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我唱起这首歌——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23 607
导读:最近忙,一是工作,一是活动。工作者,革命工作也,绝非反革命工作;活动者,更是革命活动——为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苦练唱歌,进行歌咏比赛。 由于大家平时忙于革命工作,忽略了文体活动,所以开始唱得都不怎么样,不过在专业教师——音乐学院专职教师——的辅导下,大家的进步还是很明显的。尤其是到了比赛那天,听了其他单位的歌,多少心里有了点儿底。一登台,豁出命去唱,居然博了个满堂彩! 在这个网上,有些熟悉我的朋友总以为我一门心思地与政府为敌,到处找茬发出不和谐的声音,不知怎么还以为我是看不见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

最近忙,一是工作,一是活动。工作者,革命工作也,绝非反革命工作;活动者,更是革命活动——为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苦练唱歌,进行歌咏比赛。


由于大家平时忙于革命工作,忽略了文体活动,所以开始唱得都不怎么样,不过在专业教师——音乐学院专职教师——的辅导下,大家的进步还是很明显的。尤其是到了比赛那天,听了其他单位的歌,多少心里有了点儿底。一登台,豁出命去唱,居然博了个满堂彩!


在这个网上,有些熟悉我的朋友总以为我一门心思地与政府为敌,到处找茬发出不和谐的声音,不知怎么还以为我是看不见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这可真是冤枉了。其实说起来,我这代人是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中成长起来的,改革开放的好处第二位地体现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身上——第一位地实体现在比我大5—10岁的那一代人身上。


说到唱歌,就说说唱歌。


很奇怪,这次唱的歌,固然都是以歌颂改革开放为基本点的,但是真正直接歌颂的很少。仅有的,就是《走进新时代》等有数的几个。细分一下,大家唱的歌里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民歌,比如我们唱的《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别人唱的《打起手鼓唱起歌》之类。其实这一类还不算是名副其实的民歌,最多是经过知识分子修改、创作的,符合政治需要的,带有民族特色的歌曲而已。在扩大一点儿范围,《天路》、《青藏高原》也可以算在这一类之中。


第二类是以前创作的纯粹的创作歌曲,比如说《祖国颂》、《鼓浪屿之波》之类。这一类歌曲似乎天生就是为大合唱而创作的,换个小合唱、独唱什么的,感觉都不好。


第三类就比较少了,那就是近二十年来创作的歌颂型歌曲,似乎只有《春天的故事》、《走进新时代》两首。还有一首是《红旗飘飘》,这首歌其实挺好听的,最有流行歌曲的色彩,至少我感觉比《青天白日旗飞扬》好听多了,但是作为大合唱的歌曲,有点儿不够劲。


至于还有人唱《东方之珠》,就更是让人觉得软绵绵了,至少是不适合在大场合下唱。


这么看起来,我们现在创作的适合作颂歌的歌曲,是比较少的——这就是改革开放的进步!


巨大的进步!


改革开放以前,我们有三十年的时间,用一种“宏大叙事”的方式,创作了一首又一首颂歌式的歌曲,这些歌曲,无论怎么样,都能在权力的推动下,传唱一时,但究竟有多大的生命力,可想而之,也是众所周之的。李国文在他获得了茅盾文学奖的作品《冬天里的春天》中,就不无讽刺的调侃过“我叫王小义,我叫买买提”这样大家被迫年年听、月月听、天天听的歌曲。


但这不能怪我们的艺术工作者,他们除此之外,又有什么办法呢?比如说至今脍炙人口的《刘三姐》中的许多歌曲,就是知识分子在权力的授意下,进行“改编创作”的,其中刘三姐和财主请来的三个书生对歌的场景,相信许多朋友都不陌生。我自己的感觉是这个场景突出体现了对知识分子的蔑视。可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是这部歌剧作品,恰恰是知识分子的改编创作。因为他们从广西民间搜集来的资料是:刘三姐最后是被她胆小怕事的哥哥推下山崖而死的。当然,傻子也知道,这种结尾怎么能符合政治需要呢?!难道我们的人民是这么胆小软弱吗?!难道我们的刘三姐能死得这么毫无价值吗?!


