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侧面——日朝两地不同的加藤清正 ZT

小早川隆景 收藏 3 4838
导读: “英雄”的侧面 ——日朝两地不同的加藤清正 熟悉日本战国史的朋友都知道,公元1592年(壬辰年)丰臣秀吉当政时,日本大举侵略朝鲜,并妄图以朝鲜为跳板,直逼我大明。大明应朝鲜一再恳请,派水陆大军援朝抗倭。1598年,随着丰臣秀吉的病逝,日本侵略军全面败退。 活跃在朝鲜战场上的日本将领,大多都是我们熟悉的战国名将,如加藤清正、小西行长、岛津义弘、宇喜多秀家等。这些将领在战国时代叱咤风云,有些事迹深得爱好战国史的朋友们喜爱,而在日本国内,也因种种功绩而被日本國M尊崇。但日本,这个两面性异常明显的民族

“英雄”的侧面

——日朝两地不同的加藤清正


熟悉日本战国史的朋友都知道,公元1592年(壬辰年)丰臣秀吉当政时,日本大举侵略朝鲜,并妄图以朝鲜为跳板,直逼我大明。大明应朝鲜一再恳请,派水陆大军援朝抗倭。1598年,随着丰臣秀吉的病逝,日本侵略军全面败退。

活跃在朝鲜战场上的日本将领,大多都是我们熟悉的战国名将,如加藤清正、小西行长、岛津义弘、宇喜多秀家等。这些将领在战国时代叱咤风云,有些事迹深得爱好战国史的朋友们喜爱,而在日本国内,也因种种功绩而被日本國M尊崇。但日本,这个两面性异常明显的民族,一旦和“侵略”扯上关系,便会表现出残忍狠毒的一面,在被侵略国的國M中留下极其恶劣的印象,这恐怕也是日本飞速发展但始终出不了岛国的原因罢。

壬辰战争中,最令朝鲜人民痛恨的,恐怕非加藤清正莫数了。提起加藤清正,一般战国爱好者们首先反应的应该是“贱岳七本枪”之一,关原合战东军的主力等等。为了以后描述方面,这里我们还是简单介绍一下加藤清正。

加藤清正(1562年7月25日-1611年8月2日),安土桃山时代、江户时代武将和大名,幼名虎之助,是初代熊本藩主。出生于尾张国中村。由于与羽柴秀吉(即后来的丰臣秀吉)有血缘关系,故开始追随秀吉。织田信长死后,其部将羽柴秀吉与柴田胜家为争夺其势力之主导权,在贱岳这个地方开战,其中秀吉方有七人立下赫赫战功,以“贱岳七本枪”著称于世,加藤清正即为其中一人。1588年与小西行长受封,各分得九州肥后国的一半。在壬辰战争中,率军至朝鲜,俘虏过朝鲜王子临海君与顺和君,也曾与小西行长共同担任先锋攻取全罗道,并在蔚山城成功抵挡明将杨镐大军的攻势。由于与小西行长、石田三成等丰臣政权的文治派屡有摩擦,故在秀吉死后开始接近德川家康。1599年与福岛正则、浅野幸长等人共谋杀害石田三成未遂。1600年关原之战时,站在家康的东军一方,留在九州牵制当地的西军势力。战后论功行赏,获得小西行长的领地,成为肥后52万石的大名。1611年曾到京都二条城,为家康与丰臣秀吉之子秀赖进行斡旋。该年病死于肥后的主城熊本城,得年50。加藤清正以筑城名家为世人所知,曾参与建筑的包括熊本城、蔚山倭城、江户城、名古屋城等等。并曾在领地内倾力进行治水工作。关原战时他虽然站在东军一方,但至死都对丰臣家忠诚,竭力希望能保住丰臣家。

在简介上看,加藤清正是位既武勇又有政治头脑的将帅之才,那么这位战国名将,在朝鲜人民的口碑中是怎样的呢?下面这首民歌恐怕就能让大家有所了解。歌名就叫《真痛快,清正逃跑啦!》

清清清,清清清清,清清,

真痛快,清正逃跑啦!

