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人生的驿站之一:南京

天天天黑 收藏 45 312
导读:我人生的驿站之一:南京 1989年4月,大学最后的几个月时间,面临实习问题,好在我是委培生,单位实习的事很快就落实了,回原单位。 回家还没两天呢,处人事科的科员就给我送来份去南京的派遣函,随同还给了介绍信和铁路通用免票以及出差证。 郁闷啊,我都没去过南京,我一个人去?我们班的其他委培生也都回愿单位接受派遣了,那时候电话不畅,都是写信相互告知自己要去的地方,就我最远。 也忘了是四月什么时候走的,上了火车还没座位,好在我都是铁路老油条了,小时候就常坐火车,高中时期也是在外地上学,火车上的那些把戏早门清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人生的驿站之一:南京

1989年4月,大学最后的几个月时间,面临实习问题,好在我是委培生,单位实习的事很快就落实了,回原单位。

回家还没两天呢,处人事科的科员就给我送来份去南京的派遣函,随同还给了介绍信和铁路通用免票以及出差证。

郁闷啊,我都没去过南京,我一个人去?我们班的其他委培生也都回愿单位接受派遣了,那时候电话不畅,都是写信相互告知自己要去的地方,就我最远。

也忘了是四月什么时候走的,上了火车还没座位,好在我都是铁路老油条了,小时候就常坐火车,高中时期也是在外地上学,火车上的那些把戏早门清了。

去了列车长办公席,拿着钱问:有卧铺吗?列车员看我一眼,估计是看见钱了,回答是:有,几个铺啊?我说:一个人,给个中铺吧。列车员查了下说:有。并说了钱数。我一听,嘿嘿,接着把钱装兜里,拿出了出差免票和出差证明以及派遣函,那列车员顿时傻了,极不情愿的给我补了张卧铺票,在我出差证后签了个字,我一路睡到南京。

也许有战友不清楚,我简单说下,铁路系统在98年前(具体时间忘了,因为我92年就离开铁路系统了,我家人还在那个系统)都是有铁路免票的。铁路免票分几种,一是干部的,可以跨几个铁路局的通用免票,一般会写:XX至兰州局、郑州局、北京局、成都局、广州局等等这样的字,想怎么写都可以,但一般是三个局。就可以在这几个铁路局内的任何地方去。处级以上领导可以做软卧。再就是出差免票最牛了,可以坐硬卧的,当然你坐了硬卧就没交通补助了,但谁愿意坐硬座啊,不给就不给了。还有就是通勤票,因为家在另一地,工作地又在别处,这样的票都是直接写那到那,做不了卧铺。还有是通学票,就是我们这些铁路子弟去另一地上学而发的,还有探亲票,是职工或家属回老家或看亲人的免票,没权坐卧铺,再就是最简单的就医票了,最好开,就是能免费坐火车,我们职工医院就有权利开,放假的时候玩疯了就泡医院的医生要求开票,为的就是去某地玩。

说多了,有不明白的以后再说,我在说南京呢。

出了南京站,两眼一摸黑,好在单位派人来了,知道我的车次,举了个牌等我,总算见到亲人了,当时的南京站也比较破旧,我甚至觉得还没路过的三门峡、郑州、蚌埠、徐州站漂亮。出了站,看到一片湖,有围栏围了,一问是玄武湖,看了看,就被接我的人拉上了一辆公交车,当时很吃惊,因为公交车上坐位很少,在西安见惯了车体两侧都是坐位,这里的只前面和后排有,其他地方都没有坐位,一路晃,到了雨花台那站,下车了,又跟着去了长途车站,什么地方上的车早忘了,一个小时后,到了梅山冶金公司那,再下车,有辆手扶拖拉机等我们。蹦蹦了10多分钟到了工地,一下车,我高兴坏了,因为我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不少是我们处的子弟,我都得叫哥的,认识我的也高兴,过来拍我的肩: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好好干,有事给哥说。

这个工地的负责人是我父亲当年招来的,是这的领工员,也很给面子,让我和材料员住一个房间。因为工程量大,加之前任处长为了升官把处里的积蓄几个亿都上缴局里了,我们施工点也困难,不敢使用民工,最终是真苦了我们。

我们一样扛了镐和锹坐拖拉机进工地,前期任务就是挖电缆沟,要求深80公分,光这项工程我们就进行了几个月,也就到夏天了,南京潮湿、闷热,小咬也多,我们都是穿了长衣长裤工作,先把自己捂严了才能避免蚊虫叮咬,我得了汗斑,现在都没治好,有知道怎么治的告诉我啊。

