且这么想,你让其他国家怎么办?


还好,世界够大,大到几个列强能够抢上差不多一个世纪。印度和中国本来都是农业大国兼手工业大国,1800年时,制造业总产值一个占世界1/3,一个占1/5,手工业者都是几千万的水平。19世纪,这两个大国都在炮舰政策下投降。割地赔款乃至亡国暂且不论,仅从购买力角度来说,印度完全丧失了关税自主权,中国只剩下把关税定到5%的权利,别国对你设多高的关税却属于内政。这么100年下来,中国1900年制造业占世界产值只有6%,50年后还要继续跌到4%;印度更惨,仅剩1.7%。这可不光因为欧美工业发达,经济增长快,把你的比例相对降低了;按绝对值计算,1900年中国制造业也才1800年的一半,还亏的中国这期间起码涨了1亿人口!到最后,中国和印度乃至所有的第三世界国家在世界经济中只有两个作用——提供资源、提供购买力,出现的经济萎缩、社会动荡只能自己承担。靠从这些殖民地提供购买力,英国和其他国家才勉强解决了生产过剩问题,把经济危机这个癌症变成了感冒。


世界还是不够大,20世纪初,全世界能提供多余购买力的地方已经基本被瓜分完毕,已经成为经济殖民地的国家也被压榨的差不多了。再压下去就只好崩溃,人民不堪忍受,穷则思变要造反!土耳其和中国,在第三世界中一个最强,一个最大,但还是架不住这上百年的盘剥,通货越来越少,经济越来越不稳定,最后旧体制只能一跨了之。1909年青年土耳其党革了苏丹的命,1911年武昌新军推倒了大清帝国。西方从此没办法从第三世界弄到更多的购买力——不是不够狠,而是实在没有了,甚至越来越少。于是列强只好互相打主意,离的近的就惦记灭了对方的生产能力,离的远的就琢磨抢你的殖民地。世界大战很赶趟地在1914年开打。英国和德国各自拉上一群帮手pk,美国快快乐乐地发战争财,等双方消耗差不多了进来参战,渔翁得利。俄国工业最烂,屡战屡败,工人士兵实在受不了这个疯狂的世界,干脆把沙皇推翻,拥护列宁搞社会主义,这里按下不提。


第一次世界大战作掉了1600万人,主要是工业国的潜在劳动力,同时糟蹋了法国北部和东欧的工业区,算是减轻了一点生产过剩。可日本美国趁机闷声发大财,迅速扩张产能,结果战后立刻就又是一场经济危机。好在战后重建是躲不过的需求,美国出钱借给各国搞建设,勉强混了不到10年。1929年立刻又是死去活来,经济跌个1/3一点不稀奇,1/5的人口失业也是寻常事情。整个30年代,除了搞法西斯军国主义的德国日本,列强经济都是半死不活。美国最发达,生产过剩也最严重,因此最惨,工业直接跌了5成,退到19世纪水平还止不住,眼看不是解体就是工人起义。好在出了个罗斯福,下意识地搞凯恩斯主义,拿国家订货制造需求,把失业人口都雇起来,有没有利润暂时不去管他,到底为美国提供了点救命的购买力。美国也从死到临头的状态转回来,和欧洲一样半死不活地等打仗。


英美法老牌强国半死不活,德国日本搞法西斯,用军备吸收过剩生产力,倒是蒸蒸日上,实力对比逐渐倾向于新兴强国。可惜军备吃不得、穿不得,积攒起来还会过时,也不能直接变成利润兑现,压在手上也着急,必须找地方用掉,二战毫不意外地开场。德国先吞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然后大口吃波兰。英法一忍再忍,忍无可忍,怕的是再忍下去就没小弟跟着混了,只能出手,结果法国被励精图治的德国灭了,英国被赶回本土。这时日本早就不老实,鲸吞蚕食地在东亚占地盘,眼看要独吞中国这块公用殖民地,逼的英美断它贸易,这一断就断出了个珍珠港。德国海军不行,庞大的陆军不用是浪费,打完西欧就就打苏联。德国偷袭非常成功,头几个星期成百万的歼灭苏联兵,希特勒以为会象上次大战那样,三下五除二打垮俄国。没想到这些年全世界大危机,唯有俄罗斯搞共产主义,所有产品归全体劳动者所有,不存在剩余产品,结果生产力大发展,已是世界第二工业国。虽然丢了一少半工业和人口,苏联剩下的部分依然强大且强悍,和德国打了个旗鼓相当,43年已经开始反推,45年就推到了柏林。


