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伤的西班牙

禽滑釐 收藏 5 2304

-- 在老萨上大学的时候,有一首非常流行的吉他曲,就叫做《忧伤的西班牙》,与其说是喜欢这首曲子,不如说是喜欢这个令人遐想的名字。

西班牙帝国在无敌舰队覆灭之后,再也没有恢复它的元气,来自美洲一个世纪的财宝,变成了加泰隆尼亚美丽山谷中一座座修道院和流传至今的海底财宝传说。西班牙人,这些勇敢的航海家们,再也没有成为世界海洋的主人。经过了美西战争的沉重打击,面对一艘艘战舰滑下太晤士和科尼斯堡的船台,这个曾经傲视大西洋的国家,已经再无力和新兴的英吉利和德意志竞争,只能安静的退到地中海一角,任哥伦布的后任将军们,在直布罗陀要塞的炮口下,重温落日的辉煌。

西班牙级战列舰,就是这个海洋帝国在战舰时代最后的荣光,仿佛落日的余辉,虽然即将沉入大海,却依然美丽而媚惑。

1908年,经过艰难的筹款,西班牙政府宣布建造它的第一级无畏战列舰,1913年,这个级别的第一艘战舰 -- 西班牙号加入舰队,因此,这个级别被称为西班牙级战列舰。西班牙人没有想到,这也是他们最后一级战列舰。阿方索三世号,1915年竣工,贾西米一世号,1921年竣工,-- 它的建造十分坎坷,1913年就下了水,但是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造船厂的英国工程师都回国当敢死队去了,没人没材料,只好在水里泡着,直到大战结束才得机会完工,这么长的建造时间,超过了今天法国人难产的戴高乐号航空母舰。

说起来,西班牙级战列舰,在那个时代,实在说不上出色。航速19.5节,也就比北洋水师的致远舰稍微快一点儿,排水量15,452吨,是各国“无畏舰”中最小的一级,-- 美国的阿拉斯加巡洋舰有三万多吨呢。但是这一级战列舰的确算得上颇有特色。

西班牙级战列舰的设计独具特色,一万五千吨的战舰,居然安装了四座双联装305毫米重炮。要知道德国的吕佐夫之流,比它大了差不多一倍,还只能装279毫米主炮呢,单从火力上说,西班牙级对英国的主力舰也毫不逊色。这带来了一个巨大问题,就是怎么搭积木,如何在小船体上摆下这一堆大炮,前后主炮好容易放下了,中间的两座就再也无法顺着摆下 -- 那样,军舰就像抻面一样变成长条了,同时向一方开炮要翻船的。也不能左右舷并排,那样军舰就成圆的了,没法开。好在维克斯-阿姆斯特朗公司的英国工程师头脑聪颖,灵机一动,把中央的两个炮塔错开布置在两舷,一个在右前,一个在左后,帝国主义真敢想,舰体平衡,还能够四座主炮同时向一舷开炮,互不影响射界,这样一来西班牙级就活象了中国海军的定远镇远,有趣的是定远镇远的主炮也是305毫米,当然,比西班牙级小了一半,主炮的数量也少一半。能够在有限的经费和要命的需求之间找到一个接点,英国造船技术的优秀可见一斑。因为有了西班牙级,西班牙有一跃成了世界海军八强中的老七 -- 嘿,老家伙我也豪横一把。

一般来说造型怪异的军舰都下场不怎么样,至少是实用性上比较糟糕,英国自己的革新之作比如阿加门农都是短命鬼,但是西班牙级在这方面可算相当不错,它们的外观华美,-- 不装水上飞机,倒更显的干净利落,通体雪白,20门102毫米副炮全部布置在主甲板以下,在两舷刺猬般排开,仿佛京戏里大将身上的护背旗,平添几分风采。为了保证重武装,它的装甲偷工减料,一般来说,战舰的装甲和主炮的口径相同,西班牙级的水线装甲只有203毫米 -- 重巡洋舰的水平。按理说这会给它带来很大的问题,历次海战都证明,能挨揍比能打人对军舰更重要。但是在后来的战斗中,西班牙级却没有出现象英国佬的胡德号那样点炮仗一样的场面,比例适中,操舵灵活,算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当然,运气也算不错。