狠打猛杀,狠杀猛打,痛击莫留情!

真痛快,清正逃跑啦!


揍敌人,抓俘虏,真痛快!

快看啦,敌人抱头鼠窜啦!

真痛快,清正逃跑拉!……


还有一首民歌,恐怕更能表达朝鲜人民的刻骨仇恨:《就是你——倭将清正》

就是你——倭将清正!

安东三十里,

胆敢来窜犯?

请来吧,叫你成我刀下鬼,

有来没有回!


确实,在侵朝日军诸部中,加藤清正一部是军纪最差、最恶劣的一部,作为日军侵朝第二军团的军团长,加藤清正继小西行长在釜山登陆后,直奔汉城而去。而小西行长作为先锋队,一路横冲直撞,横扫怯弱的朝鲜守军,连下数城,加藤清正随后急追而寸功未立,不由怒火中烧,于是可怜的朝鲜人也就跟着遭了殃。在加藤清正激发手下士兵战斗力的方式中,“纵容”占了很大比例,他每至一地皆纵容士兵屠城,甚至自己也参与到烧杀抢掠中,动辄屠戮数万朝鲜当地居民。仅在晋州一地,就屠杀朝鲜平民六万余人;在蔚山屠杀朝鲜平民两万余人;庆州杀朝鲜百姓三万余人;尚州杀两万,闻庆杀两万……数不胜数,从釜山到汉城这一路,至少有数十万朝鲜军民丧生于清正和他的部下的屠刀下。攻入汉城后,清正纵容士兵劫掠三日,屠杀平民八万余人,其中包括五千名投降的官兵,掠夺财物无数,最后还纵火焚城,数万间房屋、宫殿毁于一旦。

除了杀人数量之多,清正一部在朝鲜的杀人方法也令人发指:进攻东朝鲜湾的港口元山时,元山守军奋起抵抗两日,致使清正损失了上千名部下,城破之日,清正便组织“杀人比赛”泄愤(看来日军这个项目由来已久),谁杀的人最多,谁就立下大功;谁杀人的花样最新颖,谁就能得到奖赏。于是,五万余朝鲜平民如同生活在地狱中,除了刀枪加身外,还有种种千奇百怪的杀人方式,恐怕连地狱中的魔王都自叹不如,比如:用蒸笼活活把人蒸熟,把人的肠子拉出来拴在马尾上活活拖死,用刀从足部开始一点点把人切碎,剖开孕妇的肚子察看婴儿……最终获得杀人比赛冠军的,竟然是清正自己!

清正入朝,大功之一便是俘虏朝鲜两位王子,值得玩味的是,清正曾安抚两位王子曰:我日本国乃是仁义之邦,从来不妄杀投降者,更何况是贵国的王子呢。并亲手给两位王子松绑,命令部下将王子和两百多名朝鲜官员护送(其实是押送)至锅岛处。这番出自《清正公记》的描述后面还有一句作者的赞叹:“清正公真是有仁义之心的大将军啊。”之后清正屡次进行的屠杀举动让《清正公记》作者的这句赞叹具有了些许反讽的意味。

清正在朝鲜,不仅屠杀朝鲜军民,在占领了位于朝鲜最北端的豆满江畔(我国称为图们江)的隐城之后,越过豆满江,进攻位于我国境内的蒙古族兀良哈部落。清正部仅付出了六百人的代价攻下了兀良哈的城堡,酋长逃走,数万(具体人数不详)蒙古族人惨遭屠戮。并且在和明朝使臣的谈判中,傲慢的说:“汝的四十万大军要来便速来,我每天杀你一万人,只须四旬便可杀光。”

种种劣迹令加藤清正在朝鲜恶名昭著,以至于当是明朝和朝鲜的文献中都用“疯狗”来形容加藤清正,至今,“加藤清正”一词在朝语中仍然是“狗”的代名词。所以,高丽半岛狗肉馆兴隆,人们天天开膛破肚切狗宰狗,原来之意是杀“加藤”泄愤。朝鲜半岛的战争成了加藤清正一生最大的污点。