二战结果大家都知道了,见风使舵的意大利半途反水,德国日本一败涂地,英国法国胜利却蚀了血本,只有美国得意,正式当上世界霸主。按旧时的规矩,这霸主就该号令天下,占最好的资源,最肥的殖民地。其他国家的企业只能捡剩下的,还要向老大开放市场。老规矩自然有老结果,美国真要这么干,那下次经济危机还是十几年就来。不过,这一回,世界上多了个苏联。其实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苏联就在了,可那时的苏联是一片战争废墟,经济也就沙俄的1/3,军事上勉强能自卫,出国作战连波兰也打不过。有它没它一个样,头几年连参加国联的资格都没有。二战之后,苏联虽然比不上美国,但已经是法国德国没法比的世界第二工业强国;军事上也是苏联推掉了轴心国陆军主力;资源上人家要嘛有嘛;到了49年,苏联也有了原子弹,谁也不敢单靠武力打苏联的主意了。


对于战后列强来说,苏联的几万辆坦克固然吓人,但更吓人的是苏联的建立过程。本来沙俄也算世界一霸,只是因为工业社会崩溃,无产阶级起来冒险造反,一夜之间就废了帝制,一年后连资本主义制度都废了。无产阶级真的做了资本主义的掘墓人。苏联之前从来没有一个成功的工人政权,所以无产阶级造反最多是一时混乱,苏联政权稳固下来之后,各国无产阶级可以有样学样。要是美国真的独霸全球剩余购买力,不给其他工业国一点活路,那各国无产阶级很可能揭竿而起,从内部毁灭资本主义。

美国没那么傻。罗斯福已经整合了资本主义,美国不再是随便哪个大资本家就能养上一团精兵的美国,不再是黑手党抢地盘可以出动空军轰炸的美国,不是某个资本家可以单打独斗的美国,也不是那个陆军常备军和矿警不相上下的美国。现在的美国企业头上有一个全盘考虑的Z^F^,而不是一个懒散的更夫。为了应付一个更加残酷的世界,全世界资本家和经理必须在美国的秩序下联合起来,通过强力的国家政权进行统治。为了避免后院起火,自己的势力范围瞬间变成共产主义恶魔的新基地,美国总统必须从大处着眼,扔掉一些老规矩。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从苏联建立的过程看,教训有两条:一是不能让工业社会随便崩溃,即便那是你的潜在对手,二是不能把工人榨的太狠,必须让他们过上象人的日子。在解放军打过长江后,还得加上第三条——在殖民地也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为了不让其他工业化国家崩溃,美国大方地扶植日本德国,援助法国英国复兴,具体说来就是又给钱又开放市场,还允许你自己保护自己的产业。无产阶级起义的威胁迫使二战后的列强纷纷改良,让工人集体谈判工资,Z^F^多收税,搞Z^F^采购,搞福利社会。中国和苏联的领土从太平洋延伸到东欧,美国就得反过来给殖民地输血,即便那边的统治者是李承晚或蒋介石那样任人宰割的废物。这样,美国积攒起来的财富回流其他国家,工业社会向穷人分享了财富,殖民地也得到了各种援助。《九阴真经》说“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而补有余”资本主义被苏联逼的练《九阴真经》,居然就真的经脉逆转,起死回生。即便世界上开发不出新殖民地,也不用再靠世界大战来解决问题了。一直到苏联解体,整个资本主义社会虽然也有经济危机,但即便和石油危机赶到一起,也不会象大萧条那样要死要活。


再说苏联,苏联经济其实没什么了不起,无非就是地大物博、重工业优先和建立了一个没有购买力限制的经济体制。地大物博在资源上无求于人;重工业优先可以快速扩张生产力,还能增强军备;没有购买力限制正好让前两个特点肆意发挥。二战前资本主义国家各自为战,以邻为壑,还动不动就自我毁灭,所以苏联单靠这三点就足以笑傲江湖。战后美国一统武林,还给小弟们定了规矩,也能稳定发展,一群老牌强国的底子可不是沙俄那半吊子工业国能比。等到苏联初期的锐气磨钝了,发现自己三板斧砍过了没新招,西方却从苏联偷学了不少本事。已经形成发展惯性的苏联只能重复粗放式经营,玩命开采资源、上重工业,造坦克。虽然军事上一时不输,基础却逐渐薄了,增长率也不断下降。顶到80年代,虽然苏联已经能赶上大半个美国,单光比经济的话,日本却也能顶大半个苏联,更别说还有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自从斯大林时代开始,官僚们一直靠经济增长来证明苏联制度的优越性,等到初期的锐气磨钝,相对实力越来越差,就应了那句台词“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不光老百姓人心不稳,官僚们自己也开始犯嘀咕,91年崩盘看似忽然,其实也在情理之中。剩下一个中国,底子更差,起点更低,靠55年从苏联拿到了一笔空前绝后的技术援助,加上G'C'D'凝聚力空前,到70年代也小有成就,在美苏之间左右逢源。80年代之后,中国看着周围半圈被美国罩着的小国,发现它们靠西方投资,靠从欧美拿劳务分包过的也不错,要比高楼大厦,自己连尼日利亚都不如。邓小平赶快画了一个圈,号召大伙扔了自己原来那点小买卖,也去混打工,至于人家是否能容下中国这个超级打工皇帝,一心打工会有什么结果,那就是21世纪的事情了,管那么多干什么。