我们刚开始施工的时候,梅山冶金公司的职工都看不起我们,我们下班后想把工具放他们的道岔值班房,都不让放的,他们觉得我们是民工。最后知道我们是铁路正规军后,都很吃惊:你们这样的活,我们当地民工都是不干的。再后来有什么事请他们帮忙都是很爽快的。

梅山冶金公司好像就是宝钢的一个货运运输基地,我们干的是铁路信号的工程,也就是铁路信号改造工程,那的路基也20多年了,在路基旁挖沟,真是痛苦啊,土里有道渣,人工定额是12米算一个标准工分。最难的时候,谁都完成不了,尤其是在铁轨之间挖沟,等你挖够80公分深的时候沟宽已经快100公分了,因为道渣不停的下滑。

我们最喜欢的日子是下雨天,这样我们就可以不出工了,大家可以在宿舍路看电视、打牌,还有几个人呢就喝酒聊天。我没什么爱好,就看自己带的书,或给同学朋友写信。

那年发生了几件事,一是听当地的老百姓说,去年,也就是88年,南京太热了,热的受不了,不少老人、孩子就这样走了,也许一个人正走呢,就倒路上了,很是可怜。今年很好啊,雨水很多,我就想是不是我来南京了啊,因为我命里就是水多少金,而且我名字里也是水多,个人感慨啊,别上纲上线。

5月28号,雨,工地放假,我无事,一个人跑到南京城里了,到了南京新街口,无雨,我在那肃穆,也有很多警察在那肃穆。我走了。

再一日,因为我们工期赶的紧,电缆没了,等待中,无事可做,我请假去了中山陵,又去了雨花台,瞻仰了孙先生,也看望了雨花台的烈士雕像和石碑,买了雨花石。但一直没去玄武湖,也许是我这个人的个性使然,毕竟也见了,就没必要再去,再说了,我一个人逛什么公园啊?

我们惹事了,6月4号,很多信号箱盒就安装完毕,今天要进行信号连接,出工前,就安排了相关人员分工,路远的先走了,我们路近的后出发,各组带了对讲机,我们一出门,就见了对面来了辆桑塔那,车速很快,和我们路遇的时候,有个水坑,也没减速,直接开过,水渍溅到了我们职工身上,我们骂了几句,但车停了,司机下来了,很横,意思是乡长的车过来了,你们喊什么喊。乡长?对我们而言乡长算什么官啊?我们是天天见处长,也有机会见局长的人,还怕你个乡长?不过是个小科长,矛盾由此产生,最后双方出手了,只几下,司机就再不说话了,倒地上装死了,很快警察就来了,我们大部被传唤,呵呵。差点定性:策应北京6.4运动,你说我们冤不冤啊。

我们最高兴的事是出工途中经常可以在稻田里抓住鱼,一旦工作顺利了,早收工的时候,拿了抓的鱼,再去梅山冶金公司的市场买了黄鳝回来或其他的好吃的,晚上必是一番庆贺。啤酒、白酒,谁想怎么喝就怎么喝,没勉强的。

但我骨子里不想就这样生活,常常自己去了江边,看江水流淌,点一只烟,我不知道我的一生怎么度过,但肯定不是这样的,我一直幻想,但没幻想的目标。

这期间我请假回西安了一次,因为备考美院,熟悉我的朋友都会知道,这里不多说了。

九月中,这的工程全部实施完毕,在等待甲方验收中,大家都没事了,每早也就是点个名,其余时间个人安排,很多人都在采购当地的特产,我没这爱好,我去了个地方,而且是徒步去的:县名忘了,查地图也没找到,也许划给南京了,上午出发,将近中午时分到达的,进入城区,特安静,南方特色的房屋建筑,四处有水环绕,古朴之极。那时没相机,走累了,坐在一处的厅阁里,不时有人看我,因为我穿的铁路夏装,当地还没通火车,他们也许以为我是某机关人员吧。

南京的美女要说说啊,我跑了不少地方,最喜欢的是南京美女,身材苗条,气质优雅,不施重粉,言语很是轻柔,可惜我没此福分,所以很是上心,一听说谁是南京的,总喜欢套瓷。

希望我有志着事竟成。

但南京的饮食我不习惯,也许是我多了些北方习惯吧,好在我在南京半年的生活基本都是吃单位食堂,但我喜欢吃米饭,哈哈。


本文内容于 2009-2-6 5:35:59 被天天天黑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