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档案


山西左权县人,1921年出生


1936年参加抗日,最初在八路军工作团,宣传八路军的抗日政策,同时侦察敌情,组织地方武装等等


1937年9月到侦察队任小队长、中队长,直至队长,后被调到八路军129师侦察队。此后,谷怀良长期任八路军129师3营7连的连长


1945年4月因多次负伤,谷怀良转行行医


1958年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地方建设,谷怀良带着300多个医务人员来到湖北,从此在湖北荆门扎根,1985年3月退休


八路军129师侦察队长谷怀良


战友用尿冲洗我伤口上的泥土和血迹


谷怀良的卧室门口,贴着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的画像,在他简单的卧室里,还有一张毛泽东的画像齐整地摆放在桌子上。


现年84岁高龄的谷怀良至今还可以把自己的被子折叠得整整齐齐、有棱有角。他的服装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全部是草绿色的军装。


5月19日上午,当谷的儿子从箱子里取出挂满勋章的军装和一顶从朝鲜战场上带回来的军帽时,战争年代的故事从谷怀良的记忆里倾泻而出。谷怀良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


在八年抗战期间,谷怀良打过著名的百团大战。他说,他还参加过平型关大捷,并在此之前,他还在平型关与日军的板垣师团有过一场6昼5夜的激战。但老人的记忆和历史记载不尽相符。


“我们击落5架飞机”


一次先于平型关大捷的大捷存在于谷怀良的记忆中


史料记载,1937年9月25日的平型关大捷,是八路军东渡黄河后,首次集中较大兵力对日军进行一次成功的伏击战,平型关大捷取得了全国抗战以来中国军队的第一个大胜利,打破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但是谷怀良称,在此前的5月28日到6月3日,八路军已经与号称日寇“铁军”的板垣师团在山西蔚县与平型关之间有过一次激烈的交锋,此次战役打了6昼5夜,最后,日军伤亡惨重。按照谷怀良的说法是,“日军被俘的有1680人,其中军官六七十人,死亡人数更多。并击落了日军5架飞机。所取得的战绩远胜于平型关大捷。”


而按目前史料记载,平型关大捷共歼灭日军1000余人,击毁汽车100多辆、大车200多辆,缴获九二式野炮1门、轻重机枪20多挺、步枪100余支、掷弹筒20多个,战马53匹,日币30万元,以及大量的食品及棉衣。


虽然谷怀良的记忆与史料出入很大,但他对平型关一带地型很熟悉。他说,当时日军在山西境内有3条重要的运输线,一条从大同到雁门关,一条是蔚县到平型关,还有一条是朔县到宁武。在这3条运输线之间,经常发生战斗。“5月28日到6月3日的大战发生在蔚县到平型关之间,而9月份的平型关大捷是在距离平型关比较近的地方。”


先秦时期,平型关被称为“瓶形寨”,金代称“瓶形镇”。顾名思义,这里的地势像瓶子形状,口小肚子大。瓶口是老爷庙,瓶肚子就是这十几里长的乔沟。自明代开始,这里已成为军事要隘。


“警卫连有4个排,共192人,他们先和日军打,然后假装打不过,边打边退,并且一路挖坑烧火,假装做饭,挖的坑越来越多,给了日军一个假象,以为前面是八路军的主力部队,于是追击。结果被警卫连引进了山沟里。平型关就像一个布袋,所以我们就把日军装在布袋里打。”谷怀良说。




据谷怀良回忆,当时,八路军和日军的武器装备差距很大,八路军的武器很杂,都是缴获来的武器。“之前,林彪从苏联回来的时候,苏联赠送了100挺马克琴重机枪,但被蒋介石扣了95挺,林彪的115师只有5挺重机枪,其他各团有一个机枪连,但都是轻机枪。其他各连有4挺轻机枪,12挺冲锋枪,其他都是步枪。步枪很杂,有捷克步枪、汉阳步枪等等。而日本已经有装甲车、小钢炮、震弹筒、歪把机枪以及当时先进的三八式步枪等等”。


谷怀良说其所在的连牺牲2人,伤9人。“我们的士兵都是和日本兵拼刺刀时被刺死的,拼刺刀很残酷,但是,那时候拼死拼活的,想不到什么,也不害怕,死亡都抛在脑后,我们的心思是,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那时候想不到立功受奖。”


