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国人无地自容的票房记录--600万


由美国在线公司副总裁特德·莱昂西斯个人投资200万美元拍摄,曾获奥斯卡纪录短片奖的导演比尔·古登泰格和丹?斯图尔曼联合执导,备受中国媒体追捧的纪念南京大屠杀的电影纪录片《南京》轰轰烈烈地来后又静悄悄地走了,其票房的惨败成了投资者心里永远抹不去的痛。说到《南京》的票房惨败,最惨不忍睹的是莫过于有些影院单场因为“零票房”而不得不临时取消放映。


凭心而论,纪录片《南京》的拍摄是非常成功的,该片从西方人的视角讲述了70年前发生在中国南京的那场浩劫。影片通过大量真实的历史图片和影像资料、当年西方人士留下的对日军屠城暴行的亲笔记录以及对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和日军老兵的采访,客观地再现和还原那段历史。


当这部影片在做前期的放映宣传时,我觉得它的票房将会成为历年进口影片中的票房皇帝,因为影片拍摄的就是中国历史上的灾难,加上网络上和生活中多如牛毛的爱国反日青年,这样的影片想不成为票房冠军都难,当时我做了最乐观的估计,在影片上映时,我第一时间买了票观看,可惜的是我发现自己错了,那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整个电影院的观众稀稀拉拉。


与《南京》票房惨败相反的是,进口大片《变形金刚》仅在前五天票房就过亿元,14天就超过了两亿元,成为了继《泰坦尼克号》之后的又一部在中国票房超过2亿元的大片。《变形金刚》的火爆和《南京》的惨败让人不得不重新审视我们的爱国反日青年情感的真实性。


无论在生活中还是网络中,绝大部分的爱国青年只要一提到日本无一不是咬牙切齿,甚至一度发生“抵制日货”的事件,只要有人敢说一句当今日本人的任何好话,立刻就会被爱国青年们围攻,这点尤其是表现在网络,似乎谁不在网络上骂日本几句,谁就是卖国贼。那么这些爱国青年的爱国情感是真实的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通过这次《南京》票房的惨败就可以知道结果了。


想起当初爱国保钓人士冯锦华在网络上呼吁爱国青年们跟随他一起去钓鱼岛保卫国土,反日青年们群情汹汹,响应者不计其数,可是在冯锦华下了网以后,他如约在浙江等候那些做出承诺的反日青年们共赴钓鱼岛保卫国土时,赴约者却寥寥无几,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天大的讽刺。原来,那些狂热的反日青年不过是一群在网络上寻求发泄的歇斯底里的狂躁症病人而已。


我们纪念抗战,不是在纪念仇恨,而是纪念历史的教训,历史的仇恨必须被原谅,但是,历史本身不能被遗忘!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那些所谓的爱国青年恰恰是记住了仇恨后却把历史的教训忘得一干二净。这就衍生出病态的、极端的歇斯底里的民族主义情绪,这种情绪不但影响了许多学生,甚至影响了更多的在生活中失意的年轻人,由此形成了一个病态的群体——极端民族主义者(俗称粪青)。


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复杂,但是首当其冲的是教育因素无疑,病态的教育造成了所谓的爱国青年眼里只有仇恨,却从未想过如何从自我做起,从小事做起,从身边事做起,早日赶超把中国远远甩在后面的日本。极端的反日青年们,你们该醒醒了,你们难道没有感受到纪录片《南京》那一记打在你们脸上的响亮的耳光吗?除了仇恨和发泄生活中的不满,你们还能做什么?


叶晓东 载于 羊城晚报



----------------------



怎么样的死法才叫耻辱?






为什么那天,我们会称之为国耻?因为死了三十万人?不是,是因为三十万人这样死法,才叫国耻!



纪录片里一个场景,800人,排着队伸着头等着让三个日本人杀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就像绵羊,绵羊尚且会嘶叫,但这群人,只有死前哼了一声!



当然,个体反抗事件是有,草鞋峡,燕子矶都发生过试图夺枪的行为,不过,组织性的群体反抗,没有,这些个人反抗事件,充其量就是出于动物本能的反抗。知道吗,就好像猪知道自己被屠宰前会拱开猪圈的门逃跑一样。



虽然凭没有武器的平民百姓去和刚刚打完胜仗装备到牙齿的军队对抗,也就等于送死,但是,三十万所谓的冤魂里面,十万是国军,就那么排着队,一个个让小日本尝试他们的杀人方法。




然而,却有一帮外国传教士,自建了“安全区”(Safety Zone)...用身体抵挡日本人以包围难民,怪不得本片也会被称为中国版的《辛德勒的名单》。




一名传教士在日记中写到:我非常震惊,我们区区几个中立国的传教士能凭自己的绵薄之力抵挡一轮又一轮的日军,在跟他们交锋时,我可能眼神稍微抖一下就已经丧命了。记得有句话说:懦夫在面对危险之前害怕,慎者在危险情景之中害怕,只有勇士,在渡过了危险之后才害怕。我希望中国人,能有这种气魄。



日本人,为什么至今仍然不对70年前的罪过俯首,甚至不承认?他们藐视的就是当时国人的怯懦和劣根。



一名日本老兵在接受采访时对自己最后悔的事情,认为是在进城前没先喝一杯水。



三十万人的血,足以染红全长约110公里的秦淮河。








难道,就不会一起玉石俱焚么,南京,那个地狱般的时刻,根本没发生过正式巷战的记录,所以,三十万,自傲的中国子民,不是战死的,而是被敌人当畜牲一样杀死的。





--------------------



也许再过一些年月,曾经亲历过那场浩劫的中国人和日本人都将远去,这,子孙们还能知道多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人们的控诉,也许我们只能从纪录片中看到了。



影片选择在7·7事变,南京大屠杀七十周年前上映。但是观看者仍然寥寥可数,南京当地的票房收入虽说全国最高,但是也就100来万,而且,是市go-vern-ment下了红头文件的,各地影院也很重视的推介。我们来算笔帐,一张票20块,也就是说南京也不过就五万人看过?当年三十万的后代,难道就真的死绝了?旁人都冷眼这三十万人的死?



我们总愤慨日本人不承认自己的罪过,但是我们中国人又有多么重视????!!!



落后,就该挨打,毛主席都这么说过,难道不是吗?难道我们就这么敌视日本人,就会有一天可以骑到他们头上拉屎了吗?70年前我们的民族懦弱,现在有钱了,底气仍然不足,只有一味去抹黑所有日本人,去敌视所有日本文化。



我们自己人都不重视了,日本人会理睬我们?我们终究给他们暴发户的感觉,有钱,但是除了钱,我们还能拿出什么来呢?



当我们的中国抗日老兵在大街上扫大街,大门口守大门,甚至病死家中无人知晓,我们就好意思去说日本人供奉他们的靖国神社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个老人为抗日付出了一半的肺部却不足以让他安享晚年。



-------------------------------------------------------




劣根性,无论中国多有钱,都摆脱不了。




有时,我会感激自己是个中国人。



有时,我会责难老天生我于中国。



我的眼里充满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会有人,因为我这篇文章而去看这部电影吗?



我们已经错过了《东京审判》,还能再错过这一部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