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记者近距离感受金融危机的挑战和应对信心

雪山飛狐 收藏 0 5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华社北京12月14日电 新华社记者


近距离感受金融危机挑战和应对信心

——新华社东、中、西三路经济形势基层调研小分队与编辑部的对话


伴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日益加剧,我国实体经济所受到的影响也渐显现。新华社前不久派出了东、中、西三路共六支“经济形势基层调研小分队”,分赴全国13个省区市,深入一线了解国际金融危机对我国经济的影响,近距离观察国家和各地应对危机举措的实施及其效果。


中国经济受到的影响有多大?各地如何应对金融危机挑战?各地和有关企业如何在危机中寻找发展机遇?在结束了20余天的调研后,新华社东、中、西三路经济形势调研小分队成员日前与编辑部展开了一次对话,畅谈了此次调研的所见所闻所思。


金融危机影响日渐显现 目前尚未“伤筋动骨”


编辑部:金融危机对我国实体经济有什么影响?据你们观察,有没有出现“企业倒闭潮”和“民工回流潮”?


周亮(东部小分队):我们一行6人去的是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这两个地方外向度很高,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和加工出口型企业比较密集的地方,在这次金融危机中,那里所受到的冲击是最早的。目前这两个地方的企业,特别是以出口为主的加工行业所受到的影响比较大,普遍表现为企业出口下滑比较明显,经营困难。有少数企业到10月份以后甚至一个订单都没有,还有一部分企业出现停产、半停产乃至倒闭的情况。


但从目前的情况看,要上升到“企业倒闭潮”这么一个高度,恐怕不确切。据调查,在整个广东,今年前3季度关闭企业只占1.5%左右,其中还包括一些停产、外迁企业。以受影响较大的东莞市为例,这里虽然出口加工型外资企业较多,但今年前10个月共有714家企业倒闭,预计全年将会达到1000多家。而在去年东莞也有900多家企业倒闭。一般来说,东莞近些年每年都倒闭和新开千家左右的企业。再说温州,据一项对18775家企业的调查,其倒闭企业304家,占1.6%,而新注册的企业有8000多家。所以,目前还不能说已经出现了“企业倒闭潮”。


当前,倒闭的企业大多是规模比较小的企业,他们的员工逐渐返乡了。据我们了解,一些停产、半停产企业估计年底或明年有新的订单,很怕到时候找不到员工,所以仍然把员工留在企业里,也有一些企业给员工提前放假的。对于我国庞大的务工队伍来说,目前即使有几十万农民工返乡回流,其比例也不算高,因此还不能以“回流潮”“返乡潮”来笼统概括。


金融危机对东部发达地区的影响是很明显的,主要表现在各地的增长速度下滑、外贸出口增幅下降明显、行业利润普遍下降等等,但总体上看,经济的基本面还是不错的。广东和浙江今年前三季度都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虽然五六月后增速逐月下调,但这个速度依然是很快的。与此同时,东部也有很多发展稳定甚至增长较快的地区和企业,如广州开发区、深圳特区等。从微观上看,的确有很多企业非常困难,但困难未必都是金融危机造成的,只是金融危机使问题和矛盾提前暴露了。


金融危机对我国的冲击不能小视。如果形势长期不好,有可能使更多的出口型企业更加困难,关停的企业会更多,由此将带来就业等后续问题。


张旭东(中部小分队):我们一行6人调研了中部地区的6个省。最深刻的感受是,金融危机从虚拟经济向实体经济蔓延的势头是日渐显现的,可以说是从东南沿海到内陆地区,从城市到农村,从企业到农户,都在不同程度地感受到金融危机带来的寒意。虽然没有大批企业出现倒闭潮,但是有些行业,例如钢铁、炼焦等行业日子可能比较困难。另外,还有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如纺织、服装)在内地的日子也比较困难。因为市场萎缩,河北一大批小规模的钢铁厂、山西的一些钢铁厂,甚至包括一些省份的大型钢铁厂炉子都“闷”住了,大幅压缩生产,集体呈现出了“闷炉现象”。现在可以说,有一批行业或者说企业正处在这样的门槛上——挺过去生产就会复苏,会迎来新的发展期,如果挺不过去很可能就会倒闭。我感觉,这是中国经济当前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


