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老兵! 敬礼!老兵! 三十七

走过冰山 收藏 14 3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1985年5月,王蕾大学毕业前夕,没有等到预期的分配通知书,一纸公费派遣留学通知书却发到了她手里。 正满心期望毕业之后能与叶晗在一起的王蕾,陷入了两难。王蕾很想与叶晗商量此事,却又无从联系叶晗。 自1984年的12月之后,王蕾就再也没接到过叶晗的信,更别说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


1985年5月,王蕾大学毕业前夕,没有等到预期的分配通知书,一纸公费派遣留学通知书却发到了她手里。

正满心期望毕业之后能与叶晗在一起的王蕾,陷入了两难。王蕾很想与叶晗商量此事,却又无从联系叶晗。

自1984年的12月之后,王蕾就再也没接到过叶晗的信,更别说一通电话了。虽然王蕾之前接到过叶晗的电话。在电话中,叶晗说要下部队去一段时间,在半年左右不能有正常的联系。对叶晗这套说辞,王蕾心里打起了小鼓,叶晗莫不是变心了吧?

故,大学最后一个寒假,王蕾自己家都没回,直接杀到了叶晗家,见了叶晗的父母,以及叶晗的爷爷奶奶,才知道叶晗也没跟家里有任何联系。叶晗象空气一样消失了?心里忐忑不安的王蕾,在山城登上了去春城的火车,找到了春城陆军步校,得到的回答同样是叶晗下部队去了,具体去向保密!

从两处得到的结果,证实了叶晗确实没有说谎,王蕾心里这才放心了不少。

既然暂时不能联系上王蕾,王蕾就耐心地等待了。

要说没有公费派遣这事,王蕾还真地就等下去了,可现在有了这事,王蕾就再也坐不住了。对那个时候的中国人来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谁都希望能到外面去开开眼界,王蕾也不例外,接到通知书的当晚,王蕾激动得辗转反侧了一夜。

激动归激动,但王蕾大主意却拿不定,她想要听听叶晗的意见,如果叶晗说不去,那她就不去,如果叶晗说去,那她就去。如果叶晗在跟前,这就跟1+1=2那样,太简单了!

王蕾托姥姥跟很多老战友打听过叶晗的下落,却是未果。因此,在求助无门的情况下,王蕾打了个电话给廖荣铠帮忙,找别人不行,找廖荣铠就行?


廖荣铠接到王蕾的电话当时,却不知道该怎么给这个女孩子说实话——他帮不了她!

廖荣铠确实帮不了王蕾,就是廖荣铠没有离休,这事也帮不了王蕾,道理很简单,“保密”二字比千金重!但拿这样的大道理去搪塞这样痴心的女孩子,廖荣铠做不出来,更何况是外孙的对象,廖荣铠对此真是大伤脑筋。

廖荣铠是老了,但不糊涂,男女之间的感情最怕误会,王蕾是对叶晗没信心,才会让叶晗来决定她的前程。廖荣铠给了王蕾如下的建议,“孩子,如果你觉得叶晗值得你托付终生的话!你就不需要问叶晗的意见,问你自己的心就可以了!”

既然廖荣铠都点透了,王蕾也不害羞了,“廖爷爷,我真想听听叶晗的态度,您能托人给他带个话,好吗?”

廖荣铠叹了口气,“孩子,你的长辈也是军人,军人的生活你也知道,沾上‘保密’二字,什么都白搭。你自己拿主意好吗?我不希望你将来后悔!”

王蕾没有回答,廖荣铠听到了电话那端的哭声,跟着就是电话“嘟…”的声音。

廖荣铠放下电话之后,暗思,“自古情字最累人!小东西,你可别辜负了这个好姑娘啊!”


实战演练又砸锅了!

“老大”看着一脸疲惫的侦察兵们,又骂开了,“一群狗熊!一个实战演练,连全军最没战斗力的部队都拼不过,你们还有什么脸面站在这里,全给老子去军农场算球了!”

没有一个侦察兵开口说话,长期不间断地训练,已经消耗了侦察兵们全部的精力,到了这会,不说话也是一种休息方式。

但这不代表叶晗会选择这样的休息方式,他举起了手臂,大声武气地吼道,“‘8231’请求发表意见!”在侦察兵集训营里,训练时只能叫代号,自己选,将来上战场也是这个代号,一旦选定,就不能再更改了。

“老大”正训得起劲,突然被叶晗打断,没好气地回吼,“‘8231’,你有屁就快放!”

“千里奔袭,疲兵必败!你想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世上哪有这样的事?我要向军部抗议你的训练方式,严重有问题!”叶晗开始了炮轰“老大”。

“老大”一愣之后,火了,“‘8231’你有意见自己写成报告,我帮你转交!最好写扎实点!最好能让军部把我给撤了,你们这帮狗熊兵,我还不想侍候了!”

“写就写!老子未必还怕你!你不是不想侍候了吗?辞职报告要不要我帮你写?”叶晗的目光里充满了挑衅。

“你……”“老大”一顿语塞,论斗口,他不是叶晗的对手,要怪,就怪自己刚才口快,说得没有一点回旋余地。

又要杠上了!

