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周恩来竟然是真正的武林高手!

tjzqb2008 收藏 63 12415
导读:在我的印象中,敬爱的周恩来总理是一位温文尔雅的白面书生式的人物,如同诸葛亮“羽扇纶巾”,运筹帷幄,绝对的文职官员。但令人奇怪的是,遵义会议以前,他长期担任的是中央军事部长,军委书记,甚至创建并亲自领导“中央特科”,专门惩奸除霸,这些可都是赫赫武夫才干的事。新中国建立以后,周恩来当选为国务院总理,他每天睡眠多则三四个小时,少则一两个小时,甚至几十个小时不合眼,仍然精力旺盛,周总理的酒量更是大的离谱,连“酒神”许世友都佩服得五体投地。莫非周总理有独特的养生秘诀?亦或他文武双全,也是金庸武侠小说中的“武林高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我的印象中,敬爱的周恩来总理是一位温文尔雅的白面书生式的人物,如同诸葛亮“羽扇纶巾”,运筹帷幄,绝对的文职官员。但令人奇怪的是,遵义会议以前,他长期担任的是中央军事部长,军委书记,甚至创建并亲自领导“中央特科”,专门惩奸除霸,这些可都是赫赫武夫才干的事。新中国建立以后,周恩来当选为国务院总理,他每天睡眠多则三四个小时,少则一两个小时,甚至几十个小时不合眼,仍然精力旺盛,周总理的酒量更是大的离谱,连“酒神”许世友都佩服得五体投地。莫非周总理有独特的养生秘诀?亦或他文武双全,也是金庸武侠小说中的“武林高手”!

看周恩来的资料,果然发现了其中的秘密,原来周总理真的是共产党内难得一见的“武林高手”!其武术授业恩师竟然是电影《武林志》中的头号大侠“东方旭”!

“东方旭”是电影中的化名,其原型是足可与津门大侠霍元甲比肩的韩纂侠。在当时的武林中,韩纂侠绰号“玉面虎”,曾拜名震京津的武术家张占魁为师,而张占奎是八卦掌宗师董海川的八大弟子之一,绰号“闪电手”,董海川是晚清武林十大高手头一位。周恩来1913年-1917年在天津南开学校就读时,除受马克思主义新思想影响外,对武学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时韩纂侠正在天津开设武馆,周恩来遂拜韩为师,习学“形意八卦”,韩纂侠曾打败过无数外籍高手,也象霍元甲一样打死过天津擂台的俄国大力士,名震华夏。如此说来,周恩来的武学渊源很深,晚清第一武林高手董海川是他的祖师爷,另外,韩纂侠又曾拜当时有名的侠客隐士“单刀李”李存义、“应侠” 应文天为师,这两位武学泰斗和韩纂侠的第一位授业恩师张占奎也就成了周恩来的师爷。后孙中山在黄埔开办军校,周恩来任军校政治部主任,而韩纂侠则被聘为黄埔学校首席国术教官,师徒再度重逢,自是喜出望外,免不得相互切磋武艺,此时韩纂侠武功纯熟,已成为清末民初七大武林高手之一,和精武大侠霍元甲齐名,周恩来再度学艺,受益终生,而韩纂侠对时任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也十分尊敬,学得不少做人的道理.他曾感慨地说:“翔宇(周恩来字翔宇)年少志高,深谋远虑,我教他怎样强身,他却教我怎样做人。”

所谓“名师出高徒”,有这么深的武学渊源,周恩来本又是非常聪明的人,骨格清奇,悟性很高,周恩来遂成为共产党队伍里叱咤风云的“武林高手”,只是他涵养极深,一般情况下深藏不露罢了。遵义会议前期,他长期担任共产党军事方面的第一领导者:1924年曾任中共两广区委委员长、常委兼军事部部长,主持建立党直接领导的革命武装叶挺独立团;1926年曾任中共中央军委书记兼中共江浙区委军委书记;1927年曾领导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并获得胜利,领导南昌起义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在起义中任中共前敌委员会书记。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期间,周恩来组建了著名的“中央特科”,特科分为总务科、情报科、行动科、交通科四个科,特科的基本任务是:“保证中共中央领导机构的安全,收集掌握情报,镇压叛徒,营救被捕同志,建立秘密电台。”,在特科秘密工作学习班上,由周恩来亲自讲授如何保卫自己、打击敌人的基本方法。如果没有丰富的经验,没有高强的武功,周恩来怎么会担任特科的首任教师呢?尤其是行动科,又叫“红队”、“红色恐怖队”,俗称“打狗队”,那真是藏龙卧虎,精英荟萃。这是一支超小型的精锐“特种部队”,其主要任务就是惩治叛徒特务首恶,斩断伸向党中央的魔爪,其成员主要由共产党内身强力壮、武艺高强的“高手”组成,他们都经过严格挑选,个个身怀绝技,胆识超群,配备有手枪、炸弹、化学催泪弹等,武力抢救被列为“红队”的首要训练项目。周恩来既是课堂上的武术教师,又扮演实践中的“武林高手”角色,常常奋不顾身地亲自指挥红队,抢救被捕同志,镇压叛徒特务,虎口除奸,先后处决了罪大恶极的叛徒何家兴、戴冰石、白鑫和国民党特务头子王斌、马绍武等人。因为当时周恩来的化名叫“伍豪”,所以他的特科行动被称为“伍豪之剑”,周恩来不愧是武术大家,剑气逼人,他的特科比国民党特务头子戴笠的部队厉害百倍,难怪气得蒋介石对戴笠说:“如果我们抓住了周恩来,整个共产党就会垮台”。

在共产党的队伍里,武功最高的人当属许世友,他的功夫是正宗的少林功夫,老师为云游武僧林子金。传说他在洗脸时,使完的洗脸水不用倒掉,而是由他运足气,猛地朝脸盆里的水拍去一掌,说也奇怪,那一盆水便活了起来,在盆里连转几个圈儿,忽地一下腾空而起,跳出盆外。就这一手,没个十年二十年的功夫是练不出来的。单个交手,没人不怕他,包括他的战友们。尤其是是酒桌上,许世友得理不让人,不灌扒下几个他是不肯罢休的,领教过他酒量的一位将军曾扬言再跟许世友将军喝酒要带一个营的兵士来保驾,当然这是玩笑。但许世友酒桌上独独佩服一个人,那就是周恩来。他领教过周恩来的厉害,两人比酒量时,许世友豪气冲天,一气干完一瓶,周总理不动声色地陪着他干了一瓶。两人喝第二瓶时,许世友勉强喝完,“扑通”一声倒地而醉,而周恩来仍是不动声色,打开了第三瓶,一下子震住了许将军。都是“武林高手”,虽未直接过招,但许世友心里明白,在周恩来面前,他甘拜下风。如果由金庸先生描写这一场面,周恩来一定是运足丹田气,使出了盖世神功“化酒大法”,经此一役,许世友知道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再也没有喝过“霸王酒”。

建国后,周总理日理万机,“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其治国才能和外交才华艺压群雄,至于对治国不怎么实用的武功,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以至于普通人总认为他是一位文弱书生。或许这就是练武人的最高境界:以德服人吧!


反日爱国 2007-12-28 00:44:08 发表于焦点房地产网-谈房论市-巧克力城(幻星家园二期)论坛

7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