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 第二卷 第三章 柳林之战(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6.html


“风中飘发”只觉得眼前的情况如此似曾相识,所不同的的是,十二岁那年,偷袭自己的是一头孤狼,而现在,则是一个在上百年的传说中不断出现此刻就控制住了自己的半兽人!

他忍受着半兽人微微张开的嘴巴中在呼吸之间带出的腥臭气息,冷冷的道:“嘴巴很臭的家伙,你也别动!”他右手拿着自己的亲生父亲留给自己的遗物,来自白头鹰族人的战利品,那把手弩!手努上六根尖利的箭头从孔洞里微微露出,带着一种隐蔽的杀机!

豹人目光下视,看到了似乎被自己控制住了的这个人类眼睛里的冷静和毫不畏惧!他很人性化的皱起了眉头,眼睛里露出了犹疑的表情。

“风中飘发”看到这张野兽的面孔居然露出了和人类一样丰富的表情,不由得让他眼睛微微的眯了一下,心里,闪过一个快得自己也抓不住的念头。但是,他的手,还是稳稳的握着手努,食指扣在扳机上,目光一眨不眨的迎着这个半兽人下视的视线!

两个互相控制住了对方的生命,陷入了短暂的僵持中!


“大眼”早已经拉弓搭箭瞄准了眼前的半兽人,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只有很小的机会,小到他不得不放弃了刚才半兽人犹疑的那么一刹那出现的机会——万一失败了……他不敢接受这个结果!

“风中飘发”是他的哥们,是他的救命恩人,在十二岁那一年,如果不是自己贪玩,盯住了森林中一条准备偷袭树蛙的蛇是怎么从潜伏,接近到被树蛙发现而发起的突袭这个过程——他一直是个对任何事情都很有好奇心的小孩,而且,他的视力是很多人都比不上的,那条潜伏在绿叶下还有着绿色皮肤伪装的蛇只有他一个人才发现——自己也不至于和大队走失,被一头孤狼给盯上了。

结果,是“风中飘发”返回来寻找他,而被孤狼偷袭,惨烈的搏斗结束,孤狼死了,自己和自己的哥们得救了,但是,“风中飘发”也已经奄奄一息!幸好,同伴们很快的找到了他们这两个还带着写莽撞的小孩!


豹人清晰的了解,目前对自己威胁最大的,除了自己爪下的这个人类,就是离自己不远的两个人类弓箭手——但是,除了侧面这个眼睛大大的家伙以外,还有一个家伙呢?他潜伏在那里?

草丛里有响动!豹人猛然间惊醒,全身的毛扎了起来!


“射!”“大眼”手随心动,手里的箭如流星,破空而去,眼前只看到有血光飞溅,耳朵里传来了野兽受伤的嘶吼和另外一支利箭破空的声音!

“啊!吼——”豹人人立而起,又一下歪倒在地,一支被利箭切断了的脚爪扬起在空中,而草丛里另外一支利箭从它的耳朵对穿而过,直接破坏了他的脑组织!

而“风中飘发”已经一个滚身避开豹人爪子的攻击,在同时扣下了手努的扳机!


“风中飘发”放下了自己大动脉上掩住了伤口的手,起身对呆呆看着地上尸体的同伴大声道:“我们战死的战友,全部带回去!这个豹人和一个狼人的尸体也带回去!”

年轻的华族战士们动了起来。8名在几分钟前还在自己身边一起战斗的同伴此刻已经变成了渐渐冷硬的尸体,被搬到隐蔽在一个山坡背后的马背上,两具半兽人的尸体则被用小树枝和树叶扎成的架子绑好脱在马后——半兽人的尸体还带着猛兽生前的气息,让马匹很不安,没有办法,“风中飘发”只有吩咐同伴赶做出几个架子来;除了那些半兽人的尸体,还有4个重伤的同伴也需要这些架子。


“立熊”才要上马,就看到了远处一个传令的战士飞马过来,而他的背后似乎是派出的一部分斥候,他拉住了马的缰绳等待着,背后准备上马的长老们也停止了动作。

终于在天黑后赶回了大营的“风中飘发”和斥候队的同伴们在大长老面前50步翻身下马,两个半兽人的尸体被快速的抬了上来放在围过来的长老们眼前,有机灵的战士已经拿了火把过来。

摇晃的火光中,每个人都看到了地面上已经死去,但是仍然带着狰狞表情的半兽人!