11月下旬时,我们到了山西,对“闷炉现象”的认识更为深刻。以山西清徐县为例,这个县炼焦产量占全国的1/20,清徐县的炼焦企业因为一批炉子处于“闷炉”状态,处于半停产甚至于停产状态,过去当地的天都是灰蒙蒙的,但是现在因为停产了,天气状况明显好转。总体下来,我们有这样一个深刻印象:产能过剩、结构单一的行业受到的影响比较大,而拥有自主创新技术、及时进行产业升级的企业相反就能抓住机遇,甚至实现逆势上扬。


熊言豪(西部小分队):我们一行6人到了先后到了四川、陕西、甘肃等3个省调研。总体感觉,由于东中西地域差异较大,西部地区受到的影响相对不是特别明显。不过,金融危机在一些行业和企业却已显现出来,比如陕西的苹果汁产量占世界产量的40%左右,受金融危机影响后出口下降了90%以上。在甘肃省,我们采访了“两高一资”类企业,这些企业受市场影响波动很大,比如像金属铜、铅、锌价格大幅度下滑,所以很多企业都处在限产或者半停产状态,典型的是甘肃硅铁行业的23家企业都处在停产状态。但从总体看,西部受影响还是相对滞后的,只是个别行业和企业表现得比较集中一些。


中央“真金白银”宏观调控 各地配套措施力度大


编辑部:从东、西、中三个地域的情况看,经济面临的压力还是很大的,现在各地是如何应对危机挑战的?


周亮:国家近期出台了一揽子促进经济增长的政策,可谓是“真金白银”,各地都十分振奋,各地相应的配套措施力度都十分大。例如,广东提出2009年集中投放近千亿元财政资金拉动1.3亿元社会总投资;东莞连续5年每年拿出50亿元扶持企业发展、自主创新、产业转型升级等。


张旭东:我们在中部省份也感受到,中央这次促进经济增长的力度是前所未有的,在一些地方上还形成了“有了‘铁公机’,经济没问题”的民谣,他们认为此次以“铁路、公路、机场”基础建设投资为代表的扩大投资举措,必将有力地带动经济增长。我们还感觉到,面对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不利影响,中央做出扩大内需的重大部署出台后,各地在思想认识上高度统一,坚决贯彻执行中央的政策措施,彰显出一定战胜困难、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坚定信心。当前,无论是政府干部,还是企业职工,他们谈论最多的话题也是要认清形势,应对挑战,抓住机遇,最大程度上促进经济增长。他们眼下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抓政策落实,想尽办法促进经济增长。


熊言豪:我们采访西部地区,感觉对地震灾区来说,这会加快重建灾区的速度,也会起到促进东西部差距减小的作用。东部受到比较大的冲击,因为是外向型经济。而在西部实施各类民生工程,某种程度上提升了西部的生产力水平,也缩小了东西部的差距。所以这不光是提升经济发展经济的过程,也是提高西部经济在国民经济中地位的过程。


直面挑战 “危”中寻“机”


编辑部:在这场危机面前,企业受到的冲击是最直接的。那么,各地企业又是如何应对的?


周亮:企业都在纷纷行动,积极应对。我有一个突出感受,在危机中一些有自主品牌、有技术实力、经营比较规范的企业在这次危机中普遍表现良好。企业在受到金融危机影响时,首先在成本上尽量节约,并且努力扩大市场。现在东部很多企业在内销这块花了很多功夫,开始在内地建点,建立经销渠道,开发国内市场适销对路产品。与此同时,企业也希望在资金、税费、市场、信息、研发平台等方面得到支持。


面对危机带来的不利影响,企业家们也显示出直面挑战、勇于应对的坚定信心。一些企业家说:“我们现在很困难,但是有一点,我们即使要死也要最后一个死,凭借着配套的产业链和应对市场变化的能力,我们肯定比国外的一些企业活得长。”