说到运气,西班牙号战列舰,一直使用到1937年,用中国历法,从满清使到七七事变了,好像很长寿。实际上西班牙人变了个戏法,1937年的西班牙号,并不是竣工时的西班牙号。真正的西班牙号战列舰运气并不好,1923年8月,它在摩洛哥海岸附近触礁沉没。这个事件,和中国海军的海天号巡洋舰失事颇为相似,都是在雾中莽撞行驶触礁撞毁,看来愣头青普遍存在于各国海军之中。西班牙人来的及打捞它的大炮,可是没有来得及打捞它的船体,因为一场风暴接踵而来,架在礁石上的西班牙号被波赛东玩起了跷跷板,一万多吨的家伙,当跷跷板玩!?人类的钢铁技术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等风暴过去,西班牙人只好放弃打捞,因为它已经变成大件垃圾了。西班牙号值得欣慰的是它是牺牲在对西属摩洛哥的战争中,它的炮弹曾为西班牙军队做出了不小的贡献,而且 -- 不管怎么样这也算“烈士”吧。

但是西班牙怎么能不复存在呢?建造343毫米重炮的新式战列舰是没有钱的,浪漫的拉丁人想出了一个简单的办法,他们把西班牙级的老二阿方索三世拖来,换个名字,就成了第二代的“西班牙号”,阿方索三世在地底下是没处喊冤去。

题图:西班牙号战列舰,原来的阿方索三世号。

1936年,西班牙内战爆发,左派的共和政府控制了马德里,可是有左就有右,佛朗哥将军在非洲建立了国民军政府,也要“反攻大陆”,两家的后台分别是苏联和德意。和陆军一样,西班牙海军也一分为二,那个时候到西班牙军舰上看看,想必大家都忙着划清界限,同室操戈,写决心书准备大打内战。

最初的形势对共和政府一方显然有利,大多数的西班牙海军战舰都投入了政府军一方,包括几乎全部的巡洋舰和驱逐舰,潜水艇,只有船台上还没有完工的两艘重巡洋舰算是归了国民军。但是训练有素的海军军官大多投向了国民军,就象士兵大多投向了共和政府。很明显这是阶级倾向在作怪。其结果就是国民军的组织和战术都略胜一筹,他们从一开战就目标明确,就是坚决保证北非和西班牙本土间的运输渠道,但尽量少和优势的政府军打海战;反过来政府军作战勇敢,动作凶狠,曾经击沉国民军的巴雷斯号巡洋舰,还敢和德国人的袖珍战列舰叫板,遗憾的是更多时候他们象没头苍蝇,在海上打转而找不到目标。后来意大利半买半送的给佛朗哥提供军舰和潜水艇,双方的战略态势也就随着陆上战局而有所逆转,但是海上双方基本是半斤八两,谁也奈何不得对方。

言归正传,西班牙级的两条战列舰,在这场战争中显然是重要角色,而且都经历过摇身一变的过程。

先说贾西米一世号,内战爆发的时候,它正在圣纳泽尔,国民军命令它和两条巡洋舰雷班托号,塞万提斯号立即南下直布罗陀海峡。这个命令被不折不扣的执行了,但是等军舰到了直布罗陀,却早已“红旗变色”,-- 舰上的水兵多半支持共和政府,他们在南下的路上发动起义,轻而易举的夺下了军舰,他们马不停蹄,直抵突尼斯的坦吉尔,和那里已经在等待的七艘驱逐舰一起,组成了共和政府的主力舰队,它的威力马上的到了发挥 -- 老萨发现这场内战中双方海军人员都是效率高手。6月22日,贾西米一世号炮击北非重镇拉里尼亚,6月25日,炮击国民军的后方基地 -- 休达,305重炮所向无敌,打的佛朗哥军队晕头转向,算是狠狠出了一把风头。

高兴的政府军海军显然是忘了一件大事,他们的母港坦吉尔并不是西班牙的属地,而是中立港口,国民军对这支舰队恨的咬牙切齿,扬言要出兵血洗坦吉尔,“爱好和平”的坦吉尔人吓破了胆,当即上中立的英法舰队一通哀告,硬生生把贾西米一世一伙儿赶了出去。共和政府只好悻悻的把基地转移到马拉加,不过,依然严密封锁直布罗陀海峡,试图卡断国民军的后勤通道,给佛朗哥断奶。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贾西米一世变成了政府军,西班牙号却加入了国民军。西班牙号这时候比起贾西米一世情况可算糟糕,它竣工比贾西米一世早了六年,舰况不免差些,尤其是海军在内战前正准备给它进行现代化改装,刚刚把它的大炮都拆了下来,一打仗就没人管它了,弄得堂堂的战列舰象没娘的苦孩子在勒阿莫尔船坞里晒太阳。早说了海军军官大多参加了国民军,他们是最明白一条战列舰代表什么含义的了。7月30号佛朗哥的海军部队突袭了勒阿莫尔船坞,打散一群企图用手枪保护战列舰的政府军杂牌部队,然后就赶紧把西班牙号重新武装起来。8月12日,西班牙号就已经焕然一新,带着驱逐舰瓦雷斯科号北上掩护国民军在圣赛巴斯蒂安科的登陆了! -- 12天武装一条战列舰,您明白我说的双方都是效率专家的含义了吧?