“风中飘发”弓身行礼,口齿清晰而快速的把自己三十人的斥候队和半兽人的一战叙述完毕,咬了一下牙,才低沉的接着道:

“是我的冒失和贪功,才让斥候队损失了8位战士!我请求大长老的处罚!”他把自己的腰弯得更加低,看着地面的目光中,充满着真切的痛苦和悔恨——自己看小看这些半兽人了,以为12岁的自己就可以杀死一头狼,而现在手上有30个人,有铁箭硬弓和自己都熟悉的勇敢凶悍战士的埋伏,肯定可以对付得了那些半兽人的!可是残酷的事实却是,自己失去了那么的同伴!就是自己,如果不是因为“大眼”和“鸭子”的当机立断,也会被半兽人杀死!

“先站到一边!”早已经看到了马背上那些年轻战士尸体的大长老冷冷的开口,然后和“流水“以及其他几个长老都蹲下身来翻开着地上的狼人和豹人。“流水”看到了狼人和豹人身上的致命伤口,抬头对身边的一个战士道:

“给我一只箭!”战士从箭筒中取出一支竹杆骨质箭头的箭递给长老,“流水”握着箭杆大力向着狼人身上插下去,骨质箭头刺穿了狼人是身上的皮甲,但是入肉却不是很深!那个战士倒是一个机灵的家伙,马上明白了长老的意图,连忙有从自己的箭筒中拔出一根铁箭头的箭递了过去!

“扑”“流水”看着深深入肉的箭,叹了口气,抬头看一眼大长老“立熊”,火光下的“立熊”面色也颇为沉重的点点头,自己先站了起来。

“全体,骨质箭头的箭换铁制箭头的箭!”大长老对身边的一个人道,看着对方领命而去,他又对另外一个传令人员道:

“拿上大长老印符,赶到石头城,要求第二大长老‘秋叶’只望大营这边送铁箭头的箭!”看着传令兵领命而去,他才抬头转脸对着依然在旁边站着的“风中飘发”道:

“撤去你第五斥候队百长,由‘大眼’担任!”他再次看一眼脸色凛然的“风中飘发”,接着道:

“如果你没有战死,记得每个月都要抽时间去看望这些因为你的错误而战死的同伴的家人!交接好伤员,你们马上原路返回,继续你们的斥候任务!”他加重了语气道:

“你们,是大军的第一道耳目,要大胆,谨慎,小心!有什么消息及时回传!出发吧!”

说完看也不看“风中飘发”,指示几个战士抬着地上的半兽人尸体丢到了已经集合等待的战士队列前!

半兽人就是长这个样子的,很凶悍,但是,他们也不是不能杀死的! “立熊”非常希望这两具半兽人的尸体,可以给眼前这些明显显得紧张和不安的战士们拥有这样的心态!


重盾上响起了密集的"多多多多“声,半兽人强弓中射出的硬箭让扛着重盾的战士感觉是有无数的大力砸在自己的双臂上,而身边靠近了盾牌边缘不能完全得到掩护的战友不时的中箭闷哼,或者是长声惨叫倒地,被接着而来的硬箭盯在地上!

身边的人,每一个家伙脸上都是紧张或者愤怒的表情,更加多的人,是紧紧的咬着牙齿,努力的顶住手里的盾,以便开眼保护成头上更多的自己的族人!

“灰鹰”从瞭望孔中看出去,城墙下的半兽人弓箭手已经慢慢的踏步前进,而那些沉重的云梯也已经被力大无穷的狮面人原地抬起,他们在弓箭手的掩护下同样是开始踏步前进,而且步伐越来越快,越来越接近城墙!

“再近点,再近点……”“灰鹰”扫一眼重盾下早已经把箭搭在弓上的战士们,眼光又转向了那些在怒吼声中抬着沉重的云梯已经奔跑起来了的半兽人,而他们手里的云梯也已经在奔跑中斜斜的立了起来!