区队长赶紧用肘撞叶晗,示意叶晗要适时而可。

叶晗会适时而可吗?

不会!惹事的时候,叶晗从来没有虚过谁!

“有本事,给我们三天,让我们全面休息。三天之后,你亲自带领你的教官队,和我们参加集训的全部侦察兵搞一次实战演练,看谁是狗熊!”叶晗也不管自己能不能代表参加集训的侦察兵,对“老大”发出了挑战。

“老大”一脸胀得通红,不应战吧,就被眼前这个叶晗小瞧了,也会被其他侦察兵小瞧了,以后连兵都不好带了。应战吧,跟这些刚进入侦察兵行列的兵较劲,胜了不但没有脸面,还有胜之不武之嫌;输了,以叶晗的个性,从此之后还服管个屁!

“你怕了?”叶晗依旧不依不饶,“你是不是军人?不敢应战,你就别穿这身军装!”

“老大”咬了咬牙,沉声应道,“为了这身军装,我应战!”

应战就好!

叶晗反而松了一口气,站出队列,跑到了侦察兵们的面前,此时他的脸上一扫刚才的疲惫,跟打了鸡血一样那样有劲,对他的战友鼓动开了,“弟兄们,我们期待已久的对抗来了,你们说,我们是不是一个钢铁整体?”

“是!”其他侦察兵齐声回答。

“很好!三天之后,我们眼里只有敌人,没有老兵!给老子照死里揍他们!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回答声整齐得不象话。

“老大”有种上当的感觉,他感觉自己被叶晗算计了。


没错,“老大”的感觉是没有错,当他把这个事给集训营的“1”号首长说了,却换来“1”号首长的一阵哈哈大笑。

“1”号首长笑过之后,面色一肃,“你上当了!你看看这个。”说完,就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报告。

“老大”接过之后,哭笑不得,是叶晗代表参加集训的侦察兵们写的宣战书,宣战对象就是充当他们教官的侦察大队老兵们。

“老大”抬头望向“1”号首长,“这……”

“去准备吧!我答应了‘8231’,如果他能激将你成功,你就带队陪太子读书!怎么样,同志哥,你害怕了?”“1”号满带笑容的调侃。

“战!狭路相逢勇者胜,他们敢挑战老兵,说明他们等不及了,想检验自己的训练成果,我给他们这个机会!我欣赏叶晗的勇气,是军人就该有这个精神气!”即使被叶晗算计,“老大”还是很欣赏叶晗的脾性。

“是哟!这小子能成大器,不过我先说好!只许真练,不许打假的。那小子给侦察兵喊的口号,我都听见了,他都不手下留情了,你更不许放水!”依旧是一脸笑咪咪,“1”号首长的样子像是狐狸逮住猎物那种得意。

“是!坚决完成任务,绝不放水!”“老大”也擦掌磨拳,跃跃欲试了。


对抗演练的申请报告批示一拿到手,叶晗就一溜烟地跑回了宿舍。

此刻叶晗正站在马扎上做最后的动员,“弟兄们,抓紧时间休息!养好了精神,和那些老兵死磕,狠不下心时,想想平时他们怎么对我们的,我们就怎么还回去!”

“好!”参加集训的侦察兵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

叶晗收好批示,跳下马扎,开始下达了命令,“现在集体上床,休息!”

侦察兵很听命令地爬上了床,一躺下才真感觉累了,长达百多天的日子里,每天都只能睡四到五个小时,人的疲劳堆积到了顶点。鼾声是能传染的,只十多分钟,很多人进入酣眠之中。

叶晗却睡不着,他有些担心,他们这边一共是112号人参加侦察大队集训,有些兵是上过战场,算得上是有经验了,有些兵则和他一样,在充当教官的老侦察兵眼里都是新兵蛋子。教官队那边一共是37人,据说个个都在战场上杀过人,下手时虽然不会下死手,但绝不会太轻。

实战对抗必须要拿实力来进行比较,战场上的实际要求也是如此,如果硬要和经验丰富的教官队对抗,估计现在223号人齐上阵,还不够人家塞牙缝。所以,只能采取谋略了,游击战争的要求就是分散出击,诱敌深入,分割包围之,以众敌寡。至少要在一开始就要把教官队中沉不住气的老兵先解决掉,然后再对付那些心理素质好的老兵,这其中就包括“老大”。再来什么激将,对进入战斗状态的“老大”根本不会有任何效果。

叶晗碰了碰同样睡在上铺的区队长,区队长是上过战场的老兵,经验比他多,能够提供一定的意见也是不错的。

“区队,他们那边平时对我们训练时,就是那些心理素质好的老兵,有什么弱点没有?”叶晗虚心地问。

“不好说,要说弱点嘛,也不是没有,你看过他们示范没有,三人一组,背靠背防备时,那就是漏洞。不可能教官队的所有人射击水平都很好,只要一个小组出现一人射击水平不怎么样,就是我们袭扰的机会来了。”区队长说得比较仔细,看来平时观察得也很仔细。

