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恨水与毛泽东的交往

投笔请缨 收藏 1 304
导读:张恨水是著名的小说家,毛泽东则是中共的领导人,两人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其实不然,早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两人就有过交往。 张恨水,原名张心远。祖籍安徽潜山,生于江西南昌。曾经担任北平《益世报》、《世界日报》编辑。一九四二年始作长篇小说《春明外史》,接著写了《金粉世界》等长篇。一九二九年又写了成名作《啼笑因缘》。一九三七年末,张恨水带著全家到安徽潜山老家避难,安顿好家属之后,他只带了一个柳条箱,装了些简单的衣物,就出发参加抗战工作。一九三八年七月来到重庆,在《新民报晚刊》主编副刊。一九四五年八月,毛泽东

张恨水是著名的小说家,毛泽东则是中共的领导人,两人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其实不然,早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两人就有过交往。


张恨水,原名张心远。祖籍安徽潜山,生于江西南昌。曾经担任北平《益世报》、《世界日报》编辑。一九四二年始作长篇小说《春明外史》,接著写了《金粉世界》等长篇。一九二九年又写了成名作《啼笑因缘》。一九三七年末,张恨水带著全家到安徽潜山老家避难,安顿好家属之后,他只带了一个柳条箱,装了些简单的衣物,就出发参加抗战工作。一九三八年七月来到重庆,在《新民报晚刊》主编副刊。一九四五年八月,毛泽东到重庆与国民党当局进行和平谈判。在谈判的间隙,毛泽东会见了《新民报晚刊)的同仁,这样,张恨水便与毛泽东相识。其实当时毛泽东已是张恨水小说的读者,除了这次集体性的会见外,毛泽东还特地邀请张恨水到红岩村作客。这次相见,作了两个多小时的亲切交谈。张恨水对毛泽东为了民族大业,不顾个人安危的大智大勇,十分钦佩。而毛泽东对张恨水在抗战时期,以笔为武器,写作了《八十一梦》等抗战小说,也很为赞赏。


他们除了谈论当时的政局和形势之外,主要谈论的还是写作方面的内容。关于张恨水的笔名,以前曾有一些传闻,有的说他的“恨水”是因为与某一位名字中含有“水”字女作家的感情纠葛。毛泽东也问起张恨水笔名的由来。张恨水答道:“‘恨水’一名是我十七岁那年,在苏州第一次投稿是自己取的笔名,是从南唐后主李煜‘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中截取出来的。那时,我想人生有限,决不能让光阴入流水一样白白流逝,所以取这个笔名,也好随时听人称呼,随时看到‘恨水’两字,‘时刻自勉,珍惜时光’。”


毛泽东听了,非常赞赏恨水笔名“寓意隽永”。他也向张恨水讲了自己取名“润芝”的原由。毛泽东在湖南一师时,有一次给杨怀中老师写信,署名“毛学任”,意为效学梁任公(梁启超)。杨怀中给了他一本《胡文忠公全集》,要他研读。毛泽东反覆阅读后,觉得胡林翼很值得学习。胡林翼字润芝,他就改笔名为“学润”。杨怀中对毛泽东说:“司马长卿崇拜蔺相如,改名相如,你既然尊敬胡润芝,干脆就改成润芝吧。”于是毛泽东就取名“润芝”,因“芝”“之”谐音,后改“润之”。张恨水听了这一席话,也觉得很有意思。


谈到文学写作时,毛泽东说:“在湖南一师读书时,有一位绰号叫袁大胡子(即国文教师袁吉六)的先生,曾嘲笑我的作文,是新闻记者的手笔,今天遇到张先生,我可是小巫见大巫了哟!”张恨水谦逊地说:“毛先生雄才大略,大笔如椽,我辈小说家,岂敢相比,真是惭愧。正如一些同道所批评的那样,自己的小说脂粉气太浓了些。”毛泽东说:“脂粉气也未必有什么不好,我看曹雪芹的脂粉气比先生要浓得多,但《红楼梦》不也一样令我们歎为观止嚒!我以为文艺作品的好与坏,不能单从题材而论,关键在于作品是不是真实地反映了社会,刻划了社会的人和事,反映出社会的矛盾和斗争。”


毛泽东和张恨水谈得很欢畅,张恨水告辞时,毛泽东特地将一块延安生产的灰色呢子衣料,还有一袋小米、一包红枣送给张恨水。张恨水十分感动,回家后,对夫人说:“这是毛先生送给我的从延安来的呢料、小米和红枣。”家里人都很高兴,他们把小米和红枣熬成粥,全家围坐在一起喝粥。张恨水很感慨地说:“毛先生知识渊博,胆识过人,真是当今豪杰。”


毛泽东在重庆期间,曾把他写的《沁园春——雪》一词抄赠给柳亚子。毛泽东于十月十一日返回延安,十月二十五日柳亚子在重庆举行的“柳诗尹画联合展览会”上披露了毛泽东的词作。这首词在展览会上露面之后,立即在重庆不胫而传。张恨水和《新民报晚刊》副刊“西方夜谭”的编辑吴祖光得到几个毛泽东词的传抄本,于是在十一月十四日的《新民报晚刊》副刊上发表了这首词,标题是《毛词——沁园春》。在词的后面,还加了一段按语:“毛润之先生能诗词,似鲜为人知。客有抄得《沁园春──雪》一词者,风调独绝,文情并茂。而气魄之大乃不可及。据毛氏称,则游戏之作,殊不足为青年法,尤不足为外人道也。”这是毛泽东《沁园春——雪》一词首次在报纸上公开发表。十一月二十八日,重庆的《大公报》同时转载了《新民报晚刊》上发表的毛泽东词和柳亚子和词。毛泽东的词一经报纸正式发表,更是轰动和风靡了整个山城。


新中国成立后,张恨水担任政协委员和中央文史馆馆员,曾多次见到毛泽东,有一次,毛泽东问他:“为什么不见你的新作?”张恨水说:“一来生病多年,二来对工农兵生活不熟悉,要写他们恐怕难以胜任。”毛泽东说:“老作家还是要写自己熟悉的题材。”


张恨水把毛泽东送给他的那块呢子衣料做了一套中山装,每逢参加重要的活动,他总要穿上这套中山装。时间长了,衣料褪颜色,他就把它染成藏青色的。有一次全国政协举办的春节团拜会,张恨水又穿了那套中山装去出席,周恩来总理见到他,亲切地问候他,看到他这身衣著,似乎有点寒酸,就问:“张先生近来是否生活有困难?”张恨水感到很突兀,后来领悟了总理的意思,说:“总理还记得主席在重庆送给我的粗呢吗?这就是用那块呢料做的,因为它掉色,我染过了,所以总理认不出它了。至于我的生活,政府很照顾,一点没有问题。”总理听了很感动,说:“张先生,你没有忘旧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