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江湖 第五章 第九节 没有姓名的身世

鹰击长空su27 收藏 4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


算了算时日,自己来到这个山谷已经有五个月了。看着木板上画的横线,没有姓名笑了笑。他心想:这五个月下来,自己的武功大有进展,此时只怕那个邪灵法王要战胜自己,都需要三四百回合吧!如果再在这里呆上三个月,自己出来之后就是天下无敌了。可是,这里四面都是布满青苔的石壁,又如何爬上去回到自己的世界呢?难道真的要身怀绝世武功在这里等待老死的那一天吗?如果就这样死在这里,自己真的是很不甘心啊!国破家亡,自己从小就是一个孤儿。没有姓名想起师父和他说过的话:

十八年前,一鹤飞天还是名将辛弃疾手下的一员部将的时候,他带兵经过一个小村庄,却看到这个村庄内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突然,他听到村子内传来一声婴儿的哭啼声,于是他走过去,抱起那个婴儿。这个孩子被保护在母亲的身体下面,也刚好金兵屠村的时候他睡着了,才得以幸免于难。

由于这个村子经常支持他们抗金义军,所以才遭致金兵的疯狂报复,把全村百姓全部给杀完。一鹤飞天捡到这个孩子,可是他是一员将领,不好抚养孩子,于是就交给他的师叔荷锄书生。荷锄书生把孩子起名为没有姓名,可是孩子没有奶吃,于是荷锄书生抓到一头正在哺乳的母狼,让母狼喂养这个孩子。那母狼却也有几分母性,一开始荷锄书生害怕母狼伤害孩子还捆住母狼,可是后来那母狼居然把没有姓名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喂养。

等到没有姓名断奶之后,荷锄书生把母狼和狼崽都放了,以表示感谢它对没有姓名的救命之恩吧。

由于没有姓名吃的是狼奶,他的体格出奇的强壮,到了三岁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别人家五岁的孩子。于是荷锄书生提前教他习武,并倾自己一生所学毫无保留的全部教没有姓名。可惜的是,没有姓名从小就贪玩。在山里面,他从小见到的只有师父,有些时候偶然有见到一鹤飞天,其他人就从来未曾见过。

没有姓名五岁那年,一鹤飞天带着十四岁的小笨匪和另外一个少女来到山里来找师叔荷锄书生,两个少女见没有姓名长得十分可爱,都要抱抱他,结果没有姓名看了另外那个少女一眼,他转头对师父说:“师父,这个姐姐长得不好看,我不要她抱,我要那个漂亮姐姐抱。”

听了没有姓名的话,荷锄书生和一鹤飞天哄堂大笑,小笨匪和另外那个少女都羞红了脸。

没有姓名七岁那年,他和师父下山买米,路上看到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长得十分可爱,没有姓名居然忘记自己是跟随师父来买米的,他呆呆站在那个小姑娘身边半边都不肯离开,直到后来师父硬把他拖走他才肯离开。

日子一天天过去,没有姓名越长越大,长成一个英俊潇洒的小伙子,他个字高大相貌英俊,只不过是武功却没有什么进展。

想起以前那些往事,没有姓名禁不住自己都傻笑了起来。

他正在傻笑的时候,那头大猴子却冲着他做了一个鬼脸,没有姓名喝了声:“猴哥,你难道看得出我想什么?”

然而那猴子再聪明也不过是一头畜生,又如何知道没有姓名心里想的是什么?它只是不停的做鬼脸,过了一会,那猴子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一套《易筋经》已经被没有姓名从头练到尾,又从尾练到头,已经是功力上涨很多。他现在又练《洗髓经》,不过这《洗髓经》他也只不过练了两三层,还未到达真正脱胎换骨的地步。

接下来的日子,他除了练功之外,就是在水塘里钓鱼,要不就是上树采一些野果。钓到鱼之后,他就生火烤鱼吃,这个水塘里的鱼味道极其鲜美,没有其他地方鱼的腥味。这也难怪,这个水塘清澈见底,是山中清泉汇集而成,而四周树上落叶,又给那些鱼提供了食物,水塘里还有一些小虾。后来没有姓名又做了一个可以烧水的石锅,又做了一个竹筐去捕虾,捞到虾之后,他就用石锅烧虾吃。

