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成祖的“阳谋”

投笔请缨 收藏 0 114

明成祖朱棣,在明太祖朱元璋的一大堆儿子中,排行老四。这位皇帝的性格酷似他的老爹,既刚猛勇悍,又心胸狭窄,猜忌嗜杀,用现在的话说,这爷儿俩简直是一个模子脱出来的。他原被老爹封为燕王,就藩于北平,后起兵将他的侄子朱允炆赶下龙椅,当上了皇帝。朱棣在北平驻镇二十多年,对该地有著深厚的感情,后又在那里起兵南下,夺得帝位,更认为北平是自己的发祥地,因此他上台伊始,便下诏将北平改为北京,后又下令在北京营建宫殿,于一四二一年迁都北京。昔日的紫禁城,今日的故宫,便是咱这位凤阳老乡折腾出来的。只是他的儿孙后来未能守住这个巨无霸四合院,让大清国努尔哈赤的后代给强占了。


早在朱棣决定迁都时,就曾令群臣激愤不已,有人冒著掉脑袋的危险上书,说这是违背太祖定下的制度,事关重大,万万不可迁都。后来朱棣将三个闹得厉害的大臣同时罢黜,谪为太和山佃户,下放劳动,才算平息了这场反对迁都的风波。哪里知迁都才三个多月,新建的三座宫殿便被一场大火烧得面目全非。于是那些对迁都一事耿耿于怀的臣僚借题发挥,把火灾与迁都挂起鈎来,私下议论纷纷,说宫殿被烧,都是迁都惹的祸。厂卫的特务们立即将臣僚的议论报告皇帝,朱棣闻之大怒,觉得有必要给这些人一点颜色看看,但特务的报告,只是凭道听途说,并没谁上书对迁都正式提出批评,不好随便治罪,于是他搞了一个“阳谋”——摆出虚心纳谏的姿态,下诏求直言,以引蛇出洞,一网打尽。百官信以为真,纷纷上书,直言批评皇帝老爷的迁都之举,有人甚至说宫殿被烧,是上天对皇上违背祖制的惩罚。


朱棣觉得反调分子已自我暴露得差不多时,便突然翻脸,以“谤讪罪”狠狠处置了一批自投罗网的大臣。言辞激烈的杀头,口气温和一点的下狱,另有一些人被贬官,下放到交址(今越南北部)屯田,让他们好好劳动改造,以观后效。自此再也没人敢对迁都之事说一个“不”字。


五百年之后,朱棣玩过的“阳谋”,仍然有人继续玩。那些有个一官半职,如某长某主任某经理者流,常于一言堂上摆出一副虚心接受批评的姿态,要大家畅所欲言,向自己开火,并声明一定“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批评者决不打击报复。结果那些天真的下级就上了当矣,向头目开火之后,掉脑袋的可能性虽然没有,但弄双小鞋穿穿决无问题,有的甚至被夺下饭碗,“另请高就”。家乡有一位仁兄,在某局任科长之职,就因为听信了头目“求直言”的号召,在会上大放直言而被安排深入某厂车间,体验生活达三年之久,直到新头目上台,才回到原来的岗位。头目没夺下他的饭碗,还算幸运。


中国历史上的大小头目,阴谋已经玩得太多,再加上时不时玩一次阳谋,结果小民百姓被玩得心惊胆颤,如履薄冰,说话走路都小心翼翼,生怕有树叶掉下来砸破了头。鲁迅同情柔弱的小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柏杨批评其“缺乏敢说敢讲的灵性”;又有人将“明哲保身,缺乏正义感”列为国民劣根性之一种。孰不知,无数“争”与“敢说敢讲”的结果,都在史书上明明白白地写著,我们只要翻翻史书,看看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就会发现,该批评谴责的不是可怜无助的小民,而是摧残戕害国民性的专制制度,以及那些稍微有一点权势便人性恶极度膨胀,把小民百姓不当人的家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