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陈水扁身上我们应该领悟到什么?

4444shuaku 收藏 2 117
导读:陈水扁被台北地方法院以应无逃亡之虞为由当庭释放了,前提是限制出境、出海、住居。这当然不能说他就无罪了,只不过是台湾的司法程序,我们无需评论,只需静静观察后续进展就行了。 坦率地说,藜民我对陈水扁案早已失去了兴趣,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视觉疲劳吧!阿扁轻判重判与我何干?我所思考的是,陈水扁为什么会走到如此贪腐的地步?即使如此,为什么仍然还有那么多的台湾人为他鸣冤叫屈?一个民主的台湾为什么会被贪腐问题交缠得死去活来?大陆的政治体制建设从中应该吸取哪些教训? 对于贪腐问题,两岸人民都可谓

陈水扁被台北地方法院以应无逃亡之虞为由当庭释放了,前提是限制出境、出海、住居。这当然不能说他就无罪了,只不过是台湾的司法程序,我们无需评论,只需静静观察后续进展就行了。




坦率地说,藜民我对陈水扁案早已失去了兴趣,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视觉疲劳吧!阿扁轻判重判与我何干?我所思考的是,陈水扁为什么会走到如此贪腐的地步?即使如此,为什么仍然还有那么多的台湾人为他鸣冤叫屈?一个民主的台湾为什么会被贪腐问题交缠得死去活来?大陆的政治体制建设从中应该吸取哪些教训?




对于贪腐问题,两岸人民都可谓感同身受,深恶痛绝,但不同人的解读有不同的解读,有的甚至是迥然不同。例如,当有报道说大陆政府一年惩治多少贪官时,很多人立马就会说这只是冰山一角,而台湾揭露出从“总统”到职员的大批贪腐人员,得到的解答是说明台湾是民主的社会、法制的社会。再比如,百万红衫军围城无果而终,说明台湾是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而如果类似事情发生在大陆那就极有可能完全不同。当马英九高票当选台湾“总统”时,我们看到的一遍“民主胜利”的高呼,却似乎忘了陈水扁是连任届满后的安然退休。




藜民我不想为谁辩解什么、袒护什么,只是想为什么不能真正客观地看待事物呢?




鉴于陈水扁及民进党的所作所为,有人愤而疾呼台湾民主是劣质民主,可劣质在何处?难道仅仅用初级民主能够一言以蔽之的?




藜民我曾专门撰文指出美国民主不具有普世性,以图说明为什么美式民主在我们的周边常常是“水土不服”。但我绝对不是简单排斥美式民主,只是认为我们应当从中借鉴适合于我们的东西,从而形成适合于中国国情的民主政治。台湾民主之路的坎坷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好的镜子。




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客观公正地看待台湾民主和大陆政体的优劣,既不能将一方捧上天,也不能将另一方踩于地。可惜的是,这种寻求客观公正的声音实在是太少了。




一、同样是两党政治,为什么台湾与美国差异巨大?




美国虽说是民主与共和两党,但他们的政治理念其实差异很小,在平常的政治活动中党派色彩并不浓厚,这样就可以使政客们更多的考虑选民的诉求,客观理性地行使执政权和监督权,而这恰恰是台湾所不具备的。




国民党和民进党政治理念差异太大,以至于从一个党跳槽到另一个党被认定是叛徒,宛然是一个阶级与另一个阶级共处于一个社会,蓝绿鸿沟恐怕短期内无法消除。在这种泾渭分明的政党斗争情况下,指望能客观理性地共同管理社会,显然是不可能的。一个政党执政时另一个政党遇事就反对,时常到不分青红皂白的地步,无不令人扼腕叹息,这种为了政党的利益相互扯后腿的做法,能够让社会稳步前进吗?




归根结蒂还是在涉及台湾前途与命运的统独问题始终高悬于台湾人的头上。根本问题自然导致根本矛盾,这不是靠简单调和能够解决的。




二、陈水扁及其党羽贪腐到如此程度的根源在哪里?




百万红衫军能够走上街头,说明陈水扁的贪腐已经是妇孺皆知,但最后在民进党的极力阻挠下,陈水扁仍然坐在“总统”宝座上做完任期。从现在暴露的情况看,参与或为他及其家人贪腐与洗钱卖力者实际多达上百人,陈幸妤的一句“他们都拿过我爸爸的钱”更是暗示了民进党内政客们是怎样的人。




俗话说纸里包不住火。陈水扁贪腐起码可追溯到1999年,难道民进党内真的无人知道?这纸不是太经得起烧了吗?




民主的本质在于监督,可当本应行使监督权的政客们为了党派的利益公然掩饰和袒护时,民主必然走样,原有的制约机制必然形同虚设。现在国民党执政了,但两党迥然不同的政见分歧依然如故,台湾民主的本质并未改变,今后难免会有另一种表现形式的陈水扁。




三、只要“程序正义”就一定是合理的吗?




台湾的亚洲四小龙地位是在两蒋维权时期建立的,民主化以来经济发展迟缓,在四小龙中的位置不断滑落,人民怨声载道,纷纷怀念80-90年代的经济富裕、社会和谐的美好景象。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陆经济的飞速发展,民生不断改善,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事实。




可是,我们时常看到的一些观点却是另一番景象。对于台湾,人民能够通过选票表达自己的意愿;对于大陆,则是贪污腐败横行,人民收入相对于国民经济增长不增反降。在此次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面前,台湾和大陆都面临经济困局,可一些人又开始将沿海地区出现的企业破产倒闭、大批工人失业与社会制度联系起来。这难道不是在故意取舍吗?在他们看来,大陆只有全面走向普选式民主制度,才能彻底根除腐败、人民生活也才能过得更好。




这种靠片面取舍,有意误导人们思想的做法与台湾绿营舆论控制台南民众的做法有何差异?




台湾民主之所以仍然得到高度肯定,说到底就是所谓的“程序正义”,即领导人是靠人民的选票推选出来的,符合人民的意愿,在程序上是正义的。




这里就产生了一个问题,“程序正义”未必就能实现社会进步,人民生活未必就一定能得到保障和提高,台湾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陈水扁不是两度靠选票执政共八年的吗?如果我们把社会不断进步、民生不断改善说成是“路线正义”的话,不凡可以这么认为,即台湾若是“程序正义”,大陆则应该是“路线正义”。




一个成熟的社会,首先必须保证“路线正义”,然后才是“程序正义”。我们现在要做的应该是怎样将此二者有机结合,而不是像某些人极力否定大陆的“路线正义”、片面强调台湾的“程序正义”。




总之,台湾民主之路建设应该是大陆民主建设的一种参考。他们的优点我们可以吸收,但暴露出来的问题绝对不能掩盖,恰恰应该是大陆应该予以克服的。同样,大陆三十年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绝对不能为了达到某种目的就武断抹杀,这不是真正的爱国者应该做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