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台美军遭遇的“假球”事件

对潇潇暮雨 收藏 2 185


总在输球的滋味,并非只有中国大陆那帮踢足球、看足球的人独有。半个世纪前,台湾人在家门口接触到了美国篮球。“中华民联”、“中华军联”、“中华联军”都是这一时期对抗赛的产物。

且看——“带球冲进去,抬头一看,不得了,怪手如林,只得运球再退出来!……”输得多了,人们开始想“赢”的办法。台湾《中国时报》最新刊载了的一篇《我见我思——美军电台在台湾》的文章,讲述的就是这个时期的台湾。

一支驻菲美军基地的篮球队,不过是万把官兵中挑人组成,照理说没什么大不了的。谁知道,事情可大条了。这支篮球队来台后,一天也没歇着,天天比赛,天天赢球。不论是飞驼、裕隆、虎风、陆光,还是荣工、台银,遇到克拉克基地队,全都输得一塌糊涂。

当时,曾经红透篮球转播这一行的中广洪缙增,已经不太播报,变成警广李淼最受欢迎。那几天,台湾篮球队可惨了,裕隆吴建国、飞驼洪浚哲、台银田希和全都吃瘪。李淼转播克拉克队和飞驼队那一仗时,有着下述精采报道:“洪浚哲带球冲进去,抬头一看,不得了,怪手如林,只得运球再退出来!”

几仗打下来,台湾各队是打一仗输一仗,后来汇集各民营企业球队菁英,临时搞一支“中华民联”,还是输球;再汇集军方球队菁英,搞一支“中华军联”,还是输球。末了,实在没有面子,连一支美国驻外空军基地队都赢不了,台湾又临时组了一支“中华联军”。


那一仗还没开打,李淼就说了,据他了解,有圈内人士劝美军和为贵,给台湾留点面子,因此,这“中华联军”对“驻菲律宾克拉克基地美军队”一役,大约美军会放水。果不其然,那一仗台湾终于赢球。

当年美军大本营还是在台北市,现在台北市中山北路、民族东路那一带,有个中山足球场,是民进党绿营每次办活动的最爱场地。足球场隔着中山北路对面,则是台北市美术馆。


那两块地方,以前就是美军协防司令部。协防司令部左右布满美军福利社(英文叫Navy Exchange)、招待所之类的单位。

车过圆山桥,向左从圆山饭店下方隧道穿越,此时,圆山饭店后方,也就是北安路往大直方向,现在“美侨俱乐部”一带,有个美军俱乐部,台湾爱玩的骚包,管那地方叫“六三俱乐部”,或“士官俱乐部”,这俱乐部的英文名称叫做“China Sea”。

总统府附近,公园路沿新公园(现在叫二二八纪念公园),左转襄阳路时,丁字路口台大医院边隔出一个小部门,门口挂着“美国海军热带研究医学研究所”招牌。

那年头天母的路名很古怪,例如,有条路就叫“中十二路”,由这条小路上山,有不少美军单位,其中有美国海军医院。电影《儿子的大玩偶》中,第三段“苹果的滋味”里,江阿吉他老爸被美军撞倒,送到医院里。虽是虚构故事,但照当时情况看,应该就是送到这家美国海军医院。

信义路师大附中对面,今天的美国在台协会,当年则是美军顾问团总部。那时候,这栋建筑物的上方,书有几个大字:“Military Assistant Advisory Group”。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