政府军反应也不慢,8月30号,C-4号潜艇发现了西班牙号,当即发动攻击,一颗鱼雷正击中西班牙号的机舱!这对西班牙号是致命的一击,因为西班牙级最大的偷工减料就是水下防御不好,它们的终结莫不与此有关。一颗鱼雷可以击沉加富尔号,头重脚轻的西班牙号更不在话下。 -- 但是,但是。。。

大家忘了还有运气两个字呢,C-4号的鱼雷居然是一颗臭子!好容易找到个大家伙,战战噤噤的摸到人家鼻子底下 -- 放个屁都怕人家声纳发现哦,-- 成功的把鱼雷打到它的船舷上,那狗娘养的玩艺儿居然不爆炸!!!可以想象潜艇艇长气得要揪自己胡子上吊的痛苦感觉。

大难不死的西班牙号在北方可算猖獗一时,它一边掩护登陆,一边宣布对共和政府北部海岸进行封锁。

其实,这都是国民军的调虎离山之计,因为它在直布罗陀的压力太大了。1936年8月,是佛朗哥将军大举反攻的关键时刻,他可比老蒋生猛,说“反攻大陆”,没几个月就直奔伊比利亚半岛,和国际纵队赤膊上阵了。但是他当初登陆欧洲可是和拿破仑从埃及逃回法国差不多,也是偷偷摸摸的 -- 没办法,海上都是人家的大炮船等着他呢。8月5日,佛朗哥率领一支船队登陆西班牙本土,他可比拿破仑气派大,老拿回家的时候只带了两条船,跟打渔的似的。好在天公作美,恶劣的天气掩护了这位将军一路平安,政府军的封锁线如同漏洞的篱笆,到处是窟窿,只有担任警戒的驱逐舰卡西亚诺号兜上了船队的屁股,但是负责警戒的国民军炮舰达多号拼死奋战,居然把卡西亚诺打的连连后退,“老佛爷”乘机脱险。

西班牙人都是那种热情奔放的性格,决斗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看看《叶赛尼亚》就明白了,姑娘们都在老公脑袋上敲板砖解闷,碰上这样的事儿那要不报仇就不是西班牙人了,贾西米一世号出来了,专找达多号算账。不是打了我们的驱逐舰么?我们的战列舰来找场子!达多号当然明白闯了多大的祸,连忙躲到北非海岸避风头。咱不是说了吗,那时候的西班牙海军都是效率专家,第三天就发现了达多号的踪迹,结局是不用多说了。贾西米一世号的航海日志上记着,“1936年8月7日,阿尔及利亚海岸浅水处,三次齐射,击沉炮舰达多...”

佛朗哥也不是没想别的办法,8月13日,国民军的飞机光临马拉加,西班牙级的防空是比较差的 -- 实在没有地方装高射炮,只有4门47毫米高炮,高射机枪就得架到主炮顶上去。一颗炸弹把海战中的大王贾西米一世炸的浓烟滚滚。好在那时海空战还是雏形,大家都不重视,西班牙人修军舰快的很,没几天就出来照样满海面抓佛朗哥的补给船队,把国民军搞得叫苦不迭,最后还是西班牙号的调虎离山厉害,共和政府不知是计,1936年9月,急调贾西米一世号带上两条巡洋舰北上迎击,直布罗陀顿时成了不设防海峡。西班牙号知道自己火力弱(紧急重新武装的时候缺了几门副炮),舰龄老,不敢硬拼,远远的和贾西米一世玩起了毛泽东十六字游击战,什么敌进我退,敌疲我扰之类的,估摸着是国际纵队里的游击专家让佛朗哥抓了俘虏,不然西班牙人性格冲动,热情如火,这太极拳的工夫绝玩不了这么正宗...