“去死吧!”“灰鹰”一张清瘦的脸上满是狰狞的表情,低声喊道,只看见城墙下腾起了一股子的层土和烟雾,地面现出了一条深沟——深沟上面盖着浮土,用了儿童手臂大小的枝条当作支撑——身高体重还抬着沉重云梯狮面人“轰——哗啦——”的响声中,第一排的一个百人队已经全部栽了下去,深沟中马上响起了利器穿透身体的响声和半兽人的惨叫——深沟里,埋设了无数削尖了竹筒,而每一个近一米高的竹筒还用马尿泡过一天,这样使得这些竹筒已经成了有毒的利器!

此刻,第二排的狮面人想要在自己掉下深沟的时候刹住脚步,可是,已经开始奔跑了的队伍不是你前面的人说停下来就可以停止了的,背后汹涌的惯性,把第二第三排的狮面人几乎都给推进了面前的深沟!

城墙上的“灰鹰”一声大吼:“弓箭手,放!”


千夫长“暴虐”只看到自己千人队的最前锋被一股子层土烟雾吞没,跟着就是连续不断的惨叫传来,而几部已经立起的云梯也一下倒了下来,反而把背后躲避不及的手下砸得又是惨叫一片惊慌一片,他不由得举起手里的铁枪大吼,开始吼声还没有能传出,就看到了卑贱的蛮族人城墙山那些阻挡了自己弓箭手攻击的盾牌下露出了无数的窗口,跟着就是一片箭雨带着“嗡嗡”的破空之声从天而降,狠狠的扎在自己的手下头顶!

站在高处目光犀利的千夫长可以清晰的看到和听到,这些箭雨在自己的千人队中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划破夜空的箭头扎入手下的面孔,或者从他们的脖子穿透,甚至于更加多的箭头直接就从戴着铁盔的那些脑袋射入!惨叫声,尖叫声,嘶吼声混杂在一起!

“卑贱的蛮族人居然一开始就使用了铁制的箭头!而不是和前面的几个城寨那样一开始只舍得使用根本就不能穿透铁甲的骨质箭头!”或许,是这突然而来的打击让暴怒中的千夫长反而冷静了下来,“暴虐”居然在自己的脑袋中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这里的蛮族人,看来是有个高明的战士在指挥!”

在他得出这个结论的同时,城墙上第二批和第三批的箭雨已经落下,而自己的弓箭手虽然可以把箭投射到城头,但是拥有重盾防护的蛮族人战士根本就不担心!而在烟层消散后,他也可以看到,自己手下那些战士是不能一举越过城墙下拿到已经填进去了两队狮面人的深沟的!

“暴虐”突然从来都没有过的在自己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嘿嘿嘿嘿”——那是一种愤怒到了极点后出现的笑——他冷笑着大声道:“全体后退!”

身后的号手马上举起了角号吹响,潮水一样向前涌动的半兽人“退潮”了,只留下了深沟里和深沟附近一地的尸体伤兵!

仍然站在原地的“暴虐”眨了眨自己的三角眼,再次冷笑道:“传令,让后队马上砍伐树木,半个小时后,我要填平那条沟!”他提高了声音继续道:

“攻破了这个城寨,我‘暴虐’会向指挥官‘九命’提议,把这个城寨里最鲜嫩的蛮族人小孩全部分给大家吃了!”

半兽人大队中马上传来了欢呼声,而后队的半兽人已经冲向了附近的树林,不一会,到处都已经传来了伐木的声响和半兽人的喧嚣。


听到了城寨外传来的响声,“灰鹰”脸色仍然是那么的冷酷,他向身后的一名年轻战士点点头,对方马上转身靠向内墙,向着城墙下方打手势,同时大声喊道:

“放灯,发信号!”

内墙下,三个用薄纸扎成的方形灯笼下,有燃烧的油脂提供了充足的热气流,让这三个灯笼在被剪短系着的绳子后缓缓的升起,不一会,已经高过了城墙,继续上升……

而在另外一个方向,已经看到了城头上空信号的华族人向身边的人重重的点点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