有烤鱼,有白灼虾,还有美味的野果,这里的日子还算过得不错。就是身上没有换洗的衣服,而且自己来的时候穿的还是夏季的衣服,眼看着一天比一天寒冷,没有姓名不知道要怎么在这里过冬。于是,他脱掉衣服,用草和树叶编织了一套“冬装”,还用草编织一条“被子”。

冬季渐渐降临,一日,天空中降下鹅毛大雪,很快,整个山谷中一片银装素裹。这天没有姓名刚刚起床,居然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感到寒冷!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居然浑身上下都冒着热气!于是,没有姓名想到一招:坐在雪地中练功!说做就做,于是没有姓名脱下“冬装”,浑身赤裸坐在雪地中练功。

坐在雪地中,他一点都不觉得寒冷,而且那冰冷寒气一直进入他体内,他的丹田中必须释放出更多热气来抵御寒冷。坐了一个时辰,他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发热,头顶冒出青烟,热气在他浑身筋络之中来回流动,打通自己体内一个个穴道。

又坐了一个时辰,没有姓名站起身来,他试了一招少林武功之中最普通的“黑虎掏心”,居然只听到“轰”一声,一道热气吹出,前头一片雪地轰然融化!既然如此普通的武功都变得那么厉害,他想再试验一下自己师父的独门绝技:独孤剑法。

这套剑法,一开始是有招式的,但是最后就是要练到没有招式才是大功告成。日后碰上强敌,就是见招拆招,无招胜有招。目前,没有姓名还没有办法达到无招的地步,只能按照一定的套路来练习剑法。

突然,没有姓名见到那只大猴子居然拿着一根树枝走过来,他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那大猴子手持的树枝居然往他身上打来!没有姓名心中一惊,他连忙用铁扇去抵挡那树枝。他的铁扇坚硬异常,再加上他现在所拥有的内力,那树枝理应一触即折,可是奇怪的是,那树枝在那猴子手里居然就好像是一件神器的兵器一般,任由没有姓名如何拆招,都无法击断那根树枝。

再看那猴子,所用的武功居然是自己的独孤剑法!而且那猴子正是没有招数,任凭自己如何变化,它总是可以找出破解之术!没有姓名心中大惊,他不知道怎么这猴子居然如此得了!其实他并不知道,这猴子不仅比他自己大多了,就连他的师父都没有这头猴子年长!这猴子已经在这里活了一百多年了,而一般的猴子也就只能活十五到二十年,大一点的猴子能活三十年顶天了!

这头老猴子真以为习得《易筋经》和《洗髓经》的精髓,它早已是脱胎换骨,故能活如此长久。而且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这猴子的功力逐渐增长,现在这头猴子有百年的功力。本来学会《易筋经》和《洗髓经》之后,学任何武功都很快,更何况有了一百年的功力!于是那猴子见了几次没有姓名所练的独孤剑法之后,居然很快就学会整套剑法,而且一步登天进入到无招胜有招的境界!

没有姓名和那大猴子过了一百多招,他被那大猴子打得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其实,那大猴子已经是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话没有姓名早已落败。

等过了一千多招之后,猴子丢掉树枝,一溜烟消失在树丛之中。此时,没有姓名这才明白过来,他连忙对那猴子的背影一拜道:“多谢猴哥传授我武功!”

接下来的日子,除了练习内功之后,没有姓名还每天都和那大猴子过招,日子一天天过去,本来他在大猴子手下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渐渐没有姓名已经可以偶然还手几下。

而就在没有姓名困在山谷中过冬的时候,鹤剑飞和小郑剃刀终于造出了第一支现代意义上的步枪,只不过和现代意义上的步枪的区别在于,它没有弹仓,每次必须拉开枪栓之后,退掉子弹壳,再把新的子弹塞入枪膛,然后关上枪盖的同时把子弹推上膛,之后就能发射子弹。不过即便如此,这种枪的射速自然也比前膛装的燧发枪射速要快得多,而且枪管内刻有四道膛线,子弹射出枪口之后旋转前进,既提高杀伤力又提高了精确度。

不过在全手工制作的年代,这种枪无论是枪管还是子弹,成本都极高,制作相当困难,根本就无法多造,所以只能装备少数狙击手使用。而且没有玻璃,只能用昂贵的水晶来制作瞄准镜,瞄准镜上来刻有精心计算过的刻度,枪上还有标尺可以调节,当远距离射击时,有时候还需要配备一个副射手,来计算风向和横移量,用来提供横向的瞄准提前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