“不!我们会这样想,他们也会这样想,你想,如果他们放出这样的小组做诱饵,我们的袭扰部队肯定应该是优势兵力吧?他们再来个反包围,我们会什么下场?”叶晗脑子倒是转得快。

“是哦,那你说怎么办?我看其它好像就没什么漏洞了!”区队长有些泄气了。

“反其道而行之,用陷阱绊住他们,反正实战对抗中,并没规定说不准用那些东西。”叶晗的眼睛亮了。

“‘8231’,你狗日的别忘记了,在这些人面前,你玩什么陷阱,跟小孩子在大人面前过家家一样,别想讨到任何便宜,别到时候画虎不成反类犬!”区队长以为叶晗头脑在发热。

“爬,老子好久说了要用常规陷阱?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叶晗陷入了一阵兴奋之中。

“那你给我说说看,我看可行不?”区队来了兴趣了。

不过区队失望的是,叶晗当起了哑巴,也不是什么哑巴,而是睡着了,叶晗太累了,闭上眼就能睡着,绝不是什么夸张。


“老大”一脸铁青地看着教官队的其他成员,才实战演练的第一天,就折了4人,而叶晗那边才付出3人的代价,这生意做得太划算了!

那狗日的“8231”从哪想出那么多的主意。

教官队派出诱饵队,不但没有引来鱼儿上钩,反而被人家从背后摸了老虎屁股。

就拿西面包围的那8个人来说吧,折掉的6人全是负责那面包围的,刚进入预定的伏击圈,就被一包面粉当空洒下,视觉瞬间全被遮蔽了,跟着就是一个网兜下来,好家伙一口气给人兜了4人进去,另外2人如果不是不是机灵的话,在面粉洒下的瞬间,就退到边缘,灭掉3个叶晗布置的侦察兵后,只身逃离的话,只怕西面就全军覆没了。

接下来在丛林里兜了一天了,连鬼影子都看不到一个了,这帮小子全销声匿迹了。

现在是33比109,还有两天,只要“阵亡”比例达到2/3的比例,教官队就算输了,丢脸啊!一定要报仇!


入夜,“老大”选好了宿营地之后,布置了人手放哨后,就轮班休息起来了。

刚睡了不到二十分钟,枪声又响起了。看来是想扰人清静,不让人睡觉了。“老大”抄起枪就还击起来,空包弹,只有平日里1/5的药量,不过给击中,也是要受伤的,按照规则就算是阵亡了。交火一约三分钟之后,火光之处全哑火了,估计全给灭了。“老大”立刻派出人去检查。

等过了十分钟之后,老大发现不对劲了,又少了2人,不用问,又给叶晗那鬼东西设计了。

“老大”收缩了教官队,设置为5人一组,轮流值夜,2人休息,三人外向围成一圈,这一夜睡得很是不安稳。小规模的袭扰一直不断,而且只在远处放枪,不断地引诱教官队的老兵开枪。

等“老大”意识到,叶晗是有意消耗教官队的弹药时,立刻下命令制止,结果一清点弹药,少了约三分之一的弹药量。

“日!”“老大”冒火了。

“老大”紧张地思索起了对策,再这样下去,就跟抗战时的小鬼子一个下场了。

很久之后,“老大”才松了一口气,把自己的主意给他人一说,遭致了其他成员的激烈反对,但“老大”坚持这个办法,其他人见反驳无效之后,只得同意了。


叶晗从来没有这样窝火过,对抗进入第二天,“老大”亲自上阵当了诱饵,以损失6人的代价,灭掉了他整整61人,手法极其卑劣啊,当诱饵也就罢了,浑身绑满手榴弹,这和绑架人质有什么区别,这还算什么丛林战啊?也怪那些兄弟太过心急,要搞什么活捉,这下好了,全给人一口吃了。

只要再损失掉几十个人,叶晗就算输了,他不甘心啊!

但叶晗终究还是输了,25比48,双方的比例是1:2,侦察兵这边是一点都不占优势,但他只有战了,哪怕是拼至最后的一兵一卒他都要战,“老大”用自己作人肉炸弹,拼掉侦察兵大部分人马,不也是这样的狠劲吗?

战的结果,是侦察兵的人全“阵亡”了,如叶晗当初带领“823”成员在肖山东灵堂前起誓那样,“如果有一天,敌人要俘虏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拉燃‘光荣弹’,宁为玉碎,也不为瓦全!”

最后,面对教官队剩余的21人,叶晗从容地拉响了“光荣弹”扑向了这21人,他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他把对抗演练当成真正的战场了。

“1”号首长和“老大”从远处看到了这一幕哭了,不知道是感动还是激动。

“这狗日的‘8231’有种!”“1”号首长如是说。

“确实有种!”“老大”抹了一把眼泪。

集训的侦察兵们哭了,他们看到的是一种精神,那种牺牲精神。

有这样的精神,何愁不能打胜仗!中国和小霸之间的这场较量,注定会以中国胜利告终!这是必然!

“中国必胜!”

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跟着整个集训营里都飘荡起了这个声音。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