谷怀良回忆说,他所在的连在这次平型关战役中,共打了9次肉搏战,日本兵冲上来了就要把他们打下去。


“我们主要是占尽了地理上的优势,我们在山上打,利用山上的石头、土堆做隐蔽。白天打得不是很激烈,我们不主动,只要看到日军露头了,就打冷枪。只有当日军冲上来了,想占领阵地时,我们就集中火力一齐把他们打下去。打得连喊话的声音都听不见。晚上更激烈,晚上打的主要是消耗战。”60多年后的今天,谷怀良回忆起这段往事,犹如昨日。在这次战役中,谷怀良获得一等功。


“吃的都是炒面、油炸的麻饼,装在背包里,每个士兵都有一个。看到哪里有积水就喝,我们就用日本士兵的钢盔,装了水,大家分着喝。我们还喝过牛蹄子里的积水。白天,各连安排一个排留守阵地,其他各排就地休息,抱着枪,靠着背包,睡在地上。当有日军抢占阵地时,冲锋号一响,所有的士兵都一齐向敌人集中扫射”。


“日军才派出飞机支援地面部队,一天来四五次,每次七八架飞机,最多不超过10架。他们朝下面扔炸弹,并用机枪扫射。之前在战场上,没见过飞机,所以一开始,大家有些恐惧,但是,飞机一来,我们的步枪、机枪、冲锋枪,所有的枪支都集中火力射击飞机,当天,打下日军第一架飞机。山头上立即炸了锅,所有的士兵都在高呼,所有的冲锋号都吹响了,大家都十分兴奋。以后,再来飞机,大家都不怕了。整个战役共击落了日军5架飞机。后来,日军害怕炸弹滚下山误伤自己的部队,不敢轻易轰炸而撤退。”谷怀良说。


鬼子尸体挂在车挡板上


蒋介石致电朱德、彭德怀对平型关大捷表示祝贺


谷怀良说,历史书上的平型关大捷是在上述战役之后的3个月进行的,即当年的9月,平型关大捷仍然由林彪指挥。


据目前史料记载,林彪对平型关一战的部署如下:杨得志指挥的685团在东侧,李天佑指挥的686团在西侧,两侧夹击公路,待敌人进入埋伏圈后,东西夹击,防止敌人向两侧逃跑。9月25日,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的车队进了伏击圈,被打得人仰马翻。


刘炳华是687团供给处的一个负责人,他参加了平型关大捷,他后来回忆道:“在这长长的山沟里,到处都倾翻着鬼子的汽车,烧着了的还在冒烟,汽车上面和车轮下面都是鬼子尸体,有的挂在汽车挡板上,从姿势看,显然是没来得及下车就被击毙了。半山坡上鬼子的骑兵,连人带马横尸遍地。死尸中间,有的是被我们的战士用刺刀刺死的。我团9连一个叫常海车的排长子弹打光了,就揣着刺刀与敌人拼杀,一连刺死了6个鬼子。鬼子的尸体横七竖八,倚躺仰卧,各式各样的丑态都有。公路上的汽车和大车还满载着弹药、装具、被服、粮食、饼干、香烟……遍地都扔着枪支弹药,东洋兵的黄呢军服、大头鞋子……不可尽数。”


大约中午时分,日军派飞机助战,有6架日本飞机呼啸着朝平型关迅速飞来,但是增援的日军飞机看到战场中一片混乱的景象,惟恐伤及自己人,只是在空中转了几圈,就扫兴地飞走了。


谷怀良称,当时,刘伯承的129师也抽调了3个团配合林彪的主力部队,阻击日军的增援部队。“日军急于突围,增援被困的部队,但被我们死死困住。我们仍然利用平型关的天然有利地形,将日军的1000人的增援部队消灭殆尽。我带的连也参加了这次战役,我的连最后伤3人,牺牲1人”。


百团大战蟠龙镇一役,整班、整排、整连往上攻


1939年11月份,谷怀良被调到129师侦察队。


谷怀良回忆说,侦察兵的任务是在敌占区摸清楚敌人有多少据点、炮楼,每个据点的兵力、装备等等。他们在侦察情况时,都要精心化装成乞丐,或者扮成当地的老百姓,用白毛巾包头,穿着当地农民的服装。日本兵和国民党都要检查,看他们额上有没有戴帽子的痕迹,肩上有没有扛步枪的痕迹,还要检查腿上有没有打绑腿的痕迹。那时,日本人专门选择抽大烟的人做特务,了解八路军和民兵组织的情况。侦察员抓汉奸了解日本人的情况,如果说的与侦察情况相符就放人,让他们当“活舌头”。