张旭东:面对挑战,很多企业家都在总结过去的教训,思索着未来的发展之路。以钢铁为例,他们认为,即使金融危机不来,钢铁行业也会出现一次调整,因为现在产能过剩非常严重,只是这次危机给钢铁企业提前踩了一个刹车。不少企业家表示,国际金融危机虽然带来一定困难,但也正是促使我们从传统发展方式向科学发展方式转变的好机会,有利于提高自主创新能力、促进传统产业转型、促进建设现代产业体系,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山西常平集团的一位负责人说过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们已闻到了沙漠中一丝水的清香,危机过后,生者为王。”


熊言豪:当前,各级政府已对半停产、停产的困难企业尽全力进行帮扶。比如,政府出面给予企业一定份额的补贴,鼓励企业让职工进行修整,进行职工培训、技术厂房的维修改造等。


金融危机目前对消费影响不大


编辑部:刚才谈的是对实体经济的影响,那么此次国际金融危机对百姓生活有哪些影响?


周亮:目前金融危机对居民生活的影响不会很大。我国的CPI逐渐回落,在全球范围来说我国的农副产品、粮食价格很稳定,并且社会保障越来越完善。目前,金融危机对广大城乡居民的收入、消费能力影响并不明显,只是对一些困难企业或倒闭企业的职工影响会大一些。不过,金融危机的影响在延续,因此可能会影响到消费信心。


从广东和浙江两省的情况看,今年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上升的。也就是说居民的消费水平和去年同期比有增长。总体来看,目前的消费依然强劲。


张旭东:国际金融危机是目前老百姓最关心的话题,也对人们的消费预期带来影响。比如股市的低迷导致“财富效应”缩水,势必影响投资者消费心理。不过,总体来看,我国内需市场空间巨大,消费动力也十分强劲。以武汉著名的汉正街为例,我们调研时看到,这条主要以内销为主,面向国内市场、农村市场需求的商品市场,批发点鳞次栉比,商品琳琅满目,购物者摩肩接踵。从销售情况来看,汉正街市场在下半年迎来了多年未有的繁荣,折射出我国充足的内销动力和老百姓较强的消费意愿。


东、中、西部相互协作 提高应对金融危机能力


编辑部:东、中、西部地域不同,差异也较大,那么它们如何协作,共同应对这次金融危机呢?


周亮:东、中、西部的协作很重要。农民工回流从某种意义上说对中西部未必都是坏事,当地长期找不到熟练的工人,农民工回流有利于当地发展特色产业。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在产业上要搞好配套、错位和对接,中西部尤其要发挥农业的作用,如果把中西部地区的农业产业化、现代化搞好了,种地赚钱了,它就能够发挥出劳动力蓄水池的作用。中西部地区是应对金融危机的“根据地”,也是“战略大后方”,可以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战略纵深。


张旭东:从中部地区看,当地干部当前考虑的是如何抓住机遇,以实现中部崛起。当东部劳动密集型出口企业倒闭或者一些劳动力转移时,中部也想抓住产业转移的机会予以承载。有些地方干部已经意识到,东部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后,回流的劳动力不太可能再返回东部,那么中部地区就要认真考虑如何利用这部分人发展壮大自己。从整体来看,这增大了中部地区经济的回旋余地,使产业更加有层次。以湖北为例,到11月中旬时农民工回流了30万人,就在我们采访期间,当地企业已经接纳了20万人。


熊言豪:中西部有着广阔的市场,蕴藏着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潜力。比如四川的人口比法国、德国的人口都多,如果把人们的消费充分拉动起来,有效启动国内需求,那么中国经济就会进入一个良性循环。总体上看,西部地广人稀,无论是从人民生活还是从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都有很多工作要做,对承接东部和中部的产业转移来说,的确有着很大的空间。从这个意义上讲,东、中、西部协调发展起来,对整个中国经济发展和抵御金融危机都是很有帮助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