其实,到底有多少人在看《刘三姐》时深刻地体会到“劳动人民最有智慧,知识分子都是臭老九”这一将马列主义普遍真理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还很难说。因为虽然大家很喜欢这一段,但原因恐怕更多的是在于传统的民间审美观念——一女多男。


这不是我说的,是上海的教授说的。我国,或者说世界各国劳动人民,都有这样的故事:一个弱小而智慧的女人,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对方的矛盾,斗败了几个强大而愚蠢的男人。观众在这种情节中获得了审美乐趣。如果相反,男人打败了女人,那算什么英雄呢?!不信的话,请想想《沙家浜•智斗》这一场吧。


颂歌的尴尬之处就在于此:一方面要传达权力的意志,去塑造新的群众;另一方面,又不得不使用旧的群众所喜闻乐见的形式。


我们常常听说很多古代的民歌是被地主阶级知识分子篡改过的,但实际上呢,真正没有被篡改过的民歌有是有的,但无产阶级政权未必想让无产阶级听到,比如说纯正的东北二人转,据我吉林农村的同学说,“就差脱裤子了”。


事实证明,能够存在下来,流传至今的,多是这一类颂歌。比如《我的祖国》、《南泥湾》等等。


这一类颂歌听久了,不免会有点儿走火入魔。想想改革开放之初“小邓打倒老邓”的情况,就可以了然。我那时还很小,只记得班里的老师要我们上交“黄色歌曲”的磁带,我只是奇怪:歌曲怎么会有颜色?还有那是有一首歌,是台湾的,叫《美酒加咖啡》。居然报上就有文章介绍科学知识,说“美酒加咖啡”其实对身体有害——呜呼,三十多年后,中国人的娱乐已经可怜到这般田地了。


印象最深的是那是一部香港电影《三笑》,讲的当然是“唐解元三笑姻缘”的故事,其中大量的歌曲深受大家欢迎,那时一句“叫一声,二奶奶”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很多年后,我看一个电视片,介绍其中的音乐元素,才发现所有的歌曲都是流传于江南的民歌小调,如《紫竹调》、《摩诃调》之类。——天啊!我们能够聊以自慰的,恐怕也就只有“香港也是中国”这一点了吧。


至于《何日君再来》的公案,想必大家都是知道的,就不再赘述了。


中国人在战争意识的指导下,对于包括流行歌曲在内的一切,都异乎寻常的重视。我们看王蒙写于五十年代的《青春万岁》,里面进步的学生去看望生病的落后学生,听到落后的学生无意中哼起《千里送京娘》,就很反感。进步的人们,要唱就该唱《喀秋莎》,那才够革命。一直到了八十年代,王蒙在另一篇小说中,写一个文革后复出的老干部,在火车上听到“不知道为了什么,烦恼它缠绕着我”,也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解放前国统区和解放区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方面是“桃花千万朵,比不上美人多”;另一方面是“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


最近三十年来颂歌的缺乏,不是音乐创作的失败,而是一大进步。我们终于可以摆脱“宏大叙事”,采取“私密叙事”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了。当然,由于种种原因,我们的流行音乐创作处于很不成功且很不稳定的状态,《北京晚报》在谈及大陆流行音乐时,用了“一片贫瘠的土地上,收获着微薄的希望”这首的当年“西北风”中著名的歌词作为题目,我觉得是很恰当的。但无论如何,我们终于能够用自己的喉咙唱出自己的声音了。不仅如此,我们还有了一群人有条件去按自己的意志创作了。


我的工作和外国人打交道比较多,有时也会和他们一起去卡拉OK,大家唱的都是中文歌。注意,是“中文歌”,香港台湾的都算,大陆的却少之又少。何以如此呢,我觉得一方面是因为整个社会风气浮躁,急功近利所致,像《弯弯的月亮》那样的词曲俱佳的歌曲,是很罕见的。另一方面呢,也确实是因为我们的流行歌曲传统实在是太薄弱了。


薄弱的力量也是力量,薄弱的力量也比没有要好。不知别人怎么样,反正我是一听到“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划了一个圈”就觉得好笑的——这也未免太有中国特色了吧!


所以,改革开放带给中国人的好处实在是太多了,这些好处是实实在在的,并不是简单的口号和标语。三十多年前有首歌,叫“……就是好!就是好来就是好!”“就是好”了半天终于是结束了,很明显,光靠唱颂歌是没用的。让每一个人能够哼唱他们喜欢的歌曲,不会有人歧视,更不会有人查处,这时只有在改革开放的今天才有的(或者说才有一点儿的)盛况。


我们知道,资产阶级可以计算出炸药的威力,却计算不出《国际歌》的震撼力。这是对的!我相信,有一天,提起“中文歌曲”,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大陆创作的歌曲”。到那个时候,中国就真正是一个强国了。——一个不仅仅输出廉价商品的强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