1940年,谷怀良参加了百团大战。谷说,在百团大战期间,几乎天天都要打仗,有时候一天要打几次战斗,谷怀良的连队共打了154场战斗。


最惨烈的一次是,摧毁日军在山西省武乡县蟠龙镇的据点。当时日军在蟠龙镇上有2个据点,除了蟠龙镇上的1个据点外,在距离蟠龙镇12华里的关家脑还有1个据点。每个据点有2个中队的驻兵,每个中队有270人。八路军先是以6个排的兵力攻打关家脑,兵力约500人。


“就关家脑,打了一天一夜。我们白天佯攻,打冷枪,晚上主攻。那时候连手表都没有,估计是晚上10点钟左右,我们就开始不打枪了。敌人以为我们休息了,他们也开始休息。而我们偷偷摸上去,将日军包围了起来。等冲锋号一响,各种枪支、手榴弹一起响了,打得日军措手不及。”谷怀良说。


蟠龙镇一直没有增援,八路军在包围关家脑时,在南面留了一个口子,让日军逃跑,结果部分日军逃到蟠龙镇。第二天,八路军开始攻打蟠龙镇,投入兵力有16个连,共3000多人。


“这一战打得很惨,我们的武器不足,很多人拿的是大刀,没有枪,但手榴弹多。但我们的战士很多是新兵,连手榴弹的盖子都不会揭就扔出去了。”谷怀良指着自己的老伴说,“很多新兵上午参军的,下午就牺牲了。她的两个弟弟就是这样牺牲的。”


“我们是整班、整排、整连地往上攻,死了很多人,在白天进攻2次无效的情况下,我们改了进攻的策略,在日军据点周围埋上地雷,不让他们出来。白天封锁日军,看见日军露头了就打冷枪,扔手榴弹。晚上主攻。”谷怀良回忆说。


第二个晚上,16个连一起吹起了冲锋号,所有枪支、手榴弹一齐响了,日军据点一片火海。日军只有龟缩在炮楼里。八路军用杆子撑住炸药包,靠在炮楼的墙根,炸炮楼。


“但是这样的威力很差,后来,我们就在炮楼底下挖坑,埋下炸药包。”谷怀良说。


当时,日军据点内共有19个炮楼。炮楼是建在据点外围的军事设施,19个炮楼里大约有200多日军,所以据点内还有数百日军。于是,各连分配了炸炮楼的任务,谷怀良的连分得4号炮楼,分得炮楼后,其余的人开枪掩护几个士兵到炮楼底下挖坑,埋下3个炸药包。其他各连也都如此照做。


等19个炮楼都被埋下炸药包之后,一起拉响,整个日军据点一声巨响,一片火海,炮楼纷纷倒塌,里面的日军“叽里呱啦”叫成一片。“有的日本士兵跑出来,我们就在外面用机枪扫射”。最后,八路军围困据点内的日军,所有士兵都扔手榴弹,日军最终只跑掉100多人,俘虏日兵140多人。在这次战斗中,谷怀良的右腿被打伤。


两次受伤转行当军医


谷怀良还拄着拐杖就上战场急救,被敌人的机枪打中


谷怀良挽起自己的裤管说:“三条裤子全部是血和泥土,用担架抬出一里多地,没有办法,战友只好用尿冲洗我伤口上的泥土和血迹。后来伤口化脓,疼痛难忍。”


“战争时期的医疗条件都很差,只有靠打胜战,攻下日军占领的县城,才能得到药品。这次受伤的时候,我和另外38个人一起呆在窑洞里,因为条件差,结果有27个人感染破伤风死亡。后来攻下一个日寇医院,缴获了很多抗菌药和治伤药,才使我免除了截肢。”谷怀良说。


1945年3月份,在寿阳县上庄破坏南同普铁路时,谷怀良再次受伤。


谷怀良回忆说,1943年到1945年,他所带的连队在寮县(1942年,改为左权县)周边的8个县活动,遇到日军很少时,就打阻击战,当大量日军来根据地扫荡时,就退却,采取各个击破的运动战。这几年,他带领的部队主要破坏公路、铁路等日军的交通运输线,运输线的沿线都有日军的炮楼。


1945年3月,谷带领部队和民兵在寿阳县上庄破坏南同普铁路时,被日军发现,日军有400多人围拢过来,而谷怀良所在的部队只有160人,打了1.5个小时,才将日军打退。2005年5月17日,谷怀良指着鼻子上的伤疤说,“那天,敌人的弹片击中我的鼻子”。


“当时我们很笨,因担心被日军发现,所以,我们用上百人将枕木和铁轨一起抬到几里路外,然后将枕木和铁轨拆开。拆开的铁轨都送到兵工厂,制造枪支和手榴弹。”谷怀良说。


因为两次受伤,1945年4月份,谷怀良转行行医。1939年,白求恩牺牲以后,八路军总部成立了白求恩战地医院培训班,谷怀良就进入该培训班学医,但很快就上战场参加急救。


