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该如何准备二十一世纪逼近中国的战争威胁?

shurafan 收藏 2 289
导读: 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已经有很长时间不愿提战争,更不敢轻易卷入战争,能忍则忍,不能忍还得忍,为的就是要一个和平的发展环境,为的就是避免与西方大国发生摩擦,很显然,我们得到了很大的短期好处,取得了很多的外国投资,享受了很丰富的物质供给,这是回避战争的最大好处,但是,单边的让步和放弃,长期的军备建设的停顿(有人或许不承认),已经让中国处于一种极度不利的国际环境中,虽然近几年,我们加快了步伐,不过,从整体状况来讲,我们离适应新世纪战争的要求还相距甚远,二十一世纪的战争威胁近在眼前,不清醒地认识到这个问题,不彻底

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已经有很长时间不愿提战争,更不敢轻易卷入战争,能忍则忍,不能忍还得忍,为的就是要一个和平的发展环境,为的就是避免与西方大国发生摩擦,很显然,我们得到了很大的短期好处,取得了很多的外国投资,享受了很丰富的物质供给,这是回避战争的最大好处,但是,单边的让步和放弃,长期的军备建设的停顿(有人或许不承认),已经让中国处于一种极度不利的国际环境中,虽然近几年,我们加快了步伐,不过,从整体状况来讲,我们离适应新世纪战争的要求还相距甚远,二十一世纪的战争威胁近在眼前,不清醒地认识到这个问题,不彻底地开展人民解放军的整风运动,战争威胁就变成了现实战争.

我们要避免在战争中再次沦陷,就必须在几个宏观领域做出回答:

一,国防到底是不是生产力的问题?小平同志在其主持大局期间常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这种思路和决策为中国生产生活资料的丰富和发展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也许这些科技来源不都是中国的,但引进来以后的确让中国大变样,中国的市场被世界各国的不同技术装扮得丰富多彩,中国的很多企业也在技术引进中做大做强(核心技术可能还不在手上),然而令人遗憾的是,中国的国防工业在几乎二十年的时间内全部倒下,现在得到恢复和喘口气的军工企业为数不多,这主要主脱根于“国防不能产生效益的指导方针”,间接地说就是国防对于人民来说不属于生产力的范畴。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个问题,认识就不一样了,尤其是中国经济发展的过程中缺少军事力量保驾护航的痛苦随时可见,“银河号事件”即使是在冷战时期,西方也不敢对中国如此嚣张,公海的权力中国已经在很多情况下失去控制,完全处于一种被动受控状态,如果我们用一个大国的眼光来看待这些问题,如果我们用民族复兴的思维来看待未来的动作,我们能否认“国防也是生产力”的提法吗?没有强大国防作为后盾的经济环境是脆弱的,看起来很耀眼的成就转眼间就可能倒退几十年。

二,军队要不要来一次独立的彻底的整风运动?我小时候听到的最神秘最让人放心的是“军事法庭”这个词,甚至崇拜这个地方,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知道人民解放军是世界上纪律最严明的军队,是思想素质最过得硬的军队,谁敢破坏人民军队的神圣,就可能到那里去接受裁决,虽然我现在是不惑之年的人了,但说实话,我还没有弄明白这个地方到底在干什么?到底还有没有这种地方?如果没有,我能理解军队的现状,如果有,我就不得不说,这种地方肯定成了违法军人的保护伞,在中国社会里,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军队之外的腐败大可以曝光讨论,军队的事神秘得连风也透不进去,假若中国的军队真的如人民期望的那样,倒也罢了,然而,实事却不是这样的,我不敢就哪个具体军官的行为妄加评论,但是,从军队里退出来的人那里了解的实事却是令人不寒而栗的,明码标价的晋升“潜规则”据说已经成为“明规则”了,这样的军队令人放心吗?无论买多少高精尖的武器,无论造多少坚船利炮,都不过是摆设而已,北洋水师因为人腐败了,所以“亚洲第一”沦为“亚洲笑柄”,未来的形势也不例外,军官的本质变了,必定怕打仗,必定打不赢仗,中国共产党搞过很多党内整风运动,中国军队是由党指挥的,务必要来一次彻底的独立的军队整风运动,让人民解放军重新回归到“为人民”的性质上来,军队不整风,安全有危险。

三,威胁性战争会不会在短期发生?所谓威胁性战争指的是我们有可能在战争中失败甚至于国土沦陷。我的判断是:2013年至2015年期间有可能再次爆发灾难性战争,发生的地点既不在中东,也不在非洲,更不在南北美,战争的焦点在中国的周边。战争的导火索不是台海问题,而是东海及南海问题。战争的挑起者可能不是日本,而是越南。战争的性质可能由海战蔓延到陆战(印度的趁虚而入)。战争的层级可能接近核战的边缘。战争的结果要视中国后5--8年的准备而定,从现在开始加强战备过程,中国将利用此战开拓海域,如果还是用“赢在面子,输在里子”的障眼法,中国将失去海域控制权和部分国土。

四,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句话是毛主席讲的,我只是借用一下,敌友关系的重要性不可模糊,近三十年来,为了搞好经济建设,中国采取了有奶便是娘的策略,谁给中国面子,谁就成了朋友,从世界大范围看,这肯定是对的,但是,从中国的周边政策来讲,就不一定是完全正确的,我们必须坚定地选择朋友,坚定地分清敌人,从外交上讲,可以对敌人相同的礼节,但是从军事上讲,就一定要有针对敌人的准备,我们不必顾虑于人家的威胁论,谁对我产生威胁,我们必须明白地告诉他:我对你不能没有威胁。举个例子:中国与印度之间有必要搞军事演习吗?没有任何必要。有人说可以借机观察敌情,这极为可笑;有人说是体现中印两国的友好,有谁信吗?有人说是为建立中印俄三角联盟做准备,这不是天方夜谭吗?没有任何目的可以达到,相反,伤害了坚定的盟友:巴基斯坦。有些方面可以搞平衡策略,有些问题上则万万不能搞平衡。中国目前的现状是:看起来朋友很多,实际上没有真心朋友了,或者说铁的朋友越来越少了,赢得的帮助会越来越少,获得的同情会越来越多。

中国作为一个世界性(至少是地区性)大国,不能活在同情中,而应当活在自尊与尊重中。一个战役可能取决于微观的军事装备,但要打赢一场战争,则更多的在于战争之前的宏观的军事准备。毛主席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关非是毛主席手中握有多少先进武器,而是他手握一大批过得硬的有责任的爱祖国的“人脑武器”。


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