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滏阳 第六章 35、设伏王家埝子

东风几度 收藏 0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0.html[/size][/URL] 返回塔楼,卢克俭对柳黑子讲了一天来的所见所闻,话语间对八路军赞赏有加。柳黑子也不插话,只是吧嗒吧嗒抽着旱烟袋。 “看来兄弟对共产党印象不差啊!”柳黑子在烟锅里塞着烟丝,低着头说道。 “俺也觉得八路军比国民党的部队地道!”柳雪梅说。 “雪梅,不说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0.html


返回塔楼,卢克俭对柳黑子讲了一天来的所见所闻,话语间对八路军赞赏有加。柳黑子也不插话,只是吧嗒吧嗒抽着旱烟袋。

“看来兄弟对共产党印象不差啊!”柳黑子在烟锅里塞着烟丝,低着头说道。

“俺也觉得八路军比国民党的部队地道!”柳雪梅说。

“雪梅,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柳黑子突然向柳雪梅发起了火,吼道:“地道不地道关咱们屁事?”

柳雪梅遭到这没有预兆的训斥,顿时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委屈的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她把端在手里的茶碗狠狠墩在桌子上,转身跑了出去。

卢克俭想去追她,被柳黑子拽住了,“别理她,女孩子就是小性多,说了一句就受不了啦!”

卢克俭明白,柳黑子的无名火看似冲着柳雪梅,实际上目标对准的应该是他卢克俭,这个看似粗鲁的汉子在“指桑骂槐”。可自己也没做什么错事啊,他干嘛这么大的火气?卢克俭不解。

“大哥,克俭有什么做得不对的,你心里憋气冲我发火就行了,别难为雪梅。”卢克俭语气依然很平静。

“兄弟,对不住了,你大哥就是这德行,动不动就熊人!”柳黑子的语调也降了下来,“你知道大哥的脾气,俺这人说话不喜欢藏着掖着,有些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大哥,请讲!”

“听着顺耳你就听着,听着不顺耳你就当大哥在放屁!”柳黑子笑笑继续说道:“听说你今天去看国民党和共产党,好几个兄弟很不高兴,说俺早晚得成了晁天王,兄弟你就是宋公明。”

“噢?”卢克俭苦笑。

“这不是咒我早死吗?俺把那几个家伙好好骂了一通!”柳黑子嘿嘿笑着,“骂归骂,俺也琢磨了一下。”

“很想听听大哥是怎么想的。”卢克俭语气诚恳地望着柳黑子。

“俺就竹筒倒豆子直说吧。你不说俺也明白,兄弟你是干大事的人,打心眼里觉得咱们义勇军说到底还跟土匪是一路货色,名不正言不顺,也成不了什么大事。”

“大哥。。。”卢克俭想辩解却被柳黑子打断:“咱义勇军势单力孤,投奔个靠山,为弟兄们找条出路,这想法并不算错。宋江带着梁山的好汉们投奔朝廷,要是知道后面的下场,打死他也不会那么做!想法没错,可事儿做错了!”

卢克俭低头沉吟了好一会儿,叹口气说道:“没想到我只出去了一天,就让大哥和兄弟们想这么多!咱们义勇军投奔谁,这事儿我压根没想过。”

“兄弟的话我相信,要不我怎么骂他们?”柳黑子站起来,亲切地拍着卢克俭的肩膀说:“大哥我为什么拉起杆子?还不是因为乡亲们过不下去了?过去土匪找咱们麻烦,咱们和土匪斗;现在日本人欺负咱们,咱们就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俺不管他这党那党,谁和老百姓过不去,谁想骑在咱们义勇军头上拉屎,咱就和他‘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卢克俭轻轻点头。

“咱投靠谁?小日本还说什么要建什么狗屁‘王道乐土’呢?都是说得比唱得好听!这年月,说到底还得靠我们自己,靠我们手里的枪杆子!咱义勇军就是义勇军,平白无故干嘛给在自己套个笼头?过去咱们是农民,等以后赶走小鬼子天下太平了,咱就解散义勇军,各种各的地,各过各的日子。”

卢克俭说:“大哥说得没错,我何尝不想天下太平的那一天?”

“好了,不说这些了。”柳黑子话题一转,“你上次的计划咱还没做完呢!原本想等咱们恢复得差不多了消灭几股不顺眼的杆子,咱占了地盘也给咱塔楼多个左膀右臂。可你看看,八路军和国军来了以后,近处的几股杆子被收编的收编,被打散的打散。八路军和国军没和咱们过不去,咱也没必要去自找麻烦,这也没地方下口了。”

“谁说不是呢,他们出手都比咱们快!”卢克俭笑着说。

“可小日本一天不走,咱们就有买卖做!”柳黑子又嘿嘿笑了,“咱小打小闹在开顺路和滏阳河干了几票,没受多大损失可捞了不少。兄弟你别说,这买卖大哥还有了瘾头了!这不,买卖又来了!”