但这位在朝鲜人民心目中罪大恶极的日军将领,在日本本土,自己的领地上,却有着极好的口碑,是那种为数不多的身后极少受到非议的人。熊本当地的百姓今天依旧将虎之助尊称为“清正公”。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当地百姓对加藤清正的种种爱慕之情已经形成了一种“清正信仰”。在九州同样具有极高声望的战国武将新纳忠元受百姓爱戴的程度远远不能与清正相比。如果说有哪个历史人物在曰本民间的受欢迎程度与能与加藤清正一较短长的话,恐怕惟有西乡隆盛一人。在日本,加藤清正就是高大全的完人的代名词。如果有人不幸被摆在清正的对立面的话,他几乎肯定就是一个最最卑鄙无耻的小人。

关原合战后,清正在肥后领有52万石领地,这位在朝鲜战场上杀人如麻的将领,在自己的封地内却对百姓恩爱有加,比起建设自己的居城,他更关心百姓的生活,比如他曾经进行过几次大的治水行动,包括白川的裁弯取直作业、绿川改造、菊池川筑堰、球磨川筑堤引流等直接造福百姓生产的水利工程。为领地内增加数万公顷良田,使常年泛滥的河川变成可以灌溉沃土的源泉。清正的一系列水利改造工程,一下解决了两个百姓最关心的巨大问题:吃饭问题和洪水问题,使领地内百姓不仅衣食饱暖,还对洪水产生威胁的忧虑大大降低,百姓更加安居乐业,这对于身受一百多年战国战乱之苦的百姓来说,无疑是天降福音。在普通百姓的心目中,还有什么能比耕自己的田、吃自己的饭更幸福的事呢?但这些善良的日本领民们想不到,或者知道了也不会相信,这双造福了一方日本百姓的领主的双手,却在另一个国家沾满了几十万人的鲜血!

除了大兴水利,清正还在领内办了一系列为百姓着想的事迹,如他曾请穴太众石工修建了一百二十多座石拱桥。修桥铺路,不论在哪个国家的百姓心中,都是造福一方的善事。日本本身就是一个崇尚佛法的国家,按照佛法的说法,修桥那便是积德了。这些石桥,不仅在当时实用性强,其艺术性与文化也可圈可点,只可惜在最近数十年的扩建道路中拆掉了不少,日本石桥保护会正积极与政F进行交涉,保护着这些文化遗产。也许,保护这些石桥的目的除了对文化的敬仰外,还有一种当地百姓对清正公的缅怀。

清正为了让领国经济更加蓬勃的发展,大力开拓海外贸易。当年清正追随丰臣秀吉在界镇的时候,曾经获得过大量的海外贸易情报,深知海外贸易可获利巨大,回到自己的领国后便积极建设海外贸易,以求获得巨大财富。这期间采取的方法有:任命学问僧下津棒庵负责海外贸易事宜,以领地内的特产小麦大量向吕宋人换取铁炮中重要的材料铅和硝石,如果说这一举动是为了军事目的的话,那么后来的行为基本上属于纯商业目的了,比如用领地内产出的铜、铁、扇子等换取鹿皮、白砂糖、葡萄酒、罗纱、金等产品来获得利润,使得表高五十四万石的肥后藩实高达到了七十三万石,这不仅仅让领地内领民的腰包迅速膨胀起来,也使后来转封肥后的细川忠利窃喜不已。据说,清正为了和明国人作贸易,还邀请了六十多名明国人(中國人)居住在当时熊本城下町专门供外国人居住的新町中,这些举措让领地内充满了一片欣欣向荣的繁华景象。清正这一系列举措,虽然本意不见得是以领民的收入出发,可是客观上确实起到了增进领民收入、提高领民生活水平的作用。

这些功绩至今仍被当地居民津津乐道,目前熊本县还保留有加藤清正像。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