这场兄弟俩的捉迷藏谁也奈何不了谁,反正等贾西米一世号一脑门子官司的赶回直布罗陀,佛朗哥早就在西班牙本土站住了脚,连马拉加基地都拿下来了。共和政府军的舰队只好退守卡塔戈那。

这一回,该国民军反守为攻了,他们的舰队补充了意大利提供的潜水艇 -- 其实每艘潜艇上面只有一个西班牙联络官,从鱼雷兵到舰长全是意大利人。先后有二十多艘德国和意大利的军舰加入到国民军一方参加过战斗,虽然在同一时间最多不超过六艘 -- 他们在一次袭击中打沉了共和政府的赛万提斯号巡洋舰,这个名字就不吉利,让人想起和风车作战的老堂.吉珂德。西班牙共和政府不干了,马上出动舰队报复。这种报仇的活儿当然是贾西米一世号带队出征,他们追上了给国民军送给养的护航队,不过这回碰上的可不是达多那样的软柿子,担任护航的,是德国海军的骄傲,袖珍战列舰德意志号!这种全焊接的漂亮战舰就是拿到今天来也会让人赞不绝口,六门279毫米大炮,蔡斯的射击指挥仪,第二次大战开战,德国水面舰队的第一次精彩战斗就是这个级别的斯佩伯爵号在拉普拉塔一对三,打得英国姥满地找牙。虽然都是战列舰里的袖珍级别,世纪初叶的西班牙级简直不能比。没想到的是德国人倒吃了亏,因为他们没有奉到可以直接和西班牙人开练的命令,当时的德国还多少顾及国际影响,不敢太放肆,挨了打只有逃,结果出现小伙子被老头追着打的奇特场面。德国海军的战死者后来由英国人帮助安葬。英国人?没错,西班牙内战期间,有不少英国技术人员留在了西班牙的港口,帮着西班牙人打仗 -- 帮哪边的都有。而希特勒政府又下令把死人挖出来搬回德国重新举行葬礼 -- 海军都是装进睡袋,坠上一个炮弹海葬的,这帮德国“国际主义战士”居然被埋了两回,真是令人费解。当然以后德意帮助国民军就更加不遗余力了。

老三贾西米一世号一走,老二西班牙号马上威风起来,敌退我追么,国民军的舰队在北方建立了封锁线,不时炮击共和政府在北方的残余领土,整个加泰隆尼亚还真没有哪条船是它的对手。1937年4月30日,封锁线上的维拉斯哥号驱逐舰发现一条共和政府方面的武装运输船,驾驶这条运输船的显然是个老手,只见它左冲右突,行动飘忽,寻机逃脱。为了更有把握,维拉斯哥号连忙通知西班牙号赶来参战,希望它的大口径炮轻松解决问题。听说发现肥肉,西班牙号当然兴冲冲的赶来,全不知中国人“乐极生悲”的道理。就在西班牙号即将加入战场的时候,一颗水雷撞上了它的舰底。这次没有奇迹了,一声巨响,西班牙号的左舷顿时开了一个大窟窿。这里正是它装甲最薄的“练门”,西班牙号立刻出现左倾,储备浮力小的隐患随即发作,不到一个小时,这条不可一世的战列舰就歪着身子被满甲板的重炮拖入了大西洋。维拉斯哥号见老大忽然浑身抽筋,再顾不得那块大肥肉,赶紧过来抢救,但已经回天乏术。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大部分舰员都被救走,只有五个倒霉蛋做了随葬。

于是,西班牙级三兄弟,只剩下了老疙瘩贾西米一世号,陆地战斗的失利,使共和政府渐渐回天乏术,一艘战列舰也不可能挽回整个局面。在老二西班牙号遇难的时候,贾西米一世号正在炮击当年的母港马拉加,或许是心灵相通吧,它也同时给自己找了麻烦,虽然没有撞上水雷,却自己驶上了浅滩动弹不得,舵叶和螺旋桨都受到了损伤,只好由拖船拖到阿尔马尼亚暂时修理。

阿尔马尼亚在国民军的空军航程之内,不等它修理完毕,5月21日,国民军航空兵倾巢出动,不能机动的贾西米一世号成了上绑的老虎,一连三发炸弹把它炸得面目全非。但是炸弹并不能终结这条命硬的战舰,劫后余生的贾西米一世号最后的结局和西班牙共和国一样,成了“第五纵队”的刀下之鬼,1937年6月17日当贾西米一世号勉强修复了机动系统,返回卡塔戈那的途中,它的弹药库发生了爆炸.按照最新的西班牙史料,这次爆炸是国民军的内奸导演的好戏。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飞机炸不沉的贾西米一世号,终于用自焚的方式完成了自己的葬礼,也为西班牙第一级,也是最后一级无畏战舰拉上了谢幕的帷布。

大海,才是战舰真正的归宿,就象巴顿将军梦想着在最后一场战争中,被最后一颗子弹击中。比起变成下水道铁篦子和炒菜锅的企业号,我想,西班牙的命运,才算是一个完美的结局。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