“哦,又有情况了?”卢克俭也一阵兴奋。

“可不是嘛,咱在顺水府的线人说,明天一大批军火、过冬的大衣要运到开禾来,咱们再打个伏击怎么样?”

“情报准确吗?这批物资数量大而且是急需品,日本人护送的兵力肯定不少!”卢克俭揣测着说。

“情报肯定没问题!日本人多正好,这次你和鹤龄带队,多派些人手把他们全包了饺子,来个人财两得!”

“伏击阵地选到哪里?”看着柳黑子胸有成竹,卢克俭问道。

“王家埝子怎么样?”

“王家埝子?”卢克俭心里一沉,想起了自己带着商团打得那次阻击,脸上隐隐觉得有些发烧。

看着卢克俭的脸色,柳黑子笑着说:“兄弟,咱不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啊!今天我也没闲着,顺着开顺路转了一圈,要说打伏击,那地形最好!呵呵!”

“王家埝子距离开禾太近,一旦打响,开禾的小野肯定会来增援。到时候咱们腹背受敌,这仗恐怕不好打。”卢克俭有些犹豫。

“放心吧,大哥想好了。咱们就兵分三路,你带着一团和二团三营去打日本人的车队,我带二团的一营去防着小野,留下雪梅和二营守咱们老窝。”柳黑子说。

“一个营对付小野一个大队?太危险了!”

“没事,咱们不敢全部出动,小野也不敢把部队都拉出来,他也怕八路军或国军抄他后路。再说了,只要你能快点把日本人的车队收拾了,俺也不用顶多长时间。”柳黑子说。

“大哥去打伏击,我去阻击小野!”卢克俭站起来说。

“不行,你必须去王家埝子,这也叫从哪跌倒再从哪站起来!”柳黑子口气很坚定。

“咱们谁是司令?谁说了算?你可说过塔楼的人马都归我指挥。”卢克俭急了。

卢克俭急,柳黑子却不急,笑着说:“你也说过我是你永远的大哥,你是司令不假,这事儿得大哥做主!”


午夜,义勇军分头出发。

深秋的夜晚有些凉意。急行军赶到王家埝子,义勇军的弟兄们就开始挖战壕、埋地雷,大家挥汗如雨、争先恐后地忙碌着。

卢克俭看着很满意,觉得信心满满的。一旁的杨鹤龄笑着说:“这次翻身仗打不好,恐怕真没脸回塔楼了!”

卢克俭也笑了。现在的义勇军的确非当初的商团可比,无论是人员的数量、素质和士气,还是武器装备,都有了很大提高,没任何理由打不好这一仗。他倒是很担心柳黑子那一边,毕竟柳黑子打阻击只带去了一个营300来人,对付小野装备精良的一个大队,肯定会很艰苦、很凶险。想到这,卢克俭对着杨鹤龄说:“鹤龄,让二团的三营长过来一下!”

不一会儿,杨鹤龄带着三营长过来了。

“三营长,带着你的部队去三里屯找柳司令去!”卢克俭命令道。

三营长还没吭声,一边的杨鹤龄不干了,嚷嚷道:“这次打伏击是主要任务,抽过去一个营这边咋办?”

“怎么办?凉拌!你是不是觉得你一个整团连个车队也收拾不了?”卢克俭用的是“激将法”。

“谁说不行?是骡子是马咱们拉出来溜溜!”杨鹤龄果然中“计”,气鼓鼓地说。

三营长却还在嘀咕,“说好让俺们在这里打的,到柳司令那边,他非踹俺不可。。。”

“别嘀咕了,是我让你去的,柳司令最多骂你几句。赶紧出发吧!”卢克俭笑着说。

“是!”三营长敬了个礼,转身去召集部队。


三里屯。

卢克俭猜得没错,看着急匆匆赶来的二团三营,柳黑子鼻子都气歪了,劈头盖脸对着三营长就是一顿臭骂:“你这小子是猪脑子啊,到这里干嘛?啥,卢司令让你来的,卢司令让你跳井你去不去?卢司令是怕俺这不安全,俺还怕那边伏击打不好呢!你小子知道哪头轻哪头重不?小野那小子还不知道来不来呢,说不准咱会在这白等一回,你来添什么乱?伏击打不好,小心俺揍你!回去,赶紧带你的部队滚回去!”

三营长委屈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两个司令,一个让俺来,一个让俺回去,俺到底该听谁的?跑过来跑过去,还没打仗呢弟兄们腿先跑断了。”

“废话!这还用说?卢司令是司令,俺是副司令,凡事当然得听卢司令的。别说你们,俺这副司令也得听克俭兄弟的。”看着三营长作难的模样柳黑子很想笑,他紧绷着脸故作严肃地命令道:“好了,留下吧!”

望着王家埝子的方向,柳黑子喃喃自语:“这个克俭啊,真不知道怎么说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