话说那资本是个记吃不记打的玩意。苏联解体、中国改革,无论是在物质上还是精神上,再没人给左派撑腰了,这资本就越来越往老路上走。资本的天性是竞争,除了共同的敌人,啥也不能让资本团结起来。冷战几十年,美国带出来的小弟羽翼丰满,开始独立门户,日本说什么要收购美国,欧盟搞了个欧元和美元对抗,美国没了1945年号令天下的位置。孔子说“天下有道 则礼乐征伐自自天子出 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这损有余而补不足的“道”和红色帝国一齐消失,资本主义毫不犹豫地走向生产过剩。前面说过,从苏联走下坡路开始,按购买力计算,美国老百姓连着30年工资往下跌,利润率持续上升,技术开发日新月异,把涉嫌赤化的欧洲日本挤兑的靠边站。无论是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还是西欧的福利资本主义都混不下去,日本进入衰退10年,然后欧洲日本都要改革增效,压工资、开除无能员工、减少休假和福利,好和美国企业一争高下。购买力缺口的问题谁也不去管


这时侯还有一件大事就是工业向第三世界转移。其实苏联在的时侯就有这事,可那时侯中国自成一体,印度半边屁股坐在苏联的凳子上,非洲东南亚遍地都是苏联或中国支持的游击队,只好在韩国、台湾、拉丁美洲玩这一套。拉丁美洲的劳动力纪律不够,四小龙之流又太小,转移就不太明显。等到苏联解体,中国改革,各地中苏附庸势力消亡,一下子有二三十亿人口拥入打工队伍,配上资本无限追求利润的大气候,产业转移就时髦了。让要价低的工人干活肯定增强竞争力,只是欧洲少了一个年薪2万欧元的工作,中国多了一个月薪1000的工人,全球购买力会打滚地下降。中国本来有自己的一小摊,现在扔了来打工,工业纪律和技术水平绝非其他打工者可比,劳动力价格便宜量又足,大老板们就把工业一窝蜂地扎进中国。结果...........我们就有了6亿吨钢的产能,有了世界第一大港口,江南水乡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工业区,还有有史以来最庞大的过剩生产力。按老规矩,苏联解体之后十来年,就该有总清算的大危机了。不过,世纪之交还有一件事情来凑趣,就是造就了无数宅男的计算机革命。个人计算机性能两三年一翻番,价格还一路走低,单片机、数控机床也越来越便宜,越来越普及。这次革命推出来的电脑干复杂劳动比人还差不少,干简单劳动已经充分胜任,而且还可以让廉价的劳动力经简单训练就干原来技工才能干的活。这迫使老板想方设法也要挤出钱来更新设备,不更新就要落伍,这更新设备的投资就是需求。这么一混,又是七八年。时光流逝,岁月如梭,眼看着老马就要到奔三张,大危机终于不耐烦了,一脚踢开门就来到了2008年。


2008-1929=79年,差不多是一个人的生命周期。现在的社会里已经很少有人记得1929年之后发生了什么,能完整回忆1914-1945年的人更是凤毛麟角。所以,没有人能用直观的记忆告诉我们:在资本主义占领了整个地球之后,如果没有一个共产主义政权来搅局,生产过剩会带来什么?老马还不到三张,头发还能盖住脑袋,凭回忆说不个啥,但翻翻历史书,上一回这种状态带给大伙两次世界大战,还有一个粗糙的共产主义政权。这次呢?还是不知道。


1922年是大萧条的预演,欧美经历了一次小型经济危机。那年,意大利穷人发动罢工,占据工厂,还想夺取政权。有钱人和王室一片慌乱;中产阶级又惊又怒,惊的是穷棒子要造反,怒的是居然自己也快成穷棒子了,赶快跟着墨索里尼混法西斯。10月份,墨索里尼带着4万黑衫军进军罗马,军队和Z^F^默许了他们的行动。10月31号,国王授权议会支持率6%的墨索里尼组阁,对付穷棒子们,保卫国家!墨索里尼回头就解散了社会党。2008年,泰国农民不知好歹,居然敢于让他信的妹夫上台,眼看这个不知好歹的颂猜又要拿企业的合法财富去农民中收买人心。泰国中产阶级忍无可忍,起而拯之,游行有军队护送,占据机场有贵族慰问。终于在12月2号让宪法法院开了窍,搞清了选举舞弊案。颂猜下台,5年不得参政,政党被解散。阿披实被召来组阁,高呼国王英明。


历史事件头一遭出现是悲剧,第二回是闹剧。但上次的悲剧实在太厉害,拉上了1亿人陪葬,所以,闹剧也要当心。何况今天的中国遍地是悲剧兼闹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