1945年6月12日,还拄着拐杖的谷怀良上战场急救。这次是八路军进攻寿阳县上庄的日军退却的一个据点,日军有300多人,八路军1120多人。八路军将日军包围,并全部歼灭。上午10点多钟,谷怀良的右腋下和肚子都遭到敌人机枪打中。“子弹扫过去时,都有进口和出口,但是没有发现在肚子上留下一颗弹片。”谷怀良抬起胳膊,又掀起上衣说,“后来经常痛,以为长了肿瘤,直到1986年左右,这颗弹片才取出来。”


在整个战争年代,谷怀良全身上下留下21处伤,背上、头上、鼻子上、肚子上、腿上、腋下等等。


后来,谷怀良以战地医护人员的身份参加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1958年,响应国家号召,部队的干部纷纷转往大庆油田、北大荒、内蒙古以及新疆石河子等地,支援地方建设,而谷怀良带着300多个医务人员来到湖北,从此在湖北荆门扎根至1985年3月退休。如今,每天早上6点钟,谷怀良就要起床,活动,买菜,“都是几角钱的小白菜之类的,买1斤豆腐也要吃两三天,一个星期打一次牙祭”。老人一个月1800多元的养老金,但要资助两个孙子上大学。


每天上午和下午,谷怀良都在凭着记忆撰写医疗方面的材料,几年下来,已经写了厚厚的一叠,他说,计划出一本“医疗临床经验综合”之类的书。采写:本报特派记者鲍小东通讯员杨红梅全本艳


八路军在平型关作战。平型关大捷是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在山西境内的第一场大规模战役--平型关战役中的一次战斗。


1937年8月,日军以北平(今北京)、天津地区为出发地,兵分三路沿平绥(今北京-包头)、平汉(今北京-汉口)、津浦(天津-浦口)铁路线展开进攻。9月中旬,日军关东军占领大同后,向雁门关进攻。与此同时,已侵占阳原、蔚县、广灵的日军华北方面军第5师,继续向浑源、灵丘进攻,企图突破平型关、茹越口。


在1937年9月19日中秋节当天,最早在平型关抗击日军的晋绥军独立第8旅已经到达了平型关,并在第二天占领了平型关阵地。据该旅第623团第1营营长刘光耀回忆,日军先头部队在9月21日午夜已经到达平型关下,开始向晋绥军发动第一次进攻。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在山西境内的第一场大规模战役,即太原会战的第一个战役--平型关战役,由此在内长城平型关地区正式展开。


在号称“钢军”的板垣征四郎第5军进攻平型关之前,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已经向周恩来和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德怀提出调集重兵,计划在平型关、沙河、繁峙一线与日军作战。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德怀提出了配合晋绥军主力作战的方案:以友军坚守平型关正面,八路军115师隐蔽集结于敌前进道路的侧面,从敌侧后夹击进攻平型关之敌,对此阎锡山表示同意。


林彪对平型关战斗的部署如下:杨得志指挥的685团在东侧,李天佑指挥的686团在西侧,两侧夹击公路,待敌人进入埋伏圈后,东西夹击,防止敌人向两侧逃跑。在老爷庙缺口处的高地上,下面架起四挺重机枪,两边各架3挺轻机枪,一共是10挺机枪。等敌人完全进入后,封住这条唯一的缺口,来个关门打狗。


9月25日将近8点钟,从前边山沟里隐约传来了汽车的马达声,声音由远及近。过了一会儿,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的车队终于出现了。当通往灵丘的公路上已经看不见日军时,表明板垣师团的后尾也全部进了伏击圈。


当一颗信号弹升入天空时,机枪、步枪、手榴弹、迫击炮一齐发射,把拥挤在公路上的鬼子打得人仰马翻。日军被这突如其来的猛烈进攻打得晕头转向,他们没有任何精神准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惊恐不安地龟缩成一团,躲在汽车后面胡乱地放枪,最终一败涂地。


而日军的地面后援部队在到达驿马岭时,被杨成武指挥的独立团拦住了西进的步伐。在林彪的部署中,专门袭击敌人增援部队的正是344旅687团,他们把守在平型关东北的山地上,放过先头进入伏击圈的日军。杨成武指挥的独立团不仅在驿马岭成功阻挡了日军的增援,歼敌300余人,而且乘胜追击,意外地收复了涞源县城,有力地支援了平型关主战场的战斗。


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第115师在山西省东北部平型关地区,对日军进行的伏击战,是